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一百八十五章 抗旨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彩堂天空彩票大全香港最炔开奖联准八期大公开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一百八十五章   抗旨

    关于四老爷的事情,红袖和沈妙歌当天回到房中之后,长长一叹;沈妙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你是不是心中有为难之事?因为四叔父?”

    红袖轻轻点头:“如果就把在这种时候,不顾自家的『性』命的四叔父视作路人,实在是做不到;但是如果让四叔父回沈家,对于六婶娘来说……”

    沈妙歌点头:“你说得是,当真是两难。”

    “所以我今天只是对老侯爷提起时,心里也是两难;”红袖想了想之后道:“此事,如果六婶娘不能原谅四叔父的话,他是不会、也不能回府的。”

    沈妙歌拉红袖坐下:“你不要想得太多了,老侯爷既然已经开了口,我想四叔父再来时,他一定有了法子。”

    “倒是有一件事儿,四叔父的腿当年被打断了,昨天看他走路虽然有些不便的样子,但是却和往常没有太大的不同——谁给四叔父治过伤?”红袖微微皱起眉头:“也就是在此时吧,不然老侯爷追问下来,不知道会不会发作呢。”

    沈妙歌摇头道:“不是我,我可没有那个胆子抗命不说,而且四叔父当年所为之事……”他轻轻一叹:“我很为不齿。”

    红袖回头:“我哪有说你,我是说不知道是哪个;不过现在老侯爷应该不会在意此事了吧?”

    说了一会儿话,红袖和沈妙歌用过晚饭之后,让沈妙歌小睡片刻,她起身去寻六夫人说话了:四老爷的事情,怎么也要让她知道的。

    到了六夫人的院子里,听说六老爷正和六夫人说话,红袖便想回去一会再过来。

    六夫人已经听到红袖的声息,让人把她叫了进去:“我和你六叔父原也没有什么事儿,只是说说话罢了;你来一定有正经事儿,说吧。”

    红袖看了一眼六老爷,这话还真有些不好说:当年的事情,对于六老爷来说也是颜面受损的;她想了想便委婉的把四老爷进府的事情说了出来,只说四老爷有事关沈府生死的事情,却并没有把什么事情说出来。

    六老爷低着头道:“他的腿,好了?”

    “应该是吧,走路虽然有些不便,但是却不像是跛了的;”红袖想到当年四老爷腿部的伤势,不可能跛了的——因为已经断了,不会再走路才对。

    六老爷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六夫人一直没有开口,她微微低着头,也看不清她脸上的神情。

    过了好一阵子,六夫人抬起头来:“四、四哥和那『妇』人当年所为,我并不能原谅。”她还是叫出了四哥来。

    这早在红袖的意料之内,换作是她也不可能原谅四老爷的,所以六夫人这话并没有什么不妥。

    “不过四哥现在所为,我心里明白;我们府上的情形,我也明白;”六夫人叹息了一声儿:“如果四哥只是做了这些,我是难以接受让他回府的,袖儿。”

    “虽然有些小心眼儿,但是……;”六夫人看向红袖:“我真得做不到。”红袖一说出四老爷的事情,六夫人便知道她的意思了,也猜到了沈家其它人的意思。

    当年的事情,六夫人差一点就被『逼』死,而她在沈府中最亲近的人却被『逼』死了:她放不下。

    红袖能理解,轻轻点头:“我只是告诉叔父和婶娘,老侯爷已经知道此事,对于四叔父的事情,并没有说什么。”

    六老爷也抬起了头来:“老侯爷知道了?”说完便又点了点头:“他来当然是有要事,你自然是要回老侯爷的。”

    红袖轻轻应了一声儿,没有再提四老爷的事情,而是说了一阵闲话之后起身要走。

    六夫人此时道:“袖儿,如果四哥日后还为我们沈家做事,救了我们沈家上下众人的话,我虽然对四哥做不到完全的谅解,你知道人死不能复生的……”她想到了伍氏姨娘,眼圈一红:伍氏姨娘就是因为救她而硬生生的被当年的四夫人『逼』死了。

    “但是他却不愧所姓的沈字了。”六夫人别过了头去,她其实对于四房两夫妻,还真是难以原谅;不过当年的事情的起因是四老爷心怀不轨,但是后来的所有的事情,却几乎都是四夫人一人主使。

    如果四老爷所为当真能救下沈家老小,她也不能阻止沈四老爷回府;只是她还是不能原谅他:事关她的名节啊,而且伍氏姨娘的一条『性』命在。

    红袖起身福了一福:“不是婶娘小心眼儿;”她看了一眼六老爷,再福了一福便告辞了。

    今天乍见四老爷,听完他的话之后,红袖的确是有些激动了;现在细细想一想,四老爷现在回府是不可能的。

    所以老侯爷没有说什么,只说见见四老爷:四老爷回来,如何对得起六夫人——而且,四老爷所为,对于沈家来说也是极大的丑事儿。

    红袖也没有心思多想,因为皇后的旨意到了:此事并不是单单和大姐儿有关,这就是皇帝在进一步『逼』沈家。

    沈家的兵权交是早晚要交的,只是要如何交却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皇帝明显是在担心沈家在军中的威望过高,单是收了兵权他还是不放心的。

    而沈家主动交兵权,皇帝也不会收的;他要收回沈家的兵权,一定要有一个正明光明的、表面上能交待过去的理由才可以:皇帝担心,像收郑大将军兵权一样对沈家,怕是军中有太多的将领不服。

    因为军中有太多的将领都是沈家提拔起来的,这让皇帝忌憧不已;也成了沈家眼下最大的尾巴:不然,他们早把兵权交出来,和郑大将军一样无权一身轻了。

    皇后的旨意下了,太监高高举着那懿旨等着沈老侯爷上前接旨:接过来,便是沈家同意大姐儿另嫁人了。

    老侯爷带着一家人跪在地上,并没有起身;所有沈家的人不管神『色』如何,都跪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懿旨,他们不能接。

    接了,对不起廉亲王一家;接了,便是沈家的人贪生怕死,自弃人前。

    太监又催了一遍:“老侯爷接旨。”

    红袖握起了拳头,她悄悄看向大姐儿;大姐儿却还算平静,并没有要跳起来反对的意思:不过知女莫如母,如果老侯爷接旨了,大姐儿一定会跳起来的。

    沈妙歌此时不能抬头,所以看不到女儿;但是他担心啊,皇帝不过是想找个借口,而大姐儿只要一跳起来,这借口便有了。

    对皇后大大的不敬,便是对皇帝的不敬,还有谁能说沈家对皇帝忠心耿耿?但是女儿当然不能再嫁他人。

    老侯爷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请公公回复皇后,臣的孙女儿沈好歆已经决意出家,今天已经是斋戒第三天了。”

    太监闻言愣了一愣,他只想到了两种结果:沈家接旨而名声受损,正好皇帝可以再进一步之后,便可以拿下沈家来而不会引起朝中、军中的动『荡』;沈家不指旨,立时他便回宫,过不多时,圣旨便会到沈府,自然是问罪的,沈家的名声也会受损——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

    只不过沈家不接旨的话,皇帝便可以更快的降罪于沈家;他没有想到沈老侯爷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个要出家的女子,当然是不能嫁人的。

    “臣不能接旨,还请公公代臣向皇后娘娘请罪!”沈老侯爷说完,在地上重重的一顿头。

    沈妙歌和红袖也一齐随着众人重重叩头:“请公公代我们向皇后娘娘请罪!”

    太监抿了抿嘴唇,只能把高高举起的手收了回去:“如此,洒家便回去向娘娘回复;侯爷快快请起。”

    老侯爷起来自然少了打点一番太监,方才送他出府而去。

    红袖心疼的看了一眼大姐儿:女儿自今天开始,只有斋饭素服了;不过比起再嫁来,这样已经是极好了。

    “大姐儿,你马上搬去佛堂中住;”红袖轻轻的贴耳对她说,然后使了眼『色』给茶香和映舒等人,让她们立时把大姐儿的东西移到佛堂里去。

    沈老祖看向大姐儿,眼圈虽然微红不过并没有叫大姐儿过去,她知道大姐儿还要好好的准备一番,才能躲过此劫。

    皇后的第二道旨意很快到了,意思便是大姐儿没有剃度,而且正是青春年华怎么能去长伴青灯古佛,所以让大姐回心转意,依然还是要赐婚的。

    这旨意是对大姐儿下的,大姐儿只能上前回话:“我是被休的不详之身,只愿能长伴青灯古佛,还请皇后娘娘成全。”

    大姐儿只是回话,没有接旨;她不能接,也不愿意接:因为福官还在等她,因为沈家的名声不能因她一人受损。

    太监没有想到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姑娘居然有这样大的胆子,他又催促了一遍让大姐儿接旨,大姐儿依然是那么几句话。

    太监皱起了眉头:“你敢抗旨?”

    大姐儿叩头:“民女所愿就是皈依佛祖,请皇后娘娘成全。”

    太监的脸上有了怒『色』,他看向了沈妙歌和红袖:“你们沈家,要抗旨不成?眼中可还有皇后娘娘?”

    红袖一听便知道皇后这赐婚的旨意是不可能收回的,沈家是接也要接、不接也得接:不接现在就治你的罪——接当然也不成,因为赐婚的日期居然就在一个月之后;就算是想拖上一拖也根本不成,皇帝此举分明就是要把大姐儿送入虎口。

    太监又一抖手中的懿旨:“你们,接旨还是不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