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五十六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精准三肖期期公开免费v管家婆八肖之实战编平台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当天晚上,易淩煮了顿烛光晚餐,营造浪漫的气氛,假装两个人在约会一样,音响里还放着优雅的小提琴,季小婉也没跟他吵跟他闹,任他一个人在那边张罗来张罗去,吃晚饭的时候,季小婉餐盘里的牛排,早已被易淩给切成碎块了,她只要叉着往嘴里送就行。

    易淩还给她准备了红酒,准备好让她喝酒乱性的。

    可季小婉不喜欢喝酒,推了,拿一瓶果汁回来解渴。

    易淩瘪瘪嘴,也不跟她计较,反正他现在心情爽飞天了!

    难得叶海唯这小子离开,今晚是他和她独处的最好时光,他一定要给她见识一下,自己最完美最绅士的一面。

    吃完晚饭之后,季小婉很不给面子的,把嘴巴擦擦,往自己房里躲去了。

    易淩当然不乐意,他原本还在想,吃完晚饭之后跳个舞什么的,然后在跳舞的时候,接个吻之类。

    他都已经想好了。可季小婉愣是没这情调,说要回房写作业,下个礼拜要考试。

    易淩就急了,季小婉跑回房里,他就跟在她身后,不停叫着,“小婉?小婉!”

    季小婉听见他喊自己名字的时候,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易淩用这种暧昧的声音喊她名字,季小婉再傻都能听出来了,他这是在发情!

    季小婉就是不理她,坐在书桌前,摆起看书的架子。

    易淩一屁股坐在她书桌上,鼓着腮子看着她,还时不时吵她,“小婉,别看书了,咱们聊聊天呗!”

    这么好的独处时光,可不能这样子浪费了,要不是之前答应过她,不能随便亲她吻她抱她,恐怕他现在早就把她压在那张大床上去了,就算不能做光她,起码也得再给她上次生理课才行!

    季小婉有恃无恐的坐在那边看书,反正,只要易淩敢乱碰她,那么她就义无反顾直接搬出去了。

    之前,她搬进这里的唯一条件,就是想让谭雅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活着,谭雅的确和自己儿子视频通话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两分钟,但谭雅相信了季小婉的话,相信她的宝贝儿子出去三年后会回到她身边的。后来季小婉和谭雅通电话的时候,还听见谭雅说,有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三十万现金给她,还有人寄给她一封信,信里全是英文,谭雅找人翻译了下,才知道这是一张国外高中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是凯铭的!谭雅想找侦探调查,可她每次派人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老是碰到很多阻力,甚至连哪所奇怪的高校地址都找不到。到最后,谭雅终于放弃了,她对季小婉说,没有一个绑架犯倒过来给被绑架人钱的,谭雅相信对方不会伤害她的儿子,她就当她宝贝儿子去了国外留学三年。之后,谭雅就安心的继续工作上班,而季小婉有空的时候,也会打个电话慰问慰问她,好一解她思儿之苦。

    谭雅的状态恢复了正常,那么她也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现在她住在这里,目的只是希望能维持谭雅和她儿子见面的机会,但并不表示,季小婉就必须得接受这两个人无时无刻的性骚扰!

    易淩看着季小婉认真看书的迷人脸蛋,心窝里就痒的要死,想狠狠揉捏她一番,可是她就是不乐意让他近身。易淩憋得慌死了,像只饿极了的狮子,被绳子紧紧拴着,面前有块肉,香喷喷的,他怎么钩也钩不着!

    “小婉?”易淩低着头,就在她耳根子边说话。

    反正他只要不亲她吻她抱她,他在她耳边说悄悄话,没越矩吧!

    *的气息喷洒过去,季小婉耳根子唰的一下,红透了。

    易淩看着她红滴滴的耳垂,就更痒痒了,好想上去咬一口也好。

    “小婉?”易淩幽怨的喊着她的名字,哪怕她不答应,稍微应他一声也好啊。

    季小婉皱着眉头,微微侧开一下,就是不理他。

    易淩咕噜一声,吞咽口水声音,季小婉能清晰听到。她就不懂了,这家伙怎么这么饥渴的?

    为什么?

    为什么她就没那种渴望呢?难道是因为对方不是自己喜欢的人?如果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董晓的话?她会不会有所回应?

    季小婉脑子里不停的在幻想着,可是当她幻想着董晓就坐在自己身边,她也不觉得自己会像易淩那样饥渴,总觉得,这样子会亵渎了她对董晓的爱。

    季小婉就是不理他,任由他一个人在边上发情。

    易淩痒得要死,一手撑在她椅子后背,一手撑在她书桌前,把脑袋凑在她面前,那唇,就离她一公分近,还是呢喃着喊她名字,“小婉?”

    易淩忍不住了,抓着她椅背的手,差点就往她脑袋后面招呼去,想把她的头压向自己,他的手就在她脑后一公分的时候,急忙打住,又紧紧的抓上椅背,这一来一回,他就更急了。

    看着季小婉不搭理自己,他沉沉吸了口气,企图想让自己冷静下,“小婉,咱们聊聊天嘛!”

    他靠的太近了,季小婉皱皱眉,挪了挪位置,离他稍微远些。

    易淩把屁股挪了挪,还很过分的,直接压上了她的课本。

    季小婉眉头又拧紧了些,但她还是不理他。

    如果现在坐在季小婉位置上的,是其他女人的话,估计这一秒,彻底会被他给攻陷,然后任由他搓圆捏扁。

    他想吻她。

    季小婉知道的,可她就是假装不知道,还处在那边淡定的看着课本。

    易淩眼睁睁盯着她的红唇,来来回回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得他裤裆都鼓起来了,她还是不肯给他回音,他急的跟什么似地。

    要不是答应了她的!要不是答应她那么多苛刻的条件!要不是他不想让她搬出去!

    她以为她现在有这么轻松么?

    小丫头现在就是仗着他们先前谈妥的条件,在他面前这么嚣张?

    “该死的!季小婉!”易淩恶狠狠的说,低吼声直接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你就不能给我一次么!就一次!”

    “不给。”季小婉冷冷的回绝了。

    易淩气得呼了口热气,好像妥协了什么似地,他婉转的说,“不给就不给,那给我个亲亲总可以吧,就亲一口。”

    季小婉残忍的冷笑了一下,还是不理他,仍由他处在那边发情。

    易淩眉角一抽,忍得格外辛苦,可她又不搭理他,他真的生气了。

    小丫头肆无忌惮,真的以为他拿她没办法了么?

    他只不过不想这么快吓到她!想一步步慢慢和她发展,可她冷冰冰的态度,当真把他给惹毛了!看样子,不给她点颜色看看,以后的日子,他更难熬了。

    “小婉……”易淩突然坏笑了起来。

    易淩的笑,季小婉看见了,易淩那嘴角就在她眼前,她不想看见也看见了,季小婉不知道他坏笑什么,但她隐约知道,他脑子里肯定没装好东西。

    “小婉,昨晚我又梦见你了。”

    易淩幽幽说了起来,季小婉的脸就拉下来了。

    这家伙,估计狗嘴里吐出象牙。

    “昨晚我梦见你穿着我给你买的那件性感睡衣,我躺在床上,你坐在我身上……”

    季小婉赶紧拿书本捂住他的嘴,恶狠狠的说,“出去。别吵我看书。”

    “你在脱我衣服,我的手伸进……”

    “闭嘴!闭嘴!”季小婉拿书本敲他嘴巴,不让他往下说。

    她就知道,这家伙嘴巴里没装好东西,要是让他继续说下去,她真要被他气到吐血了。

    易淩笑得更加邪气了些,“小婉,你得用其他东西才能堵住我的嘴。”

    他给她的暗示很明显了吧,她要是再不点头让他吻,他肯定说得还要露骨,还要过分!

    季小婉放下课本后,静静的看着他,易淩的视线变得更加幽深了,季小婉知道他今晚肯定不会放过她的,估计她要是不给他亲一口,他直接在她耳根子边,把他每晚做的什么梦,统统跟她说一遍,而且会说得格外详细!

    季小婉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书本往桌上一扔,抬头对上他的视线,说,“你想吻我是吧。”

    易淩嘴巴裂开了,露出白晃晃的牙齿。

    “就吻一下下!吻一下,我就不烦你了,让你安静看书。”

    怎样?他的要求真的很低很低吧。

    季小婉抿着唇,故意舔了舔嘴角。

    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骨子里竟然这么坏,坏到竟然学会利用自己的身体条件来和恶魔谈判了。

    易淩看见她的小舌头,狠狠吸了口气,好像现在只要季小婉点一个头,他马上就会扑上来似的。

    易淩紧绷着脸,恶狠狠的瞪着她红唇,呢喃着,“小婉……”

    “我有问题想问你。”季小婉知道他很急,可她不急。

    “什么?”易淩急着问,他就想,快点问完,让她快点点个头,他就好开动了。

    “展翔这几日老是被人打,听说是我们高三年级组的人干的。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或者问,和你们两个有没有关系?”

    季小婉忍了那么多天,终于问出来了。

    易淩顿时眯起眼,*消退了一半,换了道冰冷的视线看着她,“怎么的了?想给他求情?”

    “没有。”季小婉知道,她根本不可能和易淩谈条件的,这只畜生一抓到把柄,可不会像叶海唯那样好说话,叶海唯说不定会心软放过自己,可易淩不会。

    “没有就不要跟我提他。”易淩听见展翔两个字,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的火,他把展翔爸妈都给搞走了,这个展翔还死脑筋,说什么都不肯转学。易淩现在就想,要不直接让叶海唯把他也给绑走送去别的地方得了!

    季小婉深吸了一口气,好言好语着说,“我和展翔没有什么的,而且,他是高二,我是高三,平时碰不上什么面,你们这么忌惮他,做什么?”

    易淩直起身子,抱着双臂瞪着她,说,“爷我就是不乐意,爷我不高兴!我要让他转学!”

    季小婉忍着怒气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双眼,点头答应着说,“我答应让他转学,但是你的手段,能不能不要这么卑鄙?你这是在伤害他人身体。”

    听见季小婉说答应让展翔转学,易淩心里终于好受了一些,因为只要季小婉答应离展翔远一点,就表示季小婉和展翔之间,是不会有后续发展的。

    这一想,易淩紧绷的身子微微松懈了下来,看着季小婉的目光,原本是愤怒的,如今转眼间,又燃起了一股子熊熊欲火。

    “行,我可以不伤害他的身体。反正爷有的是手段把他逼走。”易淩邪笑着说了句。

    季小婉听见易淩的保证后,终于松了口气。

    “可是小婉……”易淩话锋一转,又开始嘀咕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些报酬什么的,要不然……”

    季小婉真的很想白他几眼,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没那么好说话!

    季小婉扭过头,心里憋得慌,又堵的慌,一股子怒气怎么也没地方发泄,就好比易淩现在这样,一股子欲火也没地方发泄一样。

    忍了口气,季小婉松口了,说,“只吻一下,不可以做其他的事,唔……”

    季小婉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看着那只畜生,竟连她后面的话都没说完,就直接冲过来咬她了。

    好不容易终于让她点下这个头,他不好好吻个过瘾,就真对不起自己的心肝了!

    易淩一边吻着她,一边把她从位置里挖出来,让她站在自己身前,两条大腿直接圈住她身子,不让她有任何逃离的机会,空闲出来的双手就在她后背乱摸,还伸进了衣服里,直接贴着她细腻的肌肤,甚至把那胸罩带子给解开了,嫌它碍事。

    说好就吻一下的,他这个,算起来有多少下了?还不带这样子乱来的吧!她可没答应!

    季小婉开始挣扎,易淩偏不让她挣扎,他甚至不给她说话的时间,他知道,要是给她吭声,估计这丫头直接给他喊停!

    为了不终止这个深吻,他卑鄙的堵住她呼喊的权力。

    正当两人吻得浑然忘我的时候,突然,创开的房门口处,传来两声咚咚敲门声,敲门的人,就站在门口,冷眼瞪着他们。

    这个时候能敲开季小婉房门的人,还有谁?

    易淩不想理他,继续吻他的人。可敲门那人又狠狠的敲了两下门,说,“易淩,你小子想死是不是!”

    易淩依依不舍的离开她的小嘴,拿眼嗖嗖两下射了过去,呼吸声急促的不行,“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赶在这个当头卡回来!你存心的吧!叶海唯!”

    他刚刚还在想怎么把她带去床边来着,他都没动身,叶海唯就跑来给他捣乱,真是够了!

    叶海唯要不是有急事要出去一会,他绝对不会给他们俩留下这么久独处的时间!他拼了命的把事情办完,赶回来看见客厅那乱七八糟的烛光晚餐用具,心里就一窝子的火,想也没想,直接打开了季小婉的房门,他已经做好准备会看见两个光溜溜的身影,好在,那两个人衣服还健在,但是易淩那小子,正在占季小婉的便宜,那两只手伸在哪里呢!叶海唯看见这一幕,心里酸得冒泡,就差直接上前揍人了。

    “你答应过小婉什么?怎么又越矩了?你怎么就这么控制不住自己呢?”叶海唯狠狠骂他这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畜生。

    易淩突然高傲的裂开白牙,他的手还伸在她后背,紧紧的抱着她,“是小婉自己点头答应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这样子乱来啊。”

    季小婉听着,脸倏地一红,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这男人不但卑鄙,还下流无耻!

    叶海唯听着,眯起了眼,“你拿什么东西威胁她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就算有,他也绝对不会承认的。

    季小婉扭动了两下,低吼了句,“快闪开了。”

    易淩不乐意,把她抱得更紧了些,“刚刚那个吻都还没结束呢。”

    “说好了只是一下下的。”

    “是啊,我没说停,那一下下就不能停。”

    易淩一说,季小婉差点气背过去!她就知道,和易淩谈条件,根本谈不通!这家伙绝对不知道得寸进尺四个字是怎么写的。

    季小婉扭得用力了,易淩看小猫抓狂了快,无奈只要松开了她,季小婉躲到一边把胸带扣子扣好。

    叶海唯看见那幕幕,气得差点抓狂,他深吸几口气后,朝易淩钩钩手说,“出来,咱们谈谈。”

    “好啊!爷我会怕你啊!”易淩现在正欲火当头,没地方宣泄!叶海唯这小子自己撞到枪口上来,就别怪他出手不留情!

    易淩不怕死的撩起了袖子,走出了季小婉卧室,顺便替她关上房门。

    季小婉知道,这两兄弟又要开始打架了,季小婉不管他们打成什么样,不管他们谁胜谁负,反正她知道,她已经安全了,而且她的目的也已经达成了!

    以后的日子,展翔应该不会再被人打了吧!

    屋外,两兄弟这次干架比以往还要暴力,那卯足劲的打架方式,让别人看了,还以为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来着。

    打了好久,两人的力气被耗干净了,易淩和叶海唯统统坐趴在地上,两双眼睛还是恶狠狠的瞪着对方。

    叶海唯冷冷的笑着,“你的化妆品公司快要上市了吧,资金缺不缺?”

    “老子啥东西都缺,就是不差钱!”易淩哼笑了一下。

    “不缺资金,就不知道经不经得起折腾了。”

    易淩嘴角一抽,恶狠狠地说,“臭小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几日在建军队吧,怎的?招了多少号人了?有多少张嘴在等你派饭呢?我还不知道,你手脚挺大的,养这么多人,你也不怕自己吃不吃得消。要是我把你所有店面统统封掉,我看你拿什么钱去塞那么多张嘴!”

    叶海唯的表情更冷了,“又想开架了是不是?”

    “爷我会怕你么?”易淩跟进脚步,低吼了一句。

    “那就来试试看啊!”叶海唯哼笑了一句,“下个礼拜一是期中考试。”

    “好,考完试后,再来一决高下!”

    说完,两人同时起身,狠狠瞪了对方一眼后,怒气冲冲的走回自己房里去了。又是同时的,两人掏出手机,打给佘笙和塔苛。

    佘笙这个时候埋头苦干中,黑眼圈浓浓的。

    这几日来,他不断忙着处理旅游社,还接手了一家童装公司,虽说那家公司,暂时有代理执行CEO管理,但是他还是得过目很多公司里的账目资料文档,他苦逼,好在,那家印刷厂收购回来,仍然由那个老板当家,只是注入了些小小的资金,让那老板自由发挥去了。

    佘笙接到易淩的电话,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喂……。”

    相对佘笙有气无力,易淩中气十足的说,“给我做好准备!期中考试一过,要开战了!”

    “开战?”一听见这两个字,佘笙倏地一下,把头从资料堆中拔了出来,黑眼圈眨巴了几下,“开什么战?和谁开战?”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佘笙心底里带着一股浓浓的恐惧。

    “叶海唯这小子,简直在找抽!四处找我的茬,你易爷我不给他一些颜色看看,易爷我两个字倒过来写给他看。”

    佘笙那原本高高悬挂着的心,顿时跌入崖底,久久不能自拔,佘笙苦逼的哀嚎了起来,“易爷!您老行行好!咱们公司要上市了,这几天,经不起折腾啊!咱上市公司的资料,可都是假的,经不起折腾啊!”

    “经不起折腾,也得给我折腾!我是不会让叶海唯这小子好过的!我要封光他所有场子!我要让他没米吃!让他自己的手下把他翻个底朝天,最好让他被自己的手下,砍死在街上!”

    佘笙眉头在抽,嘴巴也在抽,心肝更是在抽,“易爷?您和您兄弟到底在闹腾什么事啊?总得跟我说说原因吧!您忘了,你们俩上次拿我们开刀打架,被卷进去几条人命啊?人命啊!大哥!”

    “废你他妈什么话!你死了没?你挂了没?易爷我保你不死!你甭他妈给我废话!让报社里的人,统统出动,这几天,给我紧紧盯好他的场子,通知李老,有必要把警队也给我支过来。期中考试一过,我死也要封光他的场子。”

    “易爷!别这样,兄弟间,有话好好说!易爷,我这几天,一天只睡两个小时!已经够悲催的了,您再这样子搞,我会劳累过度死翘翘的!”

    “那你现在睡觉去,还有几天时间,给我把觉补齐了,然后往死里折腾!”

    “还有啊!你那兄弟手段残忍,上回,我差点被人绑架了呢!您老行行好,可别再让我经历一次,我真心承受不起啊!”

    “急什么!我早就想到这个了!你放心,我有个保镖,可以插你。”

    插你?插哪啊?

    佘笙悲剧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易爷这事没的商量了么?”

    “别废话!快补觉去!把自己精神好好养养!我不要一头要死不活的牛!”

    说完,也不给佘笙讨饶的机会,直接挂了他的电话,气呼呼的去了洗手间,舒舒服服的洗了个冷水澡,降降火气,然后躺床上睡去了。

    另头,塔苛接到叶海唯的电话时,塔苛正在料理几个无帮无派,跑过来找茬闹事的小混混,原本这种事,他根本不需要自己出面的,可是那些混混倒是挺能的,嚣张到把副市长的女儿都给拐进来,给她灌了****,衣服也给扒光了,就差干上去了。

    副市长罗堂,塔苛见过一次,他的女儿,他也刚巧见过一次,这次算她幸运,刚好让他瞧见,要不然,罗堂女儿被人迷J在他们酒店里的话,会惹来不小的麻烦,虽说现在罗堂的权力被市长给架空了,但他还是副市长的头衔,怎么说,都不能染他女儿受到这样的伤害。

    叶海唯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塔苛正好给他报告这件事。

    叶海唯静静的听了会儿,说,“小事,派人把他女儿送回去就好。”

    “知道了。”

    叶海唯和罗堂的女儿,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吧,但是罗堂女儿以前在外省上的是贵族学院,和他们没有过多的接触,而且罗堂的女儿年纪比他们大了四岁,有不少的代沟,所以叶海唯和罗堂的女儿不怎么熟悉。但若是之前,叶海唯知道罗堂的女儿被人差点迷J的话,他肯定二话不说,亲自送她回罗家,但是他现在,不想和姓罗的人,有任何牵扯,所以他才这样冷淡,只派了手下把她送回去。

    “塔苛,这几日吩咐下面的人,让他们皮绷紧点,别闹事。”

    “怎么了?”塔苛一听叶海唯这么说,就知道出事了。

    “期中考试过后,要开战了。”

    塔苛一听,眉头拧成了死结,“唯哥,不会又和您兄弟吵架了吧。”

    “那小子有点欠抽,我得给他点颜色看看,要不然,他不知道什么叫收敛。”

    塔苛听得出来,叶海唯在喝酒,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里不带一丝丝的温度,看样子,他的确很生气。

    “别这样,唯哥,有什么话,兄弟间好好说嘛,没必要把事情闹这么大!易淩那小子要是再把我们的店给封了,没有营收,兄弟们就没活路可走!这几日,小五在训练的那帮子弟兄,已经学有所成了,但是这资金消耗像流水,没店面撑着,小五这边的进度就得停滞了。还有七七那边,已经联络好了一批货,但是价格方面没谈妥。货不多,但投资资金挺多的,估计得有两千万,唯哥,这货转手利润大,起码能有六千万,不能跑单啊!”

    “那就让七七加快速度,还几天的时间,期中考试过后才开战。”

    “唯哥,您就不能行行好?上回闹腾成那样,街上都乱得一团糟了,现在你们两兄弟的势力又扩大了一倍不止,打起来,战斗范围圈,几乎要遍及整个庆市了,庆市这几日的经济,原本就被你们搞的萧条得紧,听说易淩那小子,差点把股市玩到崩盘,这小子还派人去他老爸超市里捣乱,逼得他老爸把一家分店给转手卖掉了。”

    “呵呵。”叶海唯又喝了杯酒,说,“易淩那小子挺能的!你派几个,把佘笙给我绑来吧。佘笙是个易淩的马前炮,没了那小子,易淩就有的受了。”

    叶海唯真够狠的,出手一点情面都不留。

    上次也同样出过这招,不过可惜,被佘笙那小子给跑了,这次绝对不能再失手。

    “没有缓和余地了么?”塔苛就是不懂了,到底他们两个有什么深仇大恨?明明住在一起,吃在一起,还玩在一起,现在又打起来了?

    “缓和?”叶海唯哼笑了一下,“那小子的爪子不肯收敛,我就不会给他缓和余地!塔苛,让安岚出马吧,我要万无一失的。”

    塔苛无奈的泄了口气,说,“好吧。”

    叶海唯忙不失地补充了句,“绑了之后藏起来,小心别伤着人,不要让他死就行。”

    “知道了。”塔苛应完声,对方就挂断了电话,塔苛万分哀愁的,开始忙碌了起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