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豪门爱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  不要了还夹这么紧?【大船靠岸】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永利网站注册云顶国际娱网址399mg

小说: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作者:可可西莉
返回目录

    缠绵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不要了还夹这么紧?

    “唔……”被狠狠进入的那瞬间,一声低低的吟哦绕在狭仄的衣柜里。舒睍莼璩

    一阵饱胀的充实令她圈着他腰的双腿没了力气,心脏砰砰地似要从喉间跳出来。

    郁绍庭撑着手臂,看着她拧起眉头一副受了委屈不敢声张的样子,俨然良家妇女的标榜,偏偏她的身体反应出卖了她,他一个发力,直捣花心,白筱微张着嘴,却不敢真的无顾忌地叫出来。

    衣柜里,两人都清楚的听到彼此的喘息声,还有扑通扑通的心跳紊乱声。

    郁绍庭一双深邃漆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白筱的脸,当外面传来病床摇晃的声音时,他才开始慢条斯理地运动起来,一下又一下挺进她的身体里,虽慢却强有力,像是在故意折磨她一般…熹…

    白筱被他磨得咬紧牙,身子却连连地颤抖,到最后本能地把双腿分得更开去。

    郁绍庭垂眼望见她无意识地张开腿迎合自己,一股酥麻感从鼠蹊处升起,心猿意马得让他情难自禁,索性俯低头吻住了她的唇,撬开她紧咬的牙关,含住她的小舌吮/吸,身下撞击的力道渐渐加快。

    “唔唔……唔嗯……”白筱的后背被撞得不停摩擦衣柜,火辣辣的感觉并不好受选。

    郁绍庭放开她,她的唇瓣像点了胭脂一样嫣红,嘴边还有一抹两人唇齿缠绵时带出的水渍,他看得一股热血直冲大脑,虎口捏着她的下颚:“说,你跟他做过几次?”

    白筱有些听不清他的声音,视线里是他紧紧皱起的眉,耳边是他压低的性感嗓音:“几次?”

    说着,他又狠狠地往里一顶,仿佛一种变相的逼供。

    白筱轻“啊”了一声,喘息不止,明白过来他话里的质问,只有被羞辱的委屈跟气恼。

    郁绍庭见她怔怔地不说话,以为她在想裴祁佑,眸色一冷,心情也糟糕透顶,他发烫的气息喷在她的耳根上:“我跟他,谁做得更让你舒服?嗯?”

    哪怕裴祁佑对她曾说出更露骨羞辱的话,白筱都觉得没这一刻来得令她难受,郁绍庭死死地抵着她,两人的结合处不留一点空隙,而他的眼神里夹杂着恨不得把她燃烧成灰的怒火。

    “你比得过吗?”白筱恼羞成怒,含着泪瞪着身上的男人。

    郁绍庭静静地回望着她,明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更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白筱的下巴被他捏得生疼,他强行掰转她的头,强迫她透过柜子缝看向外面的床上一幕——

    病床上,裴祁佑精壮的身体不着一缕,他像是怕压到郁苡薇,双手按在她的两侧,额际青筋突起,有汗水从脸颊滑过,因为隐忍而强咬着牙,缓慢地挺动腰身,一遍遍地问:“痛不痛?”

    裴祁佑的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经过深思熟虑,当他又一次退出去时,郁苡薇再也受不了地抱住他的腰,放/荡地圈着他的腰,双手按着他的臀往自己私处压,摇着头*:“你快点,好难受,快点!”

    裴祁佑猩红了双眼,经过一番挣扎,“你自己要的……”猛地抽离她的身体,在她不满足地叫起来时,抱住她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将坚硬的欲/望狠狠地插了进去,喉间发出一声畅快的低吼。

    郁苡薇迫不及待地挺起身体迎合,配合着他的进出而疯狂地扭动堪堪不禁一握的腰。

    “嗯……啊……你好棒啊……”郁苡薇“嗯嗯啊啊”地叫,一点也不压制。

    裴祁佑不停地抽/送,重重地撞击,惹得身下的女人连声求饶,淫/靡的味道弥漫了整个病房。

    白筱的记忆像是退到了过去某一时刻,在御景苑的公寓里,她也曾目睹过类似的画面,男主角没换,只是跟他颠鸾倒凤的女人变了,望着床上交换着姿势疯狂做/爱的两个人,她不再心痛却还是心存疙瘩。

    “我不行了……不行了……嗯哦……慢点……啊啊……”

    裴祁佑湿热的呼吸像是蚕丝绕在她的脸上,他低头盯着她迷离涣散的眼睛,“看着我!”

    郁苡薇被他命令地抬头,望着他大汗淋漓的胸膛,爱不释手,纤细的手指游走在他的背上,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勾勾地回望着他的双眼,红唇开启,声音娇媚动人:“啊……祁佑,我好爱你……嗯……”

    裴祁佑的眼睛布满血丝,听了她这句话,加快了身下动作,低吼着:“再说一遍!”

    “我爱你……我爱你……裴祁佑,我好爱你!”

    白筱倏地把头转开,不想再看,耳边是郁绍庭低哑而有磁性的声音:“好好比较,到底谁让你舒服。”

    他的左撑在她的旁边,支撑着削瘦的身子在她上方,挺着腰臀浅浅地抽动,随即速度越来越快。

    白筱感觉整个衣柜都在动,他露骨的字眼让她的小腹处盘踞了一股热流,一点点地往下,她压着声呼吸越来越急,尤其是外面越来越响的动静,刺激得她整个人像是掉入了云端。

    “真该找面镜子让你看看自己的样子。”郁绍庭边动边咬着她的耳垂。

    白筱喘着息,断断续续地反驳:“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郁绍庭下身进得更深,像是要贯穿她,眼底的冷光更甚:“再说一遍试试!”

    白筱忍着痛,不肯服输:“你没资格说我,你还不是勾着有夫之妇不放?”

    “荡妇!”郁绍庭不怒反笑,明明是不堪入耳的骂人话,偏偏被他说得像是情人间的喃语。

    说完,他猛地抱起白筱,抬起她的双腿勾紧自己的腰,她被捆缚的双手恰好套住了他的脖子。

    白筱举起自己的双手,想要放开他,他却箍着她圆翘的臀往前猛地一压,“啊!”白筱一声低低地惊呼,一个激灵,软倒在他的身上,郁绍庭顺势低头,狂烈的吻落在她的肩头,下面有一下没一下地动。

    “嗯……嗯……”白筱咬着唇,呻/吟轻颤却婉转媚人,软软无力地任由他为所欲为。

    柜缝间,泄进几缕灯光,郁绍庭低头打量着白筱,纤白的脖子、润削瘦的肩头、他一只手都差点握不住的柔软、柔软的腰肢、平坦的小、圆润紧致的臀部和他缠在他腰上那双修长笔直的白腿……视线下移,她骨架匀称的胯部处,鼠蹊部微微地颤抖,芳草之地下是娇嫩的花谷,正随着他的动作艰难地吞吐着他硕大而硬挺的分身,当他进去的时候,内壁搅得紧紧地,她仰着头娇喘浅吟出声。

    郁绍庭听着两人弥合处传来哧哧的水声,脖子上青筋隐现,抱着她的腰摆动着腰,幅度凶狠地律/动。

    白筱下意识地想要并拢双腿。

    “夹得这么紧。”郁绍庭说话的气息不稳,动得越发厉害,左手捏着她的臀瓣,“放松点。”

    白筱只想让他停下来,偏偏他抽得越来越猛,她的内壁无意识地越搅越紧,双腿也越收越拢,她丰盈的酥胸挤压着他衬衫下的胸膛,郁绍庭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被包裹的舒适感让他几乎忘记了呼吸。

    ————————

    柜子外,病床被动得越来越厉害,郁苡薇的叫声似要穿透天花板,“啊……好舒服……啊!”

    裴祁佑像是受到了鼓励,卖力地挺动腰,汗水滴落在郁苡薇的胸/脯上,盯着她那双眯起的眼睛,他狠狠地用小腹抵住她的鼠蹊部,让自己粗长的***重重地戳进她的最深处,引得郁苡薇的腰肢往上一挺。

    “啊!祈佑,我爱你,我好爱你~”

    裴祁佑凶狠地*了几下,仰起头,汗水顺着他英俊的脸庞下滑,在释放的刹那低吼出声:“我也爱你!”

    ————————

    白筱听到裴祁佑的声音,如梦初醒,瞬间从迷乱的欲/望之海里游回岸上。

    我也爱你……

    多久的多久之前,那时候这四个字是属于她的。

    寒冷的冬夜,她望着天际的圆月,他敞开的大衣裹着她,她靠在他的肩头在他耳边幸福地说:“我爱你”,他搂着她的肩,亲吻着她的额角,笑吟吟地回答:“我也爱你。”

    现在,他把这四个字送给了其她女人,就像他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别人一样。

    而他们,终究在经历了年少轻狂的那场热恋后沉寂,最后沦为陌路人。

    ————————

    在裴祁佑释放的刹那,郁苡薇也达到了高/潮,两人浑身无力地躺在床上,他从她身上翻身下来,右手小臂搭在闭着的眼睛上,布满汗渍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激情里回过神。

    郁苡薇还停留在高/潮的余韵里,没想到他会突然退出去,顿时感到一阵空虚。

    她拢了拢鬓边的发丝,趴在了他的身上,手指在他的茱萸边画着圈:“我刚才表现得还行吧?”

    裴祁佑却蓦地拽住她的手,力道太大,郁苡薇吃疼,“你干嘛呀!过了河想拆桥啊!”

    手臂从眼睛上拿开,裴祁佑偏头,盯着她嘟着红唇哀怨的样子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倒是郁苡薇先服了软,靠过来,“好啦,你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说着,她又要去亲他的嘴,裴祁佑却转开了脸,然后坐起来开始穿衣服。

    郁苡薇多少能感觉到一点裴祁佑那阴郁的心情,也跟着爬起来,仰着头看他的背影,“你后悔了?”

    裴祁佑扣衬衫纽扣的动作一动,没有回头,“快穿衣服,要是有人来了,被看到不好。”

    “不要扯开话题,我问你,你是不是后悔跟我做了?”一想到这个可能,郁苡薇就气得想发疯。

    裴祁佑没说话,继续把裤子穿上,开始系皮带。

    一个枕头从后面砸上他的背,低低的抽泣声传来:“你个王八蛋,亏我还把第一次给了你!”

    裴祁佑回过身,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样子,心生烦躁,却没有摔门离开,而是从地上拿了郁苡薇的衣服,盖在她的身上,“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哪个意思!”郁苡薇忽然抬头,一双水汪汪的眼怒瞪着他,眼角不断溢出泪水。

    红红的鼻子,黑黑的眼珠子带着水,勾起了他心底的怜惜,裴祁佑的手指揩去她脸颊上的泪痕,低低地说:“这里是你小叔的房间,如果他回来了,看到我们这样,恐怕对你的影响不好。”

    郁苡薇原以为他刚才那句“被看到不好”是担心他自己,没想到原来是为自己着想,她破涕而笑,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亲他的脸颊,“我就知道你对我好。”

    甜蜜蜜地穿好衣服,郁苡薇朝裴祁佑张开双臂:“我腿软,你抱我出去。”

    裴祁佑把她从床上抱下来,同时把床单揉成一团,往地上一丢,然后抱着郁苡薇就出去了。

    ————————

    几乎是门关上的同时,衣柜的门哐当一声开了,肢体交缠的两人倒在了地毯上。

    新鲜的空气被吸入到肺部,白筱愈发地清醒,身体器官也愈加敏感:“放开我,会有人进来的,你快放开我!”

    郁绍庭真的放开了她,从她的身体里退出去。

    当她以为他就此结束了时,他却突然把她翻了个身,掰着她的臀,从后又把分身插了进去。

    “啊……”再次被填满的刺激让白筱身体一软,趴在了地上,使不上力来。

    郁绍庭随手抓了一个枕头垫在她的小腹下,扣着她的腰开始剧烈地律/动,铺天盖地而来的快/感令她忍不住仰头嘤咛出声:“啊……啊……唔唔……不要……求求你……啊啊……”

    “嗯!”一声性感撩人的闷哼响起在白筱耳畔,紧接着她背上一重,郁绍庭射了。

    滚烫的热流浇灌得白筱浑身哆嗦,眼前仿若有烟花释放,趴在地上拼命地喘息。

    迷迷糊糊间,她手腕上的皮带被解开,身子被翻过去侧躺着,她还没缓过气来,郁绍庭躺在她背后抱住她,他的左手穿过来捏住她的浑圆,长腿挤进她的腿/间,架高她的右腿,压住她的左腿,从后进入。

    “啊……”白筱已经疲惫不堪,他却不断地往里顶,几乎要顶到子宫口,“够了,你出去,出去!”郁绍庭身下猛烈地冲撞,声音也粗声粗气:“够了吗?够了你还有精力想别的?”

    白筱被他顶得喘不过气来,“我没有……你放开我!”

    郁绍庭更深刻地抽动了几下,惹得她颤抖不停,“没想?我让你想个够,让你想……”说着,他像是跟她撒火一般,发狠地掐着她的胸/乳搓揉,腿/间冲撞的节奏越发地汹涌,几乎尽根进入又迅速地整根拔出。

    在这样的抽顶下,两人交合处泛滥成灾。

    “不要了还夹这么紧?”郁绍庭在她耳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低低地说着,“把腿分得开点!”

    白筱受不了他下流的言辞,可惜双腿却听话地张开,配合起他的捣弄,“啊……嗯嗯……哦……”

    身后突然越发地猛力,在一阵又清脆又紧促的*碰撞声后,白筱只觉得整个人都要冲出去,郁绍庭的手猛按住她的胸,身下死死地抵住她,在她体内的巨硕一阵痉/挛,他低头咬住了她的脖子。

    “啊!”白筱眼前一黑,郁绍庭已经抽出了半软的欲/望,潺潺的乳/白色液体从她腿/间流出来。

    病房里的空气里都是欢/爱过后浓郁的腥甜味。

    郁绍庭也不管她怎么样了,把她丢在地上,径直进了洗手间冲澡。

    白筱没了一点力气,躺在地上,静静地喘着气,眼角有泪珠子掉出来。

    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白筱撑着地站起来,双腿还打抖,她抽了纸巾擦干净下体的污秽,穿好衣裤,梳理好凌乱的头发,强忍着腿/间的不适离开了病房。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