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一百八十一章 打狗当然往死里打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医生是指什么生肖王中王香港开奖结果王中王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一百八十一章   打狗当然往死里打

    这一次沈老侯爷和沈侯爷又扑向沈太夫人;沈老侯爷拉住了沈太夫人,但是那一边的沈夫人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也向着一旁的柱子撞了过去。

    沈侯爷扑过去救人,虽然也救下了,但是沈夫人的头也撞破了。

    沈妙歌拉着红袖:“有什么事儿好好说,皇上会为我们做的主的;我也不会……”后面的他没有说,但是意思很明白,他当然不会放过毁了他妻子清白的那人。

    他是极心疼的,痛得心都缩成了一团,说好是演戏的,他没有想到红袖居然真得撞了过去;如果不是国公爷救下了红袖,那红袖岂不是真要命丧于此?

    那红艳艳的血,让他的不止是痛而且还怒;虽然早已经料到晋王爷会闯内宅,但是现在红袖受了伤,沈妙歌心中再有准备也是怒火中烧:不管眼下如何,他也一定要想法子为红袖讨个公道回来。

    他沈妙歌的妻子疼爱都来不及,居然被晋王所举“『逼』”伤了,他岂能就此作罢——现在就算有人告诉他,红袖并不是被晋王所『逼』,是她要用苦肉计来设计晋王,他也不听了。

    因为他的袖儿受伤了,沈妙歌平日里很讲理,但是他如果不讲理了,全天下的道理他也会充耳不闻。

    红袖听到国公爷的脚步声后移了,知道他是遵礼法不会守在自己身旁,便把眼睛睁开了一点点,对着沈妙歌眨了眨,暗示她没有什么事儿。

    沈妙歌虽然放下心来,但是心头的怒火却没有消失;但是正经事儿当然要办,晋王今天他更是要除去不可。

    皇帝在皇座上看得当真是吓了一大跳:这三个『妇』人如果当真是死在了金殿上,那么他就不止是要给沈家交待,还要给郑家、沈太夫人和沈夫人的娘家一个交待——要知道,这三家哪一家也不是一般的人家啊;尤其是沈太夫人和沈夫人,那可是正正经经的世家出身。

    就算他贵为九五之尊,他也一样会头痛:不只他要给红袖三人的娘家一个说法,而且朝中的文武大臣会如何看待皇家、看待他这个皇帝?。看到红袖婆媳三人被救下来,皇帝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刚刚松下来,便又起了变故。

    沈妙歌拼命的摇着红袖,终于把红袖“摇醒了”;红袖一醒,挣扎起来话也不说又向着柱子撞了过去;如果不是沈妙歌“眼疾手快”,这一次红袖再撞到柱子,不死也是重伤了。

    皇帝看到沈太夫人和沈夫人也在挣扎着,大有不死在金殿不罢休的样子,终于急急的一拍御案:“成何体统!”

    红袖婆媳三人都跪倒在地上:“臣妾冒犯,死罪难辞,请皇上降罪。”她们认罪认得极为痛快,痛快的让皇帝一下子没有说出下一句话来。

    降罪?不要开玩笑了,今天当真要对红袖婆媳降罪的话,那他真就会博一个昏君的美名儿;皇帝缓了一口气:“晋王如此可恶,『乱』闯大臣的内宅,实在太不成体统!”

    沈老侯爷等人都跪了下来:“皇上,请为臣等做主。”

    皇帝现在还能怎么做?如果他今天不处置了晋王,而且不能让沈家满意的话,沈家当然不会抗旨,也不会说他什么,只是回去之后,明天沈家便要大办丧事儿了——沈家的三位夫人怕是一个也不会再活着。

    他就算再有心要护一护晋王,现如今也不成了;的确,也怪晋王太过心急,怎么能在沈家男主人不在家时,『乱』闯入人家的内宅不说,还闯入了红袖的院子。

    这是青天白日,如果是晚上,依着郑红袖的『性』子,说不定立时便寻了短见;皇帝心中叹气,面上却是怒气勃发:这晋王看来不得不好好的惩戒一下,等事情过去之后,再设法放过他吧。

    可是皇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来,殿外便跑来一个太监;大总管一看立时跑过去:“『乱』跑什么,快给我出去。”现在皇帝要处理完沈家的事情,只要不是军国大事儿,皇帝便没有时间理会。

    如果是军国大事儿,也就不会是一个太监跑进来了。

    红袖和沈家的众人伏在地上,虽然脸上都是悲愤异常,但是心里却是高兴的:晋王,这一次完了;红袖等人撞柱一来是为明志『逼』皇帝严惩晋王,二来就是在等宫外的消息。

    这消息一到,晋王这一生便不可能再有翻身的机会;晋王要害他们沈家在先,所以红袖和沈家众人都认为,既然要反击,当然是要永除后患。正好也借此震一震京中各路宵小,不要认为现在的沈家好欺辱。

    皇帝,当然是不高兴的;但是他要是高兴,沈家还有活路吗?

    那跑进来的太监扫了一眼沈家众人,贴耳对大总管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对着皇帝一礼退出了金殿。

    大总管的脸『色』变成了灰『色』,他看了一眼沈家众人,回到了皇帝身边,小声对着皇帝回了几句话,皇帝看向大总管:“此事当真?”

    大总管躬身:“沈家的几房爷与夫人都在宫外候旨,人人身上都有血迹,只是不知道伤势如何?”

    沈老候爷等人都张大了嘴,他们看向皇帝,等着皇帝告诉他们家中出了什么事儿。

    皇帝现在是真怒了,他现在都想把晋王给杀掉,立时杀掉!

    原来,晋王的侍卫们在红袖等人走了之后聚一起商量了一会儿,却什么也商量不出来;去问沈家的人,根本没有人理会他们,而且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问得急了,便有小厮骂他们王爷是登徒子云云。

    听到沈家之人如此称呼他们家的王爷,晋王的侍卫们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好,左等右等也不见晋王爷出来,众侍卫终于急了:他们也在京中是横惯了的。

    晋王就算是再闲散也是王爷不是,他的随身的侍卫们在京中那当然都是横着走的人,就算到哪个大臣的府中,哪个主人家不是高接远迎客气异常?

    今儿在沈家他们不但受气,而且自家的主子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他们哪里能忍得下:如果王爷真有个好歹,他们也就不用活了——连家小都不用活了。

    当下,一个侍卫开口,众侍卫附和,就向沈家内宅闯了过去。

    沈家的仆从们当然不让王府的侍卫们过去,王府的侍卫们便动了手;他们这一动手,沈家的侍卫们便有赶过来的,不过赶过来的侍卫们不多:因为现在沈家是有禁卫军保护的,所以沈老侯爷给侍卫们放了大假,每天只有少少的几个侍卫当值——当然,这只是明面上。

    王府的侍卫们多,不过几下子就打伤了沈府的侍卫,闯进了内宅;可是他们也不知道去哪里找自家的主子,便见人抓来问,看到院子就闯进去搜寻一番。

    这一下子沈家可就翻了天了,三夫人、六夫人、七夫人等都被招惹了出来,连带着各房的儿媳『妇』:包括霜霜等人。

    沈家留在府中的沈姓子侄们知道王府侍卫们闯府,不然不能袖手不管;由沈六老爷、沈二爷带领着喝斥王府侍卫们住手;王府侍卫们哪里听他们的:因为他们的官职根本不入王府侍卫们的眼。

    两下便又打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已经惊动了禁卫军,有人去回报他们的头领了。

    沈二爷等人当然不会是王府侍卫们的对手:他们人多势众,把沈二爷等人打伤之后,继续搜府;不过王府的侍卫们也知道分寸,不敢打死人——沈家就算已经不行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捏死他们这些侍卫们并不会很费事儿。

    在他们闯进红袖的院子,找到了已经梳洗过了的晋王主仆时,禁卫军的头领也到了。

    他看到沈家满府的人都伤得伤,倒的倒,内宅之中到处都是血迹,差一点儿没有吓得昏死过去;如果晕死过去能够免罪,他就算是打也要把自己打得晕过去,但是眼下他只能指挥着禁卫军把王府的侍卫们都绑了起来。

    晋王看到禁卫军时大喜,以为救兵终于来了;不想禁卫军却问也不问他一声儿,就把他的人都绑了起来;在红袖走了不久之后,有婆子请晋王梳洗,晋王便以为沈家想和他和解:他有是洁癖的人,当下也就随婆子去梳洗了。

    他可不想这样一脸灰土的去见人,如果有衣服能换他都要把衣服换下来了。

    他大声喝斥禁卫军的头领,让他把自己府中的侍卫放开;但是禁卫军头领不但不听他的,而且还过来行礼请他去外宅休息:晋王如何听不出来,这是要软禁他!

    晋王兜头就给禁卫军两个耳光,他在沈家已经受够了气,不想连个小小的禁卫军头领都敢软禁他,这让他堂堂的龙子凤孙如何能忍得。

    禁卫军头领虽然挨了打,依然还是请了晋王爷到沈家外宅“休息”;当晋王爷出了红袖的院子,看到满院子的血迹,与一身是血的沈姓子侄时,他才知道自己要大祸临头。

    此时,他才明白,在自己一进沈府时便中了沈家人的计:一步一步、一环一环,让他越陷越深,最后他身陷绝地已经再也不可能翻身了。

    晋王爷的眼睛,此时血红血红的;就算是咬碎了一口的牙,他眼下又能拿沈家的人如何呢?现在他明白,沈家自开始便不是他板上的肉,而他现在却成了沈家板上的肉:如何宰割全看沈家人的高兴与否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