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古代言情小说 » 侯门娇 »  二十四章 回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六姐神算网金多宝论坛王中王

小说:侯门娇作者:一个女人
返回目录

    二十四章回家

    前来接红袖和沈妙歌的人,只是扮成各种人在前面或是后面相护,并没有和红袖他们一起。不过现在皇帝又是边关,又是京城,根本是无暇他顾,红袖一行人经过月余,终于到了海边的小渔村。

    要等船只,所以红袖等人先在小渔村住了下来。

    晚上廉亲王和沈侯爷二人带着墨大夫便到了:其它人也想来只是没有争过这三个人。廉亲王等人看到红袖时,都很激动。

    廉亲王是终于放下了心头的大石头,不然他这一辈子也不用想心安了;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上前就给红袖深施一礼:让红袖带孕奔波这么久,生下孩子才回来,他还是有愧于心的。

    红袖连忙还了一礼:“王爷,当日的安排并没有什么不妥,非常之期只能那样行事;后来的事情,只能一说是巧了;”她看了一眼孩子,然后又道:“二来呢,是我自己不小心所致,同王爷没有什么关系。”

    廉亲王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心里倒底没有怎么放开;不过他心思也转得快,以后好好回报就是了,就算不能回报红袖什么,不是还有大姐儿嘛,回报到大姐儿身上也是一样。

    嗯,看看红袖再想想儿子和大姐儿,他在心下决定:不能让福官纳妾,一个都不成;孙子嘛,只能是劳累大姐儿一个了。

    红袖并不知道廉亲王这一会儿想到了什么,又过去给沈侯爷见礼;沈侯爷看到红袖,双目都含着泪:他是真没有想到还可以看到儿媳。

    他双手扶起了红袖来,也只问出了一个句话:“袖儿,你身体可还好?”其实父母长辈们的关心,这一句已经足矣。

    红袖连忙道自己很好,看到沈侯爷如此她心下也是酸涩,连忙叫映舒抱了孩子过来给沈侯爷看,引沈侯爷高兴。

    而此时的墨大夫和古大夫却很客气的互相见完了礼,在一旁很客套的、文质彬彬的谈着话;看得映舒几乎把眼珠子掉下来:墨大夫不是一个冷冰冰的人了?古大夫怎么还掉起了书袋来?

    不过,当古大夫知道墨大夫的医术很高超,并且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药物方子时;当墨大夫知道古大夫的武功极为高明时,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放下了面具。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说道:“这实在是太好了!”

    映舒并不知道这有什么太好的,不过后来她知道的时候,岛上的很多人却都在叫苦不迭:以大姐儿、福官为首的孩子们,当真是人人都怕三分。

    试问谁家里有白逸尘、古大夫和墨大夫这种护短的叔伯们,孩子们能不成为小魔王的?就是原来岛上的土著小王爷,也被大姐儿收为了小弟。

    天下间还没有人不怕墨大夫的药加上白逸尘的剑、再加上古大夫的暗器,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土著王爷?

    好在大姐儿这些孩子调皮是调皮了些,但是却都是明是非的好孩子;他们从来欺负的都是那些爱欺负人的恶人们,从来不会去找好人们的麻烦:岛上的寻常百姓,倒是一直很喜欢这些孩子们;讨厌他们的是原本土著中的富人、贵人们。

    现在,这些事情当然没有发生,所以就连廉亲王听到师兄弟二人的神经之语都没有任何反应。

    但是在古大夫的引导下,冷冰冰的墨大夫和他头碰头的嘿嘿奸笑了两声儿:大家没有听到,不然一定后背的汗毛能直立起来。

    不过墨大夫看到映舒脸上的伤疤时,很不以为然的道:“用上二三年,这疤也就能不见了。”

    古大夫和映舒都很高兴,虽然两个人都不在意,不过能没有还是没有的好;而最高兴的莫过于是红袖了,听到映舒脸上的疤能够消掉,她的眼圈都红了。

    墨大夫又慢吞吞的道:“只不过,会有些痛,嗯,会一直痛到完全好起来;还有一点点的痒。”

    古大夫迟疑了,他想了想看向映舒:“还是这样吧。”为了一道疤受这么多的苦,不值。

    映舒想了想,看了一眼沈侯爷手中的孩子,轻轻的摇了摇头:“我还是用药吧。”她不在意,可是并不想以后吓到自己的孩子——想到这里,她的脸飞红了。

    当天晚上,廉亲王把京城的事情说了一遍,已经有两个人动手了,只是没有成功反而被皇帝捉到弄到了大牢中。

    只是经过这一次的逼宫,皇帝对臣下更加的不相信起来,再加上边关一连失了三座城池,让他也大为光火。

    “长了两年,短了一年,皇帝便会退位;”沈妙歌抚着红袖的头发,看着儿子咬牙中:“嗯,袖儿,我们能不能让儿子睡到榻上去?”他们夫妻已经回到自己的卧房中。

    红袖嗔了他一眼:“你说能成吗?”

    “他还不会翻身呢,绝不会掉到地上的;”沈妙歌拥起了红袖:“袖儿,我们自见面还不曾……”

    红袖脸上火烫起来,不过有儿子在是不可能答应沈妙歌的:这个儿子,哭声可是兄弟姐妹里最大的一个。

    “其实皇帝那里,就算我们不动手,他也好不了;”她连忙使用转移**:“眼下,我只想和你、孩子们、父母在一起平安的过日子。”

    沈妙歌淡淡的道:“那样的皇帝,还是早早下去的好。”

    “因为御医?”不管是江氏还是二夫人等等,当年的御医会一起对沈妙歌下手,这太奇怪了;而且御医在事发后也“病”很离奇,就算是江氏有外邦的王爷相助,也不可能做到的。

    此事红袖和沈妙歌谁也没有提过,就是因为往深里想,事情太过惊人了。

    “不完全是。”沈妙歌的声音有些沉,对于沈家来说有些事情是极为沉重的:“皇帝,做得太过份了。”

    红袖沉默,皇帝的确是过份;在太后还在的时候,他居然就暗示太御医同沈家的人合作毒害沈家的后人——这心思,也太毒了一些。

    不是皇帝,寻常御医哪里来得那么大的胆子?又哪里能“病”得那么快。

    “如果早做打算……”红袖轻轻的说了半句,后面一叹打住了:皇帝待沈府那个时候极好,而且边关连年有战事,正是用沈家的时候;就算是有些怀疑,也很难让沈侯爷等人相信那是皇帝的授意。

    的确不能算是皇帝的授意,皇帝只是顺水推了推舟。

    现在,还有什么想不明白、想不透澈的?所以沈家的人对皇帝说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

    沈妙歌摇了摇头:“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们沈家的子孙以后就在岛上过活,永远不要让他们出仕——伴君如伴虎啊,有一次已经足够了。”

    看到沈妙歌心情不好了,红袖又连忙再转移话题,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他们要活的是眼下、是将来。

    红袖便说起了渔民的生活,引得沈妙歌心情好了一些之后,她笑道:“以后,我们就是渔公和渔婆了。”

    沈妙歌看着儿子已经睡了,趁着红袖不注意轻轻的抢过儿子来放到了榻上,然后抱过红袖来也不给她说话机会,便吻了下去。

    他今天晚上,一定不能再让儿子得逞!沈妙歌在心中暗暗的发狠。唇与唇相碰时,他的热情一下都迸发出来,他的心与他的身子都在喊着、渴望着。

    他的手刚要去摸红袖的衣带,还没有摸到更不要说解开了,就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沈妙歌在心中长长的呻吟了一声儿,这个儿子怎么就和他这么过不去。

    虽然说自己的确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在他在母亲肚子里时,没有照顾他母亲一天,但是那不是自己所愿啊,不能怪自己啊:沈妙歌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不要说红袖已经在推他了,就是外面也有了响动:虽然没有敲门声儿,但是咳嗽声时时传来,那是沈侯爷的声音:如果他再不管儿子,他父亲一定会敲门的。

    沈妙歌放开了红袖坐倒在床上,看着儿子瞪眼、用力的瞪了半天,然后才想起来:这个时候的孩子,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只是就算是看得到,想来孩子也不会在乎他这个老爹的;沈妙歌收回目光,开始哀怜自己在这个儿子面前,居然没有一点儿父亲的威严。

    这一天晚上,沈妙歌又只能看着儿子霸着红袖睡得香甜,他就是满肚子的委屈,可是红袖不偏向他,他也就无人可诉了。

    他这一个晚上,把岛上所有的人都想了一个遍:为了就是要找一个能把儿子自红袖身边弄走的人——他不要总看着儿子和红袖睡!

    在第二天众人的精神抖擞中,只有沈妙歌一副睡眠不足的样子:郑大将军和古大夫早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是见怪不怪。

    沈侯爷和廉亲王都过来关心了沈妙歌两句,可是沈妙歌是有嘴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心盼着回岛,希望可以找到人解救他出苦海。

    船在海上航行了很久很久,红袖他们才看到了海岛;远看那海岛并不大,可是船越接近海岛越大,到了近前时,红袖看向沈妙歌:“那是一个岛?”

    这个岛,实在是太大了!有山有森林、当然最宽广还是平原土地。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