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一百四十六章 灭族的能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年香港管家婆图库印度三合开奖现场直播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一百四十六章  灭族的能力

    “我没有打杀你们其中一个——只凭你们让婶娘昏『迷』不醒,打杀几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不想却落一个狠毒的评语;如果你是指日后……,难不成我还应该留着你们继续为祸吗?!”红袖的声音严厉了几分。

    小环被红袖训斥的低下了头,不过她没有忘记代二夫人开脱:“少『奶』『奶』,婢子没有;罗氏的孩子现在好好的,少『奶』『奶』的话是自何说起。”不过她的话气势已经弱了下来。

    红袖冷冷一笑:“从哪里说起,正是要问你啊。”

    小环和小佩暗暗交换了一下眼神,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她们发现说得越多错得越多,也越来越难应对五少『奶』『奶』的问话;千言万语不如一个默不开口:就算是五少『奶』『奶』再厉害,自己不说话她也无法可施。

    对于今天来来回回的打这些丫头婆子,红袖并不认为过份:她们下手害人时,可是不曾手软过半分;对于这种不问是非、不辩对错的仆『妇』,红袖也认为是一种刁奴,自然要好好的教训一番才是。

    红袖也没有再理小环和小佩等人,让人把那些已经开了口的丫头婆子另外关到一处,而把小环和小佩等几个不开口的人,都一人一间房单独看了起来。

    不过红袖走时扫了一眼小环和小佩,又深深看了一眼映舒,这才起身走了;她回房还有事情要做:要仔仔细细的自那些纸张所说的琐琐碎碎的事情里,寻出有用的东西来。

    映舒把小环和小佩送到厢房后,便叫了几个婆子过来看管小环几个人;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吩咐婆子们要小心在意,时时听着些房里的动静之类;安顿好小环等人,映舒便到房里和茶香几个说了两句话,转身赶回红袖的院子。

    小环和小佩虽然被分开在两间房里,不过听到映舒留下来的看管她们的婆子之后,眼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了一丝喜『色』:五少『奶』『奶』就算是再精明、再厉害又能如何,她毕竟不如自家夫人在沈府中的年月长啊。

    红袖回到了房中,正和韵香在一起看那些纸张分类:同一件事情的放到一起;映舒便自外面进来:“姑娘,都已经安排好了。”

    红袖轻轻的点头:“没有让人疑心吧?”

    “没有,那几个婆子虽然早就查了出来,不过她们一直也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我们也没有对她们怎么样;现在倒正是用她们的时候。”映舒长长的眼睫『毛』闪了闪,然后又道:“想来,此事应该很对小环等人的心思;也很得二夫人的心才对。”

    红袖轻轻的摇头:“映舒,无凭无据不要『乱』提二夫人;嗯,此事就如此安排,让人看紧了她们就成;至于二夫人那里嘛,我们不着紧也有人会着紧的。”

    映舒撇嘴:“她以为她聪明,装得如同真得一样——如果真是昏『迷』了,哪里会着急?她的眼皮动得我就算是想假装没有看到都不成。”

    红袖笑了:“你这张嘴。好了,不要再说了,也许这一次的麻烦之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大麻烦了。”

    过日子总是有些麻烦的,只是这样的大麻烦却不应该是过日子应该有的。

    映舒叹气:“但愿哦;莫要再有这样的人了,不然真是不想让人活啊。”说完之后伸手和红袖一起整理桌子上的那些纸张。

    二夫人这一病,和二老爷一样发愁、急得上火的还有一个人就是钱夫人。

    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的外甥女居然昏『迷』不醒:就算你要病,也晚病两天啊——等到宝湘和五老爷的亲事订下来,到时你再病也来得及啊。

    她当然不是担心二夫人的身体,她只是担心会被希兰夫人拣了便宜去;她越担心什么就越来什么:快到晚上用饭时,她听说六安县主打发人送来了贴子,说要这两天拜访沈府。

    钱夫人急得直想跳脚,那个六安县主到了沈府,万一真厚脸皮提了亲事,那还有她们母女什么事儿?她在屋里转来转去,可是脑子里除了着急之外什么想法也没有;最后一跺脚去寻女儿宝湘。

    宝湘听完母亲的话之后:“现在姐姐病成这个样子,母亲以为我们提这种事情好吗?万一让我沈家长辈们认为我们家天『性』凉薄可就……。”

    钱夫人立时点头:“女儿所虑极是,但是如果这两天那六安县主来了,开口向沈府提亲怎么办?”

    宝湘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母亲轻轻摇头:命里有时终须有啊,这样的事情哪里是能强求的?尤其还是自己的家世还配不上人家的时候,你越是往上攀人家岂不是越瞧不起你?

    只是这样的道理同母亲是讲不通的;她想了想道:“母亲,六安县主如果当真开口的话,那就是有了十足十的把握——她们,可是皇亲;到时有贵人下旨赐婚,就算我们去争不也白争?”

    钱夫人当即急了:“依你所说,我们就是等着了?你、你……;我就知道你是不愿意的,虽然是有为了家中的意思,但母亲还能害你不成。”

    宝湘的眼圈立时红了:“母亲这话岂不是让人伤心,女儿可曾说过不愿的话;只是现在的事情就是如此,我们除了走一步看一步之外还能如何?只要我们开了口,说不定立时便会被打发出沈府了。”

    钱夫人看到女儿的样子心下也悔了,想想女儿所说也有道理,便又轻声来哄宝湘;她就算是再着紧,也只能是等等看了。

    红袖当然也知道六安县主下贴的事情,她被太夫人使人唤了过去;看完贴子才知道,同来的还有长公主。

    太夫人和沈夫人都是一叹:“按理说我们是不能拒的,只是眼下的局面却容不得我们家和权贵中人走得太近——害人害己啊;袖儿,你看此事你去和希兰夫人说明推却了如何?”

    如此做当然是极失礼的,而且五老爷和希兰夫人的事情也就等于没有了希望:六安县主也是要脸面的人,她能和一个如此不把她放在眼中的人家结为姻亲?

    不过红袖知道太夫人并不是对六安县主或是希兰夫人有意见,只是眼下的朝局还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儿的好。

    红袖想了想道:“如果只是六安县主推了也就推了。长公主那『性』子,怕是会立时为我们招来朝廷的不满也难说。”

    如果当今的皇帝真对沈家有了其它的心思,那么他只是需要一个借口:这不太容易却也不是很难;而拒了长公主过门造访,却不大不小正好是个借口。

    现在沈府的人并不能拿准皇帝的心思,所以很多事情都不太好说、好做。

    太夫人听了之后身子一震,看了一眼沈夫人之后道:“那,只有让她们来了?”

    “只有,让她们来了;”红袖苦笑:“一般的公主也就罢了,这位长公主的脾『性』,哪里有人招惹的起?廉亲王府现在苍蝇怕都是飞不进去一只,但是长公主不一样说进就进,也不见皇帝降罪于她嘛。”

    听到红袖提到了廉亲王府,太夫人合上了眼睛:她可怜的大姐儿啊!现如今廉亲王府的人是不外出了:虽然不是皇帝的旨意,但是王府除了采买一天的蔬果之外,便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出来;此事,当然让京中的局势有些紧张——暗中,表面上京中还是平静如昔。

    长公主去过廉亲王府,这一句话打动了太夫人和沈夫人;她们两个人对视一眼:“此话你是自何处得知?老侯爷他们父子可不曾提及呢。”

    红袖便把前两天希兰夫人的话说了出来:“我也是听了希兰夫人的话才知道的,想来她的话应该不会有假。”

    太夫人想了一会儿道:“嗯,那就让厨下安排吧;不过按着家宴来准备,只是菜『色』上变动一下,力求不会怠慢了长公主吧。”

    现在沈府可不敢大宴宾客,以家宴的形式还比较好一些;一切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红袖答应着起身去安排了:她们婆媳三代没有什么能多说的,眼下的事情就算是再着急也只有无奈二字罢了。

    不过,红袖知道沈府不会就此束手;近日来在边关的沈氏子侄都在渐渐的自军中脱身,也有回京的,也有去了沈家南边的庄园的:虽然老侯爷在府中没有提过朝局对沈府有任何的不利,但是这样的安排没有老侯爷的命令是不可能会让沈家子侄听命的。

    而且这些沈氏子侄都走得极为隐密、很慢,就是力求不会让人疑心:反正军中的调动天天都是有的,他们的离开都是极“正常”的。

    除了老侯爷和沈侯爷外,也无人能在军中做到如此自然。

    红袖在听到沈妙歌提及此事时,全身便是一身的冷汗:这样的沈家,如果换成她是皇帝她怕不怕?在军中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再加上那么高的威望,哪个做皇帝这觉也睡得不踏实吧?

    好在,沈家一直忠心耿耿没有异心;不然这天朝还真就是要陷入战『乱』之中,沈府绝对有这个能力——这样的能力,足能毁掉整个沈氏一族。

    红袖这些年以来,一直低估了沈家的势力大小:因为沈家的人,有这样的能力却从来没有想过要用它来做些什么,只是一心的保家卫国。

    红袖对于沈府的一些事情,就算是知道却并没有多问过一个字:她的本事她自己清楚;把家中的事情料理清楚,不要让沈家的男人再分心就好了。

    她并不是要守什么『妇』德,严守女主内而男主外;是因为她并不是真得懂得行军打仗,更不懂得朝堂上的权谋。她是穿越而来的不假,就是因为穿越而来,所以应付一下深宅大院里的事情还成,但是上战场或是对朝堂指点一番江山——她不想害死自己、孩子和沈妙歌,更加不想连累沈府上下百八十口人一起丧命。

    沈老侯爷等人都是久浸官场之人,他们在眼下自然是知道应该如何做才是对的;并不需要红袖去指手划脚。

    红袖很明白,所以她对于沈府外面的事情听得多而说得少:就算是在沈妙歌面前;她,并不是万能的,虽然她很想自己是万能的。

    她其实很不想让六安县主来,因为现在府中的还有事情没有料理清楚;但是就像她所担心的,长公主却不是现在沈府能开罪的人。

    不过想到六安县主请了长公主一同来的用意,她不知是应该笑还是应该烦了:看来希兰夫人和五老爷的亲事,**不离十了。

    不管太夫人和沈老祖心中如何想,皇家人的面子总是要给的;而且希兰夫人这位彪悍的母亲,也不是沈家眼下想开罪的人;再加上希兰夫人这些日子在太夫人和沈老祖那里下得功夫,这件亲事也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

    想到可以再有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辈,红袖心中多少泛出一丝丝的喜『色』来;细想想,沈府也的确是需要一场喜事了。

    安排完了厨房的事情,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红袖并没有上车子,扶着茶香的肩道:“我们走一走吧。”

    沈府的夜晚,其实也是宁静而安详的,如果不去想被夜『色』掩盖住的那些丑恶之事;红袖一步一步的走着,看着这座陪了自己几年的大院子,心里忽然有一种酸涩的感觉。

    茶香轻轻的问:“姑娘,你怎么了?”

    红袖轻轻的摇头:“没有什么,只是想起一些往事罢了。”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们还是上车子吧,莫要让你们五爷等的时间太久。”

    茶香看了看红袖,没有再深问;自家姑娘不想说的话,她是问不出来的。

    沈妙歌看到红袖回来,一手抱着一个儿子笑道:“看,你们娘亲回来了。”两个小男孩早已经笑着挣扎着要红袖抱:孩子总是很喜欢粘红袖。

    红袖过去一个儿子狠狠亲了一口,亲得两个孩子咯咯的笑起来这才把孩子搂到了怀中,逗他们说了几句话,便吩咐人摆饭了。

    沈妙歌没有问红袖什么,红袖也没有问沈妙歌什么;直到用过饭之后,把孩子交给『奶』娘之后,他们夫妻在房里坐下吃茶才细细的说今天的事情。

    听完红袖在二夫人那里做得事儿,沈妙歌点头:“袖儿,你还是心软了些;让她们真知道惧了,你才好行事。你的安排很好,不然那几个丫头婆子想来不会吐口。”

    “嗯,现在我们所知的东西虽然不少了,但是这些丫头们所说也只是罗氏在二夫人的院子里不怎么受待见;还有就是罗氏晕倒的时候,都是由小环她们几个伺候的——除此之外,其余的事情同此事便无关了。”

    红袖说到这里看了沈妙歌一眼:“只是,在江氏进门之前,沈府死掉的一些兄弟,可能和二婶娘有些关系;当然,也有四房和八房下的手,不过很多反倒是二夫人所为。”

    她看了一眼沈妙歌:“我问了问,在二夫人嫁进沈府之前,沈府虽然也有夭折的事情,不过并不多;而二夫人在嫁进来几年之后,夭折的事情才多了起来;只是那个时候,江氏还没有嫁入沈家,倒是八夫人刚刚进门不久。”

    “所以一直以来太夫人等都疑心八夫人,倒让八房一直很谨慎小心;”红袖再看一眼沈妙歌:“只是那个时候,也是二哥进府不足半年的时候。”

    沈妙歌听得眉头一跳:“你是说……?”

    “没有这种可能吗?”红袖的声音也低了下来:“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很多事情都能解释的通。”

    沈妙歌沉默了一会儿:“二哥这些日子,还好吧?”

    “他们夫妻倒是很好,二哥的身子也养得差不多了;”红袖定定的看着沈妙歌:“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只是怕此事瞒也瞒不住的;至少,可能瞒不过老侯爷等人去了。”

    沈妙歌长长一叹:“只要此事不会被府中其它人知道,不会被二哥自己知道,就成啊;不然,依着二哥的『性』情,还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红袖细语宽慰了两句之后问沈妙歌今天可是出了什么事儿:因为她看得出来沈妙歌眼底有着极深的担忧。

    “皇帝,今天终于下旨斥责了廉王爷,让他闭门谢客在家中静思己过。”沈妙歌长吁了一口气,好像要把胸中的郁闷都吐出来。

    红袖闻言也只能沉默:现在,无论是谁都帮不了廉亲王,反而说不定会惹祸上身。她想起那个总是带着几分淡淡的、邪邪的笑意,总是用表面的任『性』做着对得起天地良心之事的廉亲王,她心中就很难过。

    还有那个温柔可亲的廉王妃,以及那一对可爱至极,与大姐儿感情极深厚的福官姐弟;就此束手不管,让红袖于心何忍?

    “能不能……?”红袖过了半晌还是忍不住开了口:“大姐儿今日又问起了王爷王妃和福官姐弟,她很想念他们一家人呢。”就算救不了廉亲王夫妻,能救下他的儿女来也成啊。

    沈妙歌低着头没有说一个字,他只是盯着自己的双手发呆。

    红袖知道自己也不过是一时冲动,真要行事她也不会放得开;因为她和沈妙歌不是一个人,而是和沈家、郑家绑在一起的;万一事情败『露』——只要想救人就是和朝廷做对,和皇家对着干想不败『露』都难;那么后果,便不是他们小夫妻能承担的。

    红袖也不说话了,她盯着灯火也开始发呆:廉亲王一家人的脸不停的灯光中跳跃闪烁;她的眼圈红了,泪水浮了上来。

    沈妙歌忽然轻轻的道:“靖南小王爷和姐姐也回去了。”

    “啊?”红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猛得回头:“你是说,会牵连如此之广?”

    沈妙歌摇了摇头,却什么也没有说。

    红袖想到梦喜就这样走了,根本没有来府中道别,可以想见她走得有多急:当然是得了皇帝的允许,但是她和世赞走得如此急就像是怕皇帝再反悔一样。

    她心的提的很高很高了,喃喃的道:“天真冷了,今年还没有下一场雪呢。”

    沈妙歌伸手搂住红袖:“你不用太担心,一切都有我呢。”红袖闻言回望,对着了沈妙歌沉静的目光。

    夫妻四手交握,都没有说话;不过红袖的心里莫名的松了一松,是啊,有她的夫婿、她孩子的父亲呢。

    红袖依偎到沈妙歌的胸前,把六安县主和长公主的事情要来的事情说了。他们夫妻二人只是目光一对视,便知道了对方的想法。

    沈妙歌看着红袖:“只是,要小心;皇家的人,可都是多长了两三副心肝的人。”

    红袖微笑:“放心,我自然会小心的。”

    当夜,他们夫妻二人都睡得极好:因为就要有风雪要来了,他们需要更好的身体与精力才能应对。

    第二天一早,沈妙歌匆匆起来上朝去了;而映舒进来对红袖道:“我们一点儿没有料错,那几个都不是省心的;一个婆子在二老爷守在二夫人的房里时,偷偷的溜了进去,只是二老爷并没有睡着,所以她又讪讪的退了出来。”

    “还有两个婆子今天一大早就交了差,匆匆的出了二夫人的院子却没有回自己的下处——不过已经有人盯着她了,想来一会儿就有回报。”

    红袖闻言轻轻的点了点头,想到自己的担心便道:“让人悄悄到你们二爷那里看着,我猜想也许那婆子们是要去二爷那里。”

    映舒不明所以,不过还是依然去了;而红袖却在思索着:那婆子不是不知道厉害,在这种时候还敢溜到二夫人的房里,一定是小环她们给了她极大、极大的好处——小环她们如此做,是为了什么呢?

    那二夫人的房里倒底有什么,能让小环她们如此费心,不怕暴『露』了那个婆子的身份,也要让她去二夫人的房里呢;红袖想了又想,轻轻的摆了摆手:“茶香,你说一间房里还有什么地方能藏东西,却还不会被人注意呢?”

    茶香张口就答:“要看什么东西了,姑娘;您是说二夫人那房里吧,如果是大些东西,绝对早就找到了;如果是小的东西,就只有那张床没有细细的搜过了。”

    床?红袖想起了二夫人的床;她可是听沈夫人提及,那床可是二夫人的陪嫁;因为是二夫人的父亲生前就买下的木料,所以二夫人一直很珍惜那床上的一切,就算是挂勾坏了,她也要亲自出去张罗着买。

    红袖的脑中有亮光闪过,她的眼睛眨了眨有些笑意泛了上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