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第六十三章 静萱的最后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票自动售卖机香港苹果手机官网首页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第六十三章  静萱的最后

    红袖和沈妙歌知道沈四爷现在很难过,只是就算他们肯原谅四少『奶』『奶』,她和水珠的男人这样不清不楚的,他们如果不设法让四爷知道,实在是害他不是在帮他。

    痛,是一定的,只要能挺过去就好。

    红袖和沈妙歌担心的是沈四爷受此打击一蹶不振,每天沈妙歌都和沈四爷在一起说阵子话,有意在他面前多提提孩子和三老爷夫妻;不过沈妙歌一直假作什么也不知道。

    沈四爷当然还是想开了,原本他对四少『奶』『奶』就没有多少感情了,现如今更是一丝也没有;只是要处置四少『奶』『奶』,还要过三老爷和三夫人那一关。

    他正在想如何开口比较好:如果让父母知道他们盼星星盼月亮的孩子,并不是他们沈府的骨血,不知道父母能不能受得了。

    可是,四少『奶』『奶』他是一天也不能容在她在府中了。

    红袖看到沈四爷的精神恢复的差不多了,便知道他就要和三夫人等人坦白讲了:孩子在父母跟前,很多事情还是能讲出来的;虽然沈四爷不愿意说出来,但是他不说四少『奶』『奶』便赶不出沈府。

    三夫人听到这样的消息,会是什么样的神情?她可是一向极维护这个儿媳『妇』的;红袖想到这里,挠了挠头:怕是打击不小吧。

    打击当然是不小,三夫人听到这话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那孩子怎么可能不是儿子的?不可能,绝不可能!

    儿媳『妇』肚子里的可不是孩子,那是打开金山银山的钥匙啊;三夫人连连摇头,如同疯了一样的反复说着不可能。

    三老爷的脸『色』铁青,他明白前些日子儿子为什么会那个样子,轻轻的一掌按在沈四爷的肩上:“苦了你,是父亲一时糊涂为你结下这门亲事,实在是对不起你。”

    沈四爷摇头:“与父母无关,是她自己行差踏错了。”

    三夫人却拉起了沈四爷来:“你说,是不是五哥儿两口子给你的说?我一直给你说,不让你和那个五哥儿在一起,你实心的人被他骗了也绝不知道——看看,眼下还不是把你骗得东西不分?你……”

    三老爷“噌”一下子立了起来,一把抓住三夫人的头发,一用力便把她甩到了床上去:“你给我住口!你心中还有儿子嘛,你想过儿子受得是什么嘛?你、你……,你要把我活活气死,把儿子活活『逼』死吗?”

    三夫人摔得倒并不疼,不过三老爷从来没有如此和她动过手,她愣了愣才起身:“我哪里气你了,你们父子都被五哥儿那两口给『迷』了心窍!我们深宅大户的人家,哪里会出那样的事情;人家把屎盆子扣过来,你们父子居然就笑着把头顶过去……”

    三老爷气得抬起脚来踢了过去,只是没有踢到三夫人,踢到了床上一下子坐倒在地上:事情就是这么巧,他这一摔居然把自己摔伤了!

    他的痛呼终于让三夫人闭上了嘴巴,沈四爷过去急得抱起父亲放在床上,对三夫人吼道:“不是五弟说的,是我、是你儿子我亲自查出来的——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他人来告诉儿子,儿子还有脸活在世上嘛!”

    他也不理会呆立在那里三夫人,转身出去喊人叫大夫来:虽然母亲贪财,他也没有料到母亲贪财到如此地步。

    三夫人看到丈夫受伤了,又被儿子吼了一通,想到前些日子四少『奶』『奶』常常出府去上香,心下也明白了过来。

    为了那么一个『妇』人,她把儿子的一辈子误了不算,还让丈夫受了伤!

    “老爷啊,我、我不是没有听到儿子说是自己知道的嘛,我……”三夫人怯怯的看向三老爷,喃喃的解释着。

    三老爷又痛又恼:“你闭嘴!在你眼中,银子比儿子亲多了。你比那『妇』人也强不到哪里去,自然看她什么都是顺眼的。”

    “儿子什么听人家,这样的事情也会听人家的?”三老爷别过了头去,不想看到妻子的那副嘴脸。

    三夫人悲呼一声,扑倒在床前道:“我这不是明白了嘛,我哪里想到……”

    “母亲,你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她早已经打算把所有家业给旁人吧?”沈四爷转身进屋之后,看着三夫人淡淡的道:“如果不是钱氏掌柜的早早有所查觉,现在她所有的家业已经是旁人的了。”

    三夫人当真是愣了,完全的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对儿媳『妇』的迁就,比不上她刚刚相好几个月的男人!

    “那些东西呢,现在在哪里?她不守『妇』道,她的家业都应该是我们的了,我要去找她……”

    沈四爷看到母亲这样,心下的厌恶感虽然明知道不应该有,但还是涌了上来:“母亲,那些家业现在已经全由大伯掌理了——是钱氏掌柜们的请求,请祖父看在他们老主子的份儿,等着姐儿长大成人之后交给姐儿。”

    听到四少『奶』『奶』的家业又重新回到了长房的手中,三夫人再也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她这么多年来所谋、所受的儿媳『妇』的气算什么?

    三老爷看到妻子如此,立时喝人要把她扶回房去。

    三夫人这才当真明白过来,立时扑到床前拉着三老爷的衣服,辩白自己。

    但是她的那一口血比什么话都明白,三老爷是打定主意不理会她,三夫人哭闹到大夫来时,被沈四爷硬拖走了:沈四爷也对母亲有了十二分的不满,只是碍于孝道,他不能说出什么来罢了。

    三老爷的胯骨受了伤,要在床上养几个月才成;听到大夫的话,疼得心头火大的三老爷,几乎也要和儿子一样喊出休妻来。

    虽然他没有把三夫人休了,却再也不理会妻子,整日在姨娘那里;而三夫人原本有儿子撑腰的人,现在她对沈四爷的哭诉也不起作用了。

    沈四爷很能明白父亲的心思:母亲,实在是太让人伤心了;银子,就那么好?

    想到妻子对女儿的狠心来,沈四爷对三夫人的感情越发的淡了;三夫人临到老来,却失了丈夫和儿子双重的心,独孤终老时才知道银子够花用就好,最重要是能一家人欢欢乐乐的在一起。

    三老爷倒是明白了过来,时常劝儿子多和沈妙歌走动,他也时常到沈侯爷书房和大哥说说话:他现在虽然不能帮上什么大忙,但是一些琐事还是可以的。

    沈四爷得了父亲的允许,出去改了装扮偷偷买了一副坠胎的『药』回来:四少『奶』『奶』和人偷情的事情,他只能对父亲讲,如何能对大伯讲?

    论罪,四少『奶』『奶』是应该浸猪笼的,只是沈四爷自己丢不起这个人,所以他不打算把四少『奶』『奶』弄到祠堂里去。

    沈妙歌一直在注意着沈四爷,知道他买了打胎的『药』之后,便回来对红袖说了;然后他便把墨神医叫来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番。

    红袖听到之后道:“算了吧,论她所犯的错,死罪是难逃的。”

    沈妙歌冷冷一笑:“就是因为害人的到最后不过一死,还能死得痛快,才会让人失了良心;好人受罪不是应该的,我沈妙歌的妻子也不是能随便被人害的。”

    他对静萱最后一分感情,都被静萱最后的偷情给毁掉了:静萱不再是他的发小,只是要害他妻儿的仇人。

    墨神医听完红袖和沈妙歌的话后,眼睛贼亮贼亮的飞快的回去了,不过一个多时辰便回来,交给了沈妙歌一瓶『药』:“咳,『药』配得多了些,五爷你收好吧;万一日后廉亲王爷有用处时,你还能大大的敲他一笔竹杠。”

    沈妙歌深以为然的点头,看得红袖等人都大摇其头;红袖后来问映草儿:“我们家的墨神医,什么时候变得那么……”

    映草儿头也不抬:“他太老实了,还要再教育才行。”就这一句话,众人都认明白了她的小魔女本质——墨神医都如此了还能算是太老实了?

    老实人都这样的话,当真是不让人活了。

    沈妙歌让灵禾把『药』丸化成了『药』汤,然后在一个很合适的时机去探他四哥,便把原来的坠胎『药』换了过来。

    沈四爷根本不想见四少『奶』『奶』,但是他不去送『药』也不能让其他人去送啊:不能让仆从们知道内中详情,只能由他亲自端给了四少『奶』『奶』。

    四少『奶』『奶』看到那『药』时,心头便有不好的预感:“我很好,不需要吃『药』。”

    沈四爷冷冷的盯着她:“这『药』,你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只这一句话,四少『奶』『奶』便全身发冷;她仔细的看了看沈四爷,心里猜想着他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那件事情。

    如果知道了,那她不止是身败名裂,立时就会被处死。

    看到四少『奶』『奶』就是不吃『药』,沈四爷也没有多少耐心了,上前揪住四少『奶』『奶』的头发,把『药』要硬给她灌下去。

    四少『奶』『奶』虽然挣扎着泼散了不少的『药』,却也被灌下去了不少;她看到了沈四爷眼中的绝情,忍不住出手扯住了沈四爷的衣袍哭起来。

    “是什么『药』?”四少『奶』『奶』咳个不停,她很有些害怕。

    “什么『药』?”沈四爷看了她的肚子一眼:“你最应该吃的『药』。”

    四少『奶』『奶』还是不太明白,虽然她猜想到了,只是却不愿意也不敢相信;如果四爷当真知道了,现在她应该死了,怎么可能只是灌自己一碗『药』?

    “饶了我吧,爷;你生气打我、骂我都行,只要饶了我,我以后一定事事都听你的;”她还有一丝希望,只要沈四爷能放她出去,她立时便要出府和那人远走高飞。

    沈四爷一脚踢开了她:“打你?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四少『奶』『奶』没有想到听到这么一句话,看着那绝然而去的背影,她的心底是一片冰凉:看来他是知道了什么。

    死亡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四少『奶』『奶』抱着自己缩成了一团:为什么,那人还没有来救自己?

    她早已经把自己的印信偷偷放在她买的一处宅子里:在府里放着她哪里能放心三房的人?她告诉了他藏东西的地方,让他带着印信去找钱大掌柜的等人,取出银子雇一些高手来救自己,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

    命在旦夕之间时,她分外的敏感起来,一时想那人是不是变心取了她在银庄中的金银独自走掉了,一时又想那人会不会出了意外——她的心神根本安宁不下来。

    忽然肚子里传来一阵疼痛,让她疼得忍不住叫了出来,也就放下她心中的所想,抱着肚子在床上滚了起来。

    门外无人应声,也无人来看她。

    四少『奶』『奶』终于滚落在地上,一头一身都是汗:她现在终于确定了,沈四爷一定是知道了她和那人的事情,所以才会灌她打胎的『药』物。

    她的惨呼终于唤来了人,婆子一看她下身有血迹便吓了一跳,立时把她弄到了床上,然后转身跑到前面去送信。

    三夫人等人一直在等到消息,听到四少『奶』『奶』小产了,沈四爷只是让灵禾过去看看;最后的结论是四少『奶』『奶』不小心摔下床来,所以才小产的。

    三房的人在“心疼”孩子没有了之后,便也没有再维护四少『奶』『奶』,而是把她交给了沈太夫人处置:她在前面可是差一点杀了她自己的女儿。

    四少『奶』『奶』疼了足足一个晚上,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全身上下依然在疼,并且是越来越痛;不要有人扶她了,就是有片叶子落到她的身上,她也感觉像被割裂身子一样的疼。

    红袖看到四少『奶』『奶』的样子,心下起疑:这可不是她和沈妙歌想要的『药』——虽然他们夫妻想让四少『奶』『奶』多吃些苦头,但却并没有想过要如此折磨人。

    事后,红袖问墨神医时,墨神医淡淡的道:“自己儿女都起心要杀害的人,不让好尝一尝什么叫疼痛,下一辈子她再做母亲时,一样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个好母亲。”

    四少『奶』『奶』全身都好好的,就是脉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她却一直呼痛只让太夫人等人认为她是装出来的,不但没有人怜悯她反而更厌烦她了——如果不是她装模作样的时候太多,也不会被人所误会了。

    在如此的疼痛之下,四少『奶』『奶』当然也就没有嘴硬那回事儿了;问什么答什么,对于害姐儿的事情,她是一点没有隐瞒都说了出来。

    沈太夫人也不有容情,她被送到了沈家的宗祠里,跪了三天之后被绞死了。

    在绞死之前,她非要见沈四爷,大家以为她是念夫妻之情,便答应了她;不想她见到沈四爷,没有问姐儿一个字,也没有忏悔,只是问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沈四爷盯着她:“他在取到了你的印信之后,就取出你所有的金银,在变卖铺子的时候被钱氏掌柜们发觉才没有得逞;不然,现在他早已经和翠红楼的红牌姑娘在千里之外了。”

    静萱听到这一句话,连吐三口鲜血晕了过去:她是痛的,一种比墨神医的『药』丸还要让人痛上十倍百倍的疼痛,让她吐了血。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