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四章 无辜与慈悲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曾道免费资料大全正版肖i4685本港台直接开奖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四章   无辜与慈悲

    江氏听完红袖的话后,伏在地上闭上眼睛,她可以感觉到她的生命要走到尽头了;那些过住在沈家的日子,一点一点的浮现在她的眼前,她想起了她嫁入沈家时的事情。

    那个和她只相处了一个月左右的夫婿,其实是一个极好的人;她和他在一起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他也无力能为她做什么事情,但是他真得关心她。

    那一次下雨她自外面回来,能看到他眼中心疼,轻轻关照她要洗一个热热的澡;因为他又昏『迷』,自己心情不好躲到园子里却不小心睡着,一直到午后才回到院子里,他眼中没有责备,只有担心,轻轻的问她可曾肚子饿了。

    想着想着,江氏的泪水涌了出来,想起她的夫婿在临终之前怎么也不肯咽气,就为了等沈老祖来;就为了求沈老祖做主为自己寻一门好亲事,莫要误了自己的一生,为此他在临终之时受了什么样的痛楚?

    想到他当时瘦弱的身体,想到他当时紧皱的眉头与沉陷的眼睛,还有那浑身上下的轻颤:很痛苦的吧?但是他就是不肯咽下那口气,他挣扎着,不停的挣扎着,那嘴角流出的血,那么的艳丽刺目。

    满屋子的丫头哭着跪在地上,求他走吧,不要再受苦了;可是他就是不肯走,直到沈老祖来了,直到沈老祖答应。

    最后,他放心了,又看了江氏一眼,那长长的一眼,也是短短的一眼,然后终于闭上他的眼睛。

    江氏现在想起来,他的那一眼中有着不舍、怜惜,有着心痛与眷恋:其实,他是真得喜欢自己的,因此他才会如此为自己着想吧?

    可是自己这一辈子都做了什么、都做了些什么?!江氏的泪水疯狂的涌了出来,她现在没有手了,只能以头触地痛哭不止:如果有手,她真想活活的打死自己。

    红袖轻轻的道:“我听曾经伺候三哥的丫头们说起你们曾经的一些事情,我认为你这一辈子最、最、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三哥了——虽然你对不起得人很多。”

    “我不知道,如果三哥当真地下有灵,他会不会心痛难耐。”红袖抬起了头来,看向两旁的树,虽然绿油油的但是她心头却没有感觉到生命的欢欣,反而有一种暮秋的苍凉:“你现在只感觉到你自己的心痛,可是你想过被你伤害过的人,一样也是如此的心痛;而且,三哥,应该比任何更加的心痛。”

    江氏放声大哭:“不能怪我、不能怪我,他只陪了我一个月,一个月啊!”

    “那莫克王爷倒是陪了你很久,最终如何?”沈妙歌的声音冷冷的:“你浑身上下的伤,虽然是我们的人伤的,但却不能怪我们的人吧?他们可没有想伤你,也没有想杀了你。”

    江氏听得一窒再也说不出来话,只是悔恨不已的痛哭:她知道错了,就在眼下她知道她错了;她知道对不起很多人了,她很想能重新回到过去,安安份份的做个新寡之人,只为了守护那个好人临终前的目光。

    可是,时光不能倒流;所以她发现了一种比她被莫克伤害之后更加难耐的痛苦:悔恨。

    悔到恨时,那痛不是入了骨髓,而是自骨髓中生出来,纠缠着身体的每一寸骨头。江氏呕吐起来,因为她痛得胃都缩成了一团。

    她的痛说不出来、也无脸可说;她怎么对红袖和沈妙歌说,我已经知道错了,我现在很后悔——有些错,是永生永世也得不到谅解的。

    在她行事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她会为此而付出代价;而到了现在,她很想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但是却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抵得上那么多条『性』命。

    莫克,莫克,江氏恨恨咬着牙,却根本就什么也做不了;莫克害得她如此,当真是她此生最大的仇人,可是她却根本无力报仇:沈家对她做过什么?她却对沈家做了什么?

    红袖看着她,轻轻的叹息:她现在知道后悔,却已经太晚了。

    “你一心认为沈家对不起你,这些年害了那么多的人,还差一点把沈家、郑家灭门——你的罪过,百死难赎!”红袖看到她后悔了,却并没有原谅她:“但是眼下,那个真对不起你的人,你能奈他何?”

    她做不到,想到江氏自始到终的所为,她真得不能原谅这个人。

    江氏听到这里,看了红袖一眼刚想说话,忽然腹中巨痛起来,她痛的在地上蠕动着:“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这天下间,还有比这个更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吗?江氏一心要害死沈妙歌和红袖,还一次一次的借人之手、她自己下手,想害死红袖的孩子,并且被她害得的沈家无辜孩子们很多很多;现在,她却求红袖和沈妙歌救救她的孩子。

    她没有了胳膊,根本不能抱向自己的小腹;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保住她的孩子:“求求你们了,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啊!”

    红袖看着她,并没有认为她可怜——江氏眼中,她的孩子如此重要,但是那些沈家的孩子们,却是死不足惜;红袖还记得江氏说过的一句话,只能怪沈家那些孩子们投错了胎。

    不知道,江氏的孩子算不算是投错了胎。

    江氏在地上苦苦的哀求,不停的求着红袖和沈妙歌;她只知道她就算是付出所有的一切,也要保住她的孩子。

    红袖的声音有些冷:“已经太晚了。”

    就在江氏被莫克提在手中时,她的肚子上已经挨了刀、拳;而且莫克重重的抛下了她,那一摔也要了江氏孩子的命。

    红袖接着又轻轻的摇头:“虽然这个孩子不是天朝之人,不过它倒底是无辜的,如果能救我们不会袖手;只是我们不是大夫,而且我想那孩子,已经……”

    江氏疯狂的叫起来:“不可能、不可能,我的孩子还活着——救救我,只要我生下孩子来便偿命,只要你们能救救我的孩子,求求你们了,发发慈悲吧。”

    红袖听到慈悲两个字自江氏的嘴里吐出来,感觉到一股恼怒:她在害人的时候,可曾想到过慈悲二字?

    “不是我们不救,是因为……”红袖看了她一眼,让人把江氏扶了起来:“真得已经无救了。”

    江氏的腹部已经受了重伤,她的巨痛是因为她在地上的扭动,让地上的石块扯开了她的伤口,肠子已经流了出来。

    她看得眼前发黑,直直的躺倒在地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然后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要报应到我孩子的头上,为什么?他做过什么,他是无辜的啊!”

    她现在知道孩子是无辜的了,只是当年她下手害死那么多出生的、未出生的孩子时,可曾想过那些孩子也是无辜的。

    红袖不想再看下去,她对沈妙歌道:“我们走吧,莫要让他们久等了。”早些结束了江氏的生命,此事也就应该结束了。

    此时杀掉江氏,对江氏来说可以算得上是慈悲之举了;红袖并不是替她解除痛苦,只是她不想再看到江氏。

    沈妙歌点头,反正江氏是死定了,以她的所为不可能会放过一条生路;早死晚死还不是一样?虽然江氏现在有悔意,但是他和红袖都做不到原谅她。

    就是因为江氏的计策,沈家、郑家如果不是因为廉亲王暗中接应,此时沈家全都做了刀下鬼,而郑家最终也会步此后尘:此事,不是她有了悔意就能让人原谅的。

    现在红袖和沈妙歌没有在她身上刺个七八剑,已经是太过宅心仁厚了:虽然说必死之人了,但是他们并不想就此任江氏自生自灭。

    四周跟红袖和沈妙歌来的人,早已经把伤口收拾好了;听到沈妙歌的命令,起来聚到了一起,准备要随红袖和沈妙歌走。

    莫克虽然逃走了,不过他属下留下了二十多匹战马,原本都立在那里不动:它们也知道害怕的,明白眼前这些人是敌人。

    此时四周五六十人一起活动,这些马儿一下子受惊了,扬蹄便狂奔了起来。

    红袖和沈妙歌在江氏头这一边,身后立着一些人;而江氏的脚那一边,也有一些人聚集起来,想过来和红袖等人汇合。

    马儿虽然受了惊,但倒底是受过训练的军马,立时便向着两队人中间的空地冲了过来:红袖她们四周都是树木,而自江氏这边空地冲出去,便可以冲到大路上。

    红袖和沈妙歌等人都吓了一跳,立时向两旁散开了;而江氏躺在地上,因为无胳膊看到马儿们奔过来,虽然极力想起来躲避,便根本爬不起来。

    一匹又一匹的马儿自江氏身上踏过,一个又一个的铁骑踩得江氏惨叫;不过只叫了几声之后,她便再没有声音了,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已经死掉了。

    直到马儿们都跑了过去,红袖和沈妙歌再看江氏时,她已经是血肉模糊;虽然没有被踏成肉泥,但是身体已经全被踩踏烂了,根本看不出人形来。

    头骨因为过硬虽然没有被踩踏平,但是多半已经是白森森的骨头:江氏最终几乎可以说是落了一个尸骨无存。

    她的孩子早已经死在了它父亲的手上,而她的『性』命也算是结束在莫克的手上:那些马,可是莫克精选细选的。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