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六十九章 热闹的说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地下六85期资料香港马会开奖资料2017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六十九章 热闹的说亲

    二夫人和沈夫人出了沈老祖的院子,说着闲话上了车子。

    沈夫人并不提刚刚的关于沈五爷的亲事,只是说些闲话儿;她要看二夫人倒底是不是当真存了心思,要把表妹嫁给沈五老爷。

    当然,有这个心思并不能说明说什么;但是如果动了这心思之后,事事处处想着周全二字的话,便多少能说证明二夫人的心思并不单纯了。

    只是为了给五老爷说个亲事,成与不成那是沈老祖和沈五老爷的事情,说亲的人不会紧张和太过在意;就是因为二夫人有些太过着紧此事,才让沈夫人认为她可能有些别的心思。

    二夫人和沈夫人说笑了半晌之后,提起了希兰来:“说起希兰夫人呢,我也听人说过,人品是没有问题的;要说呢,我还挺佩服她的,换是其它的女子遇上那么一个婆家,也只有吃亏的份儿了;最可气的是,还让那婆家赚一份彩礼银子,这和卖了希兰夫人也没有什么分别。”

    沈夫人听到二夫人的话,心下微微有些奇怪:她怎么又说起了希兰的好话来,刚刚她可是极不想让希兰和沈五老爷能扯上关系的。

    “唉,说起来那也只是个苦命的女子罢了,还背上一个悍『妇』的名声,实在是世人太过苛刻于女子了。”沈夫人叹了一口气,看向二夫人听她接着说下去。

    不管二夫人说什么,她是不会主动提及希兰和沈五老爷的事情。

    二夫人也跟着叹了一口气:“谁说不是呢。不过她悍『妇』的名声也不是作假的,换成是你和我,敢像她一样?”

    看了一眼沈夫人的神『色』,她继续说了下去:“如果做个朋友倒也无妨,我一想到和这位夫人做妯娌,日日在一处便心里有些发怵。”

    沈夫人没有想到她会说了这些话来,轻轻的咦了一声儿:“弟妹此话是什么意思?”

    “我们妯娌天天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现在的妯娌中虽然脾『性』各不相同,但是却没有争强好胜,事事争先的人;说句不太中听的话,嫂嫂,一大家子在一处过日子,免不了盆碰碗、碗碰了盆的,眼下我们妯娌和和气气的,是因为脾『性』都软一些,凡事能让一步。”

    沈夫人轻轻的点了点头:“说起来,平日里多亏了你们这些弟妹相帮,我们妯娌间一向是和气的。”仿佛是一点儿也没有听出来二夫人的暗示。

    二夫人每每听到沈夫人接得话都是不着边际的,也没有法子;谁让长房的这一位一直就是这样的棉花『性』子呢?她只能继续说下去:“可是刚刚听到那位希兰夫人有机会做我们的妯娌,吓得我出了一头的汗。”

    “她那样的『性』子,哪里肯吃得下亏?一次两次可能也就罢了,时间长了谁能说得准呢?我又是一个心拙口笨不会为人做事的,有嫂嫂提点、弟妹们宽容,这些年我们才能和和气气的;希兰夫人进了我们沈府,我万一无心说错、做错了什么事情……”

    二夫人的脸『色』发白:“我可真是不敢想啊。”

    沈夫人心中一动,笑着抚了抚二夫人的手:“只不过是我们闲谈罢了,亲事成与不成不但要看我们五弟的意思,也要看人家希兰夫人和六安县主是不是愿意啊?你啊,莫要杞人忧天想得太多了。”

    正好车子到了地方,沈夫人笑着拉起了二夫人来:“走吧,先去处置府中的琐事儿;一会儿,你就忘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如果说二夫人怕希兰夫人的话也是情有可原的:希兰夫人那脾『性』,还真是没有几个人惹得起;说不定沈老祖和沈太夫人也有这个意思。

    沈夫人因此对二夫人去了四五分的疑心,不过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二夫人和沈夫人一起把府中一些的琐碎事情理宛,又一起吃了杯茶;正好大厨房来支银子,说是明天要给后天的宴席备一些东西,都在后天备怕太忙『乱』了。

    沈夫人把领取银子的对牌给了大厨房的管事,叮嘱她们一定要小心在意,莫要到时丢了沈府的脸面。

    二夫人一直在一旁听着,不过却并没有过问此事:她一向就不是个多话的人;又说了一阵子闲话后,她便起身回去了。

    沈夫人晚饭时分打发人给红袖和沈妙歌送了两个菜过去,顺便写了个条子给红袖二人,把二夫人要给沈五老爷提亲的事情说了。

    红袖和沈妙歌看到条子之后,异口同声的道:“二婶娘要做月下老人不成?”前面她便有意要撮合沈四爷和她侄女,只是还没有设家宴罢了,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现在,她居然又想沈五老爷说亲,也是她的亲戚。

    红袖把条子交给韵香烧掉了,然后淡淡一笑:“二婶娘什么时候多出来这么多的亲眷?原本可没有听她提及,也走动的不多呢。”

    沈妙歌偏了偏头:“这个不算疑心,二婶娘一直不是个多事的人,就算是她和娘家的亲戚走动,也不会惊扰到府中的人。”

    红袖看了他一眼:“再怎么不惊扰,亲戚过了门总要给老祖宗和太夫人请个安吧?这可是礼节呢。”

    沈妙歌笑道:“她并不喜亲戚常来府中走动,说是太烦扰老祖宗了;所以只有逢年过节,她娘家的亲戚才会来走动一番。”

    红袖点了点头:“二婶娘不是一个多事的人,居然眼下如此热心的做媒呢。”

    沈妙歌给红袖布了一道菜:“袖儿,用饭。你这一次说得对,二婶娘理应不会如此多事,她虽然也是个热心的;一直以来待我们可算是不错。”

    红袖想到刚嫁到沈府来时,沈府上下连六夫人也算在内,统共只有这么一个二夫人待她很好;她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她也真得不想把二夫人想得太坏。

    当日的二夫人待红袖虽然说不上是恩情来,但至少让红袖在沈府感觉没有那么的孤单;所以她没有忘记过二夫人的好。

    “好吧,做媒人是吧?那我们就看下去,让逸尘看得紧一些也就是了;只凭眼下的,我们也能不断定二婶娘什么,更不能说二婶娘是怀了坏心眼的。”沈妙歌叹了一口气:“不过,每次五叔父一议亲,府中各位婶娘们总是很热心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红袖一听便明白了,她想了想道:“夫人能有所疑心,我们便不能大意了。”

    沈妙歌看了红袖一眼:“你也等我说完,往日二婶娘虽然也过亲,但却从来没有像今年一样做第一个出头的人。”

    “嗯,现在府中三婶娘没有心思理会五叔父的事情,六婶娘也不会掺和这些——她掺和的话也只有好心无坏心,七婶娘嘛,现在还不知道。”沈妙歌数了数之后道:“比起原来,也没有那么多的人盯着五叔父了。”

    红袖忽然笑了起来:“会不会就是婶娘们把五叔父吓到了?”她想到一府的沈夫人们给沈五老爷说亲,便感觉那样的盛况对于当事人来说,可能是极为可怕的吧?

    而且以着沈五老爷的精明,不会猜不透各位嫂嫂、弟妹的“好意”是什么吧?所以,沈五老爷长情之外,也同这个多少有些关系。

    沈妙歌被红袖的话呛到了,连咳了好一阵子才道:“袖儿,我今天可没有得罪你,你可不能如此害我。”

    红袖大笑点头,夫妻二人用饭不再提沈五老爷的亲事;不过他们已经把此事放到了心中。

    而就如沈妙歌所说的那样,到了第二日下午,沈七夫人也到沈老祖和沈太夫人那里给沈五老爷提了一门亲,也是她家的亲戚;据说也是品貌端正,并且会术算的。沈老祖和沈太夫人也答应了要看看七夫人的这位堂妹。

    红袖和沈妙歌听到此事之后一叹:换成他们是沈五老爷,他们也要逃得远远的。

    沈五老爷唉声叹气的进来了,看到红袖和沈妙歌道:“你们说说看,叔父我现在要怎么办才好?”

    沈妙歌忍笑扶了五老爷坐下:“这有什么不好办的?应该见的就见,见见又不会让叔父少了一块肉。”

    沈五老爷重重拍了拍沈妙歌的头:“你小子居然还看你五叔父的笑话!真是白疼了你,你给我闪一边儿去,我要给侄媳『妇』说话。”

    红袖听到之后,微微一笑:“我们两个也正要去寻五叔父呢,因为我们担心明天希兰夫人来了府中,会有些不愉快。”

    说完,她目不转睛看向了沈五老爷。

    沈五老爷的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袖儿,你这话是——”

    红袖便把二夫人的话学了一遍舌,只是没有说是二夫人所说,模糊的说是府中人的意思:如此便等于说是沈府众夫人的意思了。

    沈五老爷一听便急了,他脸红脖子粗的一拍桌子:“『妇』人之见、『妇』人之见!完全就是『妇』人之见!希兰夫人当年也是被人所害,如果可能话,有哪个女子愿背着一个悍『妇』的骂名儿过日子,她也不过是个苦命的人,怎么能如此看待她;再说,再说我和她也只是有些误会纠葛,并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