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六十八章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58同城买双色球可靠吗今晚彩票开奖预测号码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如今,季小婉与易淩他们之间的关系,算得上再次形同陌路,虽然他们两兄弟不想承认,可他们对季小婉实在是没辙!

    没辙透顶!

    这些天,季小婉和展翔有了联络,回到家里的时候,展翔每晚都很准时的给她打电话,慰问慰问一天的情况。虽然两人都是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但是展翔已经很满足了,季小婉也很开心。

    至少,她现在不是连一个男性朋友都没有。

    季小婉虽然明白,叶海唯他们无法容忍她身边出现第三个男人,但是她真的无法割舍掉展翔对她如同父亲般的关爱。

    所以为了维持她和展翔之间的联系,季小婉都十分努力保守着这个秘密。

    而展翔自从知道季小婉从来都没有被那两个畜生侵犯过的时候,他真的开心的不得了,那天他还特意买了瓶啤酒独自庆祝了一番,可他刚喝了一口啤酒,他就把酒吐出来了,还呸了几声,骂这啤酒怎么这么难喝?这么难喝的东西,竟然还有人那么喜欢喝?

    展翔现在正努力预习着高三的功课,因为还只有半个学期了,他要和季小婉同时参加高考!

    一想起高考,展翔就想了,季小婉要去哪所大学啊?他们得填志愿了吧!

    展翔发了个短信给季小婉。

    “你想好去哪所大学了没?”

    展翔发短信给季小婉的时候,还在上课呢,而且今天,易淩和叶海唯也来上课了,那两个家伙虽然人在上课,可他们手里拿着的,永远都不是课本。

    季小婉手机震动了,她拿出来偷偷瞧了一眼,发现是‘朋友’发来的短信,打开看了一下。

    季小婉噼里啪啦的回了过去,“青城一大,学校给我保送出去的!能免学费!听说因为我期中考试成绩好,青城一大已经同意保送我了呢!”

    展翔看见季小婉发来的短信之后,脸又黑了!

    这丫头是个学习怪胎么?有必要连跳三级着读么?这么拼命干什么啊!她知不知道他追她追得可辛苦了!他都没时间去温习男女之间奇奇怪怪的事,一直赶着她的脚步往上追!她倒好,连上大学都直接保送了?

    展翔气得差点砸掉手机,他沉了口气,又发了条短信过去,“我希望你大学的时候,不要再和他们同校了。”

    展翔说的他们,不用他说明白的,季小婉知道他所指的人是谁。

    被展翔这么一提醒,季小婉突然想起来还有这件事!

    她大学是要去青城一大的,那么他们要去上哪所大学啊?不会和她一样的吧?

    易淩刚才在边上在开视频会议,突然,他看见季小婉在和人发短信,他就急着想把她手机抢过来检查,看看是不是跟哪个野男人聊天。但是鉴于之前的事,易淩觉得,他不能再这么做了,要不然,她就更讨厌他了不是?

    易淩就憋着,憋着,但忍不住,还是偷偷摸摸伸出脑袋想偷看她发了些什么信息。

    可季小婉的手机太差劲了,屏幕那么小,字也那么小,怎么看都看不清。

    季小婉倏地一下,把手机藏在怀里,往易淩那边望去。

    易淩以为被她发现自己在偷看她手机,便急急忙忙摸摸鼻子,掩饰自己尴尬的表情。

    “易淩。”季小婉喊。

    “什么?”易淩老老实实回答了句。

    “你和叶海唯上哪所大学啊?”

    季小婉问的时候,叶海唯也听见了,叶海唯人机灵,听见季小婉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就知道,季小婉应该不想和他们上同一所大学,所以易淩这小子,绝对不能把事实说出来。

    可惜易淩老老实实的回了句,“青城一大啊,怎么了?”

    易淩一说完,叶海唯白了他一眼。易淩看见叶海唯的白眼后,他顿时恍然大悟了!

    糟糕!他这样一说,季小婉不就知道他们要上什么大学了么?季小婉摆明了不想和他们接触,估计这丫头又要动脑筋开溜了。

    季小婉其实人也蛮精明的,她知道,如果她问叶海唯的话,估计叶海唯不会老老实实跟她说的,而且还想尽法子把她带进圈套里。但是易淩就简单了,他思考问题没有叶海唯这么复杂。所以季小婉才会问易淩,而不是去问叶海唯。

    季小婉当时下课之后,就急急忙忙跑去班主任办公室里说,“班主任,我想问个问题?”

    “啥问题啊?”

    “那个……”季小婉看上去有点扭捏,“可不可以帮我保送去其他的大学啊?”

    班主任一听,惊得嘴巴都掉下来了,学校里每学期就只有一到两个保送名额,他当老班这么久了,还从来没有碰到有人被保送了,还竟然敢挑三拣四挑学校的?

    “为什么要换学校?你知道,青城一大是整个N省,最好的名牌大学!是多少人有钱都塞不进去的一等名流学校?你被保送进青城一大,意味着什么?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季小婉把头低的更低了,但是她坚持着说,“我不想去青城一大,老师,您帮我试试看嘛!让我去其他学校!就算是外地也没关系的!”

    班主任抓抓脑门,好像很苦恼的样子。

    其实吧,季小婉不知道,她保送的名额,原本不是她的,因为她的成绩还没有挤到全省前十。而且,她考试的成绩,他们A高里其实有人可以超过她的,但是那些人都被老师们给警告了,考试的时候必须少写几道题,把成绩给他们压下去,这样一来,季小婉的成绩,就在他们A校整个年级组中名列第一了!好在,季小婉一直都很努力用心读书,一个学期下来,她的成绩也越来越提高,给她保送出去,也不算辱没了他们A高的名声。

    再说,给她保送出去的意思,究竟是谁的意思?这还需要他猜的么?

    之前为了能让她相信自己的确有保送资格,小丫头不知道,他花了多少的心思在里面,一来,要让她看不出来她被人强制保送了,让她知道自己被保送的时候,其实是自己得来不易的胜利果实。二来,要让她感激学校对她的好,让她知道,其实学校是站在她这边的,而不是站在那两个横行霸道的二世祖这边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被夏校长不知道叮嘱过多少回了。怎么?这会儿,为什么她又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班主任没办法决定这些事情的,他也觉得,这些烦恼的事情,不应该由他来承担,于是,他说,“这样吧,我帮你联系校长,你和校长说吧。”

    季小婉一听,欣喜的笑了笑,说,“谢谢!老师。”

    季小婉出去找班主任谈话的时候,叶海唯就骂了易淩一句,“你怎么不用用脑子的!老是喜欢横冲直撞的!小婉她在套你话,你竟然没发现!”

    易淩嘿嘿笑了两下,说,“一时不查嘛!别介意啦,唯哥!你给我亡羊补牢呗!”

    叶海唯气呼呼的,打了个电话给夏正农。

    夏正农这会儿正在开会呢,他看见叶海唯打电话过来,便压了压手,示意会议中人员集体安静,“什么事啊?海唯!”

    “校长大人,等会儿,小婉可能会来找你,她可能会跟你提,她不想去青城一大的事!”

    夏正农一听叶海唯这么说,他顿时开心的不得了。但他说话的时候,语气还是很惋惜的样子,“哦?怎么会这样啊!”

    “校长,你帮我摆平这件事!小婉她必须得去青城一大!”叶海唯强势的说着。

    叶海唯这一说,夏正农就笑得更加开心了,“这个嘛,小事一桩的!只不过,我怕我没时间应付小婉的问题!你不知道,我最近挺头疼的!咱们室内体育馆,年老失修,而且我们学校学生也越来越多,那小小的体育馆,根本容纳不了那么多学生!我这几天一直愁着,要不要重新修建一下体育馆的,还有啊,体育馆里的设施,都已经很久很久了,要是器材出现问题,砸伤了学生怎么办呀?之前政府拨下来的款子,我都拿去用来修室外体育操场了,那些经费,真心不够啊!”

    叶海唯静静听着夏正农说话,心里暗骂这只老精明的死老头子!

    “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帮你摆平的。”

    有了叶海唯的保证,夏正农就笑得更加猖狂了,“那这样的话,我就放心多了!你也放心吧,等会儿小婉过来找我的时候,我肯定有时间和她慢慢磨!”

    电话挂断了,夏正农笑着和会议室里的校董们说,“体育馆修建草案,马上给我提交出来吧!资金方面已经完全没有问题了!大家还有其他问题没有?”

    夏正农这一说,忽然,他发现,在座所有的校董们,都笑得格外的淫荡!他们觉得,把季小婉拉进A高里来,绝对是他们这一辈子做的最聪明的一件事!真是可惜啊!可惜B高的校长,怎么就这么傻呢?竟然白白放跑了这么肥的一条大鱼!看样子,今天的会议已经没必要再举行下去了。

    果不其然,夏正农刚刚挂断电话,他就接到季小婉班主任的来电,班主任跟他说,季小婉不想去青城一大,她想去其他学校,问问能不能保送别的学校。

    夏正农对班主任说,“你让她来我办公室。”

    “好的。”班主任挂断了电话,跟小婉说,“校长让你去他办公室说话。”

    季小婉感激的点点头,“谢谢老师。”

    季小婉怀着忐忑的心,去了夏正农的办公室,当她敲门的时候,她心口里一直是鼓鼓的。

    因为她明白,她提的要求,对校长来说,真的很过分!但是她没有别的办法,而且,她也真的不希望失去保送资格!

    夏正农听见敲门声后就喊她进来。

    季小婉走到夏正农办公桌前,手指有些扭捏着。

    夏正农起身,带着季小婉走去一旁沙发上,让她和自己坐着说话,意思是不想让她这样子拘谨,这样害怕自己。

    其实夏正农看上去挺和蔼的一个人,而且,他笑起来的模样,十分具有亲和力,这也是他当了校长这么多年都没被人抬下来的原因之一!

    季小婉看见夏正农对她笑得时候,她心里舒心了很多,于是,她终于鼓起勇气提出自己的要求,“校长,我想,我可不可以保送去其他的学校?”

    季小婉开门见山的说,夏正农也就不和她绕弯子,“那你想去哪所学校呢?”

    季小婉摇摇头说,“随便,随便去哪里都行,哪怕是外地也行。”

    夏正农眼一眯,笑着说,“随便吗?随便哪所学校?那XX大怎样?”

    XX大是N省最糟糕的学校,季小婉听见之后,楞了一下。

    夏正农就笑了起来,“你也知道保送的意思了吧!像XX大那种不入流的大学,你要是想去,还需要我来保送你么?只有青城一大,才有这个条件让我保送我的学生出去!而你季小婉,是我比较看中的三好学生之一!你在我们A高跳读了一年级,就已经证明了你自己的实力,这几次考试成绩也一直不错,每次考试都拿第一,你说,我不保送你去青城一大,那我该保送你去哪里?”

    季小婉被夏正农说的没话说了,她低着头,好像挺委屈似的。

    夏正农看得出来,季小婉好像还不怎么乐意似的,于是,他又说,“以前我保送出去的学生,都不需要再参加高考的,但是你不一样,知道为什么么?”

    季小婉摇了摇头。

    夏正农呵呵一下,笑着说,“因为你年纪小,做事不够稳重,青城一大的校长,不怎么相信你,他觉得你的成绩会时起时落,为了不让你成绩有所退步,所以他才给了你那么大的压力。而且,我为了帮你顶住这个压力,你知道我花了多少的时间和心血么?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帮你把这件事给说通的!”

    夏正农这么说,季小婉感觉好像很对不起他似的,季小婉把头低的更低了。“对不起,校长。”

    “你不需要和我说这些的!小婉,我保送你去青城一大,也不是没有要求的呀。”

    季小婉听了懵了下,问,“什么要求?”

    “呵呵,我希望你去了一大以后,学有所成了,再回来帮我们学校免费做宣传活动!”

    季小婉卖相好,成绩好,还获得了保送的资格,这种人拿回学校里来宣传,效果肯定会很明显的!尤其是免费两个字,夏正农的用意就是在这里了!他又给学校节省了一笔开支不是?夏正农觉得自己的确有当校长的资格!

    季小婉被夏正农说的没话说了,她低着头,又开始思考起来。

    其实夏正农说的没错,整个N省,就只有青城一大是最好的,以后她找工作投简历的时候,拿出来毕业证书,底气也足。

    再说,大学和高中是不一样的,听说大学很大,尤其是青城一大,光学校操场和教学楼之间,就要走个十来分钟。宿舍楼和教学楼之间,还得用班车接送!每个系别有每个系别的教学楼,说不定,她去了青城一大以后,只要她和他们不是一个系的,在学校里也未必能见上一面啊!

    而且,季小婉感觉,她被保送去青城一大的事,应该不是叶海唯他们在搞鬼!夏正农应该没和他们两个串通好的吧!听听,校长不是无条件帮她的,她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所以她才觉得,校长应该没有和他们串通好才对!

    这一想,季小婉终于宽心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校长!真不好意思,浪费了你宝贵的时间!等我去了大学以后,我一定会回校帮你们做宣传活动的。”

    夏正农笑着笑着,忽然感觉自己笑容十分淫荡!可惜了,季小婉没有察觉到他笑容背后的奸诈。

    这件事算是被夏正农给摆平了,也正因为季小婉的一闹,成功的让A高室内体育馆重新修建了一番,体育馆内的器材,全部翻了个新,光说那几张乒乓球桌,就花了好几万来着!夏正农笑得几乎是合不拢嘴了!

    什么狗屁慈善家,夏正农需要浪费多少口舌,才能获得哪些慈善家十万二十万的善款,但金主就不同了!只要夏正农嘴皮子这么一开,金主们二话不说,直接一百两百万的砸过来,砸得他心头乐开了花!

    所以说嘛,慈善家就只能是慈善家,而金主才是真正的金主啊!

    季小婉决定,她不能因为那两只畜生,而改变自己人生志向,她必须要去青城一大,N省里,也只有青城一大才配得起她。所以,只要她填的系别不是和他们一样就行!填志愿的时候,她得小心些了。

    罗清雨前几日,冲出马路拦阻季小婉,还差点打了季小婉一个巴掌的事,季小婉早就已经忘记了,但是她忘记了,不代表易淩他们也会忘记。

    罗清雨威胁季小婉走着瞧的那日后,易淩就按照之前和叶海唯的约定,他派了好几个狗仔,跟了罗清雨,把她和那些男人们约会逛街,甚至在暗处苟且的照片,统统报上网络,其中最劲爆的一张照片,要属她和二级歌星勇霸天的车震*照了,她的照片一传出去,勇霸天的歌迷,顿时把罗清雨骂了个半死,然后四处人肉她所有小道消息。

    这件事火爆的传开了,就连A高里的学生们,也忍不住在课余时间谈论她的丑事。

    身为副市长罗堂,知道自己女儿这副德行之后,气得当场在会议室里吐了血,被送去了急诊室。罗堂缓过劲来之后,把女儿叫回了家里,从小到大都没打过她一回的罗堂,这次,发了狠劲的往死里打,不过他知道,身为女儿家家,别的地方不能随便打,他就发狠的打她小腿,把她小腿后的肉,打得皮开肉绽,还把她关进房里,让她闭门思过半个月。

    原本罗清雨打算去找季小婉麻烦的,但是因为这件事,逼得罗清雨半个月都无法出门。

    罗清雨被人人肉的事,罗清雨本人没多大想法,但她心里还是不怎么好受,她觉得有人在背后玩她,但是她想来想去,始终想不出自己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或者说,她得罪的人实在太多了,她实在想不出,她得罪的人当中,有谁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连副市长的女儿都敢玩?

    罗清雨的行径,让罗堂名声毁于一旦,原本省级上面的人,已经准备升罗堂一级,让市长杨华去省里当副省长,而罗堂就自动升级为市长了,可惜,因为罗清雨这么一搞,硬是把罗堂升职的机会,给搞掉了。这也是为什么向来对罗清雨宝贝得不得了的他,这次会把她打的这么重了。

    市长杨华去了N省铜市,当起了见习副省长,而空出来的市长职位,被一个叫林庆南的人给夺走了。

    这个林庆南威望大,金钱脉络也大,之前他为自己营造的完美印象,让他顺利的把罗堂给挤下来了。

    而这个林庆南,其实是易淩的人,易淩无条件拿钱帮他打通关系,无条件的把他给拱上了市长的位置,目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把罗堂给挤下来么?只要罗堂当不了市长,只要易淩的人压在罗堂上面,那么罗清雨这个贱女人,想翻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刚刚被禁足出来的罗清雨,依然没有反省她之前的行径,因为她爸爸罗堂,没有把他竞选落败的事的缘由,告诉给他宝贝女儿听。所以罗清雨依然很嚣张!

    前阵子,叶海唯和易淩之间又莫名其妙的打了一次架,不过那次打架,战斗范围圈控制的很小,他们在相互牵制之余,但也给对方留有发展余地,让双方一边打架,一边发展其他势力。因为他们现在势力越来越庞大,牵扯进来的人物越来越多,要是他们像以前那样拼劲全力的斗,估计整个庆市真的要被他们搞垮了。

    而两人之间的战斗,又一次因为季小婉的事,再度停歇了下来。

    战火停下后,双方继续重整势力,不断扩张地盘。

    易淩拿钱砸钱,叶海唯拿人砸人。他们俩在学校里基本上旷课的时间比较多,季小婉也因为他们不在身旁,压力顿时减轻了不少。

    这天,程香香生病了没有来,而且已经停课两天了,听说是什么流感,挺厉害的,当时不注意没去医院,拖着拖着就拖出大事情了,现在正在住院治疗中,还被隔离了呢!

    钱童儿想她想的紧,她就鼓吹季小婉一起去探病,哪怕在隔离病房外看她一眼就走也好。

    季小婉也很想程香香,于是点头答应了。

    季小婉和钱童儿晚上放学后,就急急忙忙准备赶去医院,两人手挽着手,一副欢愉的表情。

    “小婉,你别怪我跟你提烦心事,你倒是跟我说说呗,易淩和叶海唯,你到底喜欢谁比较多一点?”

    季小婉楞了一下,这个问题,钱童儿和程香香一直很纠结,可是都这么久了,她们从来不问她这些的。

    因为快要毕业了,钱童儿在想,要是她考不起青城一大,那么她就失去了再也易淩他们见面的机会,而季小婉模凌两可的态度,钱童儿真心有点急了,她就想,如果季小婉不喜欢易淩的话,那么,她在毕业前,跟易淩正式告白一次也好。但如果季小婉喜欢易淩的话,那么她绝对不会去和易淩告白的,因为她不想当抢好朋友男人的卑贱女人!

    季小婉不知道钱童儿的心思,但是她很诚恳的跟她说,“我讨厌他们!我一个也不喜欢!如果他们都离开我就好了!”

    钱童儿听见这话的时候,惊讶的不得了,“不会吧,他们两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你怎么就不喜欢呢?”

    “我不觉得他们优秀!”季小婉说着。

    “怎么会?你说,他们哪里不优秀了?”钱童儿就是不明白。

    “一个太野蛮了,一个太阴险了。不管他们是谁,当我的男朋友,我都觉得很可怕,很难受,很憋屈!我要的东西,他们统统不愿意给我,而我不要的东西,他们统统硬塞给我!我不舍得给他们的东西,他们硬是要抢走。你说,你叫我怎么喜欢他们?”

    “怎么听起来,那两个家伙像流氓啊?很无赖似的。”钱童儿皱着眉头,苦思。

    季小婉点点头,算是认同,“他们真的就是两个流氓,不可理喻的流氓!”

    钱童儿想了片刻后说,“小婉,你难道不知道要和他们沟通的么?你可以把你自己的想法说给他们听,你跟他们说你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说不定他们就会依你了呢!”

    “说过的,我已经说过不知道几百次了,可是,我和他们好像有代沟似的,说不通!”季小婉也皱起眉头,好像整个人都很纠结似的,“我听人家说,三年一代沟,我们他们正好差了三年的距离,估计就是因为年龄上的差距,我总感觉,我和他们之间有着一道很深的鸿沟。”

    “没这么夸张吧!”钱童儿再次感慨了一次。

    易淩和叶海唯在追季小婉的事,如今整个学校都已经给传遍了,季小婉不知道,她现在被多少个女人嫉妒着,仇恨着,可她本人一点幸福的感觉也没有,反而愁得跟什么似地。易淩和叶海唯两个多金的帅哥,有多少女生巴望着他们的垂青?别说两个一起追过来,就算是其中一个也好啊!可季小婉呢,她却说,最好两个都别缠她?

    这到底是季小婉和他们两兄弟之间有代沟呢?还是季小婉和整个世界的女生有代沟?

    “哎~”钱童儿忍不住再一次感慨,说,“我觉得吧,男人就是个贱骨头!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

    季小婉听着钱童儿这话,感觉有点道理,“不会就是因为我拒绝他们,所以他们才会死死缠着我不放?”

    “有可能哦。”

    季小婉听着就愁了,“那么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他们放弃追求?要不要我假装答应他们追我?假装我喜欢上了他们?然后他们就会对我失去兴趣了?这样,你说行不行得通?”

    钱童儿看见季小婉认真思考的模样,又叹了口气,“你不会真打算这么做吧?”

    季小婉沉默了。但就因为她的沉默,钱童儿看出来,季小婉的的确确在思考这个问题。

    “小婉!我劝你最好别这样做!”

    “为什么?”季小婉不懂。

    “你这样做,不止会伤害他们,同时也会伤害你自己。感情的事,不能用勉强去对待,也不能用随便应付来对待,要不然,你把他们当成什么了?是玩物吗?如果事情拆穿了,他们会恨你,会报复你的。”

    钱童儿这一说,季小婉恍然醒悟,“对,你说的没错!童儿,谢谢你提醒我!要不然,我真的要做傻事了。”

    季小婉最讨厌的就是被别人设计,当她知道叶海唯用手段来博得亲近她的机会,因而伤害了她和她妈妈之间的感情,她真的很伤心,因为她一度以为,叶海唯他们是无条件帮她,无条件为她付出,当叶海唯说要借她钱帮她母亲还债的那刻起,她感觉她可以和他们从普通朋友做起,可没想到,追根究底还是一场阴谋。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她的确有点受伤!

    所以什么东西都可以玩,独独感情这东西不能随便玩,更不能随便欺骗别人的感情,要不然,她和叶海唯这家伙,有什么区别?

    季小婉不是一个不开窍的女人,只是她一路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孤独的行走着,她缺少一个启蒙老师,缺少感情历练,而如今钱童儿一解释,季小婉就立马醒悟了过来。

    “既然不能假装喜欢他们来拒绝那两个家伙,童儿,你再帮我想想其他法子吧!你不知道我这几天很愁很愁,我被老师保送去了青城一大,而他们也要去青城一大,他们两个人的成绩,基本上也属于在保送的条件里了。我是不可能因为躲避他们而放弃自己的学业的,但是我又不希望,大学四年都还必须活在他们的阴影中!我坐在他们中间,被他们拉拉扯扯的,真的好痛苦。”

    钱童儿发现,原来季小婉真的很能说,为什么以前她从来不说那么多话呢?

    不过钱童儿很开心,季小婉既然愿意把内心的烦恼说出来,那就意味着,她把她当成了独一无二的知心人!她愿意跟自己的朋友分享她的心事,愿意让她的朋友帮她分担烦恼。这样,这小丫头就不需要再一个人辛辛苦苦的像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

    至于季小婉的问题,钱童儿也开始认真思索起来,她想了想后,说,“小婉,你为什么不试着选定一个人去交往呢?只要你肯选定一个人,那么我想,剩下的那个就会自动退出的。”

    “可你要让我选谁?”季小婉歪头一问。

    钱童儿反着问,“这要看你比较喜欢谁。”

    “我一个都不喜欢!”季小婉直接把他们判了死刑。

    钱童儿嘴一抽,她感觉,果然还是这个丫头和全世界女生有代沟才对!

    “那么我反过来问,你更讨厌哪个?”

    季小婉老老实实地说,“叶海唯那家伙,太阴险卑鄙,太不要脸了,老是喜欢用各种手段逼我就范,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有种喘不过气的滋味,很难受,心里也堵得慌。而这家伙还一个劲的保持他完美的形象!那个男人在我眼里,就是个混蛋。”

    “好吧!那你应该选择的是易淩。”钱童儿打算帮她决定人选了。

    当钱童儿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决定了,无论季小婉做任何决定,她都不会再对易淩告白了!

    没想到季小婉又说了句,“我也不喜欢易淩那家伙!我不喜欢他蛮横霸道,那家伙在我眼里,就是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禽兽!他脑子里,绝对没有一样好东西!就算我有千百倍的讨厌叶海唯,我也同样有千百倍的理由讨厌易淩。”

    钱童儿顿时脸黑成了一片,怎么这丫头对那两个帅哥的印象分,差到透顶了?她不明白,易淩他们究竟对季小婉做了什么,竟然让她这样讨厌他们?

    “不管怎样,我都喜欢不了他们!童儿,我现在心情很糟,你不要再和我提他们了。我们去看香香吧!”

    “好吧好吧……”钱童儿说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的。

    两人到医院的时候,因为路上谈话耽搁了蛮久的,差点过了探病时间,还好,她们还有十五分钟可以和程香香说话。

    程香香被关进了隔离病房,对话的时候还得用对讲机,看她全副武装,还不断咳嗽流鼻涕的模样,格外可怜,好在,她发病的时候是周末,没把病原带进学校里来,要不然,学校要变得恐慌了。

    程香香的病情有所好转,季小婉她们听了以后也就放心多了。

    随便哈喇子两句之后,两人再度携手离开。

    以前因为季小婉住在叶海唯的家里,所以她和钱童儿她们的路是反方向的,自然不可能一道走,如今季小婉回到了自己家里,那么现在,她理所当然的挽着钱童儿的手一起并肩而行,没有分道扬镳的意思。

    两人正准备前往地铁,突然,有人从季小婉身后迅速冲过来,一下子把她的肩膀撞得生疼生疼。

    季小婉差点踉跄跌倒,好在钱童儿挽着她的手,没让她摔下去。

    季小婉眨了眨眼,看向撞她的那人,她眉头一皱,“怎么是你?”

    那个长得很像罗美悦的女人,又出现了。

    罗清雨站在季小婉面前,高傲的像只孔雀一样,她腻着眼睛,盯着季小婉笑了,“还好你没忘记我!不过就算你忘记了我,我今天照样可以让你对我印象深刻。”

    来人语气不善,钱童儿再傻都能听得出来,钱童儿可不像季小婉那样,碰到委屈都往肚子里憋的类型,她立马反击着说,“小婉,那个穿的像个妓女一样的女人是谁啊?”

    罗清雨可不是个善茬,听见钱童儿对她妓女的评价,不痛不痒的。反正那些嫉妒她的女人,骂她是妓女婊子的人,还少么?

    罗清雨只当钱童儿是在嫉妒自己罢了。这种女人,还不值得她赏她一个眼光的,罗清雨还是冲着季小婉说,“我打听过你的事了!季小婉!原来你就是季小婉啊!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副市长的千金大小姐。”之前,季小婉听佘笙提过。

    “那你知不知道,我还是罗美悦的堂姐,罗清雨。”罗清雨再次夸张的笑了开来。

    ------题外话------

    今天不二更了,明天二更吧。

    不二更也一样得加把劲票子啊,要不然,明天也不二更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