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三十六章饯人就是矫情(月票来吧)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我要本期太子报2018新版跑狗图109期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罗仁的年纪,也大了,他为了他的女儿,真的白了一头黑发。请使用访问本站。

    他的女儿,罗美悦已经嫁了四个老公了!这个是第五个!

    说起来,罗美悦在进精神病院前,嫁过两个男人,而第三个男人,是在季小婉和他们俩兄弟离婚后的那一年,结的。

    第三任丈夫是一个小白脸,家里没什么显赫身份地位,只有一个母亲等着养老,而那个小白脸,什么都听罗美悦的。

    就是因为他实在太过顺从了,和罗美悦的婚姻,持续了半年多,但是半年之后,那小白脸又看上了另一个富婆,然后要和罗美悦闹离婚,离婚的时候,还想敲诈他们罗家的财产。

    那小白脸仗着那富婆的势力,跟他们罗家纠缠了好久,非要他们交出一半的家当给他。

    那富婆的父亲,是混黑道的,听说势力还挺大,不过因为在外省,一时间没法子给罗仁好看。

    而那个小白脸特别嚣张,拿着富婆的身份过来压罗仁,还四处威胁他说,如果不把财产分出来,就等着被他们绑架吧。

    罗仁害怕,于是就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叶海唯他们。

    叶海唯动手帮他解决掉麻烦,跟他说,他的三次机会,用掉了一次!还剩下两次了!让他好好珍惜。

    接着罗美悦嫁了第四任丈夫,是个卖花的花房老板,人很帅,不过他女人缘特别好。

    罗美悦就是被他那帅气的模样给吸引到了,非说要嫁给他。

    罗仁没辙,只好亲自去找了那帅哥,劝他娶了自家女儿,起初,那帅哥不同意的,他说他已经有未婚妻了,可是罗仁就拿他的花店和他家里人威胁他,非要他答应不可。

    那帅哥只好妥协了,妥协之后,他终日郁郁寡欢,就是不肯和罗美悦同房。

    不同房也没关系,反正,罗美悦只要把他带出去的时候,脸上备有面子就好。

    之后过了小半年,罗美悦突然发现,那帅哥竟然窝藏了一个小情人。

    罗美悦一气之下,就跑去小情人那边,一刀子毁了那女人的容。

    那帅哥气疯了,为了替心爱的女子报仇,也狠狠的毁了罗美悦的容貌。

    被毁了容的罗美悦,心肠一狠毒,当下直接火烧掉那帅哥的花房,烧掉他花房的时候,没发现,帅哥的母亲就在花房里。

    罗美悦放火的时候,不巧,正好被人发现了,而且还不是一个,是四个!官司问题肯定是免不了的。

    罗仁对宝贝女儿被毁了容,还放火杀人的事,愁得那几天连饭都吃不了,最后官司打下来,罗仁决定了,继续把宝贝女儿往精神病院里送,反正他手里刚好有精神鉴定报告,再塞点钱,这事就可以摆平了。

    至于那个花房大帅哥嘛,肯定是要被他送进监狱里去的,要不然,他和他宝贝女儿的这口气,怎么消得了?

    没想到那花房帅哥不知道跑哪去了。

    过了三四个月后,罗仁把他女儿从精神病院里接了出来,接出来的当天,那花房帅哥雇了一批人,绑架了罗美悦,打算报复他们罗家。

    因为女儿被绑架了,罗仁没辙,只能打电话给叶海唯他们,求着帮忙。

    不消一天的时间,罗美悦被放出来了,只不过放出来的时候,身上带着很多的伤,好像是被人用脚狠狠踢的,说是被踢出了内出血,如果晚救几个小时,肯定会没命。

    又过了三四个月之后,罗美悦的伤势养好了,而她被别人绑架掉的那段记忆,她完完全全给忘记了,医生说,这是她自己选择性失忆,不想记起以前不美好的事情。

    罗仁看罗美悦脸蛋上好几道玻璃片划出来的刀疤,格外心疼,就把她送去了国外给她做整容手术。

    再过了半年,也就是上个月五月份的时候,罗美悦从国外回来了,那张脸蛋虽然没有以前那么精致漂亮,可也还算不错,照着这张脸蛋,应该还是可以选个好老公的。

    虽说她现在的名气,臭得比她堂姐还要响亮。

    罗美悦回国后,她的脾气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刁钻和公主气。

    罗仁感觉自己有点太过宠爱她了,于是就在她耳根子边唠叨了几句。

    罗美悦二十七岁的人了,怎么可能还会接受她父亲的唠叨?

    她就当他的话是耳边风,嘴里应好,点头说好,回头还是那副死样子。

    罗仁在六月份的时候,给罗美悦找了个乡下的外地打工小伙子,罗仁告诉那小伙子说,叫他老老实实应和他女儿,只要他乖乖和他女儿在一起,以后的财产,任由他花销。

    那小伙子相貌长得普通,身份也非常低贱,罗仁是很看不起他的,但是没办法,她女儿的名气都这么臭了,已经是第五婚了,而且还有两次杀人历史,外加两次进出精神病院记录,再加上曾经得罪过她的人,统统都死的死,伤的伤,哪还有人要她啊?

    也就只有外地过来的小贫民,还不知道罗美悦那夸张的恋爱史。

    不过说真的,那小伙子倒是对他女儿挺好的,老实巴交什么都说好,看他表情,好像真的很喜欢他女儿似地。

    罗仁现在不求别的,就只求他女儿,能够安安稳稳的和某个男人度过一生,然后生个小宝宝出来。

    六月中旬的时候,罗美悦看电视,突然看见季小婉出现在电视银屏,说是她成立了一家高校,当上了校长!

    罗美悦看见季小婉被那些记者不停追问时的模样,深深受刺激了。

    然后当她看见季小婉和她两个哥哥站在一起拍照的时候,她完全受刺激了。

    那种低贱的丫头,凭什么和她两个哥哥站在一起?

    季小婉的位置,原本应该是她的!

    想当初,还是她把季小婉那死丫头介绍给她两个哥哥呢!如果没有她,季小婉能有今天?

    她会这样子幸福的微笑着,站在她两个哥哥中间?

    开玩笑!

    那天,罗美悦受到刺激以后,她就对着父亲说,“我要离婚。”

    罗美悦说这话的时候,是当着丈夫的面,直接说给他听的。

    那小伙子惊讶的眨眨眼。

    这无缘无故的,他又没得罪她,罗美悦干嘛要吵着离婚?

    罗仁也觉得很奇怪,然后开口劝了罗美悦几句。

    但是罗美悦不听,她就坚持要离婚。

    那外地小伙子轻声问了罗美悦几句话后,得到了罗美悦决然的表情,最后,他失落的低下头后,收拾了行礼,然后走了。

    这段维持不到半个月的婚姻,竟然这样子无厘头的结束掉了。

    罗美悦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罗仁一点都不知道!

    他就觉得,他的女儿,的的确确是被自己给宠坏了!

    如今,他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现在也不求别的,就只求她别给他闯祸就好!他年纪都这么大了,不知道能给她收拾几次残局?再说,他已经用掉了两次机会了,这最后一次,恐怕也是败在他女儿的头上的吧。他之前的雄心霸业,眼下是没指望了!

    宣传会一结束,就立马进行招生,这段时间,季小婉挺忙碌的,虽然她手底下聘请了很多能干的员工,可是他们就只负责付费学生的问题,至于孤儿院这方面,她手底下一群修女,统统都给她还俗了,给她去进修然后考小学老师资格证书。

    如今修道院里,除了教主和远修女,以及几个毕业文凭实在不咋样的小修女没有还俗之外,其余的,统统都被季小婉给拉出来了。

    斯特教主是个外国人,他看见季小婉的时候,又是开心又是伤心。

    开心的是,季小婉把他们的孩子,都培养成才了,伤心的是,他这个教父,好像没什么用处了,他现在走到哪里,除了那些人对他点个头表示示好之外,就没人乐意跟他讲话了,因为他们都很忙,大人忙,孩子也忙。

    唯一陪在他身边的,就只有远修女了。

    季小婉为了学校里的工作,她的房门板上,被贴了五次黄色警示牌。

    季小婉每次出门的时候,一看见那块黄色警告牌,她就立马拧紧了眉头,再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然后立马把能够交托出去的工作,统统交托出去,接着就是给自己适当放个假期,赔偿那俩兄弟精神损失费,被他们折磨得特别凄惨。

    这次招生出乎季小婉意料,来应考的学生非常多,估计他们都是看中了他们学校里那四十个直通车名额。

    为了进行筛选,季小婉自然需要组织一次考试,作为录取资格。时间不能超过七月中旬。

    考试一结束,季小婉又马不停蹄的预备学生们的校服问题。

    校服的制定,季小婉觉得吧,一定要帅气亮眼,让同学们穿着感觉非常有爱,这笔资金是不能省的。所以她去指教了某个服装设计师,让他帮忙设计出一套适合现代高中学生挑剔嗜好的亮眼校服出来。

    这校服一制定出来,季小婉又花了笔经费,到电视里做一次宣传,搞得那些初中学生心痒难耐。为了这校服,明年一定要过来考他们学校!

    校服的诱惑,其实点子来源于易凌那色鬼!

    那家伙一直吵着要季小婉穿这件穿那件,说是对制服诱惑非常有爱,那畜生还老是吵着叫她穿修女的衣服和他做!

    她一个生气,脑子里就有这种想法了!

    很多学校都对校服不重视,导致学生都不乐意穿校服。而她倒是可以利用这点,去勾引那些初中生,明年一定要来考他们学校,哪怕学费比别人贵!

    季小婉开办了校内网以及校外留言板,留言板上,果然有很多网民学生,在他们留言板上写着校服太给力了,明年一定要上他们的高校这类的字眼。

    那个时候,季小婉就觉得自己脑子很好使,算得上是天才中的天才,想想,年纪这么轻就能到高校校长了,还经营的这么有声有色,她能不得瑟么?

    录取通知书一发下去,就等着他们交学费报名了。

    学费一交上来,就有一笔资金可以让她周转了。

    图书馆的事,肯定要开设出来的,但是光这些学费,哪够她花销,说白了,她还得自己把钱垫进去,加上还得建设风景区,扩大学校地盘也得打申请报告,一堆审核文件没批复下来,政府教育部门那边,她来来回回跑断了腿!

    接着就是规划版图,好多好多工作没做!真够累人的!

    好在,因为她宣传力度够多,有十多个投资商过来,给季小婉投资建设,参与当校董。经费方面,差不多都解决了。

    这么多的事情,恐怕就算是九月份开学了,也不能让季小婉停下来。

    七月十九号那天,季小婉请了一天的假,但她没有在家里休息,而是回了老家庆市一趟。

    回去的时候,她就直接跟那俩兄弟说了,她要独自回去,不让他们人跟着她。

    这是打从季小婉回到他们俩身边,头一次这样要求。

    他们俩以为,这是季小婉给他们的第二次考验,所以他们就狠下心,应了她一回,但是仍然千叮万嘱一定要她打电话给他们报平安,不然他们不放心。

    季小婉知道他们担心自己安危,所以就跟他们说,她会定时给他们发短信打电话的。

    其实今天,是董晓的忌日。季小婉没跟他们说,是怕他们恶心。不过,如果他们有点良心,他们应该会想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的吧?

    可惜,他们就是不想记起来今天是啥日子。

    季小婉回了老家散心,去了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悼念着他,回忆着两人的过往。

    她这一生,是他给她的!

    她的荣誉,也都是他送给她的!

    如今她的完美幸福生活,都是他给她的!

    所以,不管她爱着哪个男人,董晓两个字,在她心里,是个永远的存在,这一点,任何人都无法抹消。

    季小婉逛着逛着,就逛去了他生前最后停留的地方,桐华医院!

    去了医院楼下的公园,那里,也有他们俩个美好的回忆。

    在那公园里,季小婉撞见了一个人。

    是艾森。

    艾森穿着护士的衣服,是这家医院里的护士衣服,她惊讶的看着季小婉。

    季小婉也眨了眨眼。

    艾森原本平静的脸蛋,突然一落,心口里一个火气上来了,她扔掉手里的医用药盘,走过去,扬起手掌心就想狠狠的给季小婉来那么一耳刮子。

    扬起手心后,艾森停顿了一下,她看见季小婉连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没想做任何抵抗动作,艾森阴险的笑了笑,说,“你真爱受虐,眼看着自己要被我打了,都不肯反抗一下?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这种受虐的心态,才连累的他,为了你而自杀!”

    季小婉静静的看着她,不说话。

    艾森深吸了口气,放下手掌心,然后冷笑着说,“你这种人,打你都觉得我的手脏!你还是给我早点滚,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要不然,我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这个时候,季小婉突然笑了。

    艾森看着碍眼,骂她,“你笑个屁?”

    季小婉淡淡的,说,“圣经上说,当别人打你的左脸的时候,就要伸出自己的右脸给别人打!”

    艾森听了一愣,傻眼的看着季小婉。

    季小婉依然这样淡然的表情,然后笑着说,“我之前一直无法体会这种心态,或者可以说,我和大多数人的想法都一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在被人打了左脸后,还得伸出右脸给对方虐?可是直到今天,在我看见你之后,我觉得,我有这个肚量让你打这俩巴掌。”

    “你什么意思?”艾森听着有点恼火了。

    季小婉也不含糊,直接解释给她听,“意思就是,我很同情你,同情到可以让自己提供俩巴掌给你,让你消消气!”

    “谁要你同情我了?谁要你同情了?你给我滚!滚远点!”

    季小婉冷然的说,“对,我是不想同情你的!可是我没办法,因为是你自己做了那么多让我不得不同情你到极致的举止来!如果你不想让我同情,就别给我做这些愤恨世俗的事来。”

    “你!”

    “一个只知道喜欢活在幻想中过着幸福美丽人生的人,在被别人残忍的打破幻想的梦境后,就生气的找那个破坏你幻想的人,报复,泄愤。你这种人,站在我这么现实的女人面前说话,被气死的,绝对不是我!而是你!艾森,应该是我劝你滚远点,而不是你来劝我离开。你别站在我面前和我这种现实的女人说话,免得自己被我活活气死,明白么?”

    “你!”

    艾森食指指着季小婉背过去的背影,脑子里就想着找一块大石头来,狠狠的敲死这个嘴毒的坏女人。

    季小婉不理她,自顾自坐在某个草坪上休息。

    这里,是她给自己爱情旅途的岔路上,做下最后抉择的地方,也是董晓用他沉默顺从的方式,给了她不少解惑的地方。

    艾森气冲冲的,走到季小婉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说话,“季小婉,你老实跟我说吧,董晓给我的那封信,是不是你们伪造的?”

    “是也不是。”季小婉懒洋洋的,给了她一个答案。

    艾森微微懵了下,拧着眉,问,“什么叫是也不是?”

    “我伪造给你的那份遗嘱,上面的内容,和董晓要我转达给你的内容,差不多一致的。只是顺序颠倒了而已!”

    “什么意思?”艾森接着追问。

    季小婉就老老实实的把事情经过告诉给她听。

    这件事一说出来。

    艾森终于给愣住了,然后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在季小婉面前。

    季小婉说,“董晓要我给你找个好丈夫,把你开开心心的嫁出去,然后他就心安了。可是我发现,你心里一直藏着已经亡故的董晓,就算我给你找一百个男人,你都不会看得顺眼。”

    艾森眼眶红红的,她终于哭出来了,当着自己最讨厌的女人面前,痛哭流涕的说,“为什么我跟了他那么多年,我始终琢磨不透他的想法,为什么你和他相处不到一年的时间,却如此的心有灵犀?这是为什么?”

    艾森的问题,也就是那两个畜生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他们就是吃醋季小婉和董晓之间的心有灵犀,哪怕他们俩,如今阴阳分隔,可是在看见季小婉那张祭奠董晓的哀伤表情时,他们依然会嫉妒!会吃醋!会很不甘心!

    他们三个,就是想拆散了季小婉和董晓之间的那种莫名其妙的心灵感应,可惜,很难!

    艾森哭了很久后,她认命了,然后她一擦眼泪,对着季小婉说,“既然你这么懂他,那么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不肯动手术?难道他就是为了要见你一面?才这样子自虐么?还拖累的自己的父母……”艾森把话给打住了,她怕自己的话,伤到了埋在地底下的董晓。

    季小婉突然笑了,她说,“董晓之所以不乐意动手术,是因为我需要他,而他知道我需要他,所以他不能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季小婉的话,完全让艾森吃醋了,酸得她想直接掐死季小婉。

    “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成立了一家高校,我这几天一直在为了我的高校努力奋斗着。”

    艾森冷然的说,“怎么不知道?新闻里都出来你的身影了。”

    季小婉骄傲的嗯了一句后,说,“你也应该知道,我身边两个男人,他们的能力到底有多么强悍,对吧?”

    “哼。”艾森觉得季小婉在炫耀她的男人,表示很生气。

    季小婉不理她的古怪脾气,她就自顾自说,“你有没有想过,我身边的男人这么强悍,为什么我不让他们俩个帮我把高校办起来,而非要自己辛辛苦苦的闯天下呢?”

    “为什么?”艾森理所当然的问她,“你的男人这么能干了,你只要一句话,别说一家高校,十几家高校都能在一夜之间堆起来了。”

    “是啊!然后一夜之间堆起了那么多的学校后,学校里的学生,连季小婉是谁都不认识!但是今天,学校里的所有学生,都清清楚楚的记住我的名字,真真切切的记住了我对他们的好,我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绝对的!”

    艾森听了之后,嘴一抽,说,“你真爱虚荣!”

    “对!我爱我现在的荣耀!我爱他们对我的追捧!我爱他们把我记在眼里,感恩在心里!我总有一天,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的名字,都清楚看见我的存在感,我要让他们都把我捧在手心里当宝贝!”季小婉回头对着艾森,万分骄傲的说,“因为只有这样,我感觉自己还活着,我感觉自己不是被世界抛弃的尘埃,我感觉他们需要我的,需要我的人,而不是需要我的钱!我在我的这一生当中,追求的就是他们对我的需要感!你明白我的想法了么?”

    艾森静静的看着季小婉,脸上带着不少的诧异。

    她慢慢的,回想着季小婉每一句话,想起了季小婉说,董晓为什么不愿意动手术,是因为季小婉需要董晓,而董晓知道季小婉需要他,所以他不能死在冰冷的手术台上。

    原来,董晓和季小婉是完全一类人!

    爱着那种可怜无助的虚荣,爱着那种自私的伟大,爱着那种从给予别人奉献而获得别人对他们的需要感,来证明自己并不是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累赘!

    这种从无助绝望中一步步爬上来的人,才能切身体会的感觉,一般人,是不会明白的。

    董晓坚持着自己的存在感,导致连累了自己的父母。他为了成就自己自私的虚荣,害得他们父母如此凄凉结局,他懊悔,他痛苦,他想自杀,可是又不想就这样子放弃,所以才一直拖到见到季小婉为止,然后再自杀身亡。

    董晓在见到季小婉的那一刻,他得到了自己这一生最想追求的东西!

    艾森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季小婉这么坚韧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因为季小婉的幸福,是董晓一手托起来的!季小婉必须得让自己活得幸福快乐,只有这样,她才能对得起董晓对她的一片心意!

    艾森明白了!

    季小婉为什么和董晓之间这么心有灵犀,是因为他们俩个,是同一种人!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季小婉用董晓的思路去看待问题,所以她才能够在没有得到董晓的千纸鹤遗嘱时,还能如此精准的给他伪造一封遗嘱出来。

    想到这里,艾森心情释然了,她不再介怀些什么了。

    甚至,她对季小婉的恨意,也已经消失了。

    艾森大大吸了口气,然后用力吐出来,回头,她对着季小婉说,“董晓堂哥的联络方式给我一下。”

    季小婉回头,懵了下,问,“干什么?”

    “干什么?”艾森脸色一沉,恶狠狠的说,“那畜生压了我的遗嘱,我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给他看!”

    季小婉静静的问,“你想打他一顿?”

    “哼!打他?打他就太便宜他了!我要荼毒他一辈子!我要逼着他娶我!照顾我一生,来给他自己赎罪!”艾森阴森森的说。

    季小婉懵懵的,随后淡然一笑,就乖乖把董卿的联络方式给了艾森,还给她加油打气说,“如果他欺负你,你记得回头来找我,我会帮你的!”

    季小婉觉得吧,董卿和艾森挺般配的。

    这俩个家伙的孽缘,应该会圆满落幕的吧。

    今天,季小婉收获颇丰!她心安了不少。

    季小婉打了个电话给那两兄弟报平安,易凌接到电话后,就说要过来接她。

    季小婉说她想回娘家看看老妈,叫他过来她老妈那边接人。

    季小婉去了娘家的时候,突然,她看见家门口,被泼了好多好多红漆,都是大大的‘死’字。

    季小婉心头一跳,赶紧打个电话给母亲,电话始终没人接听。

    季小婉脸都白了。

    她冷静的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自己一共得罪了多少人?

    很多!多得她数都数不清了!

    之前她做了那么多事情,都是做好心理准备的,想着自己总有一天会受到报应,会被人报复!

    今天,她的报复总算来了吧!

    突然,电话那端,有人接听了,“喂啊?小婉吗?”

    季小婉一愣,急忙问,“妈?”

    “是啊!是我啊!”刘菲奇怪的应了句,“咋了啊?一惊一乍的?”

    “你在哪?你没事吧?”

    “我在家啊,我有什么事啊?”刘菲又奇怪的回了句,“你干嘛呢?听上去这么紧张?”

    “妈,你别骗我了,你根本不在家,我现在就站在家门口。”

    刘菲恍然,说了句,“啊!你说的是老家那边吧!你妈我现在和你爸住在新家,在隔壁公寓呢,这边房间大,住着舒服,我们都住了小半年了!”

    “啊?你过去那边住了?”

    “是啊,你快点过来吧,我午饭都烧好了呢,等你过来开饭。”

    季小婉回头看了看墙边的‘死’字红漆,想着,这些字,估计也是最近几个月写上去的吧,要不然,她妈肯定会知道。但是现在她听见母亲声音十分轻快,就表示她对这件事浑然不知。

    这个时候,易凌匆匆赶来了,“心肝宝贝疙瘩肉,我刚刚忘了告诉你,你妈换地方住了呢!你跑错地……。”易凌倏地一下打住了声音,他瞧见季小婉站在一堆猩红色油漆正中央,一脸苍白的看着他。

    季小婉一见他过来,就立马扑进他怀里,哆哆嗦嗦的抱进了他说,“我坏事做得太多了!有人要过来报复我妈妈了!虽然之前我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可是事到临头,我还是那么的害怕!易凌,我妈妈是无辜的!他们有事,为什么不能直接冲我来!”

    “小婉,别怕,我在这儿呢!你老公我,那么英勇盖世,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易凌无奈的摇头叹息,说,“你丫,就是太喜欢逞强了,明明有些事情不需要那么逞强的,你可以多多靠着我一点,让我多多保护你一些。你再这么逞强下去,我觉得我这个老公,太没用了,没用到不足以让你依靠的地步!”

    易凌的话,让季小婉一怔。

    季小婉感动的抬起头,眼睛闪亮亮的,对着他说,“对,你是我男人,我是你女人!我得学会依靠你一点!”

    董卿和钱童儿他们说过,说要叫她懂得体谅他们。

    她体谅他们的需求,所以,她得学会依了他们的心意。

    “易凌,帮我保护我的父母,帮我在我的背后,建起一道坚硬的城墙,作为我的依靠,让我从此毫无顾忌的去拼搏我的事业,好不好?”

    易凌楞了一秒,随后,他笑开了说,“好啊!其实呢,我是想让你全部依靠我的,不只是你背后,还有你身前的所有荆棘,我都想帮你砍断他们!”

    “不!前面的路,我自己走!”

    “行行行!前面的路,你自己走,我不干涉你好不好?”易凌笑着说,“以后啊,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你想出国就出国,你想周游世界,就周游世界!你想做啥工作就做啥工作!我呢,就在你屁股后面,追着你跑!你跑哪里,我就当你的尾巴跟你当哪里,只要你有时候想起我了,回头看我一眼就好了,可以吗?”

    季小婉听完这句话后,她鼻子一酸,下意识的扑进易凌怀里,眼泪水是直接被逼出来的,不是她哭出来的。

    这眼泪,是幸福的,而不是辛酸痛苦的!

    他们俩个,总算是开窍了啊!他们终于说出了她长久以来一直想听到的话!

    天气渐热,衣服穿得很薄,他能感觉不出他胸前那湿哒哒的东西是啥吗?

    那个时候,易凌特别开心,特别得瑟!

    他终于帅气一把了吧!终于让她感动一回了吧!终于从董晓手里,把季小婉的眼泪给抢回来了吧!

    虽说他和季小婉之间的理念,应该还有一大段距离没有填平,但是他选择用他自己的方式去爱她。

    那就是什么都听她的!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然后再加上董晓交给他的方法,拗不过季小婉这丫头的时候,自虐一回给她看看,逼得她心软回头。

    季小婉的心,不就被他牢牢的捏在手心里的么?

    嘿嘿,他真能干!

    易凌带着季小婉去了刘菲新家,在那边吃了顿午饭,这期间,易凌听见季小婉提起艾森的事,他这才想起来了,今天是董晓的忌日!

    想起董晓两个字,易凌心口里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肚子里酸得流油了!

    然后,他又听见季小婉说艾森想要嫁给董卿这件事。

    易凌听着就想笑了。

    贱男配贱女,倒也算是绝配!

    不错不错!

    改天记得给那俩个贱男贱女好好推波助澜一下,省的姓董的那贱男人,再把脑筋动到季小婉头上来。

    吃饭的时候,刘菲接到一通电话,是她老房子那边居委会打来的电话。

    刘菲筷子一放,惊讶的说,“什么?哪个狗娘养的敢泼我油漆?不要命了?”

    季小婉和易凌一愣,季小婉咬了咬牙说,“我忘了通知居委会那边,叫他们别打电话过来骚扰我妈妈。你脑子好使,怎么就不知道提醒我一下的?”

    易凌无辜的眨眨眼说,“我以为你妈早就知道了呢!”

    季小婉气得踹了他一脚。

    刘菲对着电话那边吼,“什么时候的事?……。就前天?”

    刘菲啪嗒一声,把电话给挂了,她气呼呼的坐在椅子里说,“谁那么缺德?竟然在咱们家墙壁上写了好多死字,这不是纯心在咒我么?”

    “消消气!消消气!这事都已经发生了,你再生气也没用,关键还是得先抓到犯人再说。”

    “什么啊!你不知道居委会那边跟我们说,叫我们把墙面的漆给刷回来,费用得我们来呢!因为这事是针对咱们家的!切,我又没得罪什么人,凭什么叫我出这笔钱啊?说不定是楼上的人得罪了谁谁谁,人家找错门了呢!没凭没据就说是我的错,凭啥?凭啥?”

    “妈,只是一笔小钱,就别计较了!”

    “小钱?小钱也是钱!再说,如果我把墙给漆回来,要是改天那贱人又过来泼我油漆怎么办?”刘菲冷冷的哼了一声后说,“我不管,反正我不住那边了,让他们泼去!谁爱漆回来谁就去漆。”

    易凌咳嗽了两声,说,“妈,要不,我帮你把墙漆回来?费用我来担。”

    “不要!你的钱也是钱,谁的钱都不能给我浪费!我说不准漆,就是不准漆!”刘菲的倔劲出来了。

    “嗯,那就不漆。不过妈,这几天你不要四处乱跑了,我叫几个人过来保护你!以防那些坏人,针对的人真是你。”

    刘菲眨眨眼,想了下后,心里有点怕怕的了,“是哦,要是那些人真的针对我怎么办?”刘菲回头,对着易凌笑得不好意思着说,“还是我的好女婿想的周道!那这几天就麻烦你咯!”

    季卫国吭了一声问,“要不要报警?”

    易凌摇头,“不用,报警麻烦,一堆手续外加办事效率不高!我自己找人去查!在没查到结果前,你们别乱走动,知道么?”

    “诶!诶!”季卫国帮忙点头应和。

    季小婉手心里都是汗,紧张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心里头依然是那般的纠结。

    造孽!这是她自己造的孽,怨不得别人。

    ------题外话------

    月底啦,没几天啦!

    呼吁票子千万别浪费啊!下个月就会清零的,别想着把票子藏到下个月哦。

    评价票记得选五星再投哦!系统默认是三星呢,别浪费哦!

    谢谢亲们的鲜花钻石还有打赏哦!群亲一个么么!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