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四十九章 引蛇之计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74期香港码开什么生肖2018年119期新版跑狗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四十九章  引蛇之计

    江氏并没有等沈二爷,请完安之后便以身子不适为由告退了。

    沈老祖听到她身子不适也没有留她,让人好生伺候着打发她回去了;沈二爷知道江氏这是恼了自己,只是上一次她做那样的事情,自己又能怎么做呢?

    沈二爷打起精神来和沈老祖说了一阵子话这才走了;沈老祖只是一个劲儿的问霜霜什么时候回府,让沈二爷有些难以招架。

    他今天约了沈妙歌,要好好的商量个法子把霜霜接回来,算算日子霜霜临盆的日子不远了。

    不过今天沈妙歌有事情要忙,并没有应沈二爷之约。

    红袖和沈妙歌第二天去见了沈夫人,把昨天晚上季姨娘的事情说了;沈夫人的脸『色』变了变:“这是谁的心计,好毒。”

    红袖摇了摇头:“不像是四嫂的手笔。”

    沈夫人低下了头:“看看吧,怎么也会有后续的。你们要小心萱丫头一些,她是迟早要赶出去的人,在捉到她把柄之前莫要再被她所害。”

    沈侯爷等人当然也有准备,她不过是担心沈妙歌和红袖,所以多嘱咐一句。

    而第二天一早,京中的人都知道马半仙已经伏诛,官府也贴出了告示,明言了马半仙以骗术敛财的事情,而且因为他的欺骗致使不少人家破人亡。

    四少『奶』『奶』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一片苍白:她知道,这是沈府下的手,不然不会如此干净俐落。

    她在房中静坐了半日,收拾了平日里的道书等物,带着丫头到沈太夫人那里去请罪:听到官府的告示才知道自己被妖人所骗,请太夫人责罚云云。

    红袖正和沈夫人在太夫人的房里议事,看到四少『奶』『奶』来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她来请罪本就是意料当中的事情。

    太夫人深深的看了四少『奶』『奶』几眼,然后深深一叹:“萱儿,你来我们家时有几岁?现在想想,就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一样。”

    “你说,是不是?那时侯萱丫头的头发还没有留起来,穿着一身粉『色』的衣裙,把我们家的梦喜几个都比了下去。”太夫人看向沈夫人继续说道:“想不到,一转眼已经这么多年,萱丫头的女儿都要会走路了。”

    四少『奶』『奶』到太夫人面前请罪也是迫不得已,所以她是十分紧张的;太夫人会说什么她都想过了,但就是没有想到太夫人会提起她幼时的事情。

    沈夫人点头:“是啊,那个时候萱丫头虽然一直在掉泪,不过的确是比我们家的梦喜几个姑娘都漂亮呢。”

    红袖在一旁微笑:“四嫂,就好像是太夫人的孙女儿一样呢。”她是明白太夫人这番话的意思,只是却并不认为四少『奶』『奶』能听心里去。

    就算是她能听心里去,她现在也无法回头了吧?

    想到四少『奶』『奶』肚子里的孩子,红袖看了一眼四少『奶』『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知道她一开始就错了,大错而特错。

    她进了沈家的门这么多年,只要她有一分的心思要和沈四爷好好过日子,也会有一个很好的结果。

    沈四爷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其实也可以算是一个不错的人:何况,原本沈四爷是极喜爱妻子的;只是四少『奶』『奶』不知珍惜,把丈夫生生的自身边『逼』走了。

    听到红袖的话,四少『奶』『奶』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太夫人和夫人一直对萱儿视若己出,是萱儿不知道惜福,居然受妖人所骗随妖人学什么道法,幸好没有错得太过厉害,连累我们沈家。”

    太夫人听到此言,一时间没有说话,沉默的看着四少『奶』『奶』好一会儿。沈夫人一样也是看着四少『奶』『奶』:其实,如果四少『奶』『奶』当真知道错了,说出她的所为,沈府就算是为了家丑不可外扬,会容她留在沈府——只是会让她在佛堂中生活很久。

    但是,四少『奶』『奶』不会身败名裂,她依然是沈家的四少『奶』『奶』。

    就如同红袖所想的,四少『奶』『奶』没有真正的悔过,她依然想着可以蒙混过去:马半仙夫妻都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她曾用巫蛊之术害人,她为什么要傻乎乎的自己承认。

    “是啊,我一直把萱丫头当成是自己的孙女儿一般疼爱呢;”太夫人再次开口,语气里带着不加掩饰的失望:“萱丫头,这里是你的家,你有什么是不能对我们这些长辈说的?”

    四少『奶』『奶』听到这里,连连叩头:“萱儿一直认为沈府就是自己的家,太夫人就是萱儿的祖母,夫人就像是萱儿的母亲一样;萱儿也不曾对太夫人隐瞒过什么。”

    太夫人终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一时间没有说话,好像不知道如何处置四少『奶』『奶』一样。

    的确是不好处置:放任她在府中像原来一样住着是不成的,她的确是害过红袖和沈妙歌,现在也没有悔过,放任她不管如何能安心?但是赶出府去或是什么,无凭无据不说且她还带着身孕。

    红袖在一旁轻轻的道:“四嫂向佛向道之心是没有错的,不过是被那妖人骗了;四嫂既然喜好佛经道经,不如让四嫂去佛堂吧。”

    太夫人一听眼睛一亮,的确是好主意,根本不用说什么理由,只说四少『奶』『奶』一心向佛,所以要斋戒几个月便可以堵上所有的仆从们的嘴巴。

    四少『奶』『奶』来认错,便是想能让太夫人和沈夫人饶过她:她都说了是被骗,而且也只有学学经书之类的,太夫人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

    但是没有想到红袖一句话就把她软禁起来了!

    红袖岂能放过她,虽然马半仙夫『妇』已经伏诛,但是四少『奶』『奶』和外面的人有些不清不楚的,此事也不好声张;借此机会把四少『奶』『奶』关了起来,岂不是一举两得?

    四少『奶』『奶』恨红袖恨得不行,只能想法子脱身:“五弟妹,再也休说什么向佛向道了,我被妖人这一骗……”

    她的话还没有说话,太夫人已经道:“你去佛堂里斋戒三个月吧,你被妖人所骗是真,但是因为被骗所学的道经之类一定是妖邪的东西,对神佛有亵渎,就在佛堂中向佛祖好好的请罪,让正经的佛经洗去那去妖邪的东西,免得再惊了小虎和姐儿。”

    四少『奶』『奶』不好再辩了,只能咬着牙答应下来。

    因为四少『奶』『奶』有身孕在身,所以她请求太夫人和沈夫人让她好好收拾一番,明天再去佛堂。

    沈太夫人想了想便同意了:不过她同时给红袖一个眼神,意思就是要让人看着她——她倒底想做什么?

    在四少『奶』『奶』拒绝了太夫人的好意,不承认自己所为之事后,太夫人已经对失望到底,心底早已经不把她再当作自己人了:原本太夫人已经极为生气她下蛊害人之事,只是多年的养育多少还有最后一丝丝感情,主要也是为了沈府的名声着想,所以才会想让她认错后软禁起来。

    听到四少『奶』『奶』想到晚一天到佛堂,太夫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她还想做什么来害人?

    红袖心下知道四少『奶』『奶』要做什么,在心中叹道:当真是不知道死活;这种时候,她老老实实的还一线生机的。

    依着沈老侯爷等人的心思手段,难说不会对四少『奶』『奶』下辣手,不过需要一个时机罢了。

    红袖乐得把此事推给了长辈们,免得自己下手会被人疑为心狠手辣:有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能做,却不容他人做的。

    四少『奶』『奶』回了房之后,收拾收拾就要出府却被来旺媳『妇』拦下了:“少『奶』『奶』,您是有身子的人,太夫人吩咐说让您好好在府中休养,莫要再出府了。”

    听到来旺媳『妇』的话,四少『奶』『奶』只得转身回去,在院子外看到红袖了:“你也莫要得意,你如此害我早晚会有报应的。”

    红袖淡淡的道:“这话应该是我说的才对吧。”她走过去立到四少『奶』『奶』身边:“你下蛊害我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帐呢。”

    四少『奶』『奶』脸『色』大变,一把推向红袖身子同时也向一侧跌去:她现在也是有喜的人,郑红袖敢到身边来就是找死。

    但是她并没有跌倒,红袖被她推了一下身子连晃也没有晃动,反而伸手扶住了她:“四嫂,你有身子的人可要小心在意些才是。”

    四少『奶』『奶』在红袖的眼中看到十分明显的讥讽,她恨恨的甩开红袖,向屋里行去;其实是她心虚,不敢和红袖有过多的纠缠。

    红袖看着四少『奶』『奶』淡淡的道:“冤有头债有主,四嫂所为的事情可要记住才好。”她当然不是来吓四少『奶』『奶』玩儿的。

    那网,罩在红袖的心头,她十分的不舒服。

    既然有人可能是在利用四少『奶』『奶』,那么她也可以利用四少『奶』『奶』把那人引出来:如果没有背后的人,一切都是四少『奶』『奶』所为的话,她也不过是多费了一番心思;过些日子让四少『奶』『奶』被沈老侯爷等人处置了,那大网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不过,红袖感觉那网不是四少『奶』『奶』的结的;因为四少『奶』『奶』现在可以说已经没有多少用处,可是她心头上的那层压力并没有减弱半分,反而越来越重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