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十七章 红袖的闺蜜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亚洲必赢手机版app安卓澳门永利平台app下载网站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十七章   红袖的闺蜜

    红袖虽然没有请过马仙婆,不过她倒是过来给红袖请过安;府中哪个小儿吓到了,也轮不到大姐儿:她不吓人就不错了。

    马仙婆看到过大姐儿,道:“好福气的姑娘,比夫人还要强三分。”

    事后被韵香等人取笑:“天下都知道的事情,她也拿来说嘴——我们大姐儿就是日后的王妃,当然比我们姑娘强了;这是全京城人都知道的事儿,真亏她。”

    红袖没有当会事儿,不是她相不相信问题,而是她看到整日在豪门中厮混的马半仙夫『妇』,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上一世骗人的神棍来。

    马仙婆常常和这人看看手相,和那人看看面相,和不少房的下人们都混得极熟;这一点被红袖发现后,让韵香等人在意着,看着院里的人可有和马仙婆走得近的:不成的,便打发到旁处去当差。

    红袖可不想自己有喜的时候,院子里的人生出二心来。虽然马仙婆到现在为止没有害过一个人,不过她还是防着一些为好:马仙婆可是四少『奶』『奶』的师父。

    这两日商议一番,开始为韵香备嫁;也告知了她在郑府的父母,郑姜氏听说后也为韵香备了一份很厚的妆奁来。

    日子也定了,是在二爷迎完亲之后的一个多月。

    茶香笑道:“我们府中这一年人去人来的,净是喜事儿了。”

    红袖笑:“喜事多了好啊;我正想着要给茶香找个什么样的,茶香可有什么想法?”倒把茶香说跑了。

    终于到了二爷成亲的日子,一大早的府中便忙得不可开交,太阳才升上来不久府中便络绎不绝的来了不少的亲朋故旧。

    红袖带着身子,后宅女眷们由太夫人和沈夫人相陪,里里外外照应的事情便由六夫人和江氏负责:此事原本沈夫人要单独指给江氏,倒把红袖吓了一跳;听红袖的,才把六夫人自厨房事上调过来。

    厨房、茶水等等由二夫人和七夫人照应;四少『奶』『奶』和三夫人,带着管家媳『妇』们记帐:把今儿的礼物收妥送入库房。

    因为是嫡妻入门,所以梦梅和梦春头几日便被请到沈家老宅上住了;现如今倒没有她任何事儿。

    红袖在屋里听到外面鞭炮响一片时,笑道:“新人来了。”不过她却没有过急着动身,还要拜天地,新人到房中安坐还要好久呢。

    后来要过去走走时,沈老祖却使了她身边的丫头潇儿来传话:“你今天安生在房里呆着,明儿再见二嫂嫂不迟。”

    还是怕人多伤到了红袖。红袖乐得落个清闲。

    直到第二天,红袖才见到霜霜。

    霜霜一看到红袖,等她和房里的长辈们见了礼,不用一旁的人说便笑道:“我识得你,你就是那天救了我的人。”说着便福了一福。

    红袖哪里能受她的礼,怎忙避过一旁,然后又给霜霜行礼:“二嫂嫂安。”

    霜霜被一句嫂嫂喊得红了脸儿,她论年纪倒比红袖和四少『奶』『奶』都小,但是却是人家的嫂嫂。

    江氏就坐在一旁,脸上带着微笑看着红袖和霜霜说话,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这倒让红袖心里安稳了很多。

    红袖一大早上急急起来赶过来,便是怕江氏今儿再『露』出什么行迹来,大家都不好看:上一次梦梅二人和大家见礼时,江氏是卧病在床并没有来。

    不想今日江氏很平静的样子,红袖放下了心事,和霜霜说了几句话,便坐到江氏身旁:“嫂嫂昨天可曾累到?”

    江氏微笑:“还好。我不懂多少事儿,都由六婶娘做主也没有什么累不累的。反倒是你,带着身子,可万事要小心在意。”

    说了不过两句话,新人奉了鞋面给长辈,红袖和江氏、丁氏带着霜霜便开始伺候长辈们用饭。

    因为红袖有身子,便让她带着霜霜安箸之后,去偏厅上坐下用饭,不用她在沈老祖等人面前伺候。

    霜霜的『性』子很直爽,一来便很得沈老祖欢心;她回门之后听人说起红袖和丫头会武,便天天都往红袖屋子里跑,不是和红袖谈武、就是缠着韵香等人教她几招。

    红袖也喜她对人热情,两妯娌居然不多日便成了手帕交;霜霜几乎是无事不对红袖说。晃眼就过了一个月,而明天梦梅两人也应该回府了。

    红袖知道霜霜的心思,明白她不喜欢梦梅二人的存在;但此事是免不了的,今日拉着她的手把此事慢慢的提点了她。

    霜霜的嘴巴虽然没有弯度,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只叹道:“和二爷有夫妻之份,为什么不早些遇上你们,早些嫁过来?我也就能让二爷像五爷一样,莫要想再娶妻纳妾!”

    她倒还是个厉害的!

    红袖虽然喜她的直爽,却也怕她如此被小人算计,免不了多叮嘱几句;那梦梅和梦春的心思都有些不正,她还真担心霜霜会吃亏。

    倒是沈二爷,待霜霜极不错的,不同于梦梅二人:霜霜因为待人不存心机,极自然的对人亲热,当然容易得人喜欢。

    如今的沈二爷,才有了几分成家的样子,不再三天两头的宿在店铺中。

    让红袖放心的是,江氏一直很好、很安静;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多做也不少做,没有生病也没有心情不好。

    能放开,总是好事儿。

    红袖这些日子倒没有少打发灵禾过去给江氏调理身子,她是打算着日后想个法子劝江氏另嫁:一辈子这么一个人,实在是太美凄凉了。

    沈四少『奶』『奶』也天天只是修道念书,连女儿也不太管,倒也没有寻红袖一点麻烦。

    红袖没有了烦恼事情,加上有喜,这身子可就一圈一圈的见胖起来;她近日有些担心,如果生下孩子还这么胖怎么办?

    霜霜一句话就打发红袖:“你早上练武、晚上练武,不久就瘦下来了。”

    红袖一想也有道理,这个时候不是节食的时候,也只能由着身体继续胖下去;只要孩子健健康康就好。

    大姐儿近来乖了许多,因为请了先生来授课,教她和福官等孩子写字;虽然年岁还小,不过男女还是分了内外:一个屋子用竹帘隔开,大姐儿等女孩儿在内,福官和虎儿等男孩子在外。

    先生也是个有本事的,不过几日便知道这群小孩子以大姐儿为首,他收服了大姐儿后,这群孩子学习还是很认真的;不认真的话,大姐儿拳头可是很硬的。

    只是苦了福官:打架时,大姐儿吼他,男子汉就要冲第一,只能赢不能输;平日里,却又轻声细语,你是小王爷,知道吗?要斯文有理,不能丢了王爷和我父亲的面子……

    好在福官是个极聪明的孩子,在大姐儿一天一天的调养下,终于成长为京城中新一代的不能惹:比他父亲是犹有过之。

    那都是后来的事情,现在的红袖并不知道,所以她现在的心情极好。

    第二天,梦梅和梦春回到了府中。

    先去给沈老祖、太夫人等请了安,这才到了原本住的院子:只是现在已经不是她们的院子,人们提起来只会说是二少『奶』『奶』的院子。

    二少『奶』『奶』,也只是指霜霜一个人。

    梦梅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压下了心头的不满,看了梦春一眼便抢先一步进了院子;梦春自然不甘落后,在后面急赶上一步,想抢到前面去。

    霜霜看到的就是梦梅二人大口喘气,抢着进门的样子;她有些不明白,这两个人这么着急见到自己?

    在梦梅和梦春见过礼之后,霜霜并没有多说一个字,就让人取出她备好的东西给了梦梅二人,打发她们各自回房。

    霜霜感觉自己和她们没有什么话要说。

    梦梅和梦春没有想到小主母如此直接,一来便给自己二人下马威;但也不得不从,起身福了一福告退。

    霜霜起来还了半礼,在后面送她们二人出去:两个人不是妾侍,她不能大刺刺的坐着,会被人笑狂妄不知礼的。

    梦春抢在前面先行了,梦梅在后,霜霜在最后面;不过梦梅二人都是侧着身子让出中间的路来,谁让她们是妹妹,人家是姐姐呢。

    “姐姐不要再送了,自家姐妹不必如此客气的。”梦春回头客气道:“姐姐有什么地方用得到妹妹尽管说,不要客气才是。”

    梦梅也就势道:“姐姐不必再送了,就在一个院子里。”

    霜霜笑道:“虽然是一个院子,不过你们第一次到我房里来,怎么也要送送的。”她不太惯梦梅二人的亲热,让她全身都有些不舒服。

    梦春和梦梅辞了两句,也就到了廊下。

    霜霜实在受不了两个人,便道:“我就送到这里吧,以后有事儿无事儿常过来坐坐。慢走。”

    梦梅和梦春再次行礼,而霜霜再次还半礼。就在霜霜起身的时候,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撞到梦梅,她身子一斜就要摔到廊下去。

    梦春就在梦梅的身后,她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扶住梦梅;但是此时她却身手灵活的躲开了,梦梅便要直直的摔下去。

    梦春的脸上,都现出了喜『色』:摔吧,摔吧,摔下去正好是一箭两雕——居然老天爷如此开眼。

    大房把梦梅撞的小产一定会会被休,而梦梅又失了孩子,这院子里二爷除了宠她还能宠谁?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