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六十一章 悔之晚矣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开彩生肖表2018图84384金多彩挂牌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一章   悔之晚矣

    红袖只是冷冷的看着四少『奶』『奶』,原本她感觉四少『奶』『奶』有些不可理喻之外,还有些让人怜悯之处:一个女孩子独身一人在旁人的家中,为难之处可想而知;有时候,银钱并不能代表什么。

    四少『奶』『奶』对于沈妙歌的好感,红袖可以理解但不会接受;在四少『奶』『奶』没有害红袖孩子之前,红袖一直没有想过要把四少『奶』『奶』如何如何,只是存了心要教训她,想让她消停一些罢了。

    就算是四少『奶』『奶』对红袖的孩子下手之后,红袖可以说恨她,但是她在红袖眼中还是一个人;当红袖发现了姐儿中的毒是四少『奶』『奶』所为时,她对四少『奶』『奶』哪怕是半丝怜悯也没有了。

    不管什么样的理由,不管什么样情形,做为女子来说孩子比生命都重。就算是重男轻女,也不至于要以女儿之命来陷害他人:四少『奶』『奶』让红袖唾弃。

    四少『奶』『奶』尖叫被沈四爷一掌打断了,她跌在地上痛得叫了两声之后,便想起身;此时,她对沈四爷依然没有惧意。

    沈四爷几乎要气疯了:为什么,他为什么会娶这样一个女子为妻?他想到了当初娶四少『奶』『奶』的理由时,他几乎想要把自己撞死——银子,一切都是因为银子!如果不是因为银子,他怎么可能会娶这样一个无心无肺之人?

    他悔得何止是肠子青了?他瞪着四少『奶』『奶』:“不是你?哪你说吧,我关了院门之后,这屋里还会有谁来?有谁来害我的女儿?”

    四少『奶』『奶』依然指着红袖叫嚷,就是咬定是红袖所为。

    红袖淡淡的道:“四嫂,事到如今你不认也没有关系;这样的事情也不能由谁一句话就认定了,不如我们到官府去吧——让大老爷们问问清楚如何?”

    她当然知道四少『奶』『奶』不会见官的,不止是因为『妇』人到公堂之上抛头『露』面十分的丢人,而且四少『奶』『奶』心有有鬼,她哪里敢应这句话?

    四少『奶』『奶』不敢应,所以红袖才会如此说:红袖也不可能到官府的公堂上去。

    “要去公堂也是你去,凭什么是我去?!我不去!”四少『奶』『奶』尖叫着:“你不要脸面,我还要脸面,沈家还要脸面呢。”

    “你还知道脸面啊?”红袖盯着四少『奶』『奶』:“我当真不知道你还有脸面的!”

    四少『奶』『奶』心中有鬼,听到这话心中一惊,看着红袖一时间没有说上话来:难不成,这个郑红袖还知道了其它的事情。

    红袖紧紧盯着四少『奶』『奶』的眼睛,只是缓缓点头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有她和四少『奶』『奶』知道,她知道了四少『奶』『奶』什么样的秘密。

    四少『奶』『奶』一霎间脸『色』白如一张纸,张着嘴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而她同时也想到了后果,吓得身子颤抖起来。

    红袖看到四少『奶』『奶』如此更加的厌恶她,在姐儿中毒不治时她还一直想阻挠灵禾,在事败之后一样没有惧『色』的狡辩;在她发现了自己的好事被看破时,才知道怕了——这个人,自私到让人无法相信。

    “你既然要脸面,那我们就到太夫人那里,请老侯爷、侯爷评评理好了。”红袖看了一眼沈四爷,并没有把沈四少『奶』『奶』好事挑破。

    四少『奶』『奶』的脸面丢不丢不要紧,但是红袖并不想伤了沈四爷的脸面:男人家,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妻子红杏出墙更难堪的?

    沈四爷知道了四少『奶』『奶』与人偷情,四少『奶』『奶』自然不会有好结果;但,事情如果是沈四爷自己发觉的可以,如果是红袖和沈妙歌告诉他:四哥,我们早就知道了,四嫂如何如何,就连她肚中的孩子也是人家的。

    沈四爷怕是会羞愤的杀了四少『奶』『奶』,再一剑抹了脖子不要再活在世上丢人现眼。

    三房的人再有不是,沈四爷眼下是个好人,是沈妙歌的四哥:他一直在努力的做事、做人。

    四少『奶』『奶』听到红袖的话,连连摇头:“不去,不去;长房里哪一个不是偏着你的?我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三老爷已经偏过了头去,气得全身抖着不再看静萱:如果不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如今三老爷说不定立时就会让人拖了她去祖宗面前认罪。

    三夫人也没有再说话,她被儿子吓到了。

    沈四爷听到妻子的话,立时喝道:“你还敢污祖父、伯父?不用旁人,我现在就杀了你,大家落个干净!”说完他四顾想要寻一把刀剑之类的。

    可是这里是姐儿的房间,哪里可能有刀剑;沈四爷气得跳脚叫让送刀剑进来。

    沈妙歌过去劝解沈四爷,四爷回头看向他:“兄弟,你说,我留这么一个祸害做什么?我们沈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他做事久了,早已经明白他首先是沈家人,然后才是他自己。

    沈妙歌如何劝沈四爷也听不进去,三夫人听着听着大哭起来:“老天啊,你就开开眼吧,我们这是做了什么孽!”

    “儿啊,你左不看右不看,就看在她肚中我们沈家的那块血肉上,也不能……”

    听到这句话,三老爷长长叹了一声,而沈四爷狠狠跺脚之后瘫坐在椅子上:四少『奶』『奶』当然是不能再留下来,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沈四爷的,不能让她带走。

    事情便有些难办了。

    红袖和沈妙歌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四少『奶』『奶』当然要弄走,并且不能等她生下孩子来: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让沈四爷发觉到四少『奶』『奶』『奸』情。

    此事,不能由红袖和沈妙歌提醒沈四爷一句话,只能暗中引导沈四爷发觉到水珠婆家的不对。

    红袖和沈妙歌没有再留在三房,他们夫妻告辞了;而三老爷知道这样大的事情,怎么也要告诉沈侯爷的,他也起身去了大书房寻他的大哥。

    三夫人看到无人要把四少『奶』『奶』赶出府去,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劝儿子道:“姐儿也没有什么事儿,她倒底是一时糊涂——原先她被长房那个郑红袖害得疯掉,气得失了心智也是……”

    沈四爷气得甩袖子站了起来:“母亲,你怎么如此糊涂?银子在你眼中就如此重要?我们在府里是少了吃还是少了穿?我们原就有几间铺子、几处田联庄——儿孙们好好的营生,几辈子的日子就能过的,那种『妇』人的银子就是白给我们也不能要一分!”

    三夫人被儿子顶撞的红了脸,然后恼道:“我哪里为了银子,她肚子里不是你的孩子,我们沈家的骨血?我说一说你就派了我天大的不是,当真是出息了!”

    沈四爷听到三夫人的话,也不好再说下去;原本他的话就有些重了,三夫人是她的母亲,孝道摆在那里,他也只能闭上了嘴巴。

    三夫人看到沈四爷不说话,便让丫头们扶四少『奶』『奶』起来,把她弄回房去;却被沈四爷喝住了:“把她给我关到后面下人房里去,派人好好的看着她!生下孩子之后,立时便送到祠堂中正法。”

    他的话带着几分森然,听得三夫人都打了一冷颤,四少『奶』『奶』更是吓了一跳:“不,不!”

    沈四爷冷冷的看着她:“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心里明白;你就不配活在世上。”

    依着四少『奶』『奶』所为,送到祠堂里是有死无生;四少『奶』『奶』看沈四爷的神情,知道他是当真要如此做,她吓坏了,不停的告饶;又是求三夫人代为求情,不过依然没有承认姐儿的毒是她下的。

    沈四爷挥手让人拖她到后面去,不要在跟前扰的自己恼燥;四少『奶』『奶』直到被拖出了门口时,才哭叫着认错。

    三夫人立时让人把她拖了回来;四少『奶』『奶』承认了姐儿的毒是她下的。

    原来,四少『奶』『奶』吃了沈四爷的排头,回到房里越想越是火大:一切当然要怪郑红袖;再加上她想到前些日子自己的发疯,心头的恼恨更重。

    不知怎么的,她就在心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她自己起初也被吓到了,不过后来却怎么也放下那个想法,她就鬼使神差的到了姐儿的房里。

    她房子外面就有一株夹竹桃,她先点燃了一小截树枝熏了熏姐儿,然后才用毒针刺了女儿的一下。

    然后她便回到了房中,却一直没有睡踏实;一会儿一醒不说,还总是做恶梦:总是隐约听到有人在说姐儿死了;每每都会吓出一身汗来。

    只要天亮之后打开了院门,那个时候姐儿便死得不能再死了;她在天快亮时坐立不安地,一时非常想让人去叫大夫来救救姐儿,一时又想到郑红袖被送到祠堂正法的解气——她左右摇摆拿不定主意,一直煎熬到红袖他们来。

    四少『奶』『奶』没有想到红袖他们来的这么早:再晚上一个时辰,姐儿便无救了;现在红袖他们来了,被他们发现姐儿的毒之后,有那个墨大夫解毒是极容易的——那么,她的计策又一次会落空!

    不过,同时她的心中莫名的一松:姐儿有救了。

    但是她倒底没有忍住,还是到了姐儿的房里去;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红袖她便忘了所有,只要要她郑红袖置于死地。

    现在,四少『奶』『奶』满心都是后悔,她看向床上的姐儿,忽然间心中一下子清楚明白起来:从来没有过的明白,伏在地上大哭起来;那是她的女儿啊,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当时就能下得去手。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