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七十六章 牵一发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124期香港四不像正版2018四不像每期特肖图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七十六章  牵一发

    沈二爷听到沈老侯爷让他娶两个秀女为妻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是听完沈侯爷的解释,他也知道祖父的难为之处:还要去见皇上。

    两个秀女的身份是不高,但是她们却代表着皇家的体面:她们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沈府如果不管不顾的把两个秀女所为禀于皇上——皇上的脸面也不好看啊,他赏了什么人给沈家?

    此事当然也不能不知会皇上一声儿,却还要顾虑到皇家的体面:做人臣子不很容易啊,就如同为人仆一样。

    退亲的事情也不难办,只是要寻个其它的理由,好在对方只是想和沈家攀上交情;只要沈府好言相商,对方不会难为沈家:让沈府欠了他们一个大大的人情,对他们来说可以比娶沈府的一个义女要好太多了。

    不过一会儿,沈二爷便把事情想了一个七七八八,知道娶亲的事情已经板上钉钉,由不得他不同意。

    他只能叩头答应了。沈老侯爷看了一眼里屋:“袖儿,你进去把你们两个妹妹带回去吧。”说完连见秀女也没有见,拂袖而去。他进宫面圣了。

    如果两个秀女不是沈府的义女,那么要顾全皇家的体面、和沈府的名声,沈老侯爷有的是法子;现在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让她们两个“病倒”,只是最终想了想还是罢了。

    现在朝局已经有些复杂,太后和皇上的矛盾已经有摆明的趋势,他不想此时授人以柄:太后一直想拿掉沈府的兵权,比拿掉任何人的兵权都要心急一些。

    朝局不是暗『潮』涌动的话,梦梅二人便死定了,她们算是白拣了一『性』命;只是要在这个大宅院里过得风生水起,没有了长房主子们的欢心根本就是难于上青天。

    梦梅二人听到了沈二爷要迎她们为妻的话,但是她们却还是哭得死去活来:嫁给庶子为妻的话,她们又何必丢这种人?!更何况现在还是她们两个人为一人之妻呢。

    她们要做的是侧王妃。现如今是偷鸡不成蚀得可不止是一把米,她们自然是哭得很痛。

    沈妙歌上前扶起了沈二爷,低声宽慰他;而红袖进了里屋,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韵香等人扶起梦梅二人便走。

    红袖实在是不想同梦梅等人说话,昨天晚上是阴差阳错,算是冯世赞和梦喜的运气好,老天保佑,不然梦喜今天会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此时的情形也不是红袖愿意看到的,毕竟她和沈妙歌事先猜到了一些,却还是没有阻止的了,让沈二爷受害。

    梦梅二人的哭声也让韵香很烦:哭什么哭,自作自受还有脸哭?真识得廉耻二字便应该一头撞死,大家也落个干净。

    但是梦梅二人哭得晕天黑地,根本不知道韵香等丫头瞪了她们不止一眼;紧后映舒实在是烦了,也想到一会儿出了院子被人看到不好,手中暗中用力假装给梦春拍背,一掌斩在她的脖颈上,把她打晕了过去。

    韵香看到眼中左右一瞧无人注意,也如法炮制;她们耳边终于清净了。

    红袖自然是看到了,不过她并没有开口;只是打她们这么两下子,还真是便宜了她们!

    梦真还并不知道此事,梦莲倒是极快的得知了消息,但是她并没有去探梦梅二人,她在等;等沈老侯爷自皇宫回来。

    梦梅二人到底会如何,还要看皇上的意思:她们只是个小小的秀女,就算是皇上赐下杯毒酒都是看得起她们;要知道,沈家可是皇上的红人儿。

    梦梅和梦春在房里也泪流不止,她们怕、她们悔、她们恨……,她们很需要有人来安慰一下她们,但是没有人理会二人。

    红袖把她们送到房里,交待她们的丫头好好的伺候便走了,没有安抚她们一个字;而和她们最最亲厚的四少『奶』『奶』,至今也不见踪影;而她们的好姐妹梦莲也一样是不见人影。

    沈老侯爷到了下午才回来,皇上中午留他一起用的膳:不过他回来饿得不轻,先用了一些饭菜才和一直等他的沈侯爷等人说话。

    皇上赏了沈二爷一个从五品的归德郎将,梦梅二人却不用做嫡妻;皇上虽然没有明说,不过意思是很明显:让她们做妻已经是抬举了她们!

    如果不是因为朝局现在有些不稳,皇上很有可能会赐死梦梅二人:如此下作丢尽了皇家的体面!不过此事眼下不能张扬,不然对皇上不好,对沈府也不好。

    于是此事便由皇后下旨赐婚,理由嘛是沈二爷聪敏能干,是个人材。

    虽然此事朝中一些人很奇怪:赐婚不赐嫡妻是什么意思;但是却没有人敢去问皇后娘娘;后来由沈府之人的口中得知,原来沈府给沈二爷原本物『色』了正妻,而皇上和皇后对臣下十分的宽厚,所以允沈府自行迎娶嫡妻。

    当然了,这事儿也有些蹊跷,只是大家都闭口不言。

    梦梅二人听到自己被赐婚了立时高兴起来,可是听到不是嫡妻心里未免不舒,并且两个人心里也生了出嫌隙。因为两人都为妻便要分出一个高低上下来:嫡妻只有一个,平妻也只有一个,侧妻也只有一个;这是礼法,违拗不得。

    现在嫡妻同她们无缘了,那么谁为平妻谁为侧妻?皇上和皇后可都没有说,沈老侯爷似乎也忘了这事儿,沈府上下就没有一个人提及梦梅和梦春谁为大。

    红袖一听沈老侯爷回来的话,便笑道:“皇上还真对我们沈府不错。”沈妙歌只是嘿嘿冷笑了两声,并没有答话。

    四少『奶』『奶』没有想到事情是这样的结果,她的盘算落空了不说,梦梅和梦春现在也不是一条心了。她想不到沈老侯爷不动声『色』,便让梦梅和梦春反脸成仇,给了她们俩人一个小小的教训。

    她恨极梦梅和梦春的不争气:只是一个平、侧之分有什么可争的?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好好想一想怎么讨那个沈二爷的欢心呢!

    想到沈二爷她忽然一动:现如今沈二爷可以说是手握大权之人,能让他和沈妙歌成仇自己便能得一盟友,到时一起谋算成功机会大了不说,而且府外也有了自己人——钱氏掌柜的树大招风,人人都知道那是她的人,谁个不防三分?

    只是想把沈二爷拉过来,便先要摆平梦梅二人才成;四少『奶』『奶』的眉头皱了起来:此事不易为啊。

    说到沈二爷,这两日来精神好了不少;人人见他都道喜,他也笑着回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升了正经的官职高兴,所以把梦梅二人带给他的不快忘掉了。

    沈妙歌看在眼中有些奇怪,如果换成是他因此而得功名一定是不快的;不过想到他二哥的庶出的身份不自禁的摇了摇头:沈二爷也不易,虽然在边关也有些时日,但是因为庶出的身份,再加上并没有立过大功,只得了一个闲职,算不得上正经的功名出身。

    红袖近日来也忙得很:她要给梦梅二人置嫁妆,还要给沈二爷备彩礼——进进出出反正都是沈家花银子。

    原本江氏可以帮一帮红袖的,但是她近来身子却不好,得了下红的病儿是吃不下也睡不好,精神根本就打不起来;不要说帮红袖了,只要她能顾自己已经是不错了。

    她这一病,红袖便又多一事儿,哪天都要看看她。

    只是寡居之人的心思是不好劝的;下红不止的病因,灵禾和墨神医都向红袖说过了,无非就是心有郁结不解,长此以往所以才会如此——江氏一个寡居的人,想解的她的心结可不就难了?

    红袖每日都要劝慰江氏一番,但也只是劝得了皮儿劝不到心里;江氏的病一直没有大的起『色』,时好时坏的让人很有些担心。

    沈二爷近来却忙得很:他找了许多事情做,每天都把自己累得如同一头老牛一般;他的脸『色』明显不好看起来,沈妙歌不放心捉住墨神医给他把了把脉。

    墨神医只道:“心火太大,心忧太多,夜不能寐所致。”连个方子也没有开就甩手远去了——他向来不喜沈二爷,没有原因就是不喜欢。

    江氏的病还在反复中,梦喜也去瞧了她几次,最后一次自江氏那里出来直接去寻了红袖;她对红袖说了一句话,把红袖惊得手一颤。

    当初那晚上和江氏夜会的男人便是沈二爷!

    红袖呆住了,也明白江氏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病倒,并且有墨神医给她调理,也时好时不的总不见大的起『色』。

    这事儿,把红袖难住了。江氏的心结只要解了,几副『药』便能奏效;只是这心结如何能解?江氏可是沈三爷的嫡妻!

    就算是沈府给了江氏一纸休书,她也不能嫁给沈二爷为妻的,就算是为妾也不可能:沈府岂能做出兄弟共妻的事情来,就算江氏还是完壁之身也不成。

    梦喜叹道:“此事我本不想说的,当初那事儿已经过去很久,也没有什么人再提及,就想让这事烂到我肚子里算了;二哥,可是一个好人,不想因此连累到他的名声。”

    “可是江氏嫂嫂也不是坏人,再这样下去她如果真有个什么长短——不管是因她还是因二哥,我怕这事儿瞒不住。”

    红袖看着梦喜一声接一声叹气,她也没有好法子啊。梦喜看到红袖如此,也只能是长叹一声,两个女子愁了几天还没有想到法子时,江氏的病慢慢好转了。

    红袖和梦喜知道江氏这是想开了,心下都代她高兴:她和沈二爷不会有结果,能如此了断最好。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