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二十四章自由飞翔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年正版马会全年资料浙江双色球走势图2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第二天,季小婉离开了他们家。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他们就送她出了房门口,不敢再多送一步,怕自己心伤,甚至,他们都不肯走去阳台,偷看她离去的背影,他们就只是坐在客厅里发呆,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季小婉拎着行礼出了大楼楼梯口时。

    突然间,冲出来一个妇人。

    那妇人手里拎着一只袋子,她对着季小婉吼了句,“阿晓人呢?”

    那妇人是董卿的母亲岳敏。

    岳敏质问季小婉说,“阿晓人呢?你说你要治好他的病的!那么他人呢?病治好了么?为什么我今天早上去看他,病房里的医生护士说他已经走了呢?走去哪了?你们把他转院掉了?为什么不通知我一声?你们这么做是剥夺了他的人权,你知道吗?”

    其实岳敏昨晚就听见了董晓去世的消息,她当天晚上在家里发了一整晚的呆,然后第二天一早就急急忙忙跑去医院证实消息,证实了董晓确实已经去世了,她就急急忙忙跑到季小婉这里来质问她,岳敏却始终不肯说董晓已经死亡的事实。

    季小婉拎着行礼,静静的看着她。

    岳敏看她不回答,从袋子里拿出一只鸡蛋,狠狠的往季小婉脸上砸去。

    “你给我说话啊!贱丫头!”岳敏一声大喊,季小婉却平静无澜的默默承受着她的打击。

    岳敏的喊话,没有得到季小婉的回应,却换来岳敏身后两个叫唤声。

    “阿敏!你别这样!”董卿的父亲跑过来,拦住了岳敏。

    岳敏被人一拦,坏脾气就上来了,她从口袋里掏出第二个鸡蛋,就想着要往季小婉脸上砸去。

    但是董卿横身一档,一颗两颗鸡蛋,统统砸在董卿的后背上。

    岳敏像个疯婆子一样破骂季小婉,后来被董卿父亲给拽走了。

    董卿身上被砸了好几十只鸡蛋。

    董卿动手,帮季小婉额头上的蛋壳碎粒,他边帮她擦拭着粘糊糊的鸡蛋液,边说,“小时候,有一次我和我妈上街,碰到一个流氓,想强暴我母亲,我为了救我母亲,动手打晕了那个流氓,我不知道那根混子上有颗钉子,这一棍打下去,那个流氓死了。后来警察备案后,顺着线索,找到了我母亲,我母亲紧张我未来的前途,就想着开口承认是她自己打死那个流氓的。可是没想到,那警察说,已经有人自首了,自首承认是他打死了那个流氓。那个人,就是我弟弟。”

    季小婉静静的站在边上听着。

    “我弟弟说,他反正是个快要死了的人,他不能让他哥哥前途毁掉,不能让我们一家子人因为一个流氓而家庭破败,他要我们一家人,都承认,那流氓是他打死的!那个时候,他才十岁。他刚刚被检查到脑子里有肿瘤的消息,而且他的腿,还有一点行动能力。阿晓他帮我把罪孽全部揽在自己头上,还给我们一家人洗脑!他才是那个杀人的凶手!”

    虽然这件事是自卫杀人,而且还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就算是董卿亲自自首,他也不会坐牢,官司肯定会打赢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他在学校里的名气,肯定会一落千丈,班里的同学,肯定会挤兑他,嫌弃他曾经杀过人!

    而董晓这么做,算是无形中,拯救了董卿的心灵世界。

    董卿低着头,万分沉痛的说,“因为这件事,我们一家人,都把董晓当成是我亲弟弟一样,我母亲,爱他比爱我还要厉害。所以,请你原谅我母亲对你的无礼。”

    季小婉点点头说,“我没有记恨她什么。她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维护自己的权益罢了!毕竟我在她眼里,就是害死她宝贝儿子的罪归祸首!只是……”

    季小婉沉了口气,然后说,“董卿,我对不起你。明知道我带着董晓离开的要求,对你来说很过分,可却依然期望着你堵上全家人的性命来拯救我!我的自私,让你差点死掉。我欠你……”

    “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董卿摇头,拒绝听她的话,“我不想承认董晓已经死掉是事实!我就认为是你把他带走了,是你带着他走去了天涯海角,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再看见你!如果你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想起阿晓被我自私而害死的那一幕!我自责,我内疚!他给了我完美的人生,我却害得他失去了生命!”董卿回过头,背对着季小婉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脸面见她,“我走了……不见。”

    最后董卿与季小婉之间的别离,是不见,而不是再见。

    董卿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说出不见这两个字的,他只知道,当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整个人,仿佛已经死透了似地!

    他走了,艰难得迈着步子走了。

    董卿竟然连董晓的墓地在哪里,他都没问!他没这个脸问!

    不过就算他问了,他也得不到答案!

    因为就连季小婉都不知道董晓被埋在哪里!

    这是他们俩兄弟,对她做的最后一件坏事!

    不管季小婉怎么问,他们都不告诉她,董晓的坟墓在哪里,他们对她说,如果她想死,他们就把董晓的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然后每天叫人鞭尸。

    季小婉听见这句话后,就没有再质问他们了。

    季小婉回到自己家里。

    家里一堆的杂物,行动很不方便,季小婉觉得自己有事情做了,她挽起袖子,开始整理自己的小屋,她在想。她爸妈什么时候回来啊?

    之前因为她的婚姻问题,她不希望自己母亲为她的事,而愁眉苦脸,所以就叫父亲带着她母亲,远离她身边,因为她只想听见自己母亲快乐的声音。

    如今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了,她现在很想他们,想让他们回来,然后让她当一次女儿,像父母撒娇一回。

    一天,两天,季小婉把屋子给打理好了,空间被她空出来很多,有一些还算好用却对她来说多余的东西,直接拖出屋子里卖掉了。

    就在她把屋子打扫干净的那天,刘菲和季卫国回来。

    原本,刘菲已经有了一个新家了,是她两个女婿,给她买的新房子,就在隔壁公寓大楼里,钥匙也有,房子也装修好了,他们也曾经过去住过几天,但是刘菲脑子里,没有新房子这个概念,这旅游一回来,就下意识的往她住了好几十年的房子里走来。

    刘菲夫妇不知道自己女儿在家里,回来的时候就大咧咧的说话,“快点啊!别磨磨蹭蹭的,拎点东西都这么不中用。”

    刘菲空手回家,一进屋就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噜咕噜的喝掉了,然后跑进屋里想开空调。

    毕竟七月天的天气,已经有点温热起来了。

    刘菲这一进屋,就呆了两下,“小婉?”

    季小婉就坐在自己的书桌上,静笑着看着自己的母亲。

    她这两天一直在幻想着,等母亲回来后,要怎么扑进她怀里,要怎么跟她撒娇,要怎么跟她诉苦,可是到她母亲真的回来后,她什么也没做,只是这样子静静的看着他们。

    因为她不习惯撒娇!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个习惯!她已经学不会了。

    季小婉淡淡的笑着说,“妈,你们回来啦。”

    刘菲觉得季小婉有点奇怪,她歪着脑袋想事情。

    这个时候,季卫国一手一只大的行李箱,气喘吁吁的拖着上楼来。

    季小婉看见刘菲手里没有任何东西,而她父亲一手一只大行李箱拖着,累得满头大汗,还得听她母亲牢骚的破骂。

    季小婉对着母亲说了句,“妈,以后对爸爸好一点。你要懂得互相尊重,而不是一直仗着他对你的愧疚,逼着他为你做这些,做那些的。”

    刘菲听着一愣,有点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红着脸说,“我……我哪有!是他自己说要一个人拎的嘛!”

    季小婉补充了句,“爸的腿,曾经被人打断过!他不能拿这么多重物!”

    季小婉一说,刘菲惊了一下,然后急急忙忙走到季卫国身边,帮他拖一把,“你个死老头子,脚断了也不跟我说一声,你说一声,我就会帮你一起拎的嘛!”

    季卫国温吞吞的笑着说,“没事没事,我身子骨还硬朗着呢,这点东西没问题。”

    季小婉终于笑开了。

    刘菲整理好行李,然后从行李里拿出很多礼品,对着季小婉说,“小婉小婉,你看,这是妈妈给你买的衣服,喜欢吗?妈妈本来想送你家里去的,正好你回来了……。”说到这里,刘菲忙问,“奇怪,你怎么回来了呢?你的丈夫们呢?”

    季小婉不喜欢撒谎的,她很直接的告诉她,“我要和他们离婚了。”

    季小婉一说,刘菲“啊?”了一大声,手里的东西掉在了地上,刘菲忙问,“为什么啊?为什么要离婚呢?”

    季小婉淡笑着说,“妈,我和他们离婚,我觉得是迟早的事,我们三人之间有那么多的矛盾,总有一天是要解决的。”

    “解决也不一定要通过离婚才行得通啊。”

    季小婉瞥过脸,说,“妈,你就别问了,好吗?让我自己解决我们三人之间的问题。”

    “可是……”

    季卫国抓着刘菲的手,摇摇头说,“就随她去吧,你女儿,比咱们懂事多了!咱们没这个资本说她。”

    季卫国一说,刘菲就只能抓抓脑袋了。

    季小婉的月事,还是没有来。已经过了四五天了,最后,季小婉决定去医院做一次检查。

    季小婉去做检查的时候,她没发现,她身后还跟着很多人。

    带头的,自然是那两个阴魂不散的坏男人。

    两人焦急的等着结果,他们紧张的要死要活。

    他们的母亲,也紧张的团团转,就等着季小婉从诊室出来,然后他们去偷偷问结果。

    如果季小婉怀孕的话,那么或许就是老天爷不愿意让她离开,他们之间,肯定还会有转机的。

    等了将近十多分钟后,季小婉从诊室出来了,然后整理了下包包,慢吞吞的离去。

    季小婉一走,一群人就急忙冲进诊室,把那个医生给吓了一大跳。

    “孩子呢?有没有?”

    那么多人异口同声的问。

    医生给吓得呆住了,她问,“什么孩子?”

    “就是刚刚出去的那个女人,她有没有怀孕?”

    医生恍然了,她冷静了下来,然后说,“没有,只是月经不调,我给她开了点药,让她回去调养!月经不调可能是因为生活压力引起的,不是什么大事!”

    医生一说完,周围的人,纷纷失落的不吭声了。

    医生看着奇怪,太奇怪了!

    有必要这么紧张么?一个孩子而已,怎么搞得像是生离死别似地?

    尤其更奇怪的事,为什么是两个男人冲过来问孩子?而不是一个?

    怎么感觉这两个男人,都是那女孩的丈夫一样,看看他们身后,还带着两个婆妈呢!

    这奇怪的问题,那医生怎么想都想不通,最后只能呆呆的,目送他们离去。

    季小婉没有怀孕,看样子是老天不愿意让她继续留在他们身边,所以连最后一个希望,都不乐意给他们。

    季小婉搬出了父母的住宅,自己找了间屋子,租了下来。

    说是不想打扰自己父母的二人世界,她爸妈怎么也挽留不住她。

    季小婉选了一栋很靠近她爸妈的一室户,倒也让她爸妈放心了一些。

    之后的时光,季小婉选择出去旅行。

    她失去了那么多年的自由,她要深深的感受一下自由的空气。

    她去了一个比较远的城市,当她踏入机场的时候,那两个混蛋差点要急死了,他们就怕她真的一去不回。

    看见她独自一人凳上机舱的时候,他们就想怎么劫机,怎么把那死女人挖出来,然后炸掉那飞机场,炸掉所有的飞机场!

    不过幸好的事,季小婉去的城市,他们在那边也有很多的势力,可以帮忙照应着。

    那个时候,他们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季小婉选择出国旅游的话,那么他们的手脚是不是太短了?

    这一想,他们决定了,一定要赶在季小婉有出国这个想法之前,先把每个国家的地盘给挖到手里才行!

    他们俩要想把全球,都变成属于她的牢笼!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

    季小婉整整离开了四个月都没有回来。

    而这四个月里,叶海唯和易凌,已经正式把目标,移到海外。基本设施开始建立,人员也差不多到位,就等着他们俩冲过去一展宏图!

    十月底的时候,叶海唯在家里等她,虽然他知道她在什么地方,但是他没有追过去,而是静静而又焦急的等她回来。

    他在想,自己在她心中,到底有没有地位?

    如果有!哪怕是一丁点,她会回来的吧?

    季小婉没有让他失望,她真的回来了,赶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回来了。

    阔别四个月,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放她出去后,回来的她,竟然变得这么美丽动人。

    她整个人的气息,都变得十分潇洒和洋溢。

    嘴边噘着那抹恬静而事事不惊的淡然微笑,美丽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她身后一直跟着那么多想要追求她的人,都被那俩混蛋,偷偷摸摸叫人给料理光了。只是季小婉不知道而已!

    季小婉旅行回来,买了很多很多的礼物,她把自己身上积蓄,花的差不多了。

    回来后的晚上,她在自己小屋子里,开了个派对,把所有姐妹都叫过来。

    礼物分发,开啤酒庆祝,吃蛋糕砸蛋糕,搞得一发不可收拾。

    第二天,那四个妞要出去上班,就留下季小婉一个人在家收拾东西。

    收拾东西前,季小婉去了次邮局,把她买给两个婆妈和小姑子的礼物,通过邮寄的方式送了出去。

    她还买了很多礼物,送给她每一个关心她的人,礼物都用邮寄的方式,分发了出去。

    季小婉继董晓去世后,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这样子开怀振作起来,是绝对不可思议的。

    说真的,那个时候,程香香在怀疑,季小婉是不是打击过度,所以假装坚强?

    但是没有!

    季小婉的确是重新活过来一样!

    那么她们又开始怀疑,季小婉对董晓的情谊,到底有多么淡薄?淡薄到她看见董晓死在她面前之后,就立马能够笑开来?

    季小婉为了分发礼物,而忙碌了一上午,看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快到中午十一点了,她还没煮饭。

    她老妈打电话过来叫她回家吃饭,季小婉拒绝了。

    她在家里烧饭烧菜,居家得像个贤妻良母。

    饭菜烧好了,她却没有吃饭,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地。

    等了很久,季小婉看看那扇房门,依然没有动静,终于忍不住起身,打开房门。

    房门口站着的男子,两手撑在她的门框上,低垂着头,就在房门打开的那瞬间,他倏地一下抬起脑袋。

    房门里,季小婉朝他眨眨眼,淡淡的说,“你来了?”

    季小婉说这话的时候,听得出,她在他等似地。

    叶海唯拧着眉,说,“我在你房门口等了很久了,却始终等不到你出来。”

    “我早上的时候发你短信了。叫你过来拿东西!”

    叶海唯楞了一秒,说,“没看见。”他一直在忙着打点自己的形象还有整理思绪,没把短信声音放在心上。

    季小婉让了个身子,招呼他进来,“我烧了几道你爱吃的菜,进来吃吧。”

    叶海唯跟着她进了屋子,进屋前,对着身后一堆人,说了句,“你们也去吃饭吧,吃好饭就回基地,别在这儿等我了,给我留辆车就行。”

    那堆西服凶悍男子,沉默着点点头后,训练有素的撤离季小婉楼房楼道内。

    叶海唯进屋后,看了看这屋子的环境,感觉很温馨,比他们家那三室一厅大套房,还有家的味道。

    季小婉给叶海唯拿拖鞋,让他换好,给他放好,请他入座,盛饭盛汤。

    那个时候,叶海唯仿佛有种错觉,他觉得,她依然是他的妻子,他也依然是她的丈夫,不需要那些华丽的身份,奢华的住房,就只是这样子,平淡简约的小夫妻俩,安静的度过余生。

    这种感觉挺美的!

    可惜,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她的心,已经被那个可恶而又卑鄙的残废男,彻底的给拐走了!

    更可怜的是,他们俩兄弟,如今在季小婉心里,才是一个真正的坏人,因为他们,连让她选择自杀的权利也不肯给她。

    逼着她,和董晓,阴阳相隔,甚至连董晓的墓地在哪,也不愿意告诉她。

    吃完饭,季小婉忙着打理餐盘。

    叶海唯走到她身后,紧紧圈着她,把头搁在她肩膀上,闻着她发香。

    她说话的时候很美,安静的时候更美,微笑的时候也美,固执的时候还是那么美。

    她从十六岁开始认识他们俩兄弟,直到到现在。

    她的成长经历,就是捏在他们手心里的。说起来,他们是她的老师,他们教了她很多东西。

    她是个成功的学生,而他们却是个失败的老师。

    季小婉刷着盘子,刷着刷着,她手一顿。

    因为她感觉腰后有东西顶着她。

    这种熟悉的感觉,也有很多年历史了。

    季小婉不理他,依然自顾自洗碗,然后整理碗筷。

    她背后拖着一块巨物,她走来走去不太方便,也就动了两三下,她一头大汗。

    洗好碗,擦好手,季小婉准备走出厨房,可她身后还是拖着一块巨物。她没跟他说走开,她就由着他这样子缠着自己!

    季小婉艰难的行走着,然后走到衣橱里,打开衣橱,想拿包包,可被他缠着,她没法钩到手,终于忍不住,她开口说,“你放开我,我拿东西给你。”

    “是礼物么?”

    季小婉简单的嗯了一声。

    叶海唯沉沉的说,“我不要礼物,我要你。”

    季小婉静默了片刻,说,“我还是送你礼物吧。”

    叶海唯抓着她,不让她动,他坚持着说,“我不要礼物!我要‘你’!”

    季小婉又沉默了。

    叶海唯拖着她,把她拖去边上小床上。

    这床真的好小,因为她家里空间不大,不能买大床占据地盘。

    叶海唯把她往床上一压,让她坐在床头,自己坐在她身后,抱着她说,“我想要你。”

    他不打掩饰的,*裸的,说出他体内的*。那种*,是从心里延伸到身体四肢百骸,难忍的跳动着。

    季小婉闭着眼,拧着眉,说,“我不想……”

    “怎么?连我最后一个请求你都不肯答应?”叶海唯咬着她的脖子,问。

    季小婉点头,说,“对!我不想……”

    季小婉说了第二遍后,叶海唯沉沉的吐了口气,说,“好吧,那算了!”

    “我还是送你礼物吧!”

    叶海唯看她要起身,他压着她,不让她动,“我不要礼物!我也不求你跟我上床,我现在只要求你坐在这里别动!可以吗?”

    这个要求,已经很低很低了!

    季小婉终于点头了,“好吧。”

    她不动,也不说话,她甚至不肯回头看他。

    叶海唯坐在她身后,凑过脑袋咬着她耳根后的发丝,然后咬上她的脖子,没用弄伤她,甚至没有弄出印子,只是这样轻轻的啃咬着,然后是后颈,接着换另一边的脖子,还有那曾经打过耳洞却被填埋上的小耳垂,他不肯放过的吞进嘴里。

    他在她背后做了什么,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身后男人那呼吸声,时而轻快时而沉重,还伴随着细而不闻的低吼。

    好半晌,叶海唯低沉着,在她耳边说了句,“我的礼物,我能不能自己挑?”

    季小婉眨眨眼,问,“你想要什么?”

    叶海唯伸手,拿出一块很薄很薄的刀片,那刀片看上去十分的锋利。

    季小婉看不见他在做什么,更没看见他手里拿着刀片。

    叶海唯轻巧的执起她一缕发丝,然后轻轻一割。

    季小婉感觉到了什么,她回头看了过去,看见他手心里,拽着她的一戳头发。

    看见那男人拽着自己那戳头发的瞬间,她整个人震了一下,然后她回头,继续拿自己的背影,背对着他。

    叶海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礼物后,他起身,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季小婉,说,“这是你要的离婚协议文件,你在上面签个字,你就自由了。”

    季小婉展开文件看了几秒,然后去了书桌,拿出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再把协议交给叶海唯。

    叶海唯只是把文件塞进兜里,不去管它。

    季小婉伸出右手,右手上的戒指,是他亲手帮她戴上的,如今,她要他亲手摘下,放她自由。

    叶海唯凄凉的笑了一下,他伸手,捏着她的手指,指腹在那戒指上摩挲了很久,他最后问了她一句,“小婉,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有。”季小婉轻轻的,说了一个字。

    叶海唯眼睛一亮,说,“那么我们……”

    “我要离婚。”季小婉坚持说了四个字。

    “你明明爱我,却非要和我离婚?这是为什么?”叶海唯不懂。

    “光有爱,是不能够维持婚姻的。你们给我的这段婚姻,原本就是在强迫中进行的,所以我今天,必须要结束这段强迫的婚姻。”

    “我不明白!”叶海唯摇着头,始终不明白季小婉的用意。

    明明爱他,却非要离开他?难道就是因为董晓的阴谋,让她蒙蔽了眼睛?让她对他们的恨,盖过了她对他们的爱?

    季小婉却笑着说了句,“你到现在竟然还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算了,不要再说了,把我手上的戒指摘下来吧。”

    叶海唯的笑容,失落的掉了下来,“小婉,如果我说,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会不会?”

    没有醒悟的听话,有什么用?

    “我要和你们变回陌生人。”季小婉闭着眼睛,沉重的说了句。

    她坚决的表情,让他无可奈何。

    他只好拽着那枚戒指,慢慢的从她手上扯下来。

    走了。

    叶海唯走了!

    他出国了!他带着一群手下,出国去了!

    他要实施最后一个计划!他要把整个世界的地盘,统统吃下来!

    为了那个女人!

    她高中的时候,他们给她创建了一个牢笼,那所高校,就是关押她的牢笼,可她嫌小。

    于是她大学的时候,他们就努力的,把整个n省吃下来,让她在里面嚣张,可是她还是嫌小!

    没办法,他们只好把整个世界统统吃下来,这样,她应该不会嫌小了吧?

    叶海唯去了国外,而易凌暂时还留在国内,他只是派了一部分先出去做市场调查,等小兵们回来报告完毕后,他也要出国去了。

    他们俩兄弟,实施了一项,精英互换的政策。

    易凌帮叶海唯调教企业精英,帮他管理门下企业链。叶海唯给易凌提供专业的特工训练人员,作为保勤人员。

    俩兄弟为了他们宏伟的目标,彻底团结一心,强强联手起来,野蛮而又霸气的,不断把自己的事业,往上冲,直冲云霄!

    而季小婉这个时候,正在琢磨着,自己未来的目标,要定在哪里!

    时至十一月中旬,季小婉得到一个消息。

    程香香再次出现在演艺圈里,她火红的程度,已经是掩盖不住的那种势头了。

    因为她这次发行的这张唱片,刚发行没过几日,就直冲排行第一,甚至,她的主打歌曲的点击率,是第二名的三倍。

    这个概念,是史上第一次出现。

    她的主打歌名,叫追随。

    长达十五分钟的mv,配合着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背景音乐配上故事内容,凡是看过的人,都能哭湿一打餐巾纸。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讲一对平凡的恋人,平凡的生活,却因为男主角突然确诊脑瘤,急需手术治疗,需要一大笔医疗费,女主角为了男朋友,牺牲自己的身体,去夜总会做舞女,却被一个黑社会老大看中,那个黑社会老大为了得到女主,利用金钱来诱惑她,迫使她跟着他,当他的妻子。

    女主委屈求全,从黑社会老大手里,得到金钱后,送去给她心爱的男人动手术。

    男主角为了救女主,拒绝动手术,甚至不惜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抢人,而那个黑社会老大,竟然当着女主的面,把男主的腿给打残废。

    期间女主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被打残废的时候,她求情得特别可怜,男主那奄奄一息,无力的看着女主被黑社会老大带走时的模样,也十分凄惨。

    女主被黑社会老大,过着犹如囚徒般的生活,男主角因为觉得自己无力无能救助心爱的女子,而割腕自杀。

    当女主得到男主割腕自杀的消息,是在三天后,女主连男主最后一面都没见着。

    因为男主的去世,惹来女主奋力反击,她拿出刀子,狠狠的杀了那个黑社会老大,然后一路被那黑社会的手下们追杀到男主的墓地。

    最后的结局是,女主自杀死在男主的墓地上。

    当季小婉看完这段mv的时候,她淡淡的笑着。

    因为她看见,这歌曲制作人,是董卿的名字。

    她就知道了,董卿在利用她和董晓之间的故事,来给她编写了一段凄凉的爱情故事。

    季小婉看见这段视频后面的评论,都是在痛骂那个黑社会老大,都在说他死了活该!然后说女主追随着男主而去,这么雄壮的爱情让人太过感动。

    这个梦,真的被他们编织的太美了,难怪程香香的专辑,会这么红火。

    这个mv,原本是禁播的,说是太过负面,男女主角都死光了,这结局对社会影响不好,为了这件事,程香香跑断了腿,打点了好多关系,最后终于得以上市。

    董卿这次帮程香香作曲出专辑的唯一个目的,就是想通过广大歌迷,来痛骂那个黑社会老大。

    董卿在家里,看见那些痛骂黑社会老大的留言,他心里就十分的舒畅。

    季小婉对于这件事,不发表任何意见,毕竟,董卿心里的故事,和她真实故事,有很大区别的。

    十二月上旬的时候,季小婉在电视里,看见了冰冰的身影。

    冰冰一身干练的职业女装,身后跟着一大批的保镖,保镖拦着很多的新闻记者。

    听说冰冰是要召开记者招待会什么的,新闻里都是在放他们公司里的玩具,导致某个孩子中毒身亡的流传,冰冰召开记者招待会,是想澄清这件事的真实内容。

    这丫头,越来越能干了。她身上懒散的气质,因为她蒸蒸日上的业绩,被彻底打散了!

    钱童儿的消息,也有出现在媒体上,不过她的名气挺臭的,听说她被外界人,喊成流氓女律师,不过聘请她的人,真的很多,因为只要轮到她上场,就没有她拿不到的犯罪证据。

    钱童儿她脾气臭,不是什么案子都接。就是因为她不是什么案子都接,所以那些想要聘请她的人,得给她排队让她挑。律师费也很高。

    至于曼华那妞,听说更厉害,她竟然承接了一家华航公司掌权人工作,不过暂时还在实习试用阶段,她身边有很多考官,盯着她一举一动,说是在考核她的能力,如果能力不过关,那么她就会被撤职呢!甚至连原有的职位,也得一并剥夺,名气也会被搞臭。

    曼华曾经打电话过来,像季小婉抱怨,说是她被人逼良上架,可痛苦呢!不过季小婉不难听出来,曼华轻快的语气,是对自己现在的成就,带着小小的骄傲。曼华其实应该是很喜欢她这女权地位的吧?

    季小婉看见同伴们,过着自己想过的生活,那么滋润,那么洒脱,她也跟着高兴起来。

    再过不久,她也要步入她们的行列中去了!她也要自由了。

    她现在,就等着最后一道工序结束,然后迎接属于她的生活!

    刘菲家里,她两个亲家母一直过来窜门子,其实是想借着窜门子的机会,找季小婉聊聊天,说说话,劝劝她,劝她回到她们儿子身边。

    她们真的不想看见自己宝贝儿子,这么凄惨的可怜样。

    叶海唯离开之后,就没有回来过,沈莲打他电话说想他了,他也只是给她稍了点慰问礼品,叫几十个手下过来陪她说话解闷。

    不是自己亲儿子,再多的人过来,也是没用的啊!

    那个时候,沈莲就特别想季小婉!

    而魏薇比沈莲还想季小婉,虽说她儿子就陪在自己身边,可是她看着自己儿子,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她儿子现在,就跟个工作狂似的,连一点生活娱乐都没有。

    听她儿子曾经在电话里提起过,他买了一块很大的地皮,说是要动工建一家大型游乐园。

    这光把地皮买下来,里面就得罪了好大一批人!

    为了料理那些碍眼的人,易凌又忙乎的不行。

    易庆天把公司完完全全交托给了齐蓝瑟,自己当个退休工,一整天喝茶看报纸。

    魏薇在她耳根子边,提季小婉什么,说季小婉什么,搞得最后,易庆天放下报纸,沉沉的叹了口气说,“我想见见那丫头,你有她地址没有?”

    易庆天一说话,魏薇就笑开了花,然后喜滋滋的把地址送给他,还在他耳根子边说,要他好好劝劝季小婉,让她乖乖的回到宝贝儿子身边,顺带和叶海唯那小子,彻底断掉联系!

    易庆天不理那烦人的女人,他选了个日子,去了季小婉家里,和她单独聊天说话。

    那天,刚好是易凌生日的前一天。

    季小婉以为敲门的人是易凌,她跑去开门,一看,愣住了,“爸?”

    易庆天点点头,说了句,“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还好吗?”

    季小婉笑着请他进门,说,“你看我过得怎么样?”

    “生活水平下去了,人却精神了!不错!不错!”易庆天走进房里,选了个位置自顾自坐下,然后等着季小婉把茶水端上来。

    季小婉边给他倒茶,边问,“爸你找我有事么?”

    “我是来问问你,还有没有可能,当我一整个儿媳妇?”

    季小婉摇头说,“不可能的。”

    “可是我儿子真的很喜欢你。我家那老太婆,也很喜欢你,她跟我说,她不想要除了你之外第二个儿媳妇了。”

    季小婉沉沉的,叹了口气。

    易庆天也跟着她,叹了口气,说,“好吧,我也不劝你什么了,反正我知道,你是个有分寸的姑娘,可以判断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你在这方面,比别人控制的要好!我今天过来,最主要的,就是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现在看见你整个人都精神了,我也就放心了。”

    季小婉笑着,抬头问,“爸,你说过的,不管我以后嫁给谁,我都是你的干女儿对吧?”

    易庆天点头,“嗯,对!爸爸这边,连嫁妆都给你准备好了呢!”

    “那么换句话说,我就是您儿子的干妹妹了。作为妹妹的我,希望我的哥哥能够幸福,我希望他能够找一个好女孩当妻子,爸,我只是要求您一点。”

    “什么?”易庆天问着。

    “不管以后易凌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不要问她的身世,不要问她的外表,只问她到底喜不喜欢你们的儿子,愿不愿意真心真意对待您宝贝儿子,如果她是真心对待你们儿子,你们就接受她吧!”

    易庆天呵呵傻笑了两下说,“那是自然的!以后我绝对不会看人只看对方身世,至于我儿子和儿子他妈,他们是怎么想的,我可管不着!”

    季小婉低下头,表示对那对母子,有点挺无奈的。

    易庆天又笑着说,“我知道我儿子之前用那种手段对你,是有点过火,不过呢,我能理解,这是他爱你的表现,只是方法不对,所以丫头你别记恨我儿子了,好吗?”

    季小婉不说话,好像不怎么乐意说这个话题似地。

    易庆天就加把劲劝她,“小婉,我知道你是个好女孩,你懂得该如何去原谅一个人!就好比当初,我对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你那么轻松的原谅了我!我猜,如果叶家那老头子,愿意过来跟你说一句诚恳的道歉的话,你也会原谅他的吧?”

    季小婉依然不说话,易庆天继续说着,“所以啊小婉,我儿子跟你道歉的话,你会不会原谅他呢?”

    季小婉抿着唇,抬头看着易庆天,说,“不是我不给他们机会!而是我给不起!爸,如果我现在就对他们心软,如果我现在就对他们低头,那么他们根本就不受教训,然后等时间一过,他们还会对我做同样的事!我知道我这次有点狠心,但是我已经决定了!我要离开他们!我要和他们成为陌生人!我要让他们彻彻底底没有这个资格,拥有我!”

    易庆天听见这句话后,他回答季小婉的,除了摇头,就是叹息。

    最后,他沉默着着下了楼,然后坐上车子。

    易庆天下楼,坐上车子之后,魏薇就狠狠掐了他一把,骂他,“你怎么这么没用的?就不能再多说几句,劝她回心转意?”

    易庆天身上的手机,处于打开模式,魏薇这边的手机,也正处于接听模式。

    易庆天就是魏薇和易凌派过去探季小婉口风的,可惜,季小婉嘴巴紧,原本已经准备跟易庆天老实交代了,却又突然间转口沉默了。

    她这一沉默,别人又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想法。

    易庆天无辜的说,“这丫头是铁了心了,我能拿她怎么着?”

    “你真没用!”魏薇气得大骂了他一句,然后回头,对着自己宝贝儿子说,“儿子啊,明天就是最后的机会了,你一定要加把劲啊!争取一次性把她给拐回来,明白了吗?”

    “明白。”

    易凌简简单单说了两个字!

    可惜,他心里更加明白,连叶海唯那混球都不能拿季小婉怎么着,他就更加对这丫头没辙了啊!

    他在这丫头心里的地位,向来都是很糟糕很糟糕的。

    明天,估计是挽留不了她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易凌直接撬开了季小婉的房门。

    那个时候,季小婉睡眼惺忪的,半坐在床头,微微带着惊讶的看着闯门进来的男人。

    易凌原本想给她来个帅气的登场,然后给自己在她心头加分的,可惜,他一心急,就傻在那边,愣愣的看着她发呆。

    这几天一直看着她的照片过日子,他可想死她了!尤其是出国旅游的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他一有空就借着公事,跟着她跑去外地,一边办公,一边偷偷摸摸跑过去偷看她几眼,可是毕竟距离遥远,看的不够真切,每每看见她吃着街边的零嘴,仔细挑选着送人的礼物时,他心里一个吃味,看见哪些多看季小婉几眼的男人,他就把人拖进角落里暴打一顿,打爽了,他才停手。

    好不容易近距离看见她,尤其是刚刚从床上还没睡醒的迷蒙模样,最让人禽兽了。

    季小婉本来睡得好好的,被他突然闯进来,吓了一大跳,差点以为是强盗什么的。

    现在估计是七点多吧,季小婉起床,走去衣橱,拿了点衣服,然后去洗手间换衣服。

    易凌乖乖的,没有去偷看她换衣服什么的,虽然他很想这么做。

    然后等季小婉差不多全部打点完,已经是七点半了。

    易凌笑嘻嘻的说,“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吧。”

    季小婉静静的说了句,“今天是你生日,你说了算,我都听你的。”

    易凌听见季小婉这么说,就开心的牵着她的手走了。

    这一整天,他真的很乖很听话,把暴敛的脾气统统收回来了。

    那个时候季小婉在想,如果他一辈子这么乖巧这么听话,那该有多好啊?

    可惜,她知道,这是他的一个手段罢了。

    他就是想让自己变得乖巧听话一点,让她舍不得离开他。

    如果她傻傻的回头了,那么他就立马变个德行,继续他一贯嚣张霸道的作风。

    他们俩,是绝对死性不改的。

    今天是易凌生日,所以季小婉一整天都顺着他,随便他怎么着。

    反正今天过后,一切,都将结束了。

    一整天玩下来,易凌手里拎着一堆的东西,都是买来送给她的,而季小婉怀里,抱着一只特大的熊宝宝。大的几乎和季小婉人差不多大。

    幸好这只熊不重,要不然这么个抱法,她的胳膊要有多酸啊?

    约近晚饭的时候,两人回到了季小婉家里。

    季小婉累得满头大汗的,一回家,连胳膊都不想动弹了。

    易凌说,“你休息下,我煮饭。”说罢,他跑去当家庭煮男。

    “还是我来吧,今天是你生日,寿星别动手。”季小婉体谅他的,让他过去休息。

    易凌开怀的由着她,然后去了她地盘,开始挖掘东西。

    书桌里翻来翻去,床铺上翻来翻去,然后到衣柜里捣来捣去,终于,被他发现了两个盒子。很精美的礼品盒子。

    易凌左右两手拿着盒子,跑到季小婉身边问,“生日礼物吗?”

    季小婉淡淡的,“嗯”了一声,说,“你一份,叶海唯一份。不过叶海唯没拿,连看也没看。”

    易凌挑眉了,说,“那就都送我呗!”

    “嗯。你喜欢就拿去好了。”季小婉无所谓的说了句,反正,这两份礼物,原本就是属于他们的,只是这礼物,迟来了很多年。

    易凌很不要脸的,直接接收了叶海唯的生日礼物,然后兴奋的坐在季小婉床上,打开礼物盒子。

    盒子一开,是一条黑色的围巾。

    易凌想,这是送他的?还是送叶海唯的?

    易凌没给自己答案,然后他拆了另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条粉红毛绒围巾。

    易凌眨了眨眼,突然间,他可以确定了,这条粉红色围巾,才是他的!而那条黑色的,是叶海唯!

    本来他还想霸占叶海唯的礼物,看样子,这礼物,他是霸占不了的!

    还是等会儿回去,把他还给叶海唯得了。

    易凌把自己的围巾围在脖子,对着忙碌中的季小婉问,“老婆,你看,我漂亮不?”

    易凌骚包的问着。

    季小婉烧菜的手,顿了顿,回头就看见易凌冲着自己阳光灿烂般微笑着。

    那个瞬间,季小婉当真以为自己和他根本没有闹过一丝丝的矛盾!

    也就在那个瞬间,季小婉忽然发现,易凌那混帐,比叶海唯厉害。

    她的心,就差那么一点,快要沦陷进去了!

    季小婉沉沉的,吐了口气后,继续做饭,不理那骚包男。

    易凌本来想去缠季小婉的,突然,他瞥见礼品盒子里,躺着一张白纸。

    白纸上有字。

    叶海唯的那份礼物盒子里,也有,是一摸一样的白纸。

    上面写的字,内容都是一摸一样的。

    “这是大一那年就想送给你们的感恩新年礼物,但是后来被我给剪碎了,理由是讨厌你们。”

    季小婉真够狠的,到现在,她还在给他们心口上扎刀子。

    “如今,即便我们离了婚,这份礼物,我想,应该还给你们!这是我欠你们的!”

    易凌看着这张纸条后,心口里沉沉的,挺难受!

    他今天一整天不提离婚两个字,就是想选择性遗忘他不想记起的事,可是她却逼着他们面对事实!就在他生日礼物中动手脚,逼得他,亲手撕碎了他的梦境。

    易凌起身,走到季小婉身后,轻轻的抱着她的小腰,嘴巴咬在她耳朵边问,“小婉,我们不要离婚了,好不好?以后,我都听你的,好不好?”

    季小婉沉默了三秒,但最后,她依然选择摇头。

    “要不,你就跟我提要求,我满足你,我什么都依你,你就答应我忘了我们之间的不愉快,好吗?”

    季小婉依然沉默着,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似地,可她思考后的结果,依然是摇头。

    易凌无奈了,他知道,他今天一整天的辛苦,统统都是白费的!

    这丫头,无情的时候,可是比谁都要狠!

    她说她已经恨透了他们的事,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吧!

    易凌泄气了,他低头,在她后颈处撂下一吻,说,“好吧,我们离婚!我给你自由!”

    易凌掏出一张纸,连带笔一个给她准备好了,就等着让她签字。

    季小婉随意看了一眼,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季小婉签好字,易凌随手把它揉成团,塞进裤子口袋里,然后继续搂着她,说,“小婉……让我们做最后一个仪式吧。”

    季小婉不理解的回头,静静的看着他,“什么仪式?”

    “分手仪式!我们俩,之前是怎么开始的,今天就该怎么结束。”

    易凌关掉了季小婉面前的炉灶,横打把她抱起,走到床榻,挤开床上乱七八糟的东西,腾出地方,把她往床上一扔。自己则站在她床前,开始宽衣解裤。

    “我可以说不吗?”季小婉拧着眉头问。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反正,今天晚上,算是咱们俩最后一晚了吧!我不想让自己带着遗憾离你而去!我要在你身上,留下我最深刻的印记!我要让你这一辈子,都记住我今天晚上,给你的暴力。”

    季小婉看见易凌那表情,已经变得近乎狰狞了。

    他现在这个摸样,和白天时候的他,完全不能联想到一起。

    她就知道!她绝对不能被他白天阳光的一面给欺骗掉!

    衣服,被撕碎了。

    多少个日子被她压抑着的*,一下子爆发出来,那力道,她根本没办法承受。

    也就一会会儿的时间,她晕过去了。

    可是就算她晕过去了,又被虐醒了过来,而她身上的男人,一直没有停歇。

    她双手被他压制在她头顶,连动都没法动一下。

    忍不住,最后她终于哼叫了起来,因为太过疼痛了。

    她身上被他咬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尤其是那最羞羞的地方,直接被他咬出了血来。

    他放任了自己的禽兽,在她身上嚣张了一整晚,是因为他知道,今晚是他们俩人最后一天了,他必须这样子对她!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会在她心里,烙上一颗印记,属于他的印记!

    他想过了,她不爱他,起码,让她恨他,恨到骨子里的恨他,恨他一辈子,就等于是记着他一辈子!

    易凌一边暴力的爱着她,一边问,“小婉,我最后求你一次,别离开我了,好不好?”

    季小婉原本已经被他折腾的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她竟坚持着,开口说,“不,我要……。我要离婚。”

    “你这个残忍的女人!”易凌咬牙,骂了一句。

    他们俩,到底是谁残忍?

    一个虐着他的心,一个虐着她的身。

    他们俩对对方,都是那么的残忍。

    季小婉的坚持,易凌没辙,他抓起季小婉的左手,把她无名指咬进嘴里,用自己的嘴,替她摘下那颗戒指,然后他把戒指含在嘴里,继续爱着她,直到第二天天亮。

    他什么时候走的,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在她迷迷糊糊间,好像被人在她身上的伤口上,抹着药膏。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是被刘菲的敲门声,给敲醒的。

    季小婉拖着疲惫的身子,把脖子用围巾好好遮着,然后过去开门。

    刘菲一进门就紧张的说,“我打你一天电话了,你都不接?你干什么呢?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季小婉累得没声音了,她就摇摇头说,“我在睡觉,没听见你电话声。”

    “什么?睡了一整天?”是不是太夸张了?

    “嗯,我可能有点感冒了。人很无力,妈,你别吵,我还想睡觉。”

    刘菲一看季小婉把身子捂得死紧,还把围巾围在脖子上,看上去的确很像感冒的样子,她就嘀咕着碎碎念了,“妈不吵你,你好好睡觉,妈给你去买点药,再给你熬点粥,你先去床上躺着,不过等会儿再睡,等妈给你熬完粥以后,你再睡觉,好吗?”

    刘菲的碎碎念,让季小婉鼻子一软,她眼眶一红,直接扑进母亲的怀里,哭了起来。

    刘菲第一次被季小婉这样子撒娇着抱着,她给呆住了,“怎么了?宝贝女儿?”

    季小婉被她叫的心窝里暖暖的,她摇着头,对刘菲说,“妈,我觉得,我和你之间,之所以可以和好,有一部分原因,是亏了那两兄弟的功劳!如果我和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没认识,或许我和你之间的交集,依然是那条平行线,你打你的牌,我过我的生活。”

    刘菲听出来了,季小婉原来是在为她离婚的事,而伤心,“傻孩子,你要是喜欢他们俩个,就不要和他们离婚嘛!我呀,听你那两个婆妈说了,是他们俩兄弟,对你做了件坏事,导致你坚持要离婚!不过小婉啊,妈妈想劝你呢,他们要是改过自新了,你就给他们俩一次机会吧?你别嫌弃妈妈啰嗦,妈妈也知道,妈妈没这个资格说你什么,可是妈妈就是希望你和能你丈夫和好,不要搞得像我一样可怜。”

    季小婉还是摇头,她说,“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这段畸形的恋爱,原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我不回头,对他们会有好处的,等哪天,他们各自拥着各自心爱的女人,走向正常的婚姻殿堂内的时候,或许,他们会忘记曾经有个女孩,名字叫季小婉!”

    那一晚,季小婉倒在刘菲怀里痛哭了很久!

    说真的,刘菲听见季小婉哭的时候,不能理解,她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哭?

    如果按照季小婉的思虑来想,她算是真正的解脱了吧?可是她解脱了,她为什么不笑?而是这样子伤心的大哭呢?

    不过一个月,就是新年。

    这次新年,季小婉是和爸妈一起过的!是她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个新年!一家人和和乐乐的,等着十二点钟声敲响。

    就在那道钟声敲响的那一分钟,季小婉对着自己爸妈说,她要离开他们了!她要去飞翔!她要出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她要抛开一切束缚她的东西!走向属于她人生的最高点!

    季小婉在她大学毕业后第二年的元旦,正式和易凌还有叶海唯,离婚了!

    之后季小婉去了哪里,连刘菲都不知道。

    刘菲为了季小婉要离家出走的事,哭了一整晚,始终都没办法劝女儿回头。

    ------题外话------

    跟着我的脚步走下去,你们就看见雨天之后的彩虹啦。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