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一百三十三章 留下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pk10时时彩人工计划精准版2018的生肖号码表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一百三十三章  留下

    沈罗氏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沈太夫人打断了她的话。

    沈太夫人自进来之后,并没有怎么说话,这是她第一次开口:“孩子我们自然会照顾好,你放心就好。

    沈罗氏再想开口时,却听沈二老爷道:“就是就是,我一定会视如己出,你放心就是。”他在表明自己的立场,他是要把孩子放在沈家的。

    沈罗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她如何能舍得下孩子,那可是她的命根子啊。等她再醒过来时,却是躺在床上;她坐起来看了看,屋里并没有一个人;想到被夺走的儿子,她立时『摸』索着穿鞋,要去寻沈家的人理论,把孩子要回来。

    外面的人听到屋里有动静,挑开帘子看了一眼之后,并没有理会她就缩回了头去;然后便有脚步声响起;等到沈罗氏穿好鞋袜的时候,二夫人扶着小丫头的手进来了。

    她径直在椅子上坐下:“唉,这事儿闹得,真是——?”

    沈罗氏扑通一声跪倒在二夫人面前:“夫人,求求你,你把孩子给我,我和孩子立刻便出府,这一辈再也不会进沈府了。”

    二夫人低垂着的眼皮看着伏在脚下的沈罗氏,半晌没有言语;她对于沈老祖的安排,也是极为不满:那个孩子,不过是庶子,居然就养到了她身边,这是什么意思?意思当然很明显,是防着自己呗。

    “起来吧,老祖宗说得话我哪里敢驳半个字?此事,你就不要再提了;”二夫人终于开口:“眼下,你怎么办呢,倒真是个事儿。”

    沈罗氏听到这里心中一惊:难道要赶她走?可是她的孩子还在沈家,她不能走;只要一离开沈府,她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再踏进沈家,想要见孩子一面怕也没有那么容易。想到沈二老爷的样子,她不能相信他的话——他会带孩子去见自己?他能做得了沈太君的主吗?

    “夫人,孩子的事情奴不敢强求夫人,只求夫人一件事。”沈罗氏伏在地上嘭嘭叩头。

    “什么事儿,说吧;”二夫人的声音带着几分同情:“唉,我也知道母子分离是极让人伤心的事情,只是我也无能为力;现在但凡是我能帮一把的,自然不会坐视。”

    沈罗氏叩头谢了二夫人:“求夫人留下我在府中,我不能离开孩子,求夫人了!”说完就不停的叩头,叩一个头就求一句。

    二夫人把头抬了起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你真想留在府中?”

    “孩子在哪里,奴就要留在哪里,求夫人成全。”沈罗氏泣不成声;就算是不能天天见到孩子,但至少能知道孩子如何吧,哪怕是远远的看上一眼也成啊。

    “但是,老祖宗给了你庄子让你出府的,你要留个一两日我也做得主,只是时日长了怕不行——无名无份的,你怎么能够久居沈家?现如今就算我想抬举你做姨娘也是不可能的了。”二夫人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沈罗氏听了之后一愣便叫道:“我不要庄子,夫人,我只要留在府中;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求夫人了,不要赶我出去。”

    二夫人沉『吟』了很久之后才轻轻的道:“好吧,看你也实在是可怜;只是你要听清楚了,你要留下来,便不能出我这个院子,不然被人看到了逐出府去,我到时也救你不得——连我都是有不是的。”

    沈罗氏听到耳中一时间愣了,不能出去哪里能见到孩子?转念一想,如果出了沈家,更不可能见到孩子:怎么着在府中看到二老爷的时候能多一些,求求他抱来孩子看上一两眼,比在外面要容易多了吧?

    “奴家记下了;”沈罗氏低低的应了一声儿。

    “你是老爷的人,让你做个仆『妇』是不成的,可是把你抬举成姨娘也不成;要不,就先把你放到老爷的房里伺候着吧,看看日后有没有机会能给你个名份吧。”

    听完二夫人的这番话,沈罗氏放下了一半儿的心思,倒是她自己看错了夫人;这个时候还能把她看成老爷的人,并没有让她为奴为仆实在是好人。

    二夫人让她起来:“你就先担个老爷身边侍伺人的差事儿,对院子里的人也好说;快起来梳洗一下吧,一会儿老爷来了,你还要好好的求恳一番;这事儿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就能做主的,真拿主意的人还是老爷。”

    沈罗氏还没有答应,就听外面有丫头道:“五爷和五少『奶』『奶』来了。”

    二夫人一听在心中哼了一声儿,吩咐沈罗氏去梳洗换衣服,以后也不要再称什么奴家,只能称奴婢了,还说让她莫要心里难过。

    沈罗氏千恩万谢的送走了二夫人,她左右看了看并无梳洗的东西,只能出来问丫头们;丫头指给了她梳洗的地方:“只是没有热水,你要用就去烧一些吧。”

    沈罗氏想了想还是用冷水洗了一下,现在她还是少惹人厌的好。就在她梳洗的时候,红袖和沈妙歌已经和二夫人见过礼坐了下来。

    “今儿怎么想起来我这里?不许走了,今天就在我这里用饭;”二夫人笑眯眯的道:“怎么也不知道带大姐儿一起来,我可是惯想她的。”

    红袖看了看二夫人的神『色』:“婶娘就是不留饭,我们原也是打算赖着不走的。”他们夫妻是过来探二夫人的。

    这事儿总是二老爷做得不对,虽然沈家人留下孩子的原因红袖可以理解,但她也知道此事对于二夫人来说总是不公,所以才和沈妙歌过来看看二夫人。

    原本打算如果二夫人不开心的话,就和她一起出去府去上香什么的,散散心;不想看到二夫人时,却还是和往日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二夫人一笑:“这样才好,我就喜欢你们这个样子。”

    沈妙歌看了看左右:“婶娘,二叔父,还没有回来?”

    二夫人脸上闪过几分恼意与担心:“他,被老祖宗和老侯爷、太夫人留下了。”然后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沈妙歌看向二夫人:“婶娘,你没有什么事儿吧?”

    二夫人脸上的笑意全都不见了:“就知道你们是因为这个来看我的,我呢还真不想让人看到我有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让人看笑话吗?”

    “你们二叔父要纳妾什么的,明说我们找个清白人家的多好……”她唠里唠叨的说起来,并没有说什么义子,直接把二老爷和沈罗氏的事情说了出来,仿佛心里压抑的东西太久、太多,再也忍不住非要说出来一般。

    红袖和沈妙歌只能静静的听着,不时的劝上一两句话;好在二夫人并没有失控,过了好一会儿她便苦笑了起来:“居然和你们说起了这些,真是。”

    红袖安慰了她两句,不过话都没有说得极深:她终究是个晚辈。

    二夫人摇着头苦笑,过了一会儿又道:“说起罗氏来,虽然她有些不是之处,不过也的确有些可怜;刚刚哭求我留下她来,我这个心一向又软便应了下来。”

    “怎么说也是你们二叔父的人,又给沈家生了儿子,我也不能任由她这样出府独自过活;不过现在不能让老祖宗和太夫人知道,不然你二叔父……;先放在我院子里吧,日后有个什么机会,再慢慢同老人家说,有那个孩子在到时老人总会心软的。”二夫人说话的时候,飞快的扫了红袖和沈妙歌一眼。

    红袖和沈妙歌听得一愣,送沈罗氏出府虽然有些残忍,可是送出去总比留下来要好太多了:如果留下来,这事儿什么时候能是个头儿?

    “婶娘,老祖宗那里……”红袖斟酌着道:“已经决定的事情,还是先送出去再说吧。”

    二夫人大大的一叹:“我已经落了一个不贤的名儿,现如今也把你叔父生了儿子的妾侍打发出府,岂不是更要被人说容不得人?”

    “五哥儿,袖儿,你们和大嫂说一说吧;这人,怎么也要留下来;我尽快和你叔父同老祖宗明言好不好?”

    红袖和沈妙歌交换了一个眼神,依然不同意:留下罗氏不是他们能做主的事情,因为沈老祖明明已经知道她是谁,也知道那孩子是二老爷的。

    就算是二老爷明说了,结果也是如此;罗氏是不可能被留在沈家,也不可能会被沈家承认的。

    二夫人却苦苦纠缠不休,红袖和沈妙歌正不知道如何是好时,二老爷回来了。

    他问明白之后,对沈妙歌和红袖道:“此事便依着你们婶娘吧,以后有什么事情自有我呢。”

    红袖真想翻个白眼,这话说得还真是容易,刚刚在老祖宗那里怎么没有看到你做什么呢?不过这话却不能说,她也不好一口回绝二老爷,只能看向沈妙歌。

    要回绝也只能由沈妙歌来了。

    沈妙歌站了起来,深深一礼:“此事,至少也要回了太夫人才可以;我们两个小辈儿哪里能做得了这个主?还请叔父去回了太夫人吧。”

    二老爷脸上一红,他是不敢去寻太夫人的;原本以为夫人的主意挺好,只要能让红袖和沈妙歌开口答应,罗氏就算没有身份也能长伴自己左右了;可是不想侄儿侄媳是死咬着就是不松口。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可怜可怜我吧——!”沈罗氏扑出来跪倒在地上,叩头不止;把红袖和沈妙歌吓了一跳之后,更加的尴尬。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