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一章 墨大夫的“伤”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年,今晚开什么码101期黄大仙特马王118图库七尾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一章   墨大夫的“伤”

    四少『奶』『奶』并没有用墨大夫出手,不过墨大夫冰冷的脸怎么看也不像是来救人的,倒很有可能是来借机杀了四少『奶』『奶』的。

    沈府除了长房的几个主子,还有红袖身边的心个极心腹的人,没有人知道墨大夫救人是一绝,如果要杀个把人,咳,比救人还要来得快一些;不然,沈四爷就是打死,也不敢到红袖那里去求救的。

    四少『奶』『奶』只是力弱罢了,她又受不得疼,所以腹痛让她恨死了肚中的孩子:怎么还不出来?!她也因为疼痛根本就用不上力。

    两个产婆累得衣衫都被汗湿透了,可是四少『奶』『奶』除了哭便只是哭喊,让她用力却用不上多少;她一直喊痛死了,一直让产婆们赶快想法子。

    可是生孩子,是做母亲的为主产婆只是为辅:她不用力,产婆就是有浑身的招数,也不可能助她把孩子生下为。

    而四少『奶』『奶』原本不多的力气,便被自己的口喊给耗尽了,没有用多少在生孩子上头;灵禾先让人去煮汤水过来,又用针扎了四少『奶』『奶』两下。

    四少『奶』『奶』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灵禾时恼道:“你个该死的奴、奴才!”

    灵禾只是淡淡的道:“你再不用力,怕是孩子和你都会没有命;我呢,正好……”

    四少『奶』『奶』被气得血气上涌,当然不能让灵禾看了热闹去:她死了,只会让郑红袖、沈妙歌过得更快活罢了。

    于是她咬牙使出吃『奶』的力气来,一定要把孩子生出来。

    等到墨大夫来时,屋里已经传出了孩子的啼哭声儿:四少『奶』『奶』所受的罪其实都怪她自己,胎位很好,如果她早些用力孩子早已经生下来了。

    因为她的害疼等等,让孩子生下来了,憋得小脸都有些发紫了;如果不是产婆倒提着孩子拍了她两下顺气,孩子根本就哭不出声来。

    不会哭就是不会呼吸啊,孩子绝无幸理。

    墨大夫听到孩子哭声之后,对着三老爷和沈四爷一拱手走了!他才懒得理会这位四少『奶』『奶』:听映草等人所说,这『妇』人死了最好。

    灵禾自屋里出来后,三夫人一把握住她的手:“是男是女?”三老爷也睁大眼睛看着灵禾,似乎她一句话能断生死一般。

    灵禾被三夫人握疼了手,微皱了一下眉头:“恭喜三老爷、三夫人,四爷,喜得千金。”

    一句话就让三老爷和三夫人泄了气,跌坐在椅子上不再说话;沈四爷虽然也失望,不过并不像父母那样厉害:他只是个古人,自然是喜欢儿子的。

    到产婆把孩子收拾好抱出来讨赏时,三老爷和三夫人都没有动,看也没有看孩子一眼;是沈四爷抱过了孩子来,给了两个产婆一人二两银子。

    倒底是自己的孩子,沈四爷并没有讨厌这个女儿;他抱着女儿问了产婆四少『奶』『奶』的情形,得知她没有什么事儿,便依规矩并没有进产房,而是叫来了『奶』娘让她照顾女儿。

    红袖听到沈四少『奶』『奶』生了女儿后,托腮:“不知道女儿是不是顺了四少『奶』『奶』的心啊。”

    沈妙歌随口答道:“顺不顺四少『奶』『奶』的心,我不知道,但是绝对不顺三叔和三婶儿的心。”

    红袖一笑,吩咐赵氏打点出应该送的东西来:不管洗三还是满月,她做为那孩子婶娘是不能不去的。

    沈四少『奶』『奶』要养月子,至少这一个月府里能清静不少;想想还是让红袖很高兴的。

    人总是有攀比之心的,而四少『奶』『奶』对红袖仇视,攀比之心更甚:同是女儿,但是她的女儿却大大的不如红袖的女儿,这让她十分的恼火。

    洗三时,她看了亲戚故旧们给得东西不是少,就是大不如大姐儿当初所得;她心下便恼了。月子里生不得气,她却偏偏自己找气生,身子便落下了病根儿;不过现在还年青,并不显形罢了。

    红袖和沈妙歌得了空闲之后,也没有旁的事情可做:红袖还要安胎至少十几天呢,只能天天在府中这里坐坐,那里走走罢了。

    终于这天得了墨大夫的话儿,说红袖可以出府了;沈妙歌很不放心,追问了一句,得了墨大夫这样一句话:“小侯爷放心,少夫人就摔倒了,我也能保住胎儿的。”

    沈妙歌『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这墨大夫什么都好,就是受不得人家质疑他的医术;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担心袖儿嘛。

    想想未来自家心爱的妻子还要依靠墨大夫很多,他也就装作没有听到墨大夫的话;只是,他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映草了:他也不是没有办法稍稍整治一下墨大夫。

    映草儿的心思灵活啊,听到墨大夫的话便知道不好,到看到沈妙歌的目光她背后一寒,立时三分的火气变作了十二分。

    她连瞪了墨大夫好几眼,墨大夫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迈着四方走了;只是后来几天内,大家看到墨大夫不小心『露』出来的胳膊上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他是大夫,这点小伤应该很容易消掉才对,但是他硬是一点儿『药』也没有涂。

    墨大夫在人前总是很男人的,从来不在意映草儿的瞪眼啊啥的,但是每每都是他一身的伤;后来还是白逸尘对韵香说:那墨大夫就是一个怕老婆的,他一转身没有人时对着草儿又是打躬又是求饶的,而且受了伤居然不治,看着草儿走了还傻笑!

    此事被韵香说出来之后,大家看墨大夫少了三分惧意,多了三分好笑:墨大夫还挺会装嘛。

    他日后被映草儿管得紧紧的是一定的了,因为映草儿在人前瞪他,他从来不恼的。

    不过韵香也是五十步笑百步,那白逸尘的轻功十分的厉害,可是她一瞪眼,白逸尘愣是连逃跑也不敢。

    沈妙歌因此曾笑过白逸尘和墨大夫,不想被他们二人轻轻一句:“我们可是一直在向小侯爷您学习。”堵得沈妙歌无言。

    后来三个人结为好友,怕也是同怕老婆有关;只是三人不同意此说法,只说『性』情相投。

    红袖能得了墨大夫的金口,便日日磨着沈妙歌要出府去;沈妙歌原不同意,不过想想红袖天天在府中也是气闷,这日便同红袖一起出了府:偷偷溜出去的;被沈老祖知道了,怕是会打沈妙歌一顿的。

    到了府外,红袖和沈妙歌两人在京中最热闹的平安大街上玩耍:并不是要买什么,只是随便走走。

    不过一走便买了不少东西,最后沈妙歌手上都抱了不少东西;不过沈妙歌看到红袖高兴,也就没有拦一拦的意思,买呗,反正红袖也是个小富婆。

    快到中午时,沈妙歌才拉住刚刚买了一样民间面食的红袖:“你不饿吗,袖儿。”刚说完,他的肚子就响了两声儿。

    红袖和一旁满手东西的韵香笑得打跌:“饿了、饿了。”

    正说笑着,转角处跑来了一个小伙子,一面跑一面往后看;而红袖等人聚在一起说笑,为数不多的两三个侍卫怀中都抱着东西,直到那小伙子跑近了才看到。

    立时侍卫们扔了东西就扑过去拦人:可不能让少夫人被人撞倒了;而沈妙歌反应最快,立时把红袖抱过来,同时他也转过了身去。

    那小伙子就撞到了沈妙歌的背上。

    沈妙歌感觉有些对劲儿,回头看了一眼那小伙子:耳朵上有着明晃晃的耳洞儿!红袖也看到了,韵香也看到了。

    所以,也就发作不得;好在红袖也没有伤到,众人不想再同她理论。

    侍卫们亮起来的刀剑垂了下去;不过身周的百姓们都散开了,小摊上的老板都跑得跑,钻桌子的钻桌子了。

    红袖知道玩不成了,不过正好要去吃饭,看看后面追上来的两个人,看了一眼那“小伙子”:她没有半分惧意,反而是带着几分好玩的样子;便摇了摇头不想管闲事儿。

    这女孩子没有什么危险,而且沈妙歌和红袖都对救人于水火没有什么兴趣:就算是看不过眼儿救了,也会立时把坏人打完就闪人,绝不会和那被救之人有什么牵连——话都不会说一句的。

    红袖和沈妙歌带着众人转身就走,可是没有走几步身后传来了呼救声,红袖和沈妙歌对视一眼,最终还是忍不住回了头。

    那小伙子被两个人捉住了,正绑起来;小伙子求救却无人敢管:敢情那二人是这附近的无赖。

    红袖和沈妙歌实在是看不下去,因为他们绑好了人,有一个人居然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摸』向了“小伙子”的脸蛋儿!

    红袖怒了喝道:“住手!”韵香手中的一盒不知道什么东西,已经打了过去,正中那要调戏“小伙子”的头上。

    疼还是有限的,可是从来没有人敢抬惹他们兄弟!被打的人立刻恼了。

    两个男人立起身看向红袖和沈妙歌,他们打量了一番后收起了怒火,居然十分客气的道:“不知道是哪个府中的爷,今儿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说着弯下了腰去。

    做混混的招子不亮是活不久的。

    沈妙歌只是指着“小伙子”道:“放了她!”

    两个混混看了看沈妙歌身后的两个侍卫,他们想了想还是一抱拳转身就走,十分的干脆利索。

    京中,有的就是官儿;在这里做混混就要知道什么人不能招惹。

    红袖和沈妙歌倒是愣了愣,然后也就没有当一回事儿;沈妙歌对躲得远远的百姓们拱了拱手:“这位、小伙子就麻烦大家解救了。”他都没有让人去解开小伙子的身上的绳索,转身又要和红袖走时,看到转角处跑过来几个家将打扮的人。

    他们明显是对着地上的小伙子而来;红袖和沈妙歌互相看了一眼,走得飞快只想赶快离开这个是非地。

    那小伙子不会是哪个府里跑出来的姨娘或丫头吧?红袖有些头疼:出来走走就能遇上麻烦,当真是受不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