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三十四章她妥协啦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二四六天天开奖直播买马开奖结果查询10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章节名:第三十四章她妥协啦

    展翔那天,等着她整整一个晚上,打了她一整晚的电话,但一直被人摁掉,再摁掉。

    展翔知道,季小婉的手机,肯定是被人霸占了。

    于是第二天,展翔直接去学校里找季小婉。

    这一大清早的,展翔就早早的堵在学校门口,看见那辆碍眼的蓝色跑车时,他直接横身一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车子里的三人,只能下车招呼他。

    季小婉两眼无神的,从车子里出来。

    易凌一条胳膊,就挂在季小婉肩膀上,很霸气的,睨视着展翔,笑着说,“我说,你还真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啊!怎么折腾都折腾不死你!”

    折腾?

    易凌折腾人的法子可多了!

    瞧瞧展翔瘦成什么样了!

    展翔怒目瞪着易凌,齿牙咧嘴着说,“我就奇怪,为什么好好的一家公司,熟手职工不要,偏偏要一个没经验没学业的大一生来当CEO,我以为我遇上机遇了,哪知道是中了你们的圈套!”展翔自嘲一笑,笑自己愚蠢,“难怪皓然这几天像盯犯人一样盯着我,还使计掉包了我的电话卡!”

    季小婉看见展翔出现,脸上也没多大波动的情绪,只是淡淡的,被易凌一只胳膊挂在肩头,也不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小婉!”展翔轻轻叫了她一声,然后说,“来我身边吧!给我一次保护你的机会!”

    展翔说得这般清幽,季小婉稍稍有点反应,只是她闭上眼睛,摇了摇头。

    她拒绝了。默默的拒绝了。

    展翔心里一沉,沉沉得,好难受。

    “小婉!你别怕他们!你过来,你来我身边!我们一起反抗他们!我就不信,他们俩还能一手遮天!”

    季小婉露出一抹苦笑,“展翔,你回去吧。”

    “小婉!”展翔念了她一句。

    季小婉抬头,对着易凌说,“我想和他说几句话行么?”

    “不行!”

    “不行!”

    两个男人,异口同声的说。

    展翔听了之后,顿时一火,啥也顾不上了,直接冲上去打人。

    展翔看易凌不顺眼,他冲过去,挥了易凌一拳头。

    易凌放开了季小婉,一掌接下展翔的拳头,然后往他身后一扭,还狠狠踩了他膝盖一脚。

    展翔吃痛的单膝跪地。

    季小婉见了一惊,赶紧跑过去救人,可她手腕,被叶海唯一把扯在手里,愣是不让她再上前半步。

    “你们!”季小婉咬牙,说,“你们还能再更过分一点吗?董卿被你们凌虐,我不说你们,现在你们竟然连展翔也不放过?展翔从来没有做过伤害我的事,你们也要把他打残废吗?”

    易凌听着心窝里一火,当下就给了展翔一拳头,打得他嘴角铁青。

    展翔一抹嘴角,不怕疼的上前揍人。

    展翔被易凌折腾的比原先瘦了十多斤肉,而原本易凌就结实得不行,不说两人实力有多悬殊,耽耽看拳头硬度就知道。

    展翔根本不是易凌的对手。

    可展翔不怕,他早就想和他狠狠干一架了。

    今天只是把导火索彻底点燃了而已!

    “别打了!”季小婉尖叫着,“展翔,你别上去!你走吧!我求你了,你走吧!”

    因为季小婉的叫喊,展翔一时不查,又被挨了结实的一拳,他气呼呼的回了一句,“你自己看看你自己!都被他们折腾成什么样了!你还想在他们俩压迫下过日子吗?小婉,你可以反抗的!”

    易凌走过去,一把揪住展翔的领子,一拳头又高高的举起了。

    “不许打!”季小婉尖叫了一下,说,“你再打一下试试看!”

    季小婉回头,狠狠的瞪着叶海唯,恨他竟然牵制着自己不让她冲过去救人,“你们要是再敢打他一下,回家后,我就在自己身上抹几条刀疤,他身上伤口有几条,我就给我自己抹几条。”

    叶海唯眼色一凝,狰狞着低吼一句,“你敢!”

    “敢!我为什么不敢!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只剩下这具空壳!而我最不在意的,就是这具空壳!你们这样子肆无忌惮的折磨我在意的人,在意的东西,那么我也可以折磨你们最在意的东西!”

    “季小婉!”叶海唯阴冷的,喊着她的名字,表示他的怒气,已经到了极点。

    易凌那高高举起的拳头,始终没有落下,他的表情,不甘心的近乎到了临界点,他要炸了!真的要被她气炸了!

    季小婉的唇,都在发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伤心过度。

    伤心的,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季小婉轻悠悠的,说了一句,“给我个机会,让我和他说句话。算我求你们了,行么?”

    她的服软,倒是让他们气焰稍稍消下去一些。

    但他们的脸,依然摆满了不甘心和补情愿。

    叶海唯松开了她的手,说了三个字,“三分钟。”

    易凌跟着松开了展翔的领子,把他狠狠一推,推倒在地上,还拍拍手,嫌自己手心脏。

    易凌粗鲁的对着展翔翘了次中指,然后气鼓鼓的站到远处等他们。

    季小婉走到展翔身边,急急忙忙把他扶起来。

    展翔的脚腕刚刚被踢了一脚,已经疼得站不稳。

    还被揍了好几拳,那几拳,都猛的厉害。

    易凌那混蛋,就是一个四肢发达的野兽!

    纯种野兽!

    展翔瞪着易凌,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易凌嘴一抽,手又痒了。

    季小婉把展翔扶起来之后,对着他说,“我不是告诉过你了么,叫你别主动来找我!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

    展翔一把抓过季小婉的手心,问,“你之前有没有打电话给我?你不知道,我的电话卡,前阵子被皓然给掉包了,我都不知道你有没有打过电话给我……”

    “没有。”季小婉否认了。

    她打过他的电话,想找他当支柱的,但是现在,她已经不能承认了。

    “我没有打过你电话。”

    她的意思,就是想让他心安。

    可是展翔听了她的话后,他心就更加揪疼了。

    “傻丫头!你就只顾着心疼我?那我呢?我也心疼你的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他们欺负!小婉,你跟我走吧!我带你远走高飞!离得他们远远的!”

    易凌听了,顿时暴怒出来,“妈的!你有种就再给老子说一遍!”

    展翔邪气的笑了下,说,“我要带小婉离开你们!彻彻底底离开你们!”

    叶海唯阴冷的笑着,“你有这能耐吗?”

    展翔嘴一噎,恶狠狠的瞪着他们俩。

    季小婉扯回展翔的脸蛋,对着他说,“你带着我离开?那你爸妈呢?你能抛弃他们吗?你带着我消失,你爸妈,就得承受他们俩人的报复!你觉得,你能走得心安吗?展翔,就算你告诉我,你可以心安理得的带着我走,但是我不行!我不能拖累任何人!我不能让自己一直过着那种愧疚的日子……”

    展翔摇头了,“我真不懂,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霸道的人?”展翔回头腻了他们俩一眼,“我更加不懂,像你们俩兄弟这么优质,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要小婉跟着你们活受罪?小婉根本就不喜欢你们!”

    展翔的话,在他们心口上,重重扎上一针,疼得他们呲牙咧嘴。

    “别说了!别再惹火他们。”季小婉又扯回展翔的脸,然后跟他说,“我是个坏女人,我不值得你这样子为我牺牲。他们俩是魔鬼,他们还纵容我杀人……”

    “什么?”展翔给懵了。

    季小婉惨笑了一下,说,“展翔,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站在边上眼看着我杀人,等我杀了人之后,还帮我做一切善后工作。”

    展翔懵住了,懵得没话说了。

    “我是一个连让自己坐牢都没有能耐的女人!而你是一个无法帮我掩盖杀人事实的男人!你我的反抗,在他们俩兄弟面前是多么的微不足道?这一点,你到现在都还没看明白吗?你说要带我逃走,可你还没这个能耐,足以让我依靠。”

    季小婉的话,深深的在他心里伤口上,撒了把盐,让他不得已,必须面对现实。

    现实?

    现实就是他很懦弱!他不想承认,也必须得承认!

    他没钱没权没势!

    他没有实力去对抗他们俩个!

    “好!”展翔沉默片刻后,突然爆出一个好字,也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展翔盯着季小婉,说,“我以后都不会再见你了!我向你保证!在我没有得到能和他们抗衡的势力那天,我都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展翔回头腻了那两兄弟一眼,说,“你们就再残忍一点吧!你们再对她残忍一点!我就等着看你们俩人的报应!”

    展翔松开了季小婉的手,压着一股子气,隐忍着伤痛,隐忍着不甘心,隐忍着心里对她浓浓的爱意,回头,走出了校外。

    他要崛起!他一定要崛起!

    他不能被他们俩兄弟一直压在身下!

    因为展翔出现给了他们俩兄弟刺激,他们俩,再次用尽手段逼她。

    甚至连学校都不让她去上,把她关在屋子里,关了整整三天。

    他们要她签下结婚协议书。

    可她不答应,她就只顾着维持她一贯的沉默。

    三天又三天。

    她还能抗?

    她还能抗多久?

    她的心脏,到底还能承受多少打击?

    季小婉坐在沙发上,看着桌子上的两打文件,她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两份资料,然后说,“我不会签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叶海唯坐在沙发最末端,静静的,不说话。

    易淩就坐在季小婉的对面,捧着她的手,沉沉的说了句,“小婉,你父亲居住的那个楼价崩了。因为你父亲公寓那边,出了七条命案,还有三栋楼房无辜失火案件,死伤四十六人,说是墙漆里带了很多可燃物质。”

    季小婉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因为她不懂这些商业上的事。

    易淩知道她不懂,于是就往简单的说,“你父亲居住的那个地方,政府要拆迁重建。”

    季小婉还是没听懂他的意思。

    易淩就继续解释给她听,“政府要拆迁重建,连带你父亲公寓那边的那个公园,统统拆光!”

    这句话,季小婉听懂了!

    季小婉那对无神的眼睛,慢慢的,慢慢的凝结了起来。

    她沙哑着说,“你们!你们竟然连那家公园也不放过?你们竟然……。想把我心里最后一片乐园都要毁掉?”

    那个公园,是她和董晓,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那是她第二次生命的起点。那个公园,是她最重视的安乐地,是她心里的一个家。

    更可笑的是,他们竟然为了要拆掉她最后一片圣地,不惜把事情闹得这么大?闹出命案?烧毁楼房?

    他们疯了吗?

    他们是疯子吗?

    他们还能再过分一点吗?

    易淩不回答她的话,自顾自说着,“七天后开始动工,最先拆的,就是那家公园。”

    季小婉倏地一下站了起来,笔直往房门口走去。

    魔鬼!这两个魔鬼!

    她要离开这里,她要去那公园里待着,她不会让他们拆了她的家的,她死也要死在那颗大树下!他们要想拆,就从她尸体上撵过去吧!

    季小婉走到房门口,手把往门上一拉。拉不动?

    房门的指纹,又被重置了。

    季小婉的手,无力的从门把上跌落了下来,她站在房门前,呆呆的。

    这栋坚固的牢笼啊!哪是她两只小手能打得开的?

    这傻丫头,他们真的拿她没办法啊!

    她以为,他就想拆了那家公园吗?难道她不知道,那个公园,那个大树,是他和她初吻的地方吗?

    他心里头也是有万分的不舍!

    可是这死丫头,不把她逼到绝境,她就不知道要回头看他们一眼,甚至,就算他们把她逼入了绝境,她依然不肯回头看他们一眼。

    易淩坐在茶几上,背对着季小婉坐着,他把脸,捂在手心里。

    他们真够狠的,知道她心里最重视的东西,就千方百计的毁掉它们。

    毁掉她所有的精神寄托不算,如今,他们当真是要拆掉她最后一个家……

    季小婉闭上了眼睛,闭上眼睛的那瞬间,眼里挤出了两滴泪水,无声的掉落在地上,消失……

    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扼杀她得了?

    叶海唯看着季小婉那孤单的背影,他知道,差不多了!是时候了!

    叶海唯起身走了过去,他就站在季小婉身后,双臂紧紧圈住了她的肩膀,他把脑袋搁在她的肩窝处,说,“小婉,我们结婚吧。”

    季小婉沉默着,不点头,也不摇头。她甚至连眼神都不想再晃动一下。

    叶海唯知道她不会给他回应的,然后又说,“只要你愿意和我们结婚,我们就让你见见他,见见真实存在的他。”

    季小婉身子猛地一怔,她慢慢抬起眼睛,微微侧头看向叶海唯。

    她知道,叶海唯嘴里说的‘他’是指谁!

    季小婉眼睛开始闪烁了,她的身子开始颤抖起来。

    她想见他!她真的真的太想见他了!

    原本她就很想看他一眼的,现在,她的书没了,她的照片没了,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公园也快要没了。就是因为她现在什么精神寄托物都没有了,她想见他一面的渴望,越来越大!

    他们俩,原来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啊!

    用这个条件,来把她的婚姻捆死。

    的确,如果一开始,他们用这个条件来和她谈判,她不一定会称了他们的心。

    但是现在,她想见他一面的心意,已经大过于一切了。

    他们逼得她,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他们还逼得她,只能心甘情愿的,跟着他们为她铺好的路,走下去。

    季小婉闭上了眼睛,问,“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

    “等你暑假,暑假后,我们就去M国,蜜月旅行!顺便带你去看看他。”

    交易?条件?

    她的婚姻,就是这样子的用的。

    她可以拒绝的吧?她可以像之前那样,狠心一点,拒绝他们!

    但是她真的好想好想见他一面!哪怕只是看看他的背影也好!

    答应吧!

    不答应,指不定她身上还得背负不知道多少条命案,不答应,指不定他们俩,还会做得更加凶残。

    她不想……她不想看着无辜的人,因为自己而丧命。

    所以她只能委屈自己,顺着他们给她的借口,给她的理由,答应他们,把自己绑入婚姻的枷锁里,让她心里头最后的一丝丝自由,也彻底的奉献给他们俩。

    季小婉自嘲着,妥协了,“你们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他,我就什么时候签字。”

    她答应了。

    这丫头终于又一次妥协了啊!

    他们都累瘫了!

    逼她逼得累瘫了!用尽了全身武器!费劲了所有的心机!

    终于让她给他们点头了!

    “好,我们会帮你准备的。”

    叶海唯想着,以后,他和她之间的关系,不只是男女朋友这么简单了,而是老公和老婆!

    看她点头之后,他们俩,态度也终于肯软了下来。

    现在期中考快过了,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让他们三个做一下准备,为结婚好好做准备。

    “婚礼想要什么样子的?西式的?还是中式的?”

    季小婉厌恶的说了句,“不要婚礼,我就签个字,领张结婚证书就好。”

    不要婚礼?两个男人愁了。

    这结婚怎么能不要婚礼呢?没有婚礼的结婚,就是不完整的婚姻啊!

    不过,这个问题的确很纠结。因为新郎有两个,而新娘就只有一个!

    婚礼举办的时候,别说新娘会尴尬,他们俩兄弟也一样尴尬!

    想了想后,他们决定了,“那就不要婚礼吧,反正咱们还年轻,以后想补,随时都可以!”

    那一晚过后,季小婉纠结的心情,恢复了平淡。

    她被他们逼婚成功了。

    虽然她很不甘心,很难过。

    但是他们也算给了她一丝小小的安慰。

    他们不仅答应她,给她一次和董晓见面的机会,他们俩还答应她,只要她以后乖乖的,他们愿意每个寒暑假,都带她去看看他。

    就因为这句话!

    就因为这句话,她已经不再抗拒那两张薄薄的结婚协议文件。

    甚至,她开始有点期待寒暑假的来临!

    季小婉尝到了绝后逢生的感受,她感觉自己终于在夹缝中,生存了下来。

    季小婉的心情,因为他们的条件,慢慢好转了起来。

    没有像之前那么阴郁了,甚至可以说,她这些天,有点急躁,有点急不可耐,每天都看着日历过日期,每天每天都期待着暑假的来临!

    她想快点暑假,快点出国,快点见他一面!

    结婚什么的,对她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季小婉答应他们的求婚后,两兄弟就开始打了商量,得让她,和自家父母见上一面才行,这是必要的流程啊。

    所谓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不能让她和自家公婆一次面都没见,而直接领进家门了吧!

    基于这传统的理念,那两兄弟商量了一下。

    这个周末,正好一人一天,带她回去见他们的爸妈。

    这些天,易庆天和叶楠听说了,罗仁这几日,势力发展的挺快的。

    罗仁要准备从事远洋运输业了,这可是打开跨国的第一道门槛啊。

    听说,罗仁是傍上了什么金主,那个金主,对他可好了,不仅资金无条件注入,甚至连一丝丝的回报都不求,既不参股,也不参与建设策划,那金主就等于是白白的,把一亿资金扔给罗仁的。

    罗仁能不乐呵,能不吹嘘么?

    这一吹嘘,易庆天和叶楠自然是收到风声了。

    他们只是奇怪,这金主是谁啊?

    怎么他们俩就碰不见这种金主的?

    要是让他们平白无故得到一亿的注册资金,他们也能加把劲的往海外拓展。

    而且还不止如此呢!

    这一亿的注册资金是小事,易庆天和叶楠倒也没放在眼里多少,但是,他们听罗仁吹,那个金主,势力可大了,脉络可广了,他提交上去的审批文件,原本都要半年才能有回复的,就算是通过他堂弟之前的人脉,也起码得花上三四个月的时间,可是那个金主接了他的审批文件后,就一个礼拜的功夫,便把事情给搞定了。

    轮船啊,集装箱啊之类的,租赁合同,统统一次性全部搞定。

    易庆天和叶楠听了之后,可傻眼了。

    他们俩忍不住拍起了罗仁的马屁,说是想见见那个传说中的金主。

    可惜,罗仁说了,他自己都没见过呢!他就只见过接洽人而已!那个接洽人,也是金主手底下不知道第几层员工的小秘书而已,职位不是很高,这个接洽人也不知道自己头上的BOSS是谁!

    神秘!真的太神秘了!

    就是因为太神秘了,所以易庆天和叶楠,又开始拍起了罗仁的马屁。希望能通过罗仁这头,牵桥搭线,搭上那个传说中很有势力的神秘金主。

    星期六那天,易庆天接到易淩的电话说,今天会回家吃饭的。

    易庆天已经好久没看见他宝贝儿子了,他儿子一说要回家吃饭,就板着一张老脸,乖乖的等在家里,等他混账儿子回来,一边等,一边骂他不孝。

    易淩搂着季小婉的腰,站在房门口的时候,易淩笑得可傻了。

    他的宝贝媳妇,终于要见公婆了呢!

    季小婉看见那扇大门的时候,心里是平静的,一点都没有身为媳妇要见公婆时紧张的心态。

    房门开了。

    易淩母亲魏薇,倏地一下扑进易淩怀里,然后哭着说了句,“你个混球!让老妈想死了!老妈想你想得快疯了!连过年也不回来,连我生日你也不回来!你自己说,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易淩哼了两下说,“过年你和老爸过,过生日你也和老爸过,我回不回来,又没差别!”

    魏薇哭了好半天,说,“那是你老爸逼我的嘛,我是想和宝贝儿子你一起过,可是他偏偏不让!还老是骂我!说你都长大了,应该懂得自立啊啥的!”

    易淩懒懒的白了她一眼,“是啊!是应该懂得自立!所以我打我有记忆开始就被逼自立了呗!”

    魏薇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突然间,她瞥见儿子手里还握着一个小女孩,她眨了眨眼。

    “是媳妇儿?”

    易淩得瑟的把季小婉往胸口里一拦,说,“没错!”

    季小婉还是平平静静的,都没喊魏薇一声阿姨,她根本不想搞什么婆媳关系。

    不过魏薇挺开心的,她都没理季小婉的那张冷屁股,直接牵着季小婉的手,拉着进门。

    易淩孤零零的在他们屁股后跟上。

    易庆天看见季小婉的时候,他手里的报纸,给傻到地上去了。

    易庆天摘下老花镜,说,“哎呀!是小婉来了啊!臭小子!你怎么不提前跟我们说一声?我好叫佣人多加几道菜啊!”

    季小婉是第二次见到易庆天了,头一回见他的时候,她也是板着一张脸,没喊他一声叔叔,今天,她还是板着一张脸,依然没喊他叔叔。

    她就是拽了。

    最好,让易淩爸妈讨厌死自己,然后让他爸妈,当着易淩的面,把她赶走!别让他们结婚!

    可惜,易庆天也不管季小婉是不是冷冰冰的,他自顾招呼着她说长道短,一个人乐呵呵的说得起劲。

    其实他心里头真的要乐开花了。

    想想,他终于把叶楠那老不死的给压倒了吧,他的儿子真的太给力了,把季小婉给拐到手,让叶海唯那混球喝西北风去。

    这一开心,易庆天就根本不管季小婉到底什么心思,甚至都不问她为什么进了房门以来,都没说过一句话来着。

    吃完晚饭后,爷俩个去了书房,来了次密谈。

    “混球,你知不知道,这几天,你那罗叔遇到了什么贵人啊?”

    易淩一挑眉,想起来了,之前为了帮季小婉填平毒打罗美悦的事,他给罗仁入资了一笔资金,还帮他打开了远洋运输的第一步。

    罗叔遇到了什么贵人?还不就是他的宝贝儿子嘛!

    易淩在心里头,默默回了一句,不过他是不会告诉他父亲的,省的他在他耳根子边四处吠吠。

    “不知道,我已经很久没和罗叔碰面了。”

    易庆天鼻子哼哼,然后说,“真是,那罗仁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碰到了那么傻帽的金主,白白送给他一个亿的资金,还帮他这里打点,那里打点,他现在公司股价一路暴涨,还在媒体面前乱炫耀了一把,真的要羡慕死我了!”

    易淩翘着二郎腿,不断摇啊晃啊的,吊儿郎当的模样,就像一个二世祖。

    “说起来,咱们公司要是也白白来一个这么强势的金主!我绝对可以把公司打到国外去!让咱们易氏企业,变成跨国品牌!”

    易淩还是翘着二郎腿,表示不说话,不发表任何意见。其实,他现在已经有能力打开国外市场了,不过他暂时还没打算去国外发展,因为他觉得,国内的油水,他还没赚够,等他什么时候觉得国内资金都被他给掏空了,他再往海外这方面冲。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手里可用的人才太少,一下子往海外那边冲,没一两个心腹帮衬着,他不放心。

    易庆天说着说着,就把话题往季小婉身上套去了,“话说啊,罗仁那个金主,肯定认识政界里不少的人,所以他的路子,走得这么顺!要是咱们也能在政界里有自己人的话,我也能一路走得顺风顺水的了。你说是吧,乖儿子!”

    他向来都是不孝子,什么时候成了乖儿子了?

    难道就因为他把季小婉给带回来,所以变成乖儿子了?

    易淩沉默的笑着,挺得瑟的。

    另一头,魏薇在切水果给季小婉吃。

    季小婉虽然没有给魏薇脸色看,但是她冷冷淡淡的,始终保持着沉默。

    魏薇嘴巴大,她就想哄季小婉说话。

    “小婉丫头啊,不知道你老爸是做什么的呀?”

    魏薇这话匣子一开,季小婉倒是有了丝丝反应。

    她问她老爸是干啥的?

    季小婉冷笑着,说,“我爸是个囚犯。”

    魏薇切水果的手,顿了一下,然后惊讶的抬头,“啊?”了一句。

    季小婉怕她没听清楚,又说,“我爸是个囚犯,因为家庭暴力,而被告上了法庭,最后被关起来了。”

    原来她没听错啊!

    魏薇尴尬的眨了两下眼,赶紧绕开这个话题,她问,“那你妈妈呢?妈妈是干啥的?”

    季小婉又冷笑了下,说,“我妈是个赌徒,专门在家里赌博,还有一次,她借别人高利贷,还好,你儿子帮我把高利贷给还掉了,我花了他三十万呢!”

    “啊?”魏薇又傻眼了。

    季小婉又露出那抹坏坏的笑,说,“你儿子花钱大手大脚的,我很喜欢,上次圣诞节的时候,他还给我租了三架直升飞机,当空撒花下来,给我庆祝呢!之前,我只是跟他稍微提了一下,说想要点惊喜,没想到,他还真给了我这么大一个惊喜!我可享受了,阿姨,你不知道哦,那个时候,我班级里的同学,可羡慕我了呢!”

    “啊?”魏薇夸张的眨巴了两下眼睛,那嘴,打从季小婉张口开始,就从来没有合拢过。

    季小婉邪气的笑着,好像说上瘾了,她又说,“你儿子跟我说过的,他说,为了我,什么事都敢做呢!阿姨,你儿子对我真的好好哦,他都不介意我母亲上次亏了人家公司里三百多万的公款。我母亲亏空公款的时候,我就跟他稍微提了提,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接送了张三百万的支票给我!我感动死了!”

    “啥?”魏薇手里的水果,已经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

    怎么样?这些消息,够劲爆的吧!

    不知道她这么说,自己在易淩母亲眼里,会变成什么样的女人?

    应该是那种,极度不要脸的拜金女吧!而且不止拜金,还很败金!

    这样的女人,嫁进他们家里,岂不是要把他们整个易氏企业,全部败光光了?

    季小婉每每看见魏薇那副吃惊的表情,她心里头那个小恶魔,不停的肆虐着,放声大笑起来,她也不管魏薇有没有吸收掉她的话,她更过分的,接着给她一个更大的冲击。

    “阿姨,你儿子对我真的真的太好了,我好感动,只是你不知道,叶海唯他对我也很好很好,我都不知道要在他们俩人中间,选谁做我的男人比较好,于是我就跟你宝贝儿子说,我想要他们俩个一起当我的男人,没想到他们答应了呢!我现在啊,就是他们两个人的女朋友,一个礼拜,平分三天给你宝贝儿子,另外三天,是叶海唯的女朋友。”

    魏薇现在惊讶的连啊这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季小婉说完那些话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挺惊讶的。要是以前,她绝对没有这个脸面说出这种话来,她会觉得很丢人,所以打死她都不会说。但是现在,她觉得她应该把这事说给魏薇听,当她说完之后,看见魏薇这种惊讶表情,她很有报复的快感。

    听完季小婉的话后。

    魏薇又是摸摸耳朵,又是挠挠后脑,她已经坐不住了。

    魏薇扔下季小婉一人,然后上楼,刚好这个时候,易淩和易庆天已经谈完了,魏薇进了易庆天书房找他说话,易淩则下了楼,搂着季小婉,在她耳边问,“怎样?和我母亲谈得愉快吗?”

    季小婉笑了,说,“愉快!很愉快!”

    易淩一愣,他看见季小婉这笑,真心邪恶的可以!就好比当初毒打罗美悦那会,虽然坏到了骨子里,可同样的,那种坏笑,让他兴奋到骨子里。

    他曾经说过的,他想让她再坏一点!再坏一点!他爱死了她这种坏坏的表情!爱死了她这种坏坏的笑容!

    为了能够看见她这幅摸样,他愿意把罗美悦从病床上挖出来,拖到她面前再让她毒打她一顿!

    他真的是疯了!

    以前的他,可没这么没理智,也没这么无厘头,都是她!都是被她勾引成这样的!

    她不管做什么动作,都把他的魂给钩钩走,钩走了不算,她还老是喜欢吊他胃口,就因为她老喜欢吊他胃口,所以他才变得这么残忍,变得这么暴力和血腥,甚至,他快要被她逼得六亲不认的地步了。

    易淩眼色一暗,就在自家客厅里,压过脑袋往她脸上凑去,激烈的一个吻,吻得她瞪大了眼睛。

    季小婉赶紧推开他,说,“你干什么?”

    “吻你啊!”易淩无辜又天真的说了句,好像这种事,对他来说很正常似的。

    季小婉皱眉说,“这里是客厅啊,你爸妈等会儿要下来的!要是被他们看见了怎么办?”

    易淩笑了,“看见就看见嘛!反正你都快是我媳妇儿了!我亲我媳妇儿,很正常的啊!”

    季小婉脸色一拉,说,“我不喜欢,你别这样。”

    易淩委屈了。

    看吧,她又吊他胃口了!勾引了他,还偏偏不让他亲。

    如果让季小婉知道他脑子里是这样想她的,她肯定直接一头撞死得了。

    她什么动作都没做,哪里勾引他了?她不想和他在这种地方和他玩亲亲,就是在吊他胃口吗?

    他这样子埋怨她,会不会太过分了?

    魏薇上楼后,就急急忙忙对着易庆天说,“孩子他爸!你知不知道,季小婉的身世,好那个啊!”

    “哪个啊?”

    “季小婉她老爸是个囚犯,她老妈是个赌徒,还经常败家!输掉好几百万呢!还有啊,那个季小婉说,她花钱也很喜欢大手大脚的,她还哄着咱们宝贝儿子给她大手大脚的花钱呢!”

    魏薇把季小婉那悲惨的身世,统统告诉给易庆天了,易庆天听见之后,不以为意的摇摇手说,“假的,都是假的,那女孩子的真正身份,可厉害着呢!你别听这丫头瞎说!还有啊,你宝贝儿子追个女朋友,花个几百来万的,也不算什么嘛!你何必大惊小怪的!”

    魏薇皱着眉头,说,“这还不算呢!孩子他爸,你不知道那小丫头跟我说什么来着!”

    “什么?”易庆天挑眉问。

    魏薇焦急着说了,“那丫头说,她想要你儿子,和叶家那小子一起当她的男朋友,因为她一个也不舍得放他们走!你的宝贝儿子还答应她了呢,说什么,他和叶家那小子,每个礼拜平分她三天!”

    “啥?”这下子,易庆天终于惊了。“你确定,这丫头是这么说的?”

    “她亲口告诉我的呢!说得很直接!”

    易庆天眉头蹙起来了,心里开始狐疑着,他想了下后,说,“开玩笑的吧!这世上哪有这样子平分女朋友的?”说完,易庆天释然了起来,然后笑了下,给季小婉解释说,“估计是那丫头还没定性下来,咱们宝贝儿子,还得再接再厉才能把她正式拐进家门啊!没关系,老婆啊,你得相信你的宝贝儿子,你的宝贝儿子,是不会输给叶家那小子的。”

    易庆天这一说,魏薇也就不再嘀咕什么了,不过她心里还是有很多疑惑,因为她感觉,季小婉不像是在说谎话。如果事情真的像季小婉说的那样,这叫她怎么接受得了啊?

    她竟然,只有半个儿媳妇?

    其实,易庆天的心里,和魏薇是一样的,困惑得要死。不过,他毕竟没有亲口听见季小婉这么说,所以,他下意识的,帮季小婉解释了几句。

    当天晚上,魏薇原本打算给季小婉安排单独的客房的,可是易淩哪肯答应啊,他就说,让季小婉直接睡他房里。

    魏薇拿宝贝儿子没辙,她答应了,她还去了老公房里,拿了样东西,偷偷摸摸塞进她宝贝儿子手里,说了句,“你们都还上学着呢!小心点,知道不!”

    易淩看了手里那东西一眼,白眼翻翻,说,“妈,你行了!我兜里带着呢!”

    “啊?”魏薇又给楞了。

    这傻小子,他不知道,她可是鼓起了勇气把东西拿出来塞进他手里的,哪想到这混球,竟然这么直接,回答她这种话?

    那天晚上,魏薇挺八卦的,竟然趴在自己儿子房门边,偷听里面的声音。

    卧室里的确上演着激情的一幕幕,只可惜,季小婉不喜欢叫出声来,她喜欢咬着被单闷哼。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她身上的男人特别激情。

    易淩在她耳边说,“宝贝,以后你要是喜欢呢,可以常常回这儿来,你要是喜欢和我妈妈说话,就多多找她聊天。”

    “这件屋子,我住了十几年了,这张床,我一个人睡了十几年,今天是第一次,让它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宝贝,我不知道这床的韧性怎样?我们试试看吧!”他们这不是一直在试着么?

    原来是因为她被他拉进他住了十几年房里的缘故,所以今天他特别的兴奋。

    他不兴奋的时候,她已经吃不消了,他兴奋起来,她还怎么抗?

    也就两次而已,季小婉晕过去了。

    易淩脸一黑,气得乱吻了她一通,依然没把她吻醒。

    他气呼呼的,满脸委屈的,抱紧了她的身子,只好悠悠睡下了。

    女主叛逆性格出来了。下一章,女主就会软下来滴,木急…。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