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一百七十五章 惊做法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蓝月亮必中三个半波黄大仙管家婆图香港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一百七十五章  惊做法

    红袖忐忑不安的坐了下来,并没有开口问;她在这一时有种莫名的惧意,因为怕所以没有敢开口问,怕听到她最不愿意听的事情。

    虽然她不问事情也会是那个样子,但身为母亲她还是不想问出来。

    沈老侯爷看到红袖和沈妙歌之后长长一叹:“皇上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那个意思很明显,就是让我们尽快给大姐儿另择门亲事。”

    “为什么?!”红袖听到这个最不想、最不愿听到的消息,一时间她心中的惧怕全无,而是升起了一股恼怒。

    皇帝实在是太过份了,无论他要如何对待沈家,他下旨也好用手段也罢,怎么就不能放过大姐儿——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此算计、『逼』迫一个女孩儿,他算是什么皇帝?

    红袖在这一刻怒火压也压不住:因为她知道这事情不能、也不容反抗,所以怒气才如此的不受控制;她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一辈子不快乐?

    大姐儿现在念着福官,让她嫁人,她如何能接受的了?红袖怕大姐儿的『性』子过烈,再做出什么不妥的举止来。

    “袖儿,唉——!”沈侯爷轻轻一叹:“能为什么,皇帝说大臣们现在上书太多,他认为众大臣咬着我们沈、郑两家不放,是因为大姐儿曾是廉亲王的儿媳;所以呢……”

    红袖和沈妙歌都握了握拳头,皇帝居然先拿着大姐儿说事儿,这让他们夫妻实在是有些忍不无可忍。

    “如此看来,皇上是不可能会放过我们沈家了;”沈妙歌吸了一口气,声音还算平稳:“此事,我们不能做的;不止是为了大姐儿了。”

    沈老沈侯爷当然明白,皇帝是暗示沈家要另嫁女,并没有明示;如果此时沈家给大姐儿另择夫家,满朝的文武什么如何看待沈家?

    廉亲王一死,沈家为了避嫌所以急急的把大姐儿另嫁:也实在是凉薄了一些,和沈家原本的形像绝对不符;且如此一来也就得罪了宗室们,正所谓是唇亡齿寒,宗室们看到大姐儿另嫁,他们心中能舒服才怪。

    大姐儿在众大臣的眼中不是不能再嫁,只是怎么也要等上个三四年:因为大姐儿的年龄本来就不大,如此着急给大姐儿找夫家,就完全是沈家的不是。

    那些和沈家过不去的,自然会抵毁沈家的名声;那些和沈家相厚的,也会不齿沈家的所为,而远离了沈家。

    那么沈、郑两家在朝中也就被孤立了起来。

    红袖不过一霎间便想明白了,她咬着牙道:“如果我们不这样做,便又是抗旨了。”皇帝没有明说,但那也是圣意。

    老侯爷等都没有说话,默认了红袖的话;皇上的用意再明显不过,但是沈家又能如何?反了天朝——那立时沈家就会被皇帝夷了九族。

    “现在唯有一计;”沈侯爷长长一叹:“虽然不是极好的法子。”

    沈侯爷没有明说,红袖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就是拖。因为皇帝并没有明说,所以沈家假装不知,就是不做。

    虽然有抗旨之嫌,引得皇帝不满,但是却也不能因此而对沈家降罪;只不过之后,皇帝会不会直接下旨赐婚,便不得而知了。

    大姐儿其实早已经同廉亲王府无关了,因为她早就被休:此事朝中上下无人不知;皇帝却偏生要和大姐儿过不去,沈家之人也无法。

    被休之事沈侯爷也不是没有向皇上提及,但是皇帝却说大臣们咬着此事不放,他也无奈何;总要安一安大臣们的心,不想看到文武之间如此不和云云。

    皇帝如此体恤沈家,沈家你能不表一表忠心?不表忠心,那就怪不得皇帝了。

    红袖低下了头,和皇家对上,无论是手段机谋,还是硬对硬,沈府都只有一败涂地之局;现在,要如何做才好?

    沈老侯爷和沈侯爷的意思,是现在就开始准备:沈家不能在此坐等皇帝降罪,还是早早的走为上策。

    当然,这需要时间;沈家如此大,不可能一夜之间都走的无影无踪:这里是京城啊;还需要善后,不能因为沈府这一走而牵累到他人。

    就算是再着紧,也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红袖和沈妙歌的心更沉了一沉:皇帝,他等得了一个月吗?

    但眼下也没有其它的法子,只能如此了。

    沈家表面散闲的很,但是长房主子们却忙得三晚之后都睡不下;红袖和太夫人等人,白天里还要作出一副无事人的样子来,并不想被下人们看出什么来。

    锦凤和蓝雀终于等不及了,开始慢慢的引诱众姨娘们的话:她们不能总这样和姨娘们耗着;不是她们不愿意,是有人不愿意催的紧啊。

    姨娘们却对白影儿的事情不上心了,因为除锦凤二人之外,再无人看到过什么白影儿;对于锦凤二人引诱的话,根本无人理睬:饭照吃、茶照喝,但是除了诸如天气之类的废话之外,她们是什么也没有得到。

    她们原本就是对锦凤二人有了疑心,再加上红袖和沈夫人的提点,众姨娘更不可能会上锦凤二人的当。

    蓝雀眼见套不出什么话来,心下更是着急;今天看时辰又已经不早,却还是没有一个姨娘说出她们想要的话来,便道:“青天白日的不会有什么鬼怪的,你们说那些白影儿会不会是——有人做法?”

    沈夫人房里的曹氏姨娘听了,看了一眼蓝雀,却没有一个姨娘接话;众人有互相说笑的,也有低头不语的,但就是无人理睬这一句。

    锦凤没有想到蓝雀会说出这样一句来,想拦也拦不住了;她横了蓝雀一眼,怪她心太急了些:如此说法,万一被人知道了她们的心思岂不是坏了大事儿。

    蓝雀被锦凤的一眼瞪得也知道自己话说得快了,便笑道:“都说那是大仙儿,我看倒像是大仙儿施得法;来,吃菜吃菜。”

    众姨娘哄笑起来,却无人答话人人都笑完吃菜喝汤;曹氏姨娘提起了七姑娘的事情,笑倒了众人,把蓝雀的话完全放到了一旁。

    锦凤二人看到从姨娘无人上心蓝雀的话,这才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不过她们却不知道,众姨娘回去之后,各自对主母提起了蓝雀的话;而各房的夫人几乎都在听完之后轻描淡写的道:“不过是句玩笑罢了,你们去歇着吧;饭,多吃些无妨,像今天这样话少说是极对的。”

    打发了姨娘之后,几房夫人有低头沉思的,也有忍了片刻找借口出门的:不过当天晚上,蓝雀的话不是被各房的夫人告诉了太夫人或是沈夫人,就是告诉了红袖。

    不管是红袖,还是太夫人、沈夫人,听到蓝雀的话后心中都是一惊;她们终于明白,这二人来到府中是做什么的了。

    太后大丧之后晋王便迫不及待的交好沈六老爷,然后还不顾礼法的送了两个歌姬过来:虽然沈家没有什么正经的仪式,但是这两个人也只能是姨娘的身份——晋王爷亲来过,沈家还能把他的爱姬当成丫头用吗?

    晋王爷当然是有所图,只是沈家的人不明白,晋王送的人沈府上下自然有几分戒心,她们进了府又能做什么呢?

    如果想自六老爷口中得知什么,也不用她们进府来了;原本沈家的人以为,锦凤二人可能是来做栽赃陷害的勾当,不想他们都料错了。

    对方的心思更狠、更恶毒,根本就不是要陷害他们,而是想找到真凭实据;而且还是想一箭双雕:怪不得锦凤二人对红袖的事情如此上心了。

    只是有一件怪事,当日的事情也只有几个有数之人知道,但是知道的人不是正在府中,就是早已经死去:晋王如何得知此事的?

    正在府中的人,不管是知道根由的,还是只是猜想到了什么,都不可能会『乱』说的:因为事关她自己的身家『性』命。

    太夫人和沈夫人紧皱眉头:会是谁做的?

    红袖和沈妙歌的脸『色』却是大变,她们夫妻对视良久之后道:“看来可以让阿元他们不用再查此事,而要去查其它的事情了。”

    红袖沉重的点头:“虽然难以让人相信,但是眼下看来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当真是棘手的很——她是如何做到的,不管是财力、物力、人力都不可能啊。”

    夫妻二人都不明白,但是此事也只能继续查下去;没有眉目之前,说了也是无益:此人现在比原来更难对付。

    对于锦凤二人,并无人对付她们,就好像沈府之中无人怀疑她们一样,还是放任她们在府中走动:就算要除去她们,也不能就此除去。

    朝中针对沈家的那些人,有不少人都是以晋王为首的:虽然他佯装散闲王爷,其实那些大臣中闹得最凶的几个人,就是他的爪牙。

    说起沈府和晋王结仇,还就是因为当今的皇帝。当年晋王和皇帝是争夺皇位最有力的对手之一,沈家因为先帝的话,所以力挺当今皇帝继位,从而让晋王落败。

    晋王虽然没有登上皇位,不过当初争位之时并没有留下什么把柄之类的;而皇帝又有太后掣肘,所以皇帝才封他为王一直没有对他怎么样过。

    而这些年来晋王一直乖的很,对朝中之事不闻不问之余,对皇帝可以说是忠心不二的表率。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