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九章 气急的皇帝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74567黄大仙救世报香港iphone价格表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九章    气急的皇帝

    红袖和沈妙歌带着人装扮之后,遥遥跟在六安县主一行人后面,不过他们并没有进京:京城查在太紧,并且认识他们夫妻的人也太多。

    红袖和沈妙歌是在快到京时,赶到了六安县主等人之前到了京郊买下的宅院,他们略一收拾住下的时候,六安县主一行人也就进了京城。

    进入京城的是廉亲王的那些属下,红袖和沈妙歌在京郊住下:买了一座小小宅院住下,对外只称是来京等考的举子,家中有些钱却也不多;当地的地保并没有难为他们,因为夫妻二人的样子与通缉画像上并无相同,并且他们还有着官凭为证,上面写明了他们的姓名身份都是外乡人士。

    红袖和沈妙歌不敢轻易进出京城,只是却也不能就此离开,他们夫妻在城外焦急的等待。

    皇宫里,皇帝正在听太监的回禀,他的脸黑黑的:“死了?!”语气冷冰冰的,能把人活生生的冻死。

    太监一颤但也不能不能答:“回皇上,是、是死了。”

    皇帝沉默了半晌之后,一挥手:“拖下去!”却没有说要打他还是要杀他,这让太监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皇帝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但是能毫发无伤是极大的幸运,他决定要好好的敬谢神灵。

    皇帝一个人坐着沉『吟』了好久之后,冷冷一笑:“终究还是『露』出了破绽吧?同样的计策居然用两次,实在是愚笨的让人发笑。”不过他并没有感到好笑而是在生气,沈家的人如此做,分明就是没有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中,认为他是一个很好哄骗的人。

    皇帝终于轻轻开口:“传六安县主等人上殿。”

    六安县主在程仪宾的搀扶下进了大殿,看到皇帝扑倒在地上什么也没有说就放声大哭:她没有埋怨一句皇帝。

    皇帝看到六安县主的样子,想到太后在时六安县主一家对他的帮助,他还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只是他不能因此放过沈五老爷,顶多不会追究六安县主一家,也不会降罪于希兰夫人。

    “平身吧。”皇帝的声音十二分的低沉:“沈府之人就在一柱香的时间,在府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此事你们还不知道吧?”

    六安县主还是跪在地上,不过听到皇帝的话还是止住大哭轻轻的摇头。

    皇帝把事情粗略的一说,然后道:“沈家早有不臣之心,又和廉王勾结意图谋反,此乃大罪;就算是那个沈家余孽是入赘之身,也不能免此大罪——他在沈家多年,不可能什么事情也不知道;只知情不报,便已经是罪不容诛了。”

    六安县主哭道:“皇上,此事臣妾不敢妄议;但是臣妾的女儿,她——”说完又是一阵大哭:“不管沈家做了什么,但是臣妾的女婿早已经同沈家一刀两断,如果沈家的人和他同心同德,他又如何会对沈家如此绝义?”

    “他常年在外奔波,本就是沈家的人不想让知道什么或是怀疑什么,最后他才忍受不住这样的冷情冷义,才会投到我的门下。皇上,臣妾的女儿和女婿,同那个沈家并无半点关系。”

    六安县主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扑倒在地上不肯起来。

    皇帝冷冷一哼:“没有半点关系?朕看不然吧,现在不说其它,让人抬上他们夫『妇』的尸骨上来,朕自然能让你明白,他对沈家谋逆的事情倒底是知情还是不知情!”

    “他入赘到你门下,也不过是想借你和皇后的关系转移了他们沈家的家业而已,这些小伎俩以为能骗过朕吗?”皇帝笑声有些瘆人:“廉亲王假死出京被贼人所救,真以为朕现在还不明白?”

    六安县主大哭:“皇上,这都是臣妾在……”

    “住口!朕就让你看看事实。”皇帝喝斥了六安县主一声儿,然后让人宣了御医去验看沈五老爷夫妻的尸骨。

    他们夫妻的尸骨当然不会被抬进来,皇帝也就是气怒之下那么一说。

    六安县主却并不畏惧皇帝:“皇上,如果他们夫妻当真死了呢?”

    “哼!”皇帝看了一眼六安县主:“朕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六安县主便只是跪在地上抹泪,也并不再说话了;皇帝也没有说话,坐在那里等御医们的回禀:他不相信,沈五老爷就此死掉了。

    过了不久之后,两个御医上殿来回话:沈五老爷二人早已经死去多时。

    皇帝闻言大怒,立起一掌击在桌子上:“你们说什么?”这是不可能的,沈五老爷是绝对不可能死掉的。

    御医们被吓得脸『色』发白,但也只能拒实回禀,以他们所见那两个人不止是死了,而且死得时日还很不短了。

    皇帝扫了一眼地上已经放声的六安县主,他恨恨的喝道:“再传御医,让刘、李两位前去!”想了想又道:“吩咐刑部,让他们把最好的仵作和捕快派来,一起协助御医。”

    他不相信,凭着这些人还不能找到沈五老爷假死的破绽;只要能找到破绽,把沈五老爷弄醒了,到时不但堵上了六安县主的嘴,而且能让天下臣民看一看,沈家倒底是什么样的人!

    可不是他这个皇帝对不起沈家,是沈家早已经居心叵测的暗中谋划一切。

    六安县主只是哭,却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皇帝听着这哭声十二分的不耐,但是却又不好喝斥六安县主,只好又瞪了那两个御医一眼:无用的东西!

    这一次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才有人来回报;而皇帝虽然等得很心急,但是他看到御医进来时眼底闪过喜『色』:他相信,这一次一定找到了沈五老爷假死的证据。

    御医进来行礼:“他们二人已经死去多时,皇上。”

    皇帝听到这里难以置信的坐倒在椅子上:“这不可能!”

    但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眼下的事实就摆在眼前:御医与捕快、仵作们一起做出的判断,可以让天下人信服的。

    六安县主大哭着在地上叩头,“嘭嘭”有声儿:“皇上,我儿死得冤啊。”

    皇帝心头火更旺,他一拍桌子:“立时给朕把他们分尸!”就算是假死,也让他们再难以活过来。

    不论是假死真死,这一次就要让沈家的人死得不能再死;皇帝这几天的火气终于再也压不住了,他一定要确认沈五老爷死掉了。

    六安县主听到这里不干了,她大哭着叩头道:“皇上开恩!现在都已经确定他们死掉了——他们已经是含冤莫白,求皇上开恩让他们能入土为安。”

    皇帝却还是坚持要把沈五老爷分尸:他不能再让一个沈家人在自己的眼皮下再逃生。

    六安县主真得恼怒非常,她死死握住自己的手:“皇上,沈五老爷早已经不是沈家之人,而且现在都已经死掉了;皇上还要如此待他的尸骨,岂不是让天下人齿冷?!”

    “你——!”皇帝看得一拍桌子:“大胆!”为人君喜怒不形于『色』,但是他连日来遍寻沈家以及和沈家有关的人,一个都没有找到;现在找到了一个,居然又服毒自尽,他倒底是个人。

    是人自然有失控的时候,皇帝此时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六安县主却不畏惧:“皇上如果要分尸,便把臣妾也拖了去分了吧!也让天下人看看,我们的皇上倒底是个什么样的昏君!”

    皇帝怒不可遏:“立时给我拖出五门斩首。”居然有人敢指着他的鼻子骂昏君,真当他这个皇帝的刀子不快吗?

    六安县主一家人都闹开了,纷纷请求一起赴死。

    皇帝气得把桌上的东西扫了下去:“拖出去,都拖出五门!”他今天就要大开杀戒,看看还有没有敢如此对他不敬。

    他是人君,是天下共主,岂能被几个人要胁:六安县主一家人,不是在求死,这是在胁迫他。

    殿内殿外的人谁也不敢劝上一句,大总管一看只能火速着人送信儿给皇后,以及朝中的重臣:好在此时朝房里还有大臣们在处理国事。

    如果今天皇帝真把六安县主一家人砍了,那事情也就大了:史书如何写倒成了小事儿,只天下人对皇帝的口诛笔伐就足够皇帝喝一壶。

    皇帝,是不能失德的;而他今天如此做,却是失了大德。

    皇后听到之后吓了一跳,心中虽然埋怨六安县主不明事理:女儿已经死了,你就去找皇帝闹又能如何?实在是给自己找事儿,但却不能不理睬。

    她匆匆更衣上了车驾赶到了大殿上来求情,而朝中的大臣们更是吓了一大跳,都急急的赶了进来。

    而那些禁卫军们也是知道事情轻重的,虽然拖了六安县主一家人出来,走得却并不快:就是为了让皇后或是大臣们能救下六安县主一家人。

    皇后刚到大殿还没有开口,大臣们也到了;皇帝就算是盛怒之下,看到殿上跪了这么多人,他也不得不强压下怒火。

    大臣们虽然言辞恭谨,但是无人不在指责皇帝所为是错的;就是皇后还不错,并没有提及分尸沈五老爷之事,只是为六安县主一家人求情罢了。

    皇帝听得大臣们也不赞成他分尸沈五老爷,心中当然是更怒;此时他发现,还是自己的发妻好,不愧是和自己共过患难之人。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