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六十章 要想人不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今晚至尊报灵田药女金凤凰小说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六十章  要想人不知

    红袖的话音一落,灵禾便轻脆的答应了一声儿,走到了姐儿的床前;对四少『奶』『奶』是看也没有看一眼。

    四少『奶』『奶』看着红袖主仆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中,十分的气恼;当下也不理会红袖主仆,自己走过去让丫头打开灵禾的『药』箱。

    沈四爷立刻便喝止了,丫头当然要听男主人的话,也就退到了一旁;四少『奶』『奶』看到自己丈夫次次都和自己做对,帮着自己的冤家对头,心下的火气更大。

    她哼道:“不用你们这些废物,我自己来。”她弯下腰还没有伸手呢,沈妙歌已经把『药』箱取走了。

    “你们还是心虚吧?嘴上说得好听,还不一样不敢让人看那『药』箱里是什么!”四少『奶』『奶』可算是捉到了机会,立时讥讽道。

    沈妙歌把『药』箱放在了桌子上:“要看的话,大家一起看;只四嫂一个人,我还真是不放心——倒并不是怕少了什么,我是怕这『药』箱里再多了什么本不应该有的。”

    四少『奶』『奶』被气得指着沈妙歌正在喝斥时,沈四爷皱起眉头:“好了!你闹够没有?”一面看向沈妙歌:“五弟,你莫要同一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

    沈妙歌摇头,对三老爷欠了欠身子:“叔父,请过来看看吧。”

    三老爷咳了一声刚想说不必看了,却被三夫人推了一把,不得已只能过来,不过脸上却有些不好意思。

    四少『奶』『奶』却和沈四爷吵了起来:“你是当真不拿女儿当回事儿啊,事关女儿中毒的事情,你居然一点儿也不上心,你真是枉为人父!”

    沈四爷被骂得心头火起,正要教训四少『奶』『奶』时,沈妙歌拦下了他:“四哥,四嫂,你们都过来看看吧,我可要打开『药』箱了。”

    四少『奶』『奶』一听转身过去就要推沈妙歌:“你过去一旁,要查这『药』箱里是不是有古怪,由你来动手,我们也不要想找到什么不对来了。”

    不过她没有推到沈妙歌身上,而是一把推在了沈四爷的身上;沈四爷已经怒得青筋都跳了起来:男女有别啊,嫂嫂怎么能对小叔子拉拉扯扯的。

    三夫人看情形不同,把四少『奶』『奶』拉到一旁:“好了,先打开『药』箱再说吧。”

    四少『奶』『奶』非要自己打开『药』箱,沈妙歌不置可否的旁移了一步,由她把『药』箱子打开;四少『奶』『奶』刚刚打『药』箱子打开,众人便听到灵禾的声音。

    “姐儿这里有个小小的伤口,请三老爷、四爷、五爷过来看看。”灵禾正抱着姐儿坐在床前,姐儿胸前的小被扯开了一些,她指着姐儿的脖子下面看向了这边。

    红袖就立在一旁,平静的看着四少『奶』『奶』,眼中却闪光让人心惊的寒光。

    四少『奶』『奶』被看得偏过了头去:“伤口?你扎了我女儿那么多针,伤口可不是一处了!那有什么可稀奇的,我还是先看『药』箱比较重要。”

    听到她这一句话,红袖和沈妙歌远远的对视了一眼,都自脚底冒上来一股冷气,生生的把两个人冻得张不开嘴巴。

    看到四少『奶』『奶』要拿身边的『药』箱,沈妙歌一把拎起了『药』箱来:“一起过去看看姐儿的伤口再来看『药』箱吧。”

    “你——!”四少『奶』『奶』没有练过武的沈妙歌手快,她被气脸上涨红。

    “我怕我去看姐儿,回身再发现『药』箱里多了什么东西,到时我们浑身是嘴怕也说不清。”沈妙歌又重复了一遍他刚刚说过的话。

    四少『奶』『奶』除了冷哼之外,眼底闪过了一丝惧意。

    三老爷等人和沈妙歌到了姐儿床前,看向灵禾所指的孩子脖子下面,那里有一个小小的伤口,似乎是被针刺过的样子。

    沈四爷看到妻子也不跟过来,狠狠瞪她一眼也顾不得四少『奶』『奶』,过去一看女儿眼睛几乎瞪出血来:那针眼儿一看就不是灵禾手下的银针所刺。

    而且那小小的伤口上凝固着一点点发乌的血,血已经干透了表明也不是刚刚所受的伤;那发乌的血表示孩子的确是中了毒的。

    “三老爷、四爷,这里被人用针扎过。”灵禾又加了一句;就算她不说,三老爷也看得出来。

    红袖一直冷眼看着四少『奶』『奶』,发现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瞧了一眼众人,转身行到窗子那边,回头又看了众人一眼把窗子推开了。

    她一面道:“这屋里的气味都不能呆人了,让姐儿怎么能养得好身体?”一面行到床边来看女儿;正好听到灵禾的话,立时惊叫一声自灵禾怀中抢过来孩子:“还说不是她,我的爷,你现在可看清楚了,不是她还有哪个?她可是给人看病见人就扎几针的。”

    听到四少『奶』『奶』的话,三老爷看向了灵禾不过他并没有开口:如果当真是这个丫头下得毒,那她为什么自己要叫破呢?

    三夫人已经一掌向红袖脸上掌了过去:“你当真是是看我们三房不顺眼,一计害人不成又生一计!”不过她的后半句话,是在被红袖握住了她的手时说出来的。

    红袖岂会让她打到身上;看到三夫人如此不分青红皂白,她看着三夫人道:“天下间还有偷了牛,再把缰绳给人送到家里去的?三婶娘,我敬你是长辈,只是长辈也要有个长辈的样子才成,不然岂不是教坏了小辈儿——到时老的不像老的,小的不像小的,却不能怪袖儿了。”

    说完,红袖一把掷下了三夫人的手:“得罪了,三婶娘。”

    三夫人被红袖气得扑到三老爷身边大哭:“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没有享过一天福就罢了,现如今你还看着一个小辈儿欺辱于我,我、我不活了!”

    “母亲,你闹够了没有?!”沈四爷终于忍不住跳脚了;他这一喊出来,倒把三夫人镇住了。

    三夫人从来没有见到儿子如此过,她喃喃的看着沈四爷好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三老爷这才道:“你省省吧,行不行?”

    红袖不理会三夫人,冷冷的看向了四少『奶』『奶』:“四嫂倒真修成了半仙啊,弟妹我佩服的很;刚刚灵禾只是说姐儿身上有点伤,四嫂便未卜先知是针伤啊。”

    红袖的声音并不高,但是就是这样一句话,一下子让屋里的人都紧紧的闭上了嘴巴,人人都把呼吸放轻了,似乎怕惊扰到什么。

    三老爷震惊的看向四少『奶』『奶』,而沈四爷全身都在抖,他控制不住自己抖成了一团,然后忽然跌坐在地上发疯一样的捶起了地来。

    三夫人是反应最慢的一个,不过当她最后张着嘴巴指向四少『奶』『奶』时,四少『奶』『奶』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尖叫起来:“你们看我做什么,自昨天半夜姐儿发热到现在,只有一个人在姐儿身上动过针——就是她!是她要害我的姐儿;”她指着灵禾说完,又指向了红袖:“是她指使那贱丫头如此做的。”

    屋里没有人说话,除了四少『奶』『奶』尖叫,便只有沈四爷捶地的声音。

    过了好久,三老爷才张了张嘴,但是他却干涩的没有说出一个字来;当他再次开口时,却被三夫人拦下了,她指了指四少『奶』『奶』的肚子。

    三老爷忽然暴跳如雷:“一辈子都听你的,除了纳妾的事情都听你的,现在你还要我听你的,你是不是要害死我们全家你才能让我自己做主!”

    三夫人被三老爷吓了一跳,哭道:“我、我哪里让你听我的了?现在的事情,我们也理不清楚,反正灵禾那丫头也不能……”

    “不,不是灵禾!”沈四爷自地上跳了起来:“灵禾昨天晚上救女儿时,我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的一直看着;后来女儿就是我抱着,灵禾和五弟他们没有再碰女儿一下!”

    “再说了,如果是灵禾和五弟做的,他们在儿子面前脱下姐儿的衣服来刺下毒针,儿子怎么可能会看不到!”沈四爷扯起了姐儿的衣服来,白绫儿的里子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脏的痕迹。

    也就是说,刺了姐儿的毒针,是解开姐儿的衣服做的。

    三夫人被儿子驳的哑口无言:虽然她也开始疑心了,可是那金山在眼前直晃——就当一点点了,只要儿媳『妇』生下一个儿子,那么儿媳『妇』到时死了倒比活着强。

    但是现在不成:儿媳『妇』不但不能死,也不能休掉她;怎么也要等儿媳『妇』生下孩子之后再算总帐;所以三夫人是能拖一时是一时,为了她的金山一个女孩儿她并不放在心上。

    丫头片子,不过是赔钱的货。

    三老爷听到儿子的话直跺脚,他现在才明白过来自己为了银钱,在家中养着一条毒蛇有多久:没有被毒蛇害死,当真是他命大。

    他原本也是和三夫人一样的想法,不管四少『奶』『奶』做了什么,总要等她生下孩子之后再说:为了那一座座的金山,值!

    现在,他可是半分也不感觉到值了;一个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得去手的『妇』人,如何能留在家中。

    如果不是四少『奶』『奶』说了那句针伤的话,三老爷也不能断定是她:儿子睡着之后,也有可能是灵禾等人再潜进来给姐儿下毒的。

    沈四爷看到母亲眼中的不舍与看向红袖、灵禾等人的怀疑,不由得大叫:“母亲,你醒醒吧!”

    红袖此时再次开口:“三婶娘,我们看完姐儿走了之后,是四哥亲让人关上的院门;而且四嫂可是对姐儿的情形十分的清楚明白。”

    “她在灵禾用针救治姐儿时,在外面进来问也没有问一句,便知道姐儿是中了毒呢;要不,我怎么说四嫂修成了半仙之体呢。”

    四少『奶』『奶』尖叫起来:“我是姐儿的亲生母亲,郑红袖你在『乱』说什么,你在『乱』说什么;是你要害我,要害我的女儿,我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女儿,你不要血口喷人。”

    “啪”一声,四少『奶』『奶』的身子向后仰倒,重重的摔在地上;沈四爷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