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一百五十二章 难以脱身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3d精华布衣图123456769969开奖结果699699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一百五十二章   难以脱身

    二夫人扑倒在地上:“那丫头只是一时想不开,所为之事也同她的家人无关,还是饶过她的家人吧;媳『妇』求求太夫人。”

    红袖再次让人把二夫人扶起来:“婶娘,这丫头罪大恶极;不止是害死几个小哥儿,还想害你『性』命,并累得你被牵连在内——如此刁奴不好好的整治,日后府中的下人们有样学样岂不坏了?”

    她看了一眼太夫人,又道:“太夫人这也是为你好,婶娘;免得日后有那嚼舌头再说此事同婶娘有什么牵连。”

    二夫人却还是挣扎着、不断向太夫人求肯,让太夫人放过小环的家人。

    红袖让茶香等人把二夫人按倒在椅子上,然后对来旺媳『妇』道:“你还不去,等什么呢?”来旺媳『妇』一福之后转身出去了。

    小佩和二夫人的脸『色』都变了,二夫人哭得晕倒在椅子上。红袖不理会晕倒的二夫人:她在椅子上坐得好好的,并不曾倒在地上,这晕还是晕得很有技巧——看来她也是怕了地上的阴冷。

    红袖看向小佩道:“你可有话要说?”她一指其中的一个婆子:“她去寻人,可是你指使的吧?”

    小佩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看着红袖:“五少『奶』『奶』,你费了这么多的心思,就是为了要把污水泼在我们夫人身上吧?你不必费心了,小佩我虽然只是一个丫头,但是卖主的事情却绝不会做的。”

    红袖皱了皱眉头:“掌嘴!”婆子上前给了小佩两个耳光。

    “我有哪一句话说此事和婶娘有关了?你如此说话,才真是其心可诛!小环一个绝做不来此事,而且其中一个婆子也不会小环指使的,因为她是守在你屋外的人。我只是问你两句话,你却硬把婶娘扯上,我要问你是什么居心才对。”

    小佩听完红袖的话,哼了一声:“你的用心你自己知道,要知道老天是有眼的,你如此害人小心要遭报应;你不怕,你也要想想你的孩子!”

    太夫人气得一拍桌子:“给我掌嘴!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她气得差一点背过气去,这个丫头更是可恶,居然敢直接咒沈家的小主子。

    小佩又挨了几个耳光。红袖看向她,并没有恼『色』:“我知道老天是有眼的,所以我才不怕;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人;不过是小环、还是你,或者还有其它的人,都是想要害人被我揭穿了而已。”

    “倒是你如此说话,不知道凭的是什么?”红袖淡淡的说道:“你说,我可害过什么人?是给人下过毒,还是设计旁人去害过人?”

    小佩一下被问住了,她偷偷的看了一眼二夫人,梗着脖子没有再说话。

    红袖也不理会小佩,直看向了那个婆子:“你是自己说出来,还是我让人请你出去谈一谈你回来再说?”

    婆子立时伏在地上,哭道:“是奴婢错了,奴婢这就说,什么都说出来。”她把小佩也供了出来。

    红袖听完之后看向了小佩:“你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她把长长的裙带顺了顺:“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自己的家人着想才对。”

    “只要你能实话实说,便让你一人做事一人当。”红袖看着小佩:“不然的话,你便和小环是一个下场!对于毒害小主子的人,太夫人是不会轻饶的。”

    小佩咬咬牙,扫了一眼二夫人站了起来:“好,五少『奶』『奶』,你说话算数。”说完之后,她忽然对着柱子就撞了过去。

    茶香等人及时去拉她,也只是拉住了她的衣角而已,人已经撞在柱子上头破血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二夫人此时醒过来,看到小佩撞死扑过来大哭:“袖儿,袖儿,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为什么非要『逼』死这个丫头!一切都是小环做的,你为什么不能放过她。”

    红袖再次让人扶起了二夫人来:“婶娘,你这话袖儿可不敢当;我只是要把事情问个清楚明白,如果小佩什么也没有做,她只要说清楚了,太夫人一定会让人细查,到时自然会还她一个清白。”

    “我哪里有『逼』她?那婆子的话婶娘没有听到吗,我可不敢拿府中孩子们的『性』命当作玩笑,此事不问清楚是不行的。这丫头什么也没有说就这样一头撞死了,如果说有人『逼』死了她,绝不是我。”

    红袖看着二夫人:“我也认为有人『逼』死了她,因为她本不必死的;小环是主谋的话,她也不过是帮凶,说清楚了一样能留条『性』命;婶娘,你说她明明说清楚了可以不死的,可是为什么偏偏要寻死呢?”

    小佩已经被人抬了下去,屋里的血迹也有人在清理。

    二夫人看向那柱子,喊了一声儿:“可怜的孩子。”又晕了过去。

    红袖唤过来墨大夫:“给夫人诊诊脉,用针救醒夫人吧;有些话,还是要请……”

    “袖儿!”二老爷怒喝一声:“你也太过份了!你婶娘平日里那么的疼你,现在她被毒伤刚刚醒来,你却在她面前接连『逼』死了她两个贴身之人,令她的身子一损再损,你……”

    他不是想出头,只是知道再不出头,二夫人怕是逃不过红袖的手掌心,只怕所有的事情都要败『露』,今天二夫人就要死在当场;当真如此,他将来百年之后如何有脸去见自己家的岳父?他可曾亲口答应岳父,会好好的照顾二夫人,不会让她有什么万一。

    “你给我住口!”太夫人气得头皮都是绷紧了:“来人,取家法。你给我跪下!”

    二老爷听到太夫人的喝声,吓得一哆嗦连跪倒在地上:“太夫人,儿子不是故意的;只是看到妻子如此,而袖儿还非要强弄醒她问话——这哪里是一个晚辈应该有的样子。”

    “你还知道规矩两个字?难得啊。”太夫人气得取了铜戒尺来:“伏身。”

    二老爷一愣,他没有想到太夫人是当真要打他;要知道,他现在也是几十岁的人了,太夫人就算是再生气,也不曾当真动用过家法。

    但是他也不敢不伏下,只得以袖掩脸伏在地上;太夫人举起铜尺来重重的打了下去,一连打了五下才收手:“为什么打你,你心里清楚;你一错再错,弄成今天的局面,居然还不知道错在哪里,实在是可恨至极。”

    二老爷哪里还敢再辩解,只能低头喏喏连声的认错:这一次,他的脸面可算是丢尽了。五戒尺的伤还是小事儿,如此一把年纪还被嫡母责打,实在是太过丢脸。

    墨大夫已经把二夫人“救醒”过来,二夫人的眼泪只是不停的流,她现在除了哭之外,也找不到其它的把遮掩。

    再怎么说,就算是她的丫头行凶,她也是有个教管不利的罪名儿。

    太夫人看向二夫人,心里当然是怀疑一切是二夫人授意,但是现在两个丫头都死了,要证实是二夫人所为,还真是不容易了。

    只是就此放过她,当然是不行的;沈家的子孙们,不能再有伤亡。

    红袖看向二夫人:“婶娘,小环和小佩……”

    “袖儿,人死灯灭,就算是婶娘求你了,她们已经死了你就放过她们的家人吧;”二夫人扯住了红袖的衣服:“你如果真得不能出胸中一口气,就罚二婶娘好了;说起来也是二婶娘没有管教好她们……”

    红袖轻轻的抽回了自己的衣服:“婶娘,此事能做主的人是太夫人;而且再说了,小环和小佩是罪有应得,婶娘就算是心软,也不用如此了。”

    “再怎么说,她们要毒害我的儿子和二哥的儿子是千真万确的,如此处置她们可是一点儿也不过份;并不是我们要对小环两个人如何,是她们想对我们沈府的主子们下手,这样的恶奴岂能轻饶?”

    “虽然说两个丫头跟了婶娘很久,但是婶娘如此护她们的家人,不会是……”红袖没有再说下去,也不必再说下去。

    二夫人心中那个恨,但是她不得不如此惺惺作态,不然小环和小佩的死只会寒了还活着的仆『妇』们:到时她便无一人可用了。

    反正现在她不承认,谁也不能硬说此事是她所为;所以她还是一样为小环和小佩的家人求恳,宁愿以庄园、铺子换两家人的『性』命。

    很是一个好主子的样子。

    沈夫人轻轻的道:“弟妹,说到罗氏手指上的毒来,你还避嫌的好;她是谁,我想弟妹是知道的吧?你要除去她,也是很顺理成章的事情。”

    二夫人的哭一窒,她看向了沈夫人:“嫂嫂……”

    “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沈夫人看向了红袖,有些话红袖不便说,但是她可以说:“免得被人暗里嚼舌头,到时你就说不清楚了。”

    红袖点头:“就是,说起来这毒『药』是自何而来,两个丫头还没有说清楚呢;这毒怕不是几个银钱就能买到的东西,两个在深宅的丫头,如何能得到这种东西,还真是奇怪呢。”

    “你说是不是,婶娘?”红袖看着二夫人:“她们能出府门,一定是随婶娘一起出门才是;不管是那金环和铜勾、还是这毒,婶娘当真是一点儿也没有觉查吗?”

    二夫人没有想到红袖居然如此明明白白的问到她脸上来,只是话里却没有失礼的地方,也没有直说她就是主谋之人,她怒是怒不起来的。

    想用两个小丫头瞒天过海,哪是那么容易的?红袖的眼睛眯了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