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五十二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万能钥匙二维码解码现场开奖结果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叶海唯这几天,其实比易淩还要忙乎,他的手脚比较大,自从吞了马强的势力以后,他就把目标定在整个庆市,他要把整个庆市统统吃下来!

    叶海唯手下有七个兄弟,以前在街上只是当小混混的,不过也算混出了一些名堂,街上兄弟都叫他们七太保,七太保中的老三是个瘸子,是被人寻仇砍伤的,那个时候老三被人砍了不知道多少刀,流了不知道多少血,他们七兄弟也没有一个身上不带伤的,老三伤的很重很重,差点死掉,那个时候刚好碰到叶海唯,叶海唯连他们身份都不问,直接砸钱给他们疗伤,把老三的一条小命给捡了回来,还花钱替他们报仇雪恨,那个时候起,七太保就欠了叶海唯很深很深的人情。

    三年前,叶海唯把老大,小五和七七,派去M国特种训练营训练去了,如今他把他们召集了回来,又把老二,小四,小六派过去培训。七太保中老大叫安岚,大家都叫他安老大,安老大他们回来的时候,那七兄弟激动的直接抱成团,大哭了一场!七兄弟整整喝了两天两夜的酒,然后第三天醒来,老二,小四,小六被叶海唯打包抗走了。

    叶海唯只跟安岚说了七个字,“把庆市给我拿下。”

    然后安岚就开始马不停蹄的大展拳脚起来。

    小五开始帮叶海唯训练有底子的兄弟,召集各式各样混混,集帮成派,还带有编制,这种编制,是不亚于特种部队编制规则的!训练也按照特种部队军事化训练!为了方便训练,他们还买下了一个训练基地,进行改造。

    七七开始四处联络军火商,为了壮大内部军火实力。

    叶海唯把老二,小四,小六带走的时候,让他们绑了一个人,一起打包带走!

    凯铭就在那天,彻底的失踪了!

    叶海唯基本上不怎么与七太保联系,一切的事情,都由塔苛出面,但是有任何重大决策,塔苛会第一时间通知他。

    叶海唯说要组建一个军事化的黑帮组织,那七兄弟干劲十足,虽然他们知道,他们现在所做的这些,都还只是一个雏形,但是他们也知道,只要有时间,他们一定可以把势力发展到让人望尘莫及的地步!

    叶海唯是个有野心的男人,而跟着他脚步走的人,原本没有野心的,也会被他带出心里压抑着的沉沉兽性!塔苛就是这样被叶海唯带出来的!

    这几日,两兄弟都在忙乎着自己的事业,把季卫国这人给抛到了脑后,但并不表示,他们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他!还有那个季小宝!竟然趁他们不在的时候,跑到季小婉面前嚣张?

    有易淩坐镇,叶海唯放心的离开了。

    叶海唯走了之后,易淩就绝对不会离开季小婉半步。

    晚上放学的时候,易淩想把钱童儿和程香香她们赶走,可季小婉不乐意,易淩忍了忍,继续四人一同前行,等季小婉和钱童儿她们说BYEBYE的时候,易淩就忍不住了,他直接抓着季小婉的手,把她的手塞进自己裤子口袋里,然后笑得一脸猫腻。

    季小婉被他牵着走的时候,那眉头,拧成了死结,她还想挣扎的,可越挣扎,他的手就捏的越紧。

    以前都是两兄弟送她来着,因为他们两个相互监视着对方,害得他们都不能对她出手,好不容易终于有机会单独送她了,易淩还不趁机吃些豆腐的么?他早就想抓着她小手这样子走了,现在好不容易抓着了,想让他放手?没门!

    季小婉的小手真心软,和他粗糙的大掌比起来,都不及他一半,这手软乎乎的,还滑嫩嫩的,握起来就是舒服,如果她再胖一点,小手肉再多一点就更好了!

    易淩边走,脑子里边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

    季小婉就想着怎么把他的手给甩开。

    两人保持沉默着,没多少交谈。

    走着走着,路过一个转弯口的时候,突然,一群手臂纹满纹身的混混,把易淩和季小婉围了起来。

    季小婉看见那些纹身就害怕,她知道,这些人肯定是黑社会的!

    易淩看见这群混混就笑了开来,“怎滴了?兄弟?”

    易淩邪笑的表情,看起来比混混还混混,比流氓还流氓!如果他脱去校服外套,换上那些混混穿的乱七八糟的衣服,他肯定比黑社会还像黑社会!

    其实易淩也想过的,如果他和叶海唯的身份换换,他去当黑社会头头,他肯定比叶海唯还像模像样!叶海唯这家伙,斯斯文文的,反而像个做生意的奸商!

    那群混混头头,看着季小婉的脸就裂开一道淫荡的笑容,“兄弟,这妞挺正的,要不跟哥们几个一起回去爽爽啊!哥们再多叫几个妞给你,陪大家一起爽。”

    易淩的笑容阴沉了下来,那眼嗖嗖两下射了过去,“那先看看你们几个有没有本事把我们带走了。”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混混头头只是把头往易淩这边一甩,身后七八个兄弟纷纷上前抓人。

    易淩把背上书包往季小婉手里一塞,说了句,“别乱跑!”然后挥起拳头就干!

    一人一拳,没多打一下的,那些人统统倒地不起。

    易淩拍了拍手,回头看向季小婉时,季小婉看着自己的目光,别提有多惊讶了。

    季小婉真的不知道,易淩的拳头竟然这么硬?那几个大块头,只挨了易淩一个拳头,就倒在地上怎么爬也爬不起来了?

    季小婉只是一个小女人,要是易淩这一拳头朝她肚子上打上来,她估计一下子就会被他打死的吧!

    易淩走到季小婉跟前,把她怀里的书包再次背上肩膀,然后打了个电话,“喂!叶海唯!我们被几个混混给围了。”

    叶海唯脸一拉,问,“哪条街的。”

    “章华街。”

    就是上次甄彤彤围堵季小婉的那条街,是季小婉回家的必经之路!也就是胖子管的那个区域。

    叶海唯当下拿了塔苛的电话,打给胖子。

    胖子接到叶海唯的电话的时候,看了看电话号码,奇怪的咦了一声,然后接了起来问,“塔爷怎么想到小胖了。”

    “我叶海唯”

    叶海唯是谁?胖子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塔爷得恭恭敬敬叫叶海唯一声唯哥,他胖子算什么东西?塔爷都得叫他唯哥,他也得恭恭敬敬喊声唯哥才行!

    “唯哥好,唯哥有什么吩咐小的的?”

    “你的手下围堵了我的人!”

    “什么?”胖子一听,吓得脸都绿了,“哪只畜生这么没眼界?连唯哥的人都敢堵?”

    “章华街的。把他们抓过来,我要亲自审问!”

    叶海唯发话了,胖子顿时暴跳出来,对着手下吼,“给我把人统统抓过来!这群家伙不想活了是不是?”骂完,胖子赶紧哄着叶海唯说,“唯哥您稍安勿躁,小的马上把人送到您面前来。”

    叶海唯挂断了胖子的电话,他和易淩电话还在接通中,易淩自然听见叶海唯和胖子的那几句对话,易淩笑了起来,“唯哥,您真心厉害啊。”

    易淩笑的时候,还带了好多嘲讽的味道!也就只有易淩这小子,现在敢这样嘲讽他了!

    叶海唯冷冷哼了一句,说,“小子,你安分点!别对小婉动手动脚的!要是让我知道,我扒了你的皮!”

    易淩嘴一抽,不怕死的说,“你扒啊!有胆子来扒啊!你易爷我怕你,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给你看!”易淩边说,边大手一楼,把季小婉整个肩膀直接揉进胸口里。

    季小婉吓了一跳,抬头朝易淩看去,正看见他色眯眯的盯着她猛瞧。

    季小婉心里猛地漏跳了一大拍,眼皮也跳个不停。

    叶海唯吼了他几句,易淩不听,直接掐断了他的电话,还故意把手机关机,然后搂着季小婉回家去了。

    季小婉原本想让他把书包还她,再快点赶他走,可易淩直接搂着她上了楼。

    季小婉在想,是不是给他一个离别吻,他就会乖乖的离开?季小婉站在自己房门前,偷偷看了他一眼,就是不肯掏钥匙。

    季小婉不掏钥匙,易淩就帮着她掏,掏完钥匙把钥匙塞进季小婉手里说,“快开门啊。”

    易淩说那话的时候,搂着她肩膀的力度更加用力了些,季小婉听得出,他好像很急的样子。

    易淩的确很急,呼吸也急促了,性子也急了,急得就差直接踹开房门闯进去了。

    季小婉拿着钥匙愣是不肯开门,她说,“你好回去了吧。”

    易淩瘪着嘴说,“你得请我进去喝茶。”

    “改天吧。”至少,改在他和叶海唯一起的时候,她可以请他们进去喝茶,因为只有他们两个都在的时候,她才会安全。

    “不行!就今天!”易淩强势的说。

    易淩脑子里想什么,季小婉哪会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这门怎么也不能给他开!

    “很晚了,你还是回去吧。”

    这男人怎么就说不通呢?

    易淩看她不动手,索性抢走她手里的钥匙,替她开门,为了防止她偷跑,他右手还搂着她胳膊,只用左手拿钥匙开门。

    他很急,急的手都在哆嗦,那钥匙孔故意和他作对似的,怎么插都插不进去,季小婉还用双手阻止他开门。鼓捣了好一会,就在易淩气得想直接踹门的时候,钥匙终于插进去了。

    季小婉眼皮一跳,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她现在就默念着,这会儿,她妈妈会在家里!可惜!她妈还是不在家!

    房门开了,易淩直接把人拽进房里,把门甩上的瞬间,他把书包随手一扔,横打抱起季小婉就往她床榻走去。

    季小婉惊呼一声,“啊!你想干嘛?”

    易淩不说话,他难受的根本说不出话,季小婉的反抗对他来说,是在给他挠痒痒,不痛不痒的,他任由她打,任她捏,任她咬,反正他皮厚,她牙齿咬断了也不一定能把他咬出血来。

    他把她往床上一扔,都没给她起身的机会,直接翻身压上!

    连七个孔武有力的大汉都没能把易淩怎么着,她一个小小的丫头,难道能把他打趴下么?

    季小婉被扔在床上,易淩二话不说,直接把脑袋埋进她香肩里,狂乱的吻着她颈窝处。

    季小婉把叫喊的力气,全都用在推开他的力度上了,她说的有些无力,“你到底想干嘛?你难道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了?”

    易淩忙着吻她,还得忙着回话,他有点不爽,“我答应过你不会碰你的!你放心好了。”

    放心?“那你现在到底在干嘛?”

    易淩把她乱挥的爪子一手一边撑开,然后压住,“我就亲亲,不做别的。”

    说完,又沉沉的压了下来。

    “亲也不行!”季小婉叫了起来,又气又急,“我不允许你碰我!你答应过我的!你给我走开!快滚开!”

    易淩不理她,忙着自己的活。

    “多久了?都多久了!”易淩在她耳根子旁,呼着热气呢喃着。

    季小婉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还傻傻的问,“什么多久了?”

    “我多久没这样吻你了。想死你了。”易淩边说,边卯足了劲咬上她的嘴,把她嘴咬得又红又肿。

    季小婉气得小脸涨得通红通红,“畜生!混蛋!给我滚远点!”

    其实像这样吻她的事,也就上个礼拜吧,可易淩就是觉得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久到他几乎快要忘记她是什么滋味的了!

    现在地点合适,时间也合适,他原本可以大大胆胆的狠狠要她的,可是……他答应不会碰她,他必须得做到不是?他现在只不过要求几个小小的吻而已,不过分吧!

    易淩不过分的把手直接从她衣服下摆伸了进去,瞄准她胸口处突然侵袭。

    季小婉倏地一下睁大了眼睛,她尖叫起来,“混蛋!流氓!”

    混蛋?流氓?

    他都没做什么呢!要是在梦里,小丫头早就被他扒光衣服了!他现在只是小小捏捏她胸口而已!怎么就流氓了呢?

    易淩觉得自己很委屈,接着又加了把劲,直接用嘴去啃,隔着衣服啃。

    季小婉脸都被吓绿了。她还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对待。

    “易淩你这个混蛋!你说话不算话!我恨你!恨死你了!”

    季小婉一说恨他,易淩顿时打住所有动作,抽出她衣服下的手,皱着眉头撑起自己大半个身子,拿眼死死的瞪着她,说,“小婉,别再提以前的事了,好么?”

    季小婉冷冷哼了一声,说,“你想抹杀掉一切么?你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我这辈子都会记在心里的!”

    易淩眉头拧的死紧,脸也紧绷了起来,整个人洋溢着浓浓的怒气。

    易淩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气谁!

    季小婉以为她这么说,他就会放过她了,没想到突然,易淩伸出大掌直接捂住她的嘴。

    季小婉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易淩说,“我会补偿你的!小婉!”

    季小婉原本想说,让他滚远点就是对她的补偿,可是她的嘴被他给堵住了。

    易淩就是不想再听见她任何伤人的话,所以才把她说话的权力都给剥夺了,季小婉只能呜呜了两声,作为反抗。

    易淩看着季小婉怨恨的眼睛,越看,他的视线越深沉了起来。

    “小婉!我是想让你快乐的,想让你幸福的。”

    季小婉摇着头,想甩开他的手。

    易淩说着,“所以,我想拿我的一切,给你打造一片天空,任你逍遥。我给你权力,让你去报仇,向你父亲报仇,向你母亲报仇,向所有伤害过你的人报仇!而我,只要你的人!你的心!你身上所有一切东西!”

    如果是其他的女人,听见他这样肺腑之言,说不定会痛哭流涕的爱上她!但是季小婉不会!

    她不喜欢这样霸道的男人!他霸道的给予她不需要的东西,还硬逼着她和他交换,甚至现在,她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这样的男人,叫她怎么喜欢的了?

    季小婉闭上眼睛,不再做任何反抗,反正她的反抗,对他来说,根本可有可无。

    他想要的话,轻而易举就能拿走她一切,就如同当初,他只是简单的一句话,简单的一个动作,可以把她逼得走投无路,割腕自杀是一样的!

    易淩松开捂住她嘴的手掌,依旧撑在她左右身侧,沉沉的看着她。

    季小婉看他不动手了,慢慢睁开眼,眼底里还是带着很多的厌恶。

    “可以走了么?”季小婉一得到说话的机会,就开始赶人。

    易淩额头上爆出几条青筋,是被气出来的。

    “不走!”易淩恶狠狠的说,“我就是不走!怎的了?”

    季小婉眉头拧得死紧,忍着脾气,问,“那你到底想怎样?我待会儿还得去帮人补课,我没时间和你这个公子爷聊天。”

    易淩突然松开了紧锁的眉头,嘴角微微牵动起来,“小婉,我想要你。”

    季小婉脸一黑,跟他牛头不对马嘴!“我不想给你。”

    “你讨厌我,不想接近我。你可以给我一次,说不定,我爱过你一回后,就会忘了你呢!”易淩开始诱哄着说。

    “我不想给你。”季小婉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说着,像是生怕他听漏了什么。

    “好吧。”易淩妥协了,然后说,“你不想给我就算了,这样吧,换我给你好了。”

    说来说去,还不是同一个意思?

    季小婉气得整个人都在打哆嗦,“我不想要。”

    易淩听着,沉沉吐了口气,好像很无奈似的,“你不想给,又不想要,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才好。我不想你讨厌我,可我又想接近你,小婉,你自己说吧,你提个要求,我能办到就一定会办到的,只要能够拥有你一回,让我做什么都行。”

    “去死!”季小婉简简单单说了两个字。

    易淩裂开嘴,笑着说,“好啊,让我爱过你之后,我的命就是你的,你想什么时候拿走,就什么时候拿走。”

    说罢,他动起手来,直接脱起她的衣服。

    季小婉赶紧抓开他的猪蹄,说,“杀你?我也得坐牢!你自己给我去死!”

    “那可不行!这世上只有你能动手要我的命!小婉,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说不通!季小婉就知道,这人说不通!他明知道她不会动手杀了他的,所以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这样的大话,最终的目的,还不是为了要拿走她的身体么?

    再说她要他的命做什么?她要他的命,拿来玩还是拿来用?她要他的命还得拿自己的身体去换?这笔账怎么算,怎么亏!

    季小婉当然不乐意答应。

    “给我滚!滚开!不要碰我!”

    易淩实在忍不住了,他又把她的手紧紧抓着,给撑开在两侧。直接拿嘴堵住她的,*辣的深吻,吞掉她嘴里任何一丝缝隙,甚至连她的呜咽声通通咬进肚里。

    一时间,屋里安静了,只剩下两人粗喘的呼吸声。

    易淩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深吻,竟然把他所有*彻底勾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要是不释放一次,估计今晚他说什么都不会离开她的。

    依依不舍的,他退开了她的唇,迷离的眼神看着她秀红的脸,说,“宝贝,我给你上次生理课吧。”

    季小婉还傻傻的问了句,“什么?”

    刚问完,她的嘴又被堵上了,季小婉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她的手被他紧紧拽着,然后慢慢伸入他裤子里……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