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七章 刘氏父子“双喜临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8888kjcom期开奖结果一香港公开大学世界排名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七章  刘氏父子“双喜临门”

    廉亲王因为大姐儿的事情窝了一肚子火气,可是看到大姐儿那张精致的小脸儿,火气便是一丝也发作不出来,还要赔上笑脸:他活到现在,也没有如此窝火过。

    但是窝火归窝火,偏还把个大姐儿爱到了心窝子里去,他自己不要说加一指之力在大姐儿身上了,他人更是不成;在他看到看不到的地方,都不许人对大姐儿大小声:吓坏他儿媳『妇』,他会拼命的!

    红袖和沈妙歌虽然没有失去女儿,反而了多一个女婿,但是想要管教孩子却更是难上加难:原本就是有沈家长房的人护着,再加一个廉亲王,他们夫妻要教育女儿还要偷着『摸』着才成,一个不小心,他们夫妻就是被教育的那个。

    近来夫妻二人苦笑的时候居多。

    不过大姐儿除了淘气些,男孩子气些,倒也没有什么其它的坏处:爱钱,不能算是坏处吧?『性』格脾气上并无大的缺陷,这是让红袖比较欣慰的地方;不然,她真担心大姐儿被众人给宠坏了。

    而廉亲王一肚子的火气:破财啊,他一样爱钱的!所以便立时决定找刘氏父子的麻烦,他总要出出气的。

    他认为只是按着原来的计划行事,就太便宜刘氏父子了:因为王爷他现在肚子里的火气大啊,那刘氏父子应该更倒霉才对。好像有些不讲理?谁要敢这样对廉亲王他老人家这样说,他老人家一定横跳三尺,竖跳三丈,把那人踩到地底去;旁人还不会可怜他,只会笑他没有见识——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廉亲王他老人家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只是廉亲王现在心情欠佳,一连几日想到的法子都不足以让他好好出口气,这日在仙灵茶楼遇到红袖和沈妙歌,不免就抱怨了两句。

    红袖和沈妙歌道:“王爷,您只想着水柔结亲失了刘家的面子,自然是不足以出口气的。”

    一句话提醒梦中人,廉亲王立时跳起来走了。

    红袖微笑:“看来刘长青大公子又要结亲了,只是不知道他不攀权贵报恩义娶来的妻子,他要如何对待了。”

    沈妙歌冷笑:“刘长青那个畜生,用脚趾也能想出来他会怎么做。”

    红袖并不太赞成对水柔用计,所以今日得着机会劝了劝廉王:廉王的原本的用意,是让刘长青父子,也尝尝被人退亲的滋味儿。

    廉亲王立时又请诚王爷吃酒,吃完酒的诚王爷十二分的高兴:能得廉亲王的承诺,不会随意寻他麻烦,这可是比拣了一万两银子还让他高兴。

    至于做些事儿,他原本也是无聊的紧,感觉能和这位王侄一起耍耍很好;他还盘算着,以后如果能常常和廉王在一起,是不是日子能有趣的多。

    诚王爷又是一连几日没有见刘氏父子的面儿,刘氏父子当真是着紧了:亲事议到了关键时候,怎么不见人了呢?

    当下又是托人,又是安排席面请了诚王爷。

    诚王爷并没有接刘氏父子有关亲事的话儿,而是笑眯眯的道:“我这几天忙着一件大喜事儿,就是为了你们父子忙的。”他当下如此这般一说。

    刘氏父子听得脸上忽喜忽忧,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答应呢,还是不应该答应。

    原来诚王爷说,一位王爷的一位女儿寡居在家正要寻门亲事,诚王爷便想到了刘长青:那位王爷可是有实权的人,监理着户部。

    户部,那可是直接管着海上的事情,如果和这样的一位王爷结了亲家,那海上就成了刘家的;不过对方王爷能看上刘长青,就是因为刘家掌握着海上的生意:日后海上归了刘家之后,要孝敬他三成才可以。

    刘氏父子如何心里不痒痒的?三成的好处分出去并不是问题——赚多赚少还不是他们一句话?京中之人哪里知道海上获利之丰?

    至于郡主是再嫁之身,他们一点芥蒂都没有。只是有个难题便是家中那个『妇』人怎么办,她生下了儿子倒不是大事儿,但在海上行走少了她就等于是少了一只眼睛啊。

    刘长青当真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要舍那一边为好。而诚王爷在两日之后,听他们父子说到其中的难处时,笑道:“你们好计较!那『妇』人不过是百姓出身,又已经为你们家生了儿子,岂能不死心踏地的跟着你?至于海上的事情,你就没有法子哄了出来?但是王爷的女儿,可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儿——你就是打着灯笼,也没有这样的好事儿了;你想一想,海上归了咱们……”

    刘父还在犹豫时,刘长青便被诚王爷点醒了:是啊,那『妇』人的东西要想哄出来太容易了,可是王爷的女儿,却不是哪个能替的,这亲事,一定要成!

    刘父却担心前事,他们已经退过沈府的亲,现如今还要把嫡妻降为平妻另娶,岂不是让人笑话?

    诚王爷一拍桌子:“哪个敢笑?本王打折了他的腿,撕了他的嘴,再着人烧了他的房子!有本王和你那位岳父王爷,你们还怕什么?”

    刘氏父子一想,对啊,他们如果攀上了这两门亲事,便也算得上是皇亲国戚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当时便鬼『迷』了心窍,一心一意的核计起来。

    一面打发人飞快的去请了那家中的『妇』人来京,一面这里已经是和那王爷见面,然后又见了那位郡主:只是远远的一面,还隔着轻纱——刘长青和郡主都无异议,于是便订了亲事,并议定了婚期。

    因为是再娶再嫁,所以一切都没有那么讲究,一个月之后便完婚:反正郡主府是现在的,把新房里东西重新换成新的,打头面首饰做新衣新被便成了。

    而刘长青现在的妻室赶到京中时,距他再成亲也不过四五天了;所有的事情把『妇』人瞒得死死,先着意哄出了那『妇』人海上的路线图来——只说是让她来看梦喜的笑话,便让那『妇』人乐得合不拢嘴,怎么会想到自己亲亲的丈夫正在算计她?

    当她交出所有的航线图,并把脑中所记忆的一些也画了出来之后,刘长青便变了脸;听到刘长青要她做平妻,要迎娶一位郡主为妻时,她立时便晕了过去!

    她没有想到,沈梦喜的笑话热闹没有瞧成,倒变成了旁人看她的笑话热闹;她醒转之后,身边无人无水,唤人进来叫了刘长青到跟前,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如果另娶,只会成为人家的笑柄,而且人家好好的郡主为什么要嫁给你?

    但是刘长青现在一颗心都在将来的鸿图伟业上:原来刘太傅知道他们父子退亲,就暴怒的找他们父子,要和他们一起到沈府赔罪,可是他们父子不从,而且硬是不同意把那『妇』人赶走——那『妇』人就是钱啊,海上漂来的白花花的银子啊,如何能赶出去。

    致使刘太傅感觉自己清白一辈子,居然临老对不起沈家的大姑娘,气得一病不起;沈府倒是明事理,并没有怪刘太傅,可是刘太傅自己过不去这一关,病好好坏坏的拖了一年:他一直都在劝刘氏父子,不惜以断绝关系来要胁他们父子,但是刘氏父子就是不同意,到底把个老太傅气死了。

    现如今,刘长青认定了那位郡主,如何能听进『妇』人的话?现在你就是用九头牛也不可拉得他回头!

    『妇』人日日以泪洗面,对刘长青苦口婆心的劝说,反而让刘长青更加的讨厌她,后来更是连见都不见她一面;而『妇』人让刘长青看在儿子的面儿,刘长青冷冷的道:“你清醒些吧!你一介海民如何能比郡主?日后刘家自有郡主所出的儿子掌理,你如果知趣,自然不会少你一口饭吃。至于儿子,我当然不会亏了他,但也不宠着他。”

    什么叫做现实报?『妇』人现在终于知道了。

    当日她『迷』『惑』刘长青弃了订了婚等他多年的侯爷千金,今日便有郡主夺了她丈夫、她儿子的父亲!

    她想来看沈梦喜再被靖安郡王府抛弃的笑话,看她还能不能压在自己头上:她是不认识沈梦喜,可是却下意识的当她为敌人——她认为沈府和靖安王府结亲,就是为了压她一头;现如今她却变成了这个世上最大的笑话。

    她自认聪明一切,却忘了她能让这男人变心,那么他人也能让这男人变心的。

    刘长青过了两日又来看她,扔给了她衣服头面:“后日,你给我装扮好了,一会儿一起去迎郡主!”

    『妇』人不明所以,抬起哭得红肿的眼睛:“为、为什么还要我去迎?”嫁进来就踩了她一头还不成?哪有这样的规矩,太过欺负人了。

    “郡主的要求,你给我安份些,不然不要怪我不念旧情!你不想想其它,也要念着你儿子三分。”刘长青冷冷的看着她,全完没有平日里的半丝温情。

    刘长青说完,又叮嘱了两句让『妇』人莫失了他的颜面之后,便又匆匆出去了:他的妹子今日要送到诚王府的别院中,他忙得很啊,也累得半死

    不过刘氏父子虽然连日里来花费了很多的银子,并且累得半死,但是却极为高兴:就算累得如同一头老牛了,倒在床上还会兴奋的笑着谈论他们府上的两桩喜事儿,根本就睡不着。

    双喜临门啊,同时和两位王爷结亲,全天朝也只有他刘府一家了——乐得刘氏父子嘴巴都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