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十五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o18六开彩四不像生肖图明天晚上特马生肖图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天气越来越炎热了,学生们的衣服也越穿越少,有些女生早早的换了短袖长裙,为了凸显自己傲人的身材,当然也有一部分女生比较矜持,甚至以胸大为耻,一直穿着保守的宽松T恤和运动长裤。

    季小婉喜欢穿衬衫,白色的衬衫,学校发的那件衬衫已经穿不下了,季小婉一个学期,人长高了不少,胸也大了不少,所以那件校服衬衫被她扔在家里,她从街上买了件差不多颜色款式的白色衬衫代替。

    那衬衫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服服帖帖在身上,挺有女人味的,上学时外面套一件校服外套,到了学校上过早操以后就可以脱下来。裤子穿的是牛仔裤,因为她的校裤洗掉了。

    脱掉外套后的季小婉,一身清爽利落的感觉,尤其这几日,季小婉身上隐隐散发着女人的味道,走路时身上飘过阵阵清香。

    她在班级里的年龄小同班人两岁,但她外表看起来显得挺成熟的,只要她不说,一般人不会看出她是个跳级生。

    跳级生原本就比较稀少,整个学校里多年也未必能看见一个,季小婉的身份在班级里比较突出的,如今,她每天都在不停成长,这些变化,同学们是看在眼里的。

    季小婉自己不知道,在班级里,有不少爱慕她的男生,甚至有些男生,在上厕所的时候大大方方谈论她。而且,爱慕她的男生,还有几个跨班级,跨年级的。

    那天,季小婉上学的时候,在课桌里找到了一张卡片,季小婉拿起卡片封面,觉得这张卡片挺精致的,上面署名是季小婉亲启字样,季小婉不知道是谁送的,她放下书包理了理课本,在位置上坐好以后,正准备打开卡片看看内容。

    卡片打开后,季小婉才看了个开头,卡片倏地一下被人抽走。

    抽走她卡片的人,是泰丽。

    泰丽把卡片拿回自己座位上,递给了罗美悦。

    罗美悦翻开卡片后,大声的朗读了出来,“我亲爱的季小婉同学,我是最最欣赏你的爱慕者,我真诚的想和你交朋友,和你说话,但是每次走到你面前时,我始终鼓不起勇气,请允许我的懦弱,原谅我的胆小,但我仍然一直默默的欣赏你……”

    罗美悦念着卡片,念了足足五分钟,还故意把每个字眼都念得特大声特仔细。

    这时候已经接近早自习时间了,班里已经陆陆续续进来好多个同学,就只有三两个没来而已,也就是说,几乎整个班级的人都知道有人送了张情书给季小婉,而且内容都被读了出来。

    如果是一般的女生,被人读了写给她的情书,肯定又羞又愤,但是季小婉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只是拿厌恶的眼神看了罗美悦一眼。

    班级里四处传来掩嘴偷笑声,还有人拿暧昧的眼神看着季小婉,季小婉也没怎么搭理,拿出MP3套在耳朵里,读着课本。

    罗美悦见她不搭理自己,笑容落了两分,然后她起身走到季小婉身边,摘下她的耳麦说,“小婉,你怎么不猜猜送你情书的人是谁?”

    罗美悦一说,全班人都提起好奇的耳朵,准备听她报出答案。

    被罗美悦摘了耳麦,季小婉抬头朝她望去,说,“给人留点颜面吧,别做那些缺德事。”

    罗美悦昂起脑袋,给了她一个‘我偏不’的笑容,然后她大声喊出了一个名字,“李谦!”

    “李谦?”众人一声惊呼,纷纷把目光投向李谦。

    李谦打从罗美悦念那封情书的时候,他就把头埋在自己的胳膊底下,直到罗美悦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倏地一下红透了脸,甚至连耳根子都被自己煮熟了。众人回头看过来,只能看见他红红的耳朵。李谦羞愤的一起身,狠狠踹了一把桌椅,然后气愤的跑走了。

    李谦是个体育委员,但学习成绩不怎么样,顶多算是中等,上半学期考了班级里二十四名,但他体育成绩特别优秀,李谦人挺高的,运动神经也发达,但是他脸上长满了青春痘,还有很多痘痕,常常被人笑他,叫他李二麻子。

    李谦人比较内向,性格却比较暴躁,在班级里,他和季小婉差不多,不怎么喜欢闹事闹脾气,所以他一眼就看中了季小婉,几乎从上学期开始,他就默默关注着她。今天也不知道怎么的,他把写了好久好久的情书,竟然送了出去。而且他更没想到,他的情书竟然被人大声朗读了出来。

    李谦羞得跑出了教室,整个上午都旷课没来。

    季小婉虽然没什么表情,但她也忍受着一上午的议论,这件事大大的闹开了,传到了隔壁班级,甚至传到高二高三。

    接近第四节课时,班主任把季小婉叫到办公室里,跟她说了好大一通叮嘱,无非就是要好好学习,别早恋之类的,班主任知道这件事不是季小婉引起的,所以对她态度比较谦和,并没有过多的责备。而她边上,此刻还站着李谦,那班主任没有责骂季小婉,但他对李谦十分严苛,还说让李谦把父母叫来。

    中午的时候,李谦的父母过来了,他父母听了班主任的话之后,就打了李谦一顿,打他的时候,季小婉刚刚被班主任叫过来,季小婉正好看见李谦被打的那幕。

    季小婉看见这种家庭暴力心里就有阴影,这让她想起以前那些日子,虽然季小婉明白李谦的父亲是为了他好才打他的,但是季小婉心里头就是不舒服。

    如果那张情书没被罗美悦抢走的话,李谦的事不会闹的这么大,季小婉顶多会选个时间把卡片还给本人,跟他说清楚自己的心意,那么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没必要惊动李谦的父母,李谦也就不会被挨打了。但是罗美悦没给她机会,也没给李谦留任何颜面。

    季小婉知道,罗美悦这么做是针对她的,但是却连累了李谦被他父亲毒打。

    季小婉看见李谦被打,她对罗美悦又厌恶了几分。

    李谦的母亲看见季小婉过来后,问了班主任一句,问了什么季小婉没听见,她看见班主任点了点头,然后李谦的母亲就把她带到角落里说话去了。

    李谦的母亲用犀利的目光审视了季小婉几眼后,说,“你是季小婉同学吧。”

    “是的。”

    “我们李谦心思单纯,他这年纪正在叛逆期的时候,虽然他现在是高一,但是他的成绩不怎么好,我不希望他受到外界的骚扰,影响他学习成绩。”

    李谦母亲的意思很明显,她是说,是季小婉骚扰了李谦,而不是李谦骚扰她。

    说的难听点,李谦的母亲以为是季小婉先勾引了李谦,才让他做出送情书的傻事来。

    季小婉说了句,“放心吧,阿姨。我不会骚扰他的。”

    “这样就好。季小婉同学,你也看见了,小谦被他父亲打了一顿,算是得到了教训,你放心,我们小谦是有家长教育的,不像那些没爸没妈的野孩子,没有家长教育,就很容易走歪路。”

    李谦母亲的话,季小婉心中沉沉一痛,她知道,李谦母亲是故意这么说的,因为学校里的人都知道她是单亲家庭,李谦母亲有心问一下其他同学,就能知道她的底细,李谦母亲这么说,就是在骂她是个没爸没妈的野孩子,没有一点教养。

    季小婉小手捏紧了放松,放松了捏紧,她感觉指甲陷入掌心里带了阵阵刺痛,遗忘了深埋在心中裂开的伤口。

    季小婉没有哭,因为这件事,她没做错什么。李谦的母亲只是需要找个人发泄一下怒火,也需要找个借口,给他儿子开脱,所以就拿她说事。

    之后,李谦母亲又说了很多犀利的话,季小婉昏昏沉沉的,也没听进去多少。李谦父母走了以后,班级里的位置有了点变动。

    季小婉的座位往前挪了一排,李谦的座位挪到最后一排,班里的人看见他们挪位置的时候,都在偷笑。笑得最灿烂的,无非是那两个始作俑者,罗美悦和泰丽。

    罗美悦是想看季小婉哭的,但是她没有如愿,季小婉没有哭,就算受到李谦母亲的绯言绯语也没有哭。

    这点让罗美悦很不爽。

    晚上放学铃声响了以后,罗美悦突然躲在教室里哭了,季小婉在整理自己的书包,她看见罗美悦哭的时候,眉头皱了几下。

    原本,易淩和叶海唯等在门口,等罗美悦出来的,但他们看见罗美悦没出来,还一个劲的躲在教室里哭,他们走进教室,把她一左一右围在中间。

    叶海唯问,“小乖怎么哭了?谁惹你了?”

    叶海唯一问,罗美悦就哭的更伤心了。

    边上泰丽递给她餐巾纸,还不停劝着她,跟她说别哭别哭,看上去,她就像是罗美悦的亲姐姐一样疼她。

    罗美悦边哭边说,“是我不好,我不该抢小婉的情书,还给她念了出来,我就想撮合她和李谦的好事嘛,李谦人老实又害羞,我帮他们加把劲,就给他们吹了吹风,我没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害得她被老师骂。小婉她一整天都不理我了,我道歉她都不理我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罗美悦说完,就哭得更大声了。

    易淩听了就揉揉她脑袋,说,“就这点小事啊!小婉她不会计较的!小乖别哭!哭了就不漂亮了,不漂亮了以后就不能当易哥哥的老婆啦!”

    易淩这么一说,罗美悦果然收了哭声,只是还不停哽咽着。

    季小婉一听见罗美悦这么说,就加快整理书包的速度,平时她挺宝贝她的课本的,基本上不会把它们乱扔,她的课本都十分平整,用一学期也能让书本像新的一样,但是今天,她几乎是用塞的,直接把书塞进包里,匆匆忙忙拉上拉链后,往后门快跑过去。

    叶海唯离她近,他也看见季小婉想溜,就先她一步绕道她面前,把她堵死。

    季小婉看见叶海唯挡道,二话不说就掉头往前门走去。

    易淩坐在罗美悦内侧的,易淩见季小婉掉头,就直接从罗美悦桌子上踩过来,倏地一下落到季小婉面前,把她前门的路也给堵死。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