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七十章 二夫人的歉意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总站线路优德国际棋牌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七十章   二夫人的歉意

    红袖和沈妙歌不语,只是看着沈五老爷微笑;现在他们夫妻可是十成十的可以认定,希兰和沈五老爷之间,绝对不只是误会纠葛。

    沈五老爷说着说着,不经意间看到小夫妻的笑意,一下子住口不说了,脸上一片通红;以他的精明,当然立时反应过来中了红袖的小小圈套中。

    沈妙歌看到五叔父不说话了,漫声道:“原来希兰夫人是个苦命的人啊,那可真要寻个知冷知热的人好好的照顾她才好啊,你说是不是,袖儿?”

    红袖微笑点头,却没有开口说话。

    沈五老爷瞪了红袖一眼:“连你也被五小子带坏了,连叔父也敢、也敢……”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他也不好意思说出来。

    红袖只是轻轻的道:“五叔父,我们只是担心您;您一个人这样过下去总不是法子,就算您感觉没有什么,我们这些做小辈们的也不放心啊;”她顿了顿笑道:“我们两个人呢,不想只有一个叔父疼爱,还想再多一个婶娘疼爱。”

    沈五老爷张了张嘴,最终长长的一叹摇了摇头:“我知道你们的心思,只是——;”他再次摇头:“不说了,说了你们也不懂;只是眼下二嫂和七弟妹提得亲事,总要想个法子推掉;我一把年纪的人了,娶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像什么话!”

    沈妙歌刚想开口,却被红袖拦下了。

    不是他们不懂,而是沈五老爷自己也正在糊涂中;有些事情,顺其自然要更好一些,红袖这让没有沈妙歌再开口劝沈五老爷。

    红袖笑道:“五叔父,还是那一句话,让见你就见一见;见完之后,叔父不同意谁还能强要您娶人家不成?”

    沈五老爷连连摇头:“怕就是怕见了之后便推脱不掉了。”

    红袖淡淡一笑:“有什么推脱不掉的,叔父想得太复杂了;只要叔父往简单里想、往简单里做就成。”

    沈五老爷看了一眼红袖,低下头想了一会儿笑了:“我这个『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倒不如侄媳『妇』了。”他一直想不明白,是因为他的心已经『乱』了。

    不然,他现在起身就走,一去经年谁还能把他绑回来不成?但是这一次五老爷硬是没有想起要走来。

    正说着话,帘子挑开:“五哥也在?”六夫人笑眯眯的:“正好,那我去老祖宗那里之前,和五哥说一声儿也好。”

    红袖和沈妙歌起身给六夫人见礼:“婶娘这个时候怎么过来?”

    沈五老爷却脸『色』微变:“我的好弟妹,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为难你五哥了。”

    六夫人笑道:“我哪有为难五难,和大家伙的意思一样,我只是关心五哥罢了;”她转头看向红袖:“就是来和你们商量你们五叔父的亲事,不想你们五叔父就在这里,倒也省得我再跑来跑去了。”

    沈五老爷叫苦不迭:“六弟妹,你就饶了五哥,五哥已经很烦恼了。”

    红袖让了六夫人坐下,回头笑道:“五叔父,六婶娘如果要为难叔父,便会直接去了老祖宗那里。”

    沈五老爷立时明白过来,老脸上又闪过一点红晕:这两天自己这是怎么了?

    六夫人看了一眼五老爷,然后和红袖打了一眼『色』,握了握拳头并轻轻的挥了挥:“怎么样?有戏没有?”她是问希兰和五老爷的事情。

    红袖轻轻点头微笑:“有几分。不过六婶娘要给五叔父提得什么亲事,是您哪一位亲戚。”

    六夫人笑道:“我家可没有那么多的未嫁同辈儿的亲戚,所以要提得只是京中的一个人家,和她姐姐我们有些来往罢了。”

    红袖闻言深深看了一眼六夫人:她并不是喜欢和贵夫人一起耍的人,闺蜜有几个人也都是红袖认识的,并不曾听说有哪一个有妹妹的;如果只是一般相识,六夫人这亲事提得可是很没有诚意。

    六夫人的意思八成是为了同光和尘:往年妯娌们都给五老爷提亲,今年老二和老七都提了,她如果不提反倒显得好像不关心五老爷一样,也让妯娌们认为她在假清高。

    红袖轻轻一叹:“婶娘这亲事儿,还真是可有可无的很。”

    六夫人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五老爷:“我听你们提过那个希兰夫人之后,哪里还会想给五哥找麻烦?只是嘛,唉,大家子里的日子就是这么回事儿。”

    沈五老爷拱了拱手:“说起来倒是因我给六弟妹添麻烦了。”

    六夫人连连摆手:“五哥这是说什么话呢?我原本倒是动心要好好寻一个好姑娘的,只是还没有寻到,五哥便回府了。”她没有再往下说话,反而转了话题:“我还是要在老祖宗面前说一声的,五哥多担待吧。”

    沈五老爷苦笑着点了点头:“不过,你不会也要请人家姑娘来府中走动吧?”

    六夫人赶紧摇头:“人家虽然不是大家子,但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家,哪里会让未出阁的姑娘胡『乱』出来走动?五哥放心就是,只要你一句话,我这里也就是提一提便完的事情。”

    沈五老爷点头之后,起身告辞:“你们聊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忙,便先去了。”

    众人送走了五老爷回来,六夫人摇着帕子扇风:“这天儿,居然当真热了起来,就好像是老天爷也来凑五哥的热闹。”

    红袖和沈妙歌大笑,不过六夫人对于二夫人和七夫人各自要请自家的妹妹前来,有着十二分的鄙夷,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打听了一番希兰的为人之后,六夫人抚掌道:“我倒真想见见这位奇女子,如果能同她相识做妯娌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

    红袖想起了二夫人对沈夫人所说的话,笑了起来:并不是人人都像二夫人想的一样,她没有算对沈府各房人的心思。

    到了快晚饭的时候,红袖和沈妙歌却听到了一个让他们夫妻有些不敢相信的消息:明天,二夫人的表妹和母亲会过府来访。

    来传话的潇儿道:“老祖宗让我过来告诉您一声,让您把明天的席面多准备两桌儿。”

    红袖点头应了下来,和潇儿说了两句闲话后,便打发她回去沈老祖那里了。

    红袖苦笑摊手道:“明儿不会七夫人的堂妹也来吧?这算是什么事儿,真不知道二婶娘想做什么!”

    虽然对二夫人越来越有些不满,越来越有疑心,不过红袖总还是有一点希望,是自己和沈妙歌想错了,冤了二夫人。

    沈妙歌闻言抚掌:“说的好!既然已经来了两家,不妨就都来的好!”他心中动了恼怒,立时打发韵香给沈夫人去送信。

    他要让母亲开口,让沈老祖或是沈太夫人请七夫人的堂妹明天一起过来。

    希兰夫人明天要来,虽然没有说是为了沈五老爷而来,但是她的意思众人都是明白的;在这个时候,二夫人却硬把她的表妹也邀了来,这算什么?

    给希兰夫人脸子看?希兰夫人如果误会是沈府的意思,依着她的『性』子绝不会再纠缠沈五老爷了。

    拦下二夫人已经是不可能,而不让希兰来也不可能;倒不如就把所有要给沈五老爷相亲的人都邀了来,让希兰以为这是一个特别意义的宴请,而不是会认为那个二夫人的表妹就是沈五老爷内定的妻室,要好得多。

    当然,这也不是非常好的主意。

    沈妙歌『揉』了『揉』头,看向红袖:“给五叔父送个信儿吧,我们不好同希兰夫人说什么;如果五叔父明天能待希兰夫人好一些,也算是一种认可吧。”

    红袖轻轻点头,打发了赵氏去给沈五老爷说话;然后想了想道:“让大姐儿去给希兰夫人说好了——小孩子家童言无忌,说对说错我们大人到时都好圆的。”

    沈妙歌想了想道:“也好,能说破是最好的。”

    红袖忽然扳着指头笑了:“其实不说破也没有什么不好,正好看看希兰夫人对我们五叔父有多深的感情;五叔父的心,可不是一般女子能够进驻的。”

    沈妙歌笑着嗔红袖胡闹,然后夫妻二人又细细的议了一番二夫人的用心,不过对沈五老爷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担心:因为沈五老爷已经对希兰夫人动心了,而这一点二夫人是没有算计到的吧?

    沈夫人到了晚饭后送来了消息,沈太夫人已经打发人具贴子请七夫人的堂妹母女,明天一起来府中玩耍;并且还让六夫人请她好友的妹妹也一起来——只是六夫人推掉了。

    红袖重新安排了席面,又换了宴请的地方,让人重新布置:仆『妇』们忙到了大半夜,自然是对二夫人有些怨言的。

    二夫人却在晚上过来了,她来的时候时辰已经不早了;因为红袖要安排很多的事情,所以她和丫头们都在忙,并没有睡下。

    二夫人来只是专程来道歉的:她并不知道明天是希兰夫人来访的日子,原本打发人问了她表妹母女说是明天有空儿;她认为希兰夫人刚来京中不可能如此早的过府造访,便应了下来云云。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