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六十二章 众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手机怎么查征信六王中王心水论坛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六十二章  众叛

    听完四少『奶』『奶』话后,三夫人也没有话说了:就是儿媳『妇』所为,她还能再为儿媳『妇』说什么话?

    沈四爷看着大哭的四少『奶』『奶』,心下的火气并没有消掉半分;他怎么也不可能原谅妻子这次的所为。

    看在她腹中孩子的份儿,沈四爷没有把她立时送到祠堂去受刑已经是不错了。

    “拖到柴房去!”沈四爷让人把四少『奶』『奶』拖了下去。

    三夫人虽然没有拦下儿子,不过她的眼睛转来转去好像在打什么主意;只是沈四爷根本没有注意到母亲的不同,他只是满心的怜爱的看向女儿。

    他在担心:如果将来有一天,女儿长大之后听说自己差一点被亲生母亲所杀,不知道女儿会如何想。

    红袖和沈妙歌出府了,他们在仙灵茶楼见到了阿元,细细的问了水珠婆家的事情,知道自己所料的事情没有错。

    他们让阿元盯紧了水珠婆家的人,一个人都不能放走:谋人的妻室已经极不对了,居然还敢谋人钱财,就是红袖都认为水珠那个男人十分的该死。

    红袖想到钱氏掌柜的:“他们不是傻子,比起他们主子来可是精明了十分不止,不可能会受人摆布的,水珠那个男人可不像是有这份能耐的人。”

    沈妙歌也皱起了眉『毛』:“说的就是啊,此事很让人费解。”

    红袖转了转眼珠:“不如,我们直接去问问钱氏掌柜的?”

    沈妙歌捏了捏她的脸:“你就不怕被钱氏掌柜的给打出铺子来?他们可是对我们没有半分好感呢。”

    红袖笑道:“我们不能去,四哥不是能去嘛。如此一来,说不定比我们原来商量的,还容易让四哥发现水珠那个男人呢。”

    沈妙歌捏着下巴想了一会儿:“也好。如果能让钱氏掌柜的发现那个男人的话,事情会更有趣儿的。”

    夫『妇』二人又商议了一番,正想回府时却看到了廉亲王。

    廉亲王看到红袖和沈妙歌,立时便握住沈妙歌的手,问他什么时候把孩子接回去;沈妙歌忍着笑:看来小祖宗们把廉亲王折磨的不轻。

    红袖和沈妙歌正在想法子,怎么能让沈四爷去寻钱氏掌柜们;最终,他们商量之后感觉,让沈四爷去寻钱氏掌柜,哪如让钱氏掌柜的来寻沈四爷呢?

    当下红袖和沈妙歌商量之后,让人打探了钱氏掌柜们近日的安排,又问过阿元水珠婆家之人的情形之后;他们先是把四少『奶』『奶』被软禁的事情通了一点儿给钱氏掌柜的,事情的原因却没有说清楚——如此一来,钱氏掌柜的势必要查一查四少『奶』『奶』被软禁之前发生的事情。

    那么,水珠婆家的人,自然也逃不过钱氏掌柜的眼睛去:巫蛊的事情,当然不会让他们知道;所以,钱氏掌柜等人,也很容易能把事情想左了。

    到他们查到水珠男人的头上,知道四少『奶』『奶』软禁同那个男人无关时,他们也会心里震惊的;而他们所掌管铺子、田庄的异常,他们也就会明白过来的。

    按计行事之后,进行的很顺利,钱氏掌柜的在这两天盯水珠家盯得很紧。

    听到阿元的话后,红袖和沈妙歌这才让人把四少『奶』『奶』毒害自己女儿的事情说了出去:不能让钱氏掌柜的以为沈府知道了四少『奶』『奶』的好事。

    如此,钱氏掌柜的才会去寻沈四爷:他们说不定会想除去那个男人,不过有阿元在他们不会得逞的。

    钱氏掌柜们好像已经确定了什么,一连两天没有人再去盯着水珠婆家了;红袖和沈妙歌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这天下午,沈妙歌回府刚刚坐下不久,来旺便来说钱大掌柜的来了:原本就在红袖和沈妙歌的意料之中,所以夫『妇』两个人并不感到奇怪。

    但是奇怪的事情是,钱大掌柜的要找的人并不是沈四爷,也不是他的主子四少『奶』『奶』;他要找的人是红袖和沈妙歌。

    夫『妇』两个人让人把钱大掌柜的请到了书房相见。

    钱大掌柜的眼睛通红,衣衫十分的不整;红袖和沈妙歌看到他这个样子,便猜想可能是出什么大事儿:不过四少『奶』『奶』的家业,他们夫妻可是不想沾惹半分——哪怕是帮忙也是不行的。

    因为你帮了四少『奶』『奶』,人家不领情不说,反而会倒打一耙说你要谋她的家业;红袖和沈妙歌既然根本不想吃鱼,自然也不想弄一身腥了。

    互相见过了礼之后,沈妙歌看钱大掌柜的并不说正事儿,便也说些闲话,想过一会儿就打发钱大掌柜的回去。

    钱大掌柜看到沈妙歌和红袖时,有一种要反身冲出去的想法;话,他怎么能说得出口?只是,话不说如何对得起老主子留下来的家业?

    他咬牙再咬牙,鼓足勇气之后对着红袖和沈妙歌就跪了下来:“小人今日是来求小侯爷和少夫人救命的。”

    红袖和沈妙歌对视一眼,心道是怕什么来什么啊;红袖想了想,使了个眼『色』给沈妙歌,让他先应对着,她转身出去打发韵香急急的去寻沈四爷过来。

    他家的事情,还是由他出面做主为好。

    沈妙歌起身亲自扶起了钱大掌柜的来:“钱大叔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可不是外人,姻亲啊,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钱大掌柜的跺脚,他就知道自家姑娘得罪了小侯爷,怕就怕现如今的沈府,根本不会管他们自家的事情了。

    “千不看万不看,还请小侯爷看在我们老主子的份儿,能保住我们老主子留下来的家业啊;”钱大掌柜的说到这里,眼圈就红了。

    想到老主子一辈辛苦才攒下这点东西,想到老主子一辈子的清名,临了却要被不肖的子孙玷污,他再也忍不住的老泪横流。

    “小侯爷,我们老主子一辈子也没有享过一天福,为国捐躯死在了战场上——就为这一点,小人恳请小侯爷不要坐视不顾。”

    他一面说一面取出了印信等物放在了桌子上:“这些东西,现在交给小侯爷保管;日后在我们姐儿长大之后,再交给她吧。”

    红袖和沈妙歌都没有接,这太烫手了些。

    原来静萱的祖父交托一切给沈府料理时,他已经是将死之身:而且是为国捐躯;现在,四少『奶』『奶』是待罪之身,虽然罪名极大但眼下她还活着——她们家的印信之物,红袖和沈妙歌如何能接下来。

    沈妙歌想了想摇头道:“在下不知道此事钱大叔为什么要如此做,但是一来没有得到四嫂的允许,二来也没有得到四哥的允可,在下不能接这些东西。”

    红袖咳了两声:“现在四嫂和四哥都在府中,如果钱大叔当真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如我把四嫂也请来如何?”

    钱大掌柜的脸上涨得紫红,连连摇头:“我们姑娘不、不必见了,我们姑爷……”他顿了顿长叹一声:“有了后娘就有后爷,再加上我们姐儿……,这些东西交到我们姑爷手上我们不放心。”

    红袖和沈妙歌谁也不好接这个话头,两个人只能继续装下去,假作听不懂。

    钱大掌柜的早已经料到,事情不会很容易办妥,一点儿也没有因为红袖和沈妙歌的不答应而有走人的意思,他反而是苦苦的哀求。

    沈四爷来到书房,看到钱大掌柜的时候多少也有些惊讶:“钱大叔你怎么在府中?铺子里出了什么事情吗?”

    他自从在沈府领了差事之后,极少过问妻子家的事情;但是静萱的铺子当真出了事情,他也不可能完全的不闻不问。

    钱大掌柜的没有想到红袖和沈妙歌会请沈四爷来,当下应付了两句,把桌上的东西收起来,对着红袖和沈妙歌行礼之后告辞了。

    他还会再来的,为了他老主子的一点子血脉,他只要活着就不能眼睁睁看着姑娘『乱』来、胡来!

    沈四爷很奇怪钱大掌柜的举止,而红袖和沈妙歌顺水推舟把事情说了出来,尤其是提点了四爷关于印信的事情。

    其实不用红袖和沈妙歌深说,沈四爷便感觉是出了大事儿:是什么样的事情,能让如此忠心的钱氏掌柜们生出异心来?

    女儿的事情虽然让钱氏掌柜们十二分的生气,但却不会让他们生出这样的心思,要把活着的静萱扔在一旁,只认姐儿为主啊。

    听到他的话,红袖和沈妙歌只是摇头叹气,也道此事很奇怪,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太难以让人相信了。

    沈四爷坐不住了,他站起告辞出府:他要查一查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红袖和沈妙歌暗中有意的引导下,沈四爷不出两天便注意到了水珠的婆家;接来的事情便简单了许多,不过几天沈四爷便黑着一张脸回来,却谁也没有见,一个人关到书房里吃酒吃了一天两夜。

    哪个也问不出一个字来,哪个人的话他也不听,除了吃酒就是吃酒。最终还是沈妙歌进到房里,把他拖到了虎儿和姐儿面前:沈四爷抱着两个孩子落泪了。

    他当真没有想到,妻子腹中的孩子十有**不可能是自己的;因为他这段时间只在她的房里宿过一夜——算算日子,那个时候说不定她已经知道自己有了孩子。

    为了孩子,他才容她在府中多呆两日,不想那个孩子却不是他的;沈四爷何止是生气着恼,他想不到自己当初因贪心娶了静萱会得到这样的报应;现在,他想死的心都有了:还有什么脸见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