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八十三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令彩王中王挂牌资料齐中网天空彩t35cc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八十三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白逸尘在诚王爷和诚王妃面前对郭大娘说这番话,诚王妃如同没有听到一般,还悄悄的扯了扯诚王爷的衣袖,也不让他过问。

    所以郭大娘就算吓得快要哭出来了,却没有地方可避可躲;只得连连摇头,飞快的摇头:“奴家、奴家不、不知道。”

    这一刻,她完全忘记要如何运用自己的相貌谋的生机,但是她的样子却平空多出了在分娇怜来:自然才为美。

    这时候,她的柔弱之美倒是可以和那位新姨娘一较高下,让一旁的诚王爷无意一瞟眼看到呆了一呆:好美啊。

    白逸尘只是冷冰冰的看了一眼郭大娘,眼中的杀意一闪而没,却让郭大娘看得十分清楚:如果她敢提隐门的事情,必死无疑!

    他手中的短剑还是指向郭大娘,只是此时他自身上取出一包『药』来:“我的剑上有毒,这是解『药』,给那个刺客用了吧——这只是一人份的,小心些。”

    郭大娘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她实在是被白逸尘吓得不轻:这人,杀人不眨眼啊。

    诚王妃听到白逸尘提到那三个江湖人了,立时便问他为什么要拦下那三个人:他们做了什么坏事不成?

    白逸尘便把三个江湖人到仙灵茶楼盗茶,并且打伤了沈府中人的事情一件一件说了出来;然后用手中短剑一指郭大娘:“王爷、王妃娘娘,你们如果不相信,可以问一问你们的家奴。”

    他不爱说话,只不过聊聊数语便把事情说完,但是应该说的都说了,详细却要那三个江湖人和郭大娘说。

    被白逸尘用短剑指到的郭大娘吓得惊叫一声伏在地上,哪里还敢狡辩半分:她可是知道白逸尘正直直的盯着她,如果自己说一句谎话,白逸尘说不定会给自己一剑。

    “你不怕,我有时候也不会一剑把人杀死。”听到郭大娘的惊叫后,白逸尘冰冷的说了一句话。

    诚王妃忍不住多看了白逸尘一眼,眼底闪过了笑意:她相信,今天不必对郭大娘用刑的。

    郭大娘原本就因为看到白逸尘和三人相斗吓得不轻,再加上被白逸尘刻意吓她,胆子早破了;当下便一五一十的把想盗仙灵茶的事情说了出来。

    诚王爷的面『色』十分的难看:原来郭大娘挖仙灵茶楼的墙角,虽然缺德但是沈府却不好因此找到他面前来;但现在不同,郭大娘请了江湖中人盗茶打伤人,沈家能就此作罢?

    并且间接得罪了多少人?在仙灵茶楼订下仙灵茶的哪一个不是京中的望族贵胄——无事他们也不会去仙灵茶楼,就算是有一两人是为了散心去的,扰了他的心情也是大罪!

    诚王妃皱起了眉『毛』:“你身为我们诚王府的家奴,不知道偷盗是大罪吗?而且还打伤了人!如果让太后知道,你让我们王爷如何分说?”

    诚王爷立时点头,现在他的心头爱可不是郭大娘,所以让他为郭大娘百般开脱是不可能的:太后那里当真训斥下来,那是极失面子的事情。

    郭大娘一个劲儿的叩头请罪,言道下一次不敢了。

    诚王妃的声音有几分森然:“下一次?偷盗乃是大罪——偷了主人家的东西都是要打死的,何况你去偷旁人的东西,还打伤了人?”

    郭大娘万万没有想到只是偷仙灵茶不成,诚王妃便想要她的『性』命!

    她看向了诚王爷:“王爷、王爷,是奴家一时糊涂,奴家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诚王爷看到她如此,心底还是软了那么一二分的。

    不过诚王妃所说是正理,并不是顺口胡说:哪个府中都有这样的规矩,偷盗可是大罪,当然也要看所偷是什么东西;就算是偷了主家一口吃食都会被变卖的,何况是去偷旁人的镇店之物?

    诚王爷抿了抿嘴唇正想开口,一旁的宫女推了他一把,眼含嗔意:居然是他新纳的姨娘!扮成了宫女立在王爷身后。

    诚王爷立时闭了嘴,只是心下不忍还是在。知夫者莫若妻,诚王妃自然看得出来,不过她没有说什么,对新姨娘使了眼『色』,也没有让她开口说话。

    她刚刚得了白逸尘的暗示,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一定是会让郭大娘有死无生的:红袖的人想置郭大娘于死地,她可是看了出来;原因?她不知道,也不关心。

    忽然外面侍卫来报:“舞霞公主到!”

    诚王妃的眉头皱了皱,看向了白逸尘;而白逸尘的神『色』还是冷冰冰的,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来;而伏在地上郭大娘却是喜出望外,终于有救了!

    舞霞公主进来和诚王爷夫妻互相见了礼,然后分宾主坐下之后,开口便替郭大娘求情:“她犯的错不管如何,也不是什么不可恕的罪过,而她又是我救下托给王兄照顾的,今日我便带了她去吧。”

    不可恕的罪是指谋反、弑君等大罪:郭大娘所犯当然不能相提并论;就算是郭大娘卖身到诚王府为奴,她身边公主之尊讨一个奴仆,诚王爷夫妻也不能不答应的。

    她如此行事,诚王爷夫『妇』并没有意外:舞霞公主做事说话向来如此,就好像是不知道何谓“客气”二字。

    诚王妃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不想招惹舞霞公主:日后必然是麻烦无穷——廉亲王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而诚王爷一来不想开罪舞霞,二来也很高兴看到郭大娘得救,当然不会拒绝。

    此时,白逸尘拱手:“此事并不是只关王爷府上,还关系到我们沈府;不管最后郭大娘归谁,还请王爷、王妃娘娘、公主询问完了整个事情再定议如何?”

    这一点要求并不过份,怎么也应该给沈家一个交待的。舞霞连看也没有看白逸尘一眼:郭大娘她要带走,诚王爷都没有拦下,他一个小小的沈府侍卫还能拦下不成?

    问便问吧,看他能问出什么花样来:不过就是偷盗你们家的仙灵茶而已,最后不也没有偷成吗,至于如此小气非要计较不可吗?而且还咄咄『逼』人的想取郭大娘的『性』命。

    舞霞对沈府原本就无好感,现在更添厌恶罢了。

    白逸尘自从知道了那两个人是隐门的人后,便知道那男人和郭大娘谈得什么交易;所以他才会认为郭大娘必死无疑。

    诚王妃知道白逸尘此举有深意,便让人去带那三个江湖人上来;而此时白逸尘忽然暗示了王妃几个动作:很隐蔽、很微小的动作。

    但是诚王妃立时看明白了;其他根本没有看到:因为白逸尘就立在王妃的下首。

    诚王妃看向郭大娘,柔声道:“三个江湖人的身手,听白侍卫所讲身手很好,怕是要用不少银子才能请得来吧?”

    郭大娘脸『色』大变,低着头没有回答。

    “你既然有这么多的银子,为什么不好好的要理茶楼,非要和仙灵茶楼过不去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王爷和沈侯爷府上有怨恨呢。”

    诚王爷也看向郭大娘:“帐上并无多少银两,你的私房银两也不多,请三个江湖人的银两自何而来?”

    郭大娘的身体颤抖了起来,却依然没有开口。

    诚王妃眼底闪过了什么,轻声道:“取帐册来!”帐册送上来之后,诚王妃看了:“咦,银子一分不少呢,这可真就怪了。”

    诚王爷接过帐册时,自郭大娘屋里出来的江湖人已经被带了上来。

    诚王妃一开口便问:“郭大娘用什么价钱请得你们?”

    那男人低着头没有说话,白逸尘自身上『摸』出了一瓶『药』来:“王爷、王妃娘娘,这『药』名叫‘铁口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男人便嘶声道:“都是江湖同道,你居然、居然帮官府之人谋害我等!”

    白逸尘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个字都没有说;而一旁的侍卫早已经把瓶子接了过去,那男人双眼一闭:“我说,我全说了。”

    那『药』之毒,他是很清楚的;杀手这一行除了杀人之外,还有一项附加任务也很赚钱,那就是『逼』问被杀之人的秘密。

    被『逼』问之人自然不会留下他的『性』命,所以这“铁口开”的毒是无解的,如果不被人所杀,便会永生永世受非人的煎熬——就是铁人也受不住的。

    郭大娘拉住了舞霞公主的裙角:“公主,带奴家走吧,带奴家走吧。”这是她唯一的生路了。

    舞霞公主刚想开口,白逸尘便道:“公主在京是素来有贤名,以公道著称;今天想来不会让沈府受一丝不公道吧?只是听一听事情的原委,公主也不肯吗?”

    他今日是不会放过郭大娘的,为了韵香,也就是为了沈府。

    郭大娘这种人是不会悔悟的,她如果今日脱逃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报复:那隐门一定会对他、对沈府进行报复。

    时常的暗杀,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会来,不知道敌人在哪里:这样的搔扰就是沈府也会被弄得疲惫不堪;而且隐门的手段不止于此,弄出一份什么通敌判国的东西来也不是不可能——隐门虽然不掺和朝廷的事情,但是他留下的两个人之中,那个怪异男子应该是隐门的少门主!

    “我们没有收一分银子;”那男人『舔』『舔』了嘴唇,看了一眼诚王爷,他知道自己说出实情后绝对是死路一条:“她以身子为酬,我们三人才会答应了此事。”

    如果知道此事会让他们搭上『性』命,就算是郭大娘再美十分,他们也不会应下来的:此事,要怪还要怪那位隐门的少门主——别无他好,唯好女『色』到痴狂的地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