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十三章,她们又偷窥!羞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白小姐免费资料一肖三码www.250206.com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打从叶莉下定决心开始,她一整天都腻在季小婉身边,甚至包袱款款的,也厚着脸皮搬到了刘菲家里住着,和那三个老妈子一起。请使用访问本站。

    叶莉大学开学前几天,她一有空,就过来陪着季小婉。

    而季小婉,正因为有叶莉帮忙监视,那两兄弟终于愿意让她出门了。

    叶莉每次拉着季小婉出去,美其名是逛街买衣服,其实是季小婉叫叶莉给那两兄弟声称逛街买衣服,然后逛着逛着,就逛去医院约她野男人去了。

    季小婉有必要,每次逛街买衣服,都拎着一个保温瓶么?

    叶莉第一次陪季小婉去医院见董晓的时候,叶莉见到董晓这人,那时候,她心里那个醋意浓得比她大哥还浓!她的嫂子是她大哥的!凭什么这野男人拿猪蹄摸她嫂子脑袋瓜子?

    还有,董晓身边的那个护士也不是什么好鸟!看看那护士冷淡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嫉恨,嫉恨的目光中,带着很多的轻视,好像很看不起她嫂子似地。

    这老女人是谁啊?凭啥用这种眼光看着她嫂子?

    叶莉一进病房,肚子里就一股子酸气,不停的瞪着董晓和艾森。

    季小婉没发现叶莉那气鼓鼓的表情,一个劲的和董晓聊天说话,说得都是些家常话,嘘寒问暖着。

    “早知道,我大学那会儿就应该去学医科大,说不定我现在毕业了,就能给你看看病况,我现在就是只什么都不懂的无头苍蝇,给你查了很多资料,就是没查到些有用的!董晓哥哥,你别急!我现在在网上找那些著名的脑科医生,不管花多少代价,我都要帮你治好它!”

    “傻瓜。”董晓摸了摸她脑袋,只给了她两个字的答案。

    平时,季小婉嘘寒问暖,董晓都只是微笑着点点头,或是摇摇头,都不开口说话,只有再聊到他病情的时候,他才会啃声。

    季小婉没听出来,董晓的意思是,她这是在徒劳。

    他的病,已经没有治愈的可能了!

    叶莉看他们你侬我侬的,太不顺眼了,她起身,按着肚子叫了起来,“嫂子!我肚子好饿好饿啊!饿得都受不了了呢!”

    季小婉听见叶莉喊饿,没办法,只好起身和董晓道别。

    董晓又抓着季小婉的手,然后从兜里拿出一只千纸鹤,塞进她手里。

    每每季小婉收到这只千纸鹤的时候,心窝里都会暖得不行。

    叶莉看不顺眼董晓和季小婉含情脉脉的表情,这种表情,应该就只出现在她嫂子和她大哥身上,于是她冲过去,一把挽住季小婉的手,虚弱的倒在她肩头说,“嫂子我太饿了!饿得没力气了!你快扶着我一点!”

    季小婉当真乖乖的扶着她,然后说,“嗯,咱们回家吧,妈妈们估计把饭都烧好了,回去就有的吃,你忍着点。”

    季小婉对于亲近自己的人,当真是一点心机都不用?叶莉说什么,她都信?

    季小婉和董晓道别,叶莉就阴冷的回头,瞪了董晓和艾森一眼,艾森也狠狠的瞪了季小婉背影一眼,连带的,瞪了叶莉一眼。

    叶莉在这方面,倒是和她哥哥挺像的,喜欢在别人背后阴人。

    叶莉一出医院门口,就对季小婉说,“嫂子,你看见那个大哥哥身边的护士没?”

    “你是说艾森么?”

    “嗯,她是大哥哥的谁啊?”

    “说是专属护士,照顾了他四年呢!从m国那边跟着回来的!”

    叶莉坏心眼一起,说,“那嫂子你有没有注意到那护士的眼神啊?”

    “眼神?”季小婉傻傻的回问了句。“她眼神怎么了?”

    “我是说,那护士看着大哥哥的眼神,你难道就没注意到吗?”

    季小婉理所当然的说,“没有。”

    饿!她这大嫂好像对情爱这方面比较迟钝,难怪她大哥在她面前一直摇头叹息,对她挺无奈的表情!

    听她大哥说,她大嫂是个很有心机,头脑又好,学什么东西都很快的高材生!但是她也听某某教授说,凡是智商高的人,情商普遍低下!

    季小婉恐怕就是印证了这句话吧!

    她嫂子的情商,当真让她是不敢恭维啊!

    叶莉好心提醒季小婉一句,说,“我看吧,那个叫艾森的护士,好像很喜欢你大哥哥呢!”

    季小婉听见这话,开心的笑了句,“那是当然啊,她照顾了董晓哥哥四年呢,如果她不喜欢他,她会坚持要跟着他一起回国继续照顾他吗?”

    “嫂子,我说的喜欢不是那种普通的喜欢。”

    季小婉蹙眉了,“那是哪种?”

    “是我大哥喜欢嫂子你那种喜欢!是女人,对男人的喜欢!想当他妻子一样喜欢!你懂么?”

    叶莉说的很直白了吧。她这样子应该懂了吧!

    季小婉还当真被说得醒悟过来了,不过她也就惊讶了一两秒,然后开心的说了句,“那不是很好吗?”

    季小婉没有被叶莉说楞,反而叶莉被季小婉给说得一愣一愣。

    季小婉不应该是这种反应的啊!她应该很吃味的说,‘不行,不能再让艾森接近董晓!’。她这样子说,才是正常反应啊!

    季小婉对董晓,到底是什么心思?为什么她听见艾森的存在,竟然连一点醋意都没有的?

    叶莉想着,她好像有这个义务,帮她大哥问问清楚!然后再去打小报告!拉升她在大哥心中的地位!

    想完,叶莉拉着季小婉,又问,“嫂子,那我问你,如果艾森喜欢的人,不是你董晓哥哥,是我大哥,你怎么想?”

    季小婉这下子被她终于给问倒了,她回头,奇怪的盯着叶莉,看了一会儿,然后低头认真思索着这个问题,想了很久,她最后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如果你大哥也喜欢她,那我会在边上祝他们幸福的。”

    叶莉听见季小婉这句话的时候,差点想拍死自己这猪脑袋!

    这话,要是传到她大哥耳朵里,岂不是要气炸了啊?

    叶莉看得出来,季小婉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格外的真诚,不像是随口说说的。

    但是叶莉不知道的是,季小婉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心里头究竟有多难受,难受得她差点没法呼吸!心里头矛盾与纠结,最终她给出的答案,依然是她愿意放叶海唯他们俩兄弟,各自踏入各自正常的婚姻殿堂内!

    叶莉不问了!没胆子问了!她就怕自己越问,得到的答案,只会让她大哥越伤心!

    还是顺其自然的好!让他们三人继续当缩头乌龟的好!

    最好,让那个姓董的男人,自动死翘翘,早点死翘翘!只有他完全死透了,季小婉的心,会慢慢从那个病怏怏身上,移到他大哥身上。

    叶莉原本说要回家的,可是她玩心一起,又拉着季小婉的手,逛东逛西,还买了很多零嘴吃,就算她刚才真的是肚子饿了,看她现在这样子吃法,也应该饱了吧。

    叶莉吃着粉条,哧溜哧溜的毫无淑女形象,突然,她顿了手里的叉子,两眼凝视前方。

    季小婉看见她表情有点诡异,跟着她的视线看过去,问,“怎么了?”

    叶莉把叉子狠狠往纸杯里一扔,骂了句,“那混蛋追我的时候,一口一句宝贝啊,哈尼啊,我对你是一心一意的,我竟然傻傻的相信他了,前天他来约我的时候,我就想,再给他矜持一回,只要他有这个恒心,肯定还会过来找我的,哪知道那混蛋背着我,又勾搭了一个女人。”

    季小婉顺着叶莉的视线,果然看见一名帅小伙子,坐在一家甜品店放在街道上的客桌里,搂着一个成熟的妇女,又是摸胸又是亲嘴。

    “他就是上次请你全班同学去天地那边玩,就是不请你去的男生么?”

    叶莉委屈的,点了点头,“我是不是傻了点?竟然被他用这种小心机,给拐了!我想,要是我下次答应他和他约会,肯定会被他往床上拐,要是到我*后才发现,他背着我劈腿,我心里肯定更加窝火,还好还好!”叶莉不停安慰着自己,可是她看见那男人搂着那妇人恶心巴拉讨好的模样,她心里一口闷气就提不上来。

    毕竟,她也是付出了感情的。

    “走吧,别理这种贱男人了。”季小婉拉着叶莉的手,大大方方的从那男人身边经过。

    叶莉实在气不过,路过他们身侧的时候,故意用脚踩了他一下。

    那男生哎呀叫了一声。

    叶莉十分抱歉的说了句,“呀,不好意思,你脚太长了,我没看见。”

    那男生本想骂人的,可这一回头,看见是叶莉,脸色一僵,有点羞窘了。

    叶莉嘲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挽着季小婉的手继续前行。

    “嫂子,今天我心情好,陪我去买几件衣服,顺便我也帮你和妈妈买几件。”

    叶莉嘴里说自己心情好,可是季小婉看得出来,她心情极差,可能是因为那个贱男人的缘故。

    季小婉知道,有种女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乱花钱,乱血拼,用来发泄一下自己失恋的情绪。

    于是季小婉点头答应了。

    两人去了商场溜达了一圈,叶莉选了件衣服,塞给季小婉,让她去更衣室里换。

    看在叶莉心情不好的份上,季小婉什么都听她的,她拿着衣服去了更衣室里,换好以后出来,发现叶莉不在更衣室前,而是捂着左脸站在店门口那儿,倔强的流着眼泪。

    叶莉身前,一个泼妇对着叶莉指指点点,骂着粗话脏话。

    季小婉走过去,发现是刚才那两对狗男女。

    “怎么了?”季小婉把叶莉往自己身后扯,不让她再遭受那泼妇打骂。

    季小婉的问话,叶莉没有回答,倒是叶莉的男同学,开口说话了,“我让叶莉好好的和萧夫人道个歉,她不肯听话。”

    “道歉?”季小婉讷讷的问,“你做错了什么了?”

    叶莉说,“是刘庆自己跑过来,非要拉着我,说要跟我解释啊啥的,我跟他说,不要再来缠着我了,他还烦我!硬是要我接受他脚踩两只船的事!我心里一窝火,就跟他说,我被他追,不就搞得我和那个老女人格调一样低了么!谁知道那老女人从更衣室里出来后,看见我和他纠纠缠,就说我狐狸精,不要脸,跑过来打了我一巴掌。刘庆就叫我像这老女人道歉,说我不应该骂她老女人,说我对她不敬啊啥的,真是太可笑了。被打的人是我,竟然还要叫我道歉?”

    季小婉听着挺无语的,回头腻了那男人一眼,说了句,“这种男人的确不咋的,一点水准也没有!走了,别理他们!”

    季小婉拉着叶莉的手要走,刘庆拦住她们的去路,愣是不让她们走,说,“你刚刚还弄坏了萧夫人的衣服,又骂她老女人,叶莉,好好的跟萧夫人道个歉,要不然,恐怕连我都保不了你了。你乖乖的,听我的话,知道吗?”

    刘庆摆着一副‘我这是在帮你’的姿态,看着挺恶心的。

    叶莉听见他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冷笑了一下,这种男人,真的不值得她为了他伤心啊!也幸好那老女人给了她一耳光,把她彻底打醒了!要不然,她肯定还要纠结自己失恋的事。

    季小婉听见刘庆的话后,挺无奈的说了句,“如果你不跑过来勾三搭四,我们家叶莉也不会招惹到你身边这位贵妇,再说,被打了一巴掌的人,是叶莉,又不是她!难道这一巴掌的痛,比不上她身上一件衣服么?”

    刘庆打断了季小婉的话,“不是的!你们不懂,萧夫人她身份不一样,你们不能这样子对她!”

    “难道要我学你那样,给她狗腿么?”叶莉昂着脑袋,气呼呼的说。

    “要你说一句道歉也不会少你一块肉。”刘庆抓着叶莉的手,像是想强迫她低头一样。

    季小婉走过去,抓开刘庆的手掌,还在他手背上抓了几条指甲印,然后挽起叶莉的手说,“走了。”

    萧夫人看见刘庆的手被抓花了,心疼的执起他手背说,“疼不疼?”萧夫人也不等刘庆回答,走到季小婉身边,一把抓过她手臂大声骂,“怎么?弄伤了人就想走?你当我是吃素的?”

    “那你想怎样?”季小婉反问。

    萧夫人阴冷的笑着说,“用你自己的爪子,在自己脸上抓几道同样的伤痕出来,我就放过你们。”

    叶莉听完一把把季小婉的手拽回来,把季小婉推在自己背后藏起来,然后开骂,“疯婆子!你说什么呢?”

    “你他妈的骂谁疯婆子?”

    “我就骂你了,怎么着?”

    两人眼看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了,刘庆赶忙走到中间劝架,“别!别打!我说叶莉,你就听我一句劝吧,好好的给萧夫人低个头,道个歉,也没什么难的啊!”

    叶莉听着简直是无语了都。

    “别吵了,走了。”季小婉拉了叶莉一把,想把她拉着走。

    萧夫人见她们想走,赶紧抓开刘庆的手,追过去。

    季小婉余光看见萧夫人冲过来,她闪身一躲,脚一钩,把她绊倒在地,跌了个狗吃屎。

    季小婉把脚踩在萧夫人后背上,萧夫人大叫了一下,“你敢踩我?还不快给我滚开?信不信我叫我父亲把你抓进局里去?”

    季小婉用力往下一踩,踩得她差点闷气,“见过蛮横的,没见过像你这么蛮横的?”

    萧夫人哼笑了一下,边上,刘庆看着脸都发绿了,“我的妈呀,我说傻大姐!你得罪姑奶奶啦!还不快点把脚放开!”

    刘庆想过去拉季小婉,叶莉眼睛一红,抄起边上的衣架子,把那尖锐的钩钩对准那男人好看的小白脸说,“你敢过来,我就把你脸蛋刮花!”

    叶莉的恐吓,刘庆可怕了,他可是靠脸蛋吃饭的人,哪能让她刮花脸啊?

    “你们疯了吗?你们不知道萧夫人是谁?也敢这样子对她?”

    季小婉又狠狠踩了那萧夫人后背一脚,说了句,“我已经够忍让她了!是她自己蛮不讲理,冲过来找打,如果不是我留了个心眼在背后,恐怕现在被压在脚底下的人,是我和叶莉!我只是做出正当防卫罢了。”

    “傻大姐,你就让萧夫人打两下出出气,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嘛,何必把事情搞到这种地步呢?”

    刘庆这话说的,好像季小婉天生生下来就是别人的受气包一样,听着让人心里头特窝火!

    这个时候,关天慢吞吞,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他刚刚跑去厕所抽了根烟,没想到只是抽了根烟的时间,小祖宗就被人寻事。

    那俩个傻帽狗男女,眼睛不知道长在哪里,他们都没看见季小婉四周隐藏了一大批保镖跟着么?竟然还傻傻的想对她动手脚?

    关天听见季小婉被人寻事,便急忙掐断了烟头赶了过来,然后听身边的手下,偷偷跟他说,“那个叫萧夫人的老女人,好像父亲是个当官的!很嚣张呢!”

    那些子保镖,原本想动手的,可是看见萧夫人被季小婉一脚踩在脚底下后,就安安分分的躲在边上看好戏。

    关天抹了下脖子,挤啊挤啊,挤到季小婉身边,嘀咕了句,“这世道,砸就变得这么乱呢!”

    季小婉瞥了关天一眼,回了句,“老师,您教教我,我该怎么对付他们俩?”

    她现在,脚底下,还踩着萧夫人不放。

    季小婉对于这种横行霸道的二世祖,实在是没辙透了,她需要一个导师过来教教自己!到底该怎么对付这些二世祖!

    关天一挑眉,拿拇指指指身后一群气势汹汹的保镖,对着刘庆说,“叫他们一人一个巴掌,甩死那贱男人!”

    刘庆听了,脸刷的一下白了。刘庆顺着关天的拇指看过去,他终于看见了,隐藏在季小婉身后,那么多凶神恶煞的保镖,那些保镖,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刘庆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惹了个麻烦人物!

    季小婉眨眨眼,回了关天一句,“老师意思是,你要我以暴制暴?”

    关天为人师表的说,“那是不可能的!老师怎么能教坏学生,教你做这种以暴制暴的事情?我刚刚跟这位男同学,开了个小玩笑,我是不会叫人一巴掌甩死他的!”

    刘庆顿时松了一大口气,脸色缓和了不少!

    关天边说,边不小心,拿脚踢了萧夫人猪脸一脚。

    萧夫人一个惨叫。

    关天就说了句,“哦,不好意思,我没看见你躺在地上。”

    萧夫人被踢了一脚,但却不敢骂回去,因为她知道,现在她不能随便大吼大叫,要不然,他们这些人,肯定会一人一脚直接踩死她!

    只是忍不住,萧夫人还是满脸的傲气,她就气鼓鼓的瞪着那些脚丫子。

    季小婉竟然一直踩着萧夫人的后背,说什么都不肯让她起来。

    关天蹲下身子,拍了拍萧夫人的脸蛋,懒洋洋的说,“刚刚我家妹子被你打了一巴掌,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叫人出来打死你么?”

    萧夫人见到关天这副流里流气的表情,她吓死了,她觉得,关天就是个流氓!

    可惜,她猜错了!关天不是流氓,而是一个老师,心地善良又挺为人师表的老师,只是年轻的时候,曾经叛逆期,也做过几回敲诈勒索的坏勾当,但是他现在年纪大了,已经真心悔过了!他还当上了老师,就不会再对她做那些流氓的事!

    关天不需要萧夫人问话,他乖乖的,回答她,“因为老师我,想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以为你会懂得什么叫得饶人处且饶人,老师我心地善良,不想用野蛮的方式,来对待你们这些野蛮人,我想用我的善心,来感化你们!”

    叶莉在一旁听着关天说话的时候,肚子里一肚子气!

    呸呸呸!什么善心感化?

    关天其实是不想管叶莉的事,因为叶莉不是季小婉,不是季小婉就不是他的雇主,不是他的雇主,他就没必要浪费那么多心神来救她!直到萧夫人对季小婉动手了,关天才无可奈何出手救人!

    之前有过好几回这种情况了!这个姓关的邋遢老师,就是懒得管,除了季小婉之外的第二人!

    关天一副无奈且痛心的说,“可惜,你们这几个坏学生,真的是宁顽不灵!屡教不改!所以老师我就想,是不是有必要体罚一下呢?”

    听见体罚两个字,萧夫人顿时脸都变绿了。

    她遥声一喊,说,“我爸是陈志斌,是警局副局长!你们敢对我动粗,回头我叫我爸,把你们统统关起来!”

    季小婉听了楞了几秒,问关天,“警局的副局长,上任文件书颁布下来了?”

    “现在是二月底,上任文件,听说要等三月头颁布下来。”

    季小婉头一歪,说,“我怎么听说,警局副局长,是一个叫汪蛮的男人呢?”

    萧夫人一听,开口骂了句,“你放屁!副局长的位置,是我父亲的!肯定是我父亲的!”

    关天抓把了下胡渣,说,“咦?那就真的太奇怪了,因为我也听说,副局长的位置,是一个叫汪蛮的男人呢!”

    “你们胡说什么?副局长的位置,是你们定的么?你们说是就是啊?”萧夫人躺在地上,还不停的叫嚣着,口气凶的厉害。

    关天突然坏笑了一把,然后说,“看样子,今天老师我得好好给你们两个上一堂课!名字叫,不要仗着自己父亲的官威来耍宝!”关天嘿嘿的笑着,蹲在地上,一把揪起萧夫人的脑袋,和她眼对眼说,“我记得以前有个蠢女人,和你挺像的,仗着自己父亲是副市长,就横行霸道肆意妄为,然后她的蠢举措,害得她父亲竞选市长位置的希望,给落空了!”

    萧夫人一听,就知道了。关天说的,是罗清雨!

    那个是老早以前的事了!

    罗清雨在政界里,是个大笑柄!她害得自己父亲竞选市长落空,他们都在笑她和她父亲!

    关天这是在拿萧夫人和罗清雨比较。

    “嘿嘿!看样子,有些人,历史要重演了啊!”关天拍拍萧夫人的脸说,“你就继续嚣张吧,迟早有一天,你父亲的官位,会被你这个嚣张的不孝女,给搞没的!”

    关天说完这话后,季小婉突然释然了。

    她把脚,松了开来,放开了萧夫人。

    萧夫人赶紧爬起来,然后急匆匆的窝到刘庆身边,指着季小婉的鼻子骂,“你你你!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萧夫人恶狠狠的瞪着叶莉,说,“你就等着被退学吧!哼!”

    萧夫人说完,就扯着刘庆的手,走了!

    关天眨眨眼,说,“干嘛放她走?我还想关她个面壁思过,叫她老爸过来亲自领她回家,然后再让她写一份自我检讨书!”

    季小婉回头,说,“我本来是想好好压一压她的,不过老师你提起罗清雨的时候,我就醒悟了!我没必要花心思,费心神,去对付那种蠢女人!那个蠢女人,仗着自己父亲是个大官,四处撒泼打滚,她这种模样,和前任罗副市长的女儿罗清雨,没有什么区别!”

    季小婉说着说着,她淡笑了一下,“像她这种女人,再这样嚣张下去,迟早是要步上罗清雨的后尘的!”

    关天好奇了,“听说那花痴女得了抑郁症,消失了呢?”

    “嗯,消失了,彻底的消失了。”

    关天拧眉问,“死了?”

    “是啊,还死得很惨呢!”季小婉冷笑了几下,然后抓着叶莉的手说,“走了!下次那女人要是再过来惹你,你就跟我说,我会帮你把那个萧夫人,弄成碎渣渣。”

    季小婉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挺淡然的。

    叶莉和关天,都以为她在开玩笑罢了!

    毕竟,季小婉也只是一个没权没势的傻丫头而已!哪能搞的定官威那么大的官二代呢?

    刘庆走的时候,回头深深看了叶莉一眼!心里彷徨的不行!

    他感觉有点不对劲!非常的不对劲!

    萧夫人的父亲,是内定的副局长。可是如果!刚刚那个傻大姐,和那个自称是老师的大流氓,说,副局长的位置变成了一个叫汪蛮的男人的话!

    那他这次就死定了!

    这次上任命令,人员突然变更,这消息,肯定是封锁的第一手资料!只有最上层的内幕人员,才有资格知道!

    换句话说,那个傻大姐的背景,绝对要比萧夫人强势得多!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不是蠢了?蠢到家了么?

    他为了萧夫人,而得罪了一个比萧夫人父亲还要厉害的人物!

    刘庆这下子心慌了!

    不只是刘庆心慌,连萧夫人也一样心慌死了。

    两个人就这样忐忐忑忑的过了两天,终于,市局里上任文件名单真的下来了,但是里面,果真没有萧夫人的父亲的名字。副局长的位置,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汪蛮的男人!是她父亲同一部门,同一级别的同僚!

    萧夫人的父亲看见这份上任命令后,差点气到吐血!

    而萧夫人也彻彻底底的保持缄默了!

    季小婉说的,果真一点都没错啊!

    刘庆在学校里看见这条新闻的时候,心脏立马停止了跳动!

    他呆了两三秒后,回头看见叶莉和同学们有说有笑的模样,他赶紧跑过去抓着她的手,拖去一边说话。

    “小莉!对不起!是我瞎眼了!是我不好!贪慕了萧夫人那一点点关系!你不知道,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她,我只是逼于无奈,为了我父亲的官路,我只好不停的讨好她!可是我对你不同,小莉,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是啊!喜欢我,就是逼着我去像别的女人低头!姓刘的,你把我当啥了?你想要哄我,我就得乖乖让你哄,你想要让我去帮你拍别的女人马屁,我就只能乖乖听你的话,作践自己是不是?”

    刘庆脸色一僵,被她说得有点羞囧,“对不起,小莉。”

    如此诚恳的一句话,依然得不到叶莉回心转意的一个眼神。

    毕竟前天她被刘庆这样子羞辱,她要是被他三言两语给哄得吃了回头草,那她就真成傻子了!她就不配当叶海唯的妹妹了!

    叶莉大大方方的甩开刘庆的手,然后对着他说,“你这句道歉的话,还是留着对我嫂子说吧!你那个萧夫人,可是差点把我家嫂子给打压在地上呢!我嫂子这几天脾气不好,心情特别差,不知道哪天,她要是开口说一句话,估计你父亲,就会向萧夫人父亲一样,莫名其妙的,官位就被其他人给替代了呢!”

    叶莉这一说,倒是给了刘庆一个醒,他一笑,赶紧说,“那你嫂子人在哪里呢?我怎么才能见得到她?”

    叶莉听见他这句话的时候,真的真的很想鄙视他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不要脸的渣男呢?

    狗腿成这副德行?

    她之前是瞎了眼了啊?竟然会被他给迷倒?

    叶莉今天太解气了,给刘庆不少白眼瞧,她一回家,就想把这件事,告诉给嫂子听,让她也开心开心。

    可是她回家的时候,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嫂子她三个老妈子,叠着罗汉,趴在大门口,把门打开了一条隙缝,偷看里面。

    “你们干嘛呢?”叶莉走到三个老妈子身后,大大方方的问。

    那三个老妈子,狠狠的回头瞪了她一眼,急急忙忙把手指往嘴巴上一放,焦急万分的说,“嘘——”

    吵个毛啊!她们看的正起劲呢!

    屋内,原本,季小婉在整理家具,说是动动胫骨啥的,三个老妈子不让她做,愣是要她坐下来休息,季小婉嫌烦,就把她们赶走了,然后准备动手烧晚饭。

    没一会儿,门打开了,季小婉以为还是她三个老妈子,她也没回头看过去,只顾着低头洗菜。

    进屋的,不是三个老妈子,是易凌。

    易凌一回屋,看见季小婉的背影后,原本空荡荡的心窝里,一下子变得更加空荡荡了!

    因为他看见季小婉那苗条的身形,站在洗手池旁洗菜的贤惠样,他心里就激动的不行,想着,以前这个时候,他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抗进卧室里乱来去了。

    可是自从她流产以后,他就真心没法子对她做这种畜生的事。

    强迫症,没有得到她释放命令,估计这辈子都好不了啊!

    可是,他这个*极强的男人,要他对着活色生香的她,禁欲这么多天,他到底还能撑多久?

    记得第一次强暴她那会儿,她也是这样子,静默的背对着自己,然后他在她后颈处烙下一吻,他整个人就兴奋到了最高点。

    这种欺压着她不让她反抗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味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能再次尝到那种滋味?

    不知不觉间,他忍不住,咕噜一声,当真又在她后颈处烙下火热的一吻。表示他对她极度渴望!

    知道那个时候,季小婉是什么反应么?

    她哪能不知道这一吻后的后果是什么?

    那两次强暴,是她这辈子,最深刻的记忆吧!

    说起来,季小婉印象中,自己的第一次,就是易凌的,而且非常的糟糕,那个时候,她的身心都很抵触他,却被逼着一直做一直做,直到大天亮。

    到现在,她的心虽然已经交托出去了,可是那个印象,还是很糟糕!

    对于这种恐惧感,是不会因为她爱上他而改变的!

    季小婉根本不用回头就知道,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不是叶海唯,还是易凌!

    季小婉当下,急忙扔掉手里的东西,趁他还没有用双手拥住她,禁锢她的时候,赶紧逃走!

    易凌因为身子僵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的吻都还没结束,就被她这样子给逃走了。

    季小婉没多想什么,直接跑出大门外,然后跑到隔壁,敲响了她母亲的大门,“妈!救我!妈!快开门啊!”

    她怕死了!真的要怕死了!

    季小婉喊了两三下,也不知道她三个老妈子在干什么,都不过来给她开门的。

    易凌走出房门,看见季小婉在拍她母亲房门求救,挺无奈的,他走过去,一句话也不说,直接扛起季小婉,走回屋里。

    季小婉的手,刚刚脱离她母亲的门板,那扇大门就被刘菲给打开了,三个老妈子,一前一后的挤出来,问,“咋啦?咋啦?”

    三个老妈子瞧见季小婉被易凌扛着走的模样,好奇怪,她们纷纷相视了几眼。

    季小婉被易凌抗进了屋里,然后被他压在门边墙壁上。

    易凌一把把她翻过来,让她面对着墙壁,自己则站在她背后,双手撑在她肩侧墙壁上,像是圈住她逃跑的余地似地,然后低头,继续在她后颈处深吻着。

    他想她了!想她的身体,想她的温度!

    他吻得很温柔吧!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子温柔的吻,除了在他下定决心要强暴她之前,他才会这么做。

    “小婉,你的身子到底好了没有?”

    “没有!没有!”季小婉胡乱摇头,身体不停的打着哆嗦,为什么?他明明都没怎么暴力,就只是在她后颈处吻了那一下下,她就哆嗦成这样了?

    听见季小婉摇头说没有的话,易凌心里沉沉的,一口欲火,不上不下,吊在那边痛苦的要死,也就没几秒钟的时间,他额头上,溢出层层汗水。

    热死人了!

    易凌把自己外套脱掉,随手一扔,然后又在季小婉耳边问了句,“小婉,你身子应该好了吧,都那么多天了。”

    “没有好!真的没好!我肚子还是很疼,疼死了!”只要他别这样那样对她,她撒多少谎,她都愿意。

    她这一说,他充满*的火气又上来了,然后硬生生的,把想要放纵的念头,给死死压住!这个动作,到底花了他多大的力气?这傻丫头是永远都不会明白的!

    他真的憋得好辛苦好辛苦。

    易凌一把扯掉领带,解开衬衫扣子,把结实的胸膛,暴露在她身后。因为他太热了,胸口处的汗珠,沿着他肌肉的棱角边缘,不规则的滴落。

    好在,她现在是背对着他,要是让季小婉看见他这副结实的胸膛,她肯定会更加害怕。

    但现在就算她没有看见他这副胸膛,她也已经怕的要死了。

    她这哆嗦颤抖的小腿,快撑不住自己这副清瘦的身躯了吧。

    易凌就在她后颈处,有一下,没一下的啄吻着,动作越是轻柔,她就越是胆颤,怕得脸色都白了。

    门口处,那三个老妈子已经挤开了一条隙缝在偷看,看见易凌正吻着季小婉的时候,她们觉得好奇怪。

    只是吻两下脖子而已,怎么季小婉就怕成这样啊?

    看看她那表情,看看她拱起肩膀瑟瑟发抖的模样!又不是被强暴,她怕什么呢?

    尤其是魏薇,她看得好心急啊,她儿子在干嘛呢?要吃就快点吃啊?干嘛忍着不吃呢?还有季小婉也真是的,她儿子对她这么温柔了,她干嘛害怕成这样啊?

    魏薇差点急得跳出来冲进去,大声吼那两个小情侣一句,别憋着!大大方方做下去!

    季小婉看他不肯收手,她就加把劲说,“我这几天头昏脑胀的,还有小腿也很软,使不上力气,我还很反胃,动不动就想吐……。”她真的卑鄙的,不断往悲惨的地方说。

    当真说得易凌眉头纠结的不行,哪怕他知道,季小婉在撒谎,他听着也心疼。

    他就继续啄吻她后颈,然后说,“那你不舒服就别做那么多事,多多躺下休息,还有啊,你得多吃点东西,才能把营养补回来,把体力补回来!”

    季小婉听见这句话后,松了不少气。

    他应该,应该会放过她的吧!

    她知道自己卑鄙了点,利用她曾经受伤的事,硬是憋着他们,但是她真的没别的办法了!

    她不想再过那种只有性的禁脔生活!

    那一个月荒淫生活,让她吓怕了!

    易凌想松开她,放她离开的,可是他舍不得,他真心舍不得。

    他伸手,在她腿间处,隔着裤子轻抚了两下,问,“这里疼不疼?”

    “疼!疼的!”季小婉又撒谎了!

    只不过这次,她傻了!她应该回答不疼!

    季小婉不知道自己回答错了,她还自我安慰了几下,想着,只要她喊疼,他肯定不会做她的。

    哪知道,易凌在她耳边嘀咕了句,“我帮你亲亲它吧,亲亲它,它就不疼了。”

    “什么?”季小婉傻眼了。

    背后的男人,咬着她的脖子,一路沿着她的后背,吻着,下滑,然后跪在她身后,两只手,开始扯她牛仔裤。

    季小婉死命拉着自己的裤子叫,“我不疼!这里不疼了!真的!”

    他现在的要求,已经变得这么低了啊,就只是亲两下,他就满足了呢!可她还是不肯答应!

    “宝贝儿,就亲一小口,亲一小口我就走!”

    季小婉就是拉着自己裤子不给他脱,“不行,不准,我不要。”

    她一连说了三个不字,听得屋外魏薇心里一急,差点冲进去想抄个什么家伙,往季小婉脑袋上一砸,把她砸晕了,然后把她衣服剥光光,再送到自己儿子面前,让他享用得了!

    她儿子好可怜好可怜啊!都被憋成这样了!他还这样子求着她,她也不肯放开!

    想着,魏薇忍不住瞪了刘菲一眼,像是在埋怨她生了一个特矜持的女儿,是一件特大的罪过似地!

    刘菲脸蛋红红的,她感觉挺奇怪的!

    心窝里有点瘙痒瘙痒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她这辈子都没有尝到过的滋味!

    她是个性冷淡,她家男人一直在床上骂她,所以她知道自己是个性冷淡的人!

    刘菲长这么大,还真心不懂,那爱爱滋味到底是啥滋味啊?她就觉得吧,夫妻俩个之间,最好还是不要有床上事情好,一家人和和淡淡过一辈子就不行么?干嘛非要上床呢?

    刘菲忽然发现,她宝贝女儿摊上两个老公,其实还是挺可怜的。因为她要应付两个男人床事呢!

    那个时候刘菲就在想,要不要叫她女儿休掉一个得了!

    看看哪个男人*强,就休掉哪个好!

    那两个小子,其实刘菲看着都挺喜欢的,因为他们俩兄弟,同样那么优秀呢!她很难帮女儿做出选择,不过通过她观察下来,她发现了,叶海唯上次强吻她女儿的时候,感觉挺霸气,挺野蛮的,一点也不像易凌这小子这样温柔!

    看样子,还是易凌比较好点!起码,他给她的感觉,应该是个很温柔的男人吧。

    刘菲对易凌的印象不错!

    这要是让季小婉知道她母亲的想法,她肯定要气得吐血身亡了。

    沈莲偷看,是纯粹被其他两个三八婆给扯过来的,原本她是不想看的。可是她上回偷看自己儿子和季小婉亲吻的时候,她感觉好开心,偷看这种事,真的挺开心的,以后她要经常跟着她们一起做!

    不过沈莲看见易凌和季小婉在一起的时候,她心里有点吃味了!

    她就觉得吧,季小婉吊着易凌胃口,是吊对了!

    季小婉就是应该要这样子对易凌!然后对她儿子的时候,要乖乖的,顺从一点,好欺负一些,听话的任由她宝贝儿子予取予求!

    想到这里,沈莲捂着嘴巴在偷笑。

    她偷笑的模样,正好被魏薇看见了。

    魏薇正在生季小婉的气,生儿子的气,现在听见沈莲这一笑,她更加气炸了!

    她儿子太不用心了,干嘛不直接点,像他老爸当年对他老妈这样,狠狠的,直接的,往床上一扔,然后她的心,跟着自己的身子一起,乖乖的被他老爸给抢走了!

    只是魏薇不知道的是,这招,易凌老早就用过了,可惜季小婉不吃他这一套!

    易凌还在抢着脱她裤子,但是她也抗拒的厉害,加上牛仔裤原本就紧,很难脱,她还这样子抗拒,他又不舍得太用力,怕弄伤了她,因为她身子还没好。

    这一来一去,他花了那么多时间,就只把她裤子脱到后臀处,露出了一丢丢的深沟,就那丢丢深沟,他也兴奋的可以了,忍不住,一嘴巴凑了上去。

    季小婉惨叫了一下,然后把裤子更加用力往上扯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那处,传来了叶莉的声音,“你们干嘛呢?”

    叶莉一声说话,屋内的小情侣一怔,双双把脸往门口那处看见,刚好看见三个老妈子回头对着叶莉说,“嘘——”

    季小婉脸一僵,随后身子跟着一僵,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已经管不了三七二十一了,一巴掌就打在易凌的额头上,往外狠狠一推,把他推到在地,然后匆匆跑到卧室里,把自己关起来。

    太羞人了!

    上次已经被她几个妈妈看见她那样子被叶海唯强吻,这次更过分,她差点就要当着妈妈们的面,被易凌那禽兽亲那里呢!

    还好裤子也就脱了一小半,但也已经够羞人的了!

    也不知道她们是从哪里开始看起的?难道是她被抗进家里之后,她们三个就一直站在门口偷看他们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们就真的太过分了!

    明明看见她被易凌那禽兽欺负,她们竟然只是躲在门边偷看也不过来救她!看样子,刚才就算她敲门,她们开了门,她照样会被易凌给抓回去,而她们三个,依然乐颠颠的跑过来偷看她被欺负!

    她这无助!连妈妈们都靠不住!那她还能靠谁?难道她这辈子,当真要被这两只禽兽吃得死死的么?

    要不是她前些日子被逼流产的事,导致他们俩兄弟都害怕弄伤她,所以才硬逼着自己不碰她。如果不是这样,恐怕刚才,她真的会被那混帐,当着三个老妈的面,强暴她的吧?

    她已经没脸见任何人了!

    菜也不烧了,晚饭也不吃了!她就窝在卧室里,死也不要出去见她们!

    易凌挺生气的,因为刚才被叶莉突然冒出来一句话,让他惊了一小会儿,害得他一个失神,就被季小婉推倒,然后被她溜进房里躲起来了!

    他看见季小婉躲在房里不出来,心里头就一窝火,说了那三个老不要脸的一句,“你们明知道小婉她脸皮薄,你们干嘛要偷窥啊?偷窥也就算了,起码别让她发现嘛!”

    三个老太婆,食指纷纷指向叶莉说,“是她!是她出声的!要不是她,咱们也不会被发现不是?”

    叶莉挺无辜的,她眨巴了两下眼,解释着说,“我真不知道你们俩个在房里亲热啊,要是我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出声的。”然后她会挤在她们三个老太婆中间,跟着她们三一起偷窥。

    叶莉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她还特别悲哀呢,少看了一出好戏!

    “我不管,你们给我搞定她,必须得把她挖出来吃饭!”易凌气呼呼的瞪了她们四个女人,一遍又一遍,挺蛮霸的说,“她身体原本就不好了,哪能继续饿肚子?她再这样饿下去,她身体什么时候才能好?她身体不好,我什么时候才能碰她?”没法碰她,他就没心思工作了!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一个极其深究的连锁性问题!

    因为这件事发展下去,真的会很严重很严重,有可能,会引起整个n省经济链发展效益,会有很多人下岗来着!

    “反正我不管!你们要是不挖她出来吃饭,你们统统都给我饿肚子!”

    听听他这话!

    真够狠的啊!

    摆明了就是那种有了老婆忘了娘的偏心眼嘛!

    三个老太婆外加一个小妹子,在恶势力的压迫下,终于无奈的,挤开了季小婉的房里,然后开始对她进行言语轰炸。

    季小婉躺在床上,把被子捂在头上,打算捂一辈子。

    可是她实在受不了她们的言语轰炸,一个挨着一个,又是哄又是劝的,季小婉觉得,她要是在倔下去,真成那种只会撒气的小公主了。

    最后,她憋憋的,冒出一颗脑袋来,说了句,“行了,你们不要再说了。我出去吃饭。”

    三个老妈子外加一个小妹,满头大汗的松了一口气啊!

    “不过我有个要求!”季小婉忍不住,说了句心里话。

    “只要你肯出去吃饭,啥要求,我们都答应你!”魏薇性子急,一口就替所有人答应了下来。

    于是,季小婉出去吃饭的时候,易凌可怜巴巴的,坐在季小婉对面很远的地方,餐桌下,他的腿都踢不到她,更别说摸小手之类的了。

    他和季小婉之间,隔着好几个碍眼的人呢!

    季小婉的要求,就是吃饭的时候,叫那个流氓离她远点!坐在她完全钩不着的地方,不要影响她吃饭心情。然后季小婉吃饭的时候,只要不去看那只禽兽,她心情就会好点了!

    易凌越吃,心里就越憋屈。

    那埋怨的眼神,特幽怨!

    坐在季小婉身边的,是魏薇。

    魏薇看见自己儿子这副表情的时候,心里好愧疚啊!刚才,可是她替自己宝贝儿子答应季小婉提出来的要求的。

    “哎呀,儿子啊,你那边的菜好吃,妈妈钩不着,要不,妈妈和你换个座位呗。”

    易凌听着眼睛一亮,心里想着,老妈脑子真好使。

    可是季小婉开口说了句,“把菜换一边就好,妈你别动来动去的。”

    得!季小婉她还见招拆招了啊!

    这丫头,越来越过分了!

    这个时候,叶海唯回来了。

    他揉着太阳穴,满脸疲惫的进屋,然后看见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嘴角边钩了钩。

    他的精神顿时上来了。

    叶海唯把手里文档随手往鞋架上一扔,然后挽起袖子,走到餐桌边。

    季小婉原本下意识的要去给叶海唯拿碗筷来着,可是她心里头有点小别扭,这一停顿,沈莲的动作就比她快了一步。

    叶海唯自顾自,端了张椅子,往季小婉身边一挪,把叶莉给挤了开来,自己坐在季小婉身边,等着碗筷上来。

    叶海唯这一坐下,易凌立马起身,说了句,“啊——”

    叶海唯精神不济,懒洋洋的问了句,“你啊什么啊?”

    ------题外话------

    月票要从月头抓起啊,别掖着藏着,怕你们掖着到别人那边去了!呜呜呜…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