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四十六章 捉人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三期内最少开一期平特肖买马生肖怎么注册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四十六章  捉人

    红袖和沈妙歌看着阿元着人送进来的信:四少『奶』『奶』去了水珠的婆家,水珠倒是和公婆一起看店面,而水珠的相公却不见人影了。

    这话,往深里想那意思让人不寒而栗。

    沈妙歌的脸已经是铁青一片,红袖把那信纸点燃了:此事,不能让人知道的。夫妻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他们原本还奇怪四少『奶』『奶』近来怎么没有针对红袖,原来,她的心思被旁的人占了:所有的事情都有了解释,但是却让红袖夫『妇』犯了愁。

    这事,管还是管?告诉沈四爷呢,还是瞒下来?沈妙歌铁青着脸道:“不能容她!”

    红袖轻轻一叹,抚了抚沈妙歌的手:“我们是想把这个祸害赶了府去,但是以这样的事情……”可当真是太丢人了。

    现如今红袖和沈妙歌也是有儿有女的人,他们不怕丢人,可也不想让儿女们日后被人指点说:看,就是他们的一个婶娘如何如何了。

    面子,有时候是极累人的,却又不能不要的;因为你就活在众人之中。

    此事,一时间夫妻两人也没有拿定主意怎么办才好;夫妻二人谁也没有提四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他们很有默契的回避了此事。

    “上香时认识的人;”红袖轻轻的道:“妙歌,你说四嫂这事会不会同二婶娘有关?”

    沈妙歌低着头,过了半晌才道:“不可能的,二婶娘这样做于她有什么好处?半分好处都没有。”

    红袖没有说话,沈妙歌说得极对,二夫人如果引四少『奶』『奶』去做那种事情,于她半分好处都没有;如果事败,她还会被累得身败名裂——以二夫人的『性』子,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那么,前些日子,二夫人当真只是劝四少『奶』『奶』和沈四爷好好相处?红袖直觉里有些不相信,但是理智的分析告诉她,二夫人绝不会让四少『奶』『奶』去做那种事情。

    沈妙歌过了半晌喃喃的道:“二婶娘,一直是这样的好脾『性』,喜欢家里的人都和和气气的。”

    红袖点了点头:“只是,近一年来很多事情都……,我难免会多疑了一些。”

    沈妙歌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何止是红袖多疑了,就是他不也一样;但是此事,绝无可能是二夫人授意四少『奶』『奶』做的。

    “让阿元还是好好盯着马半仙为好,这里不要让人盯着了;这是阿元不会多想更不会多嘴,如果换成其它人……”沈妙歌看了一眼红袖。

    水珠的婆家,不太适合让人盯着了。

    红袖轻轻点头,却没有说话:不盯着,由着四少『奶』『奶』胡作非为吗?沈妙歌的心头也沉沉的,他一样也不甘心。

    只是,眼下也只得先如此;要想个什么法子,困住四少『奶』『奶』在府中,不让她外出呢。

    灰暗的灯烛下并没有人,人躺在床帐里凝视着窗外的月『色』,一动也不动。

    嗯,这么快就被那对小夫妻发现了什么,萱丫头当真是蠢的可以!她终于动了一下身子:只是眼下还不能让萱丫头出事。

    好在眼下那对小夫妻也没有什么真凭实据,要让那些人快一些动手才可以了。她翻了个身子,躺平闭上了双目。

    四少『奶』『奶』的事情,沈妙歌和红袖依然没有想到好法子。

    如果要断了四少『奶』『奶』和那个男人的来往很容易,只要把那个男人自京城赶走就成:这对沈妙歌来说并不是难事,都不必沈府的人出手。

    只是如此一来,四少『奶』『奶』肚子里孩子怎么办?沈妙歌不是红袖,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古人,十分的注重沈家的血脉,怎么可能让一个不是沈家人的孩子姓沈?!并且,他做为兄弟,如果让他四哥代人养儿子,他良心不安。

    但是如果把此事告诉了沈四爷,他们夫妻又担心沈四爷把事情闹大了:到时,丢人的可不只是沈四爷一个。

    四少『奶』『奶』根本不知道她的好事已经被人发现,依然是十天半个月的便去水珠家中走动:这让沈妙歌的火气更大。

    让沈妙歌把火气压下来的是,马半仙那里终于有了动静。

    因为马仙婆死掉了,所以阿元对于马半仙府的暗探便没有了许多的顾忌:一个大男人盯着一个大男人,当然没有任何不便。

    阿元发现了不少马半仙骗人钱财的把戏,却并没有发现他做过什么法术害人:似乎他只会骗术而已。

    终于有一天,阿元发现他进了一个秘室;马半仙在秘室中做了什么,阿元并不知道;但是马半仙出来之后,却给马仙婆上了三柱香,说就要为她报仇了,让她不要太过着急。

    红袖和沈妙歌猜想着,那个马半仙八成是在秘室里做了什么巫蛊之类的东西,便让白逸尘趁马半仙不在家时,去了马半仙的秘室:里面果然有几个巫蛊娃娃,上面所写的是沈家长房之人的名字,不过却没有八字;并且其中却并没有红袖两个幼子的名字。

    白逸尘没有动那些几个娃娃,只身回到了沈府。

    红袖听到之后很奇怪,如果说有人害长房的人,当然不会留下这两个孩子的;她眉头皱了皱,难道说孩子们早已经被人动下了手脚?

    除此之外,没有其它的解释。

    红袖和沈妙歌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自己这些千防万防难不成没有防住?众人把两个孩子的房里、衣服等等都重新收拾了一遍,没有半丝的不同。两个孩子也好好的,并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红袖和沈妙歌只能让『奶』娘和韵香等人小心在意些,却也没有其它的法子了;如此一来,他们夫妻更是想捉住马半仙,免得再被他所害。

    于是,他们夫妻也不再等马半仙来自投罗网,而是命阿元和白逸尘在一个晚上,带着人闯进马府去捉马半仙。

    原本他们没有如做,是因为马半仙府上没有凭证,现在那秘室里就有极好的证据:当然要把那证据动些手脚,不能让外人知道马半仙要害的人是沈府的人。

    不然朝廷当真查起来,查出是沈府中有人用钱财买通马半仙害自家人:沈府便会名声扫地不说,而且还要担个罪名——至少是治家不严,出了这等祸害。

    所以,沈妙歌给阿元和白逸尘的命令是,如果有个万一的话,那么马半仙是要死的,不能要活的。

    只要到时有凭有证:马半仙骗人钱财,私自习练巫术,就是死有余辜,绝不会被人说是草菅人命。

    在动手之前,白逸尘先潜进了马府的秘室,看到那些娃娃还在,这才出来给守在马府外的阿元等人打了暗号,让他们冲进马府;他自己反身进去,点了一把不大不小的火:那些巫蛊娃娃被烧得破破烂烂,不过还能看得清楚原本的样子,只是上面的字迹当然是不能分辩了。

    这把火,事后当然要按到马半仙的头上,他想要毁灭习练巫术的凭证,所以才放火的;只是却被沈府的侍卫们把火熄灭了。

    捉马半仙是当然的,但是他并不是主谋之人。

    阿元他们出府之后,就有人把一张纸条送到了沈府:那送字条的人,当然也就来了不必再走了。

    纸条很容易便传到了四少『奶』『奶』手上,她和马半仙如此大胆的传递的消息,是因为那纸条上写的只是平常的论经说道之言。

    要说的话,就藏在这些字中,按着她和马半仙事先约好的字数,便能知道马半仙要说的是什么。

    这法子要说简单是极简单的,而且想要破解极难:因为法子只有马半仙和四少『奶』『奶』两个人知道,其它人的都不知道。

    如果说那纸条上有什么语句不太通的地方,也没有人会深究:因为人人都知道马半仙并不是个极有学问的人,并不会写文章作词等等,只会解道经与画符。

    四少『奶』『奶』看到那字条之后非常的高兴,立时便起身带着一个丫头悄悄出了院子。

    这个时候,韵香带着几个丫头正等在花亭旁,她今天晚上就要来个人赃并获:她知道四少『奶』『奶』是来做什么的,因为那张纸就是她和沈妙歌商量好,仿着马半仙的字写出来的。

    马半仙在屋里出来之后,还没有呼喝出声,便被阿元一拳头打倒在地上晕了过去;随即白逸尘带着他便到了沈府:有些话,沈妙歌和红袖还要问问他。

    阿元带着侍卫们把马府搜了一遍,然后把一切书信之物都检视过,没有发现什么和沈府有关系的东西:那些四少『奶』『奶』给他们夫妻的东西,除了一些小玩物之外,很重贵的东西都被阿元收了起来。

    马府其它的那些财物,他们是一文都没有取;然后阿元并没有打发人去报官,而是把马半仙的徒弟们都提到厅上问起了话来:他要等白逸尘送人回来的。

    不想这一问,阿元居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人,那个亲眼看到马仙婆被反噬的小徒弟——他知道马半仙夫妻很多的秘密,当然包括沈府的事情。

    阿元一时犯了难:留他不留?他是一根筋的人,沈妙歌也向来不喜欢杀人的,这可把阿元难住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