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七章 软禁他想干嘛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21什么电话号码高手挂牌香港正版挂牌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问题问完了,瘸子老三出来了。

    塔苛看瘸子回来,就进了屋里。

    天色还没深透,钱童儿已经累得睡着了,不过她衣服裤子没脱,就简简单单的盖着被子睡觉。

    那是因为她不习惯在陌生的地方把自己脱光光了睡,尤其是在狼窝中。

    塔苛看她穿着衣服睡,碍眼的狠,上前,小心翼翼的给她脱衣服脱裤子。

    这丫头挺好玩的,睡得那么沉,竟然都没发现有人在给她脱衣服?

    小丫头长大了,外貌变了很多,他一时间没认出来,第一眼的时候就感觉这丫头挺可爱的,有点眼缘!哪知道,她竟然就是当初那个不怕死的小野猫!

    要不是她脚裸上那条疤,告诉他身份,恐怕他到现在都不会认出她来的吧!

    女娃的外貌变了很多,但是女娃的父母外貌不会变的,所以塔苛为了证实她的身份,调出了钱童儿父母的照片,看了照片之后,他就清楚的确定了钱童儿的身份。

    只是,确定完她身份以后,他挺生气的!

    这娃子,怎么把他给忘记了?

    难道就是因为他把头发全部剃掉了的缘故?

    应该不会吧!他这张脸,可是让女孩子见了一面之后,再也难以忘怀的!

    这小丫头,没良心。

    脱完外套后,塔苛看了看她胸口,平平坦坦的,一般来说,是个男人都没**,可他就是有了反应,就好比当初,他竟然对着一个奶气没退的奶娃起反应一样!

    之前没遇到钱童儿的时候,塔苛一直在纠结,自己是不是有恋童癖这个问题!但是现在,他真的不纠结了!因为他这个怪癖,只对她一个人有反应!

    换句话说,不管这丫头是奶娃,还是成熟女性,他都只对她一个人有反应。

    脱完了上衣,准备脱裤子。

    这牛仔裤挺贴身的,动起手来,得小心着点,要不然她铁定醒来。

    小心小心再小心。

    这丫头的戒备心真的太低了,竟然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牛仔裤脱了下来,一条红黄蓝条纹相间的小裤裤,暴露在他视线中。

    那个时候,他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不知道这丫头还穿不穿那种带有熊猫图案的卡通小裤裤?

    他觉得她还是穿那种卡通小裤裤比较性感!嗯,以后给她买几条回来让她穿穿。衣服裤子脱完,给她把被子盖好。

    这小丫头,是不是今天累坏了?他都把她全部料理完了,都没见她动过一下眼皮。

    第二天一早,钱童儿躲在香喷喷的被窝里醒来,这床软呼呼的,舒坦到让人想死。

    这懒腰一伸啊,什么疲惫都不见了!

    她的生理时钟一般都很准,差不多都是六点醒来!因为还得上学嘛!

    钱童儿睁开眼睛,倏溜看了一眼卧房,发觉地方不对,她脑子一转,猛地想起来自己在什么地方!

    身体接触床单那滑腻腻的触感让她一惊。

    钱童儿赶紧把被子一掀,低头一看,乖乖,衣服裤子啥时候脱掉的?她记得自己是穿着衣服裤子睡觉的呢!

    钱童儿赶紧在床单上找,有没有可疑血迹,像是落红啊啥的!

    好在!没有!身体也没有异样不适感!她应该没有被那个啥吧?

    钱童儿安心不少。她赶紧起床穿衣服,然后想着,现在都已经大白天了吧,她应该可以出门了吧?

    钱童儿打开房门,走去客厅。

    客厅软皮大沙发里,躺着那只死光头。

    钱童儿拧着眉,看他闭目养神,想他应该是睡着了没醒来,她偷偷摸摸走到死光头面前,蹲下身子,保持自己的视线和他脸蛋齐平。

    昨个儿,她明明记得自己是穿着衣服睡觉的,怎么会突然间衣服不翼而飞了呢?不用说,肯定是这死光头脱的!

    好在,这只光头是个同性恋!他脱她衣服,她可以原谅他!

    但是这丫的竟然强制收留她住一晚?还不让她去季小婉身边陪她?这笔账,她肯定要记住的!

    钱童儿瞥见塔苛脚边放着她的书包。

    昨天放学,她被罗清雨抓走的时候,她的书包掉在了街边的,死光头帮她把书包拿回来了?

    算他有点良心!

    钱童儿打开书包,拿出一只特大水笔,想着,就给他意思意思得了,不要太过分,随便在他脸上画个乌龟王八,她和他的帐,从此一笔勾销!

    水笔尖尖刚要接触到塔苛光洁的额头时,突然,钱童儿手腕被人一抓。

    手腕上的那只爪子,自然是塔苛的。

    塔苛眼睛都还没睁开,就笑呵呵的说,“丫头,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睡觉睡得那么死的?被人吃了豆腐还浑然不知?”

    钱童儿无所谓的笑笑说,“被弯弯的小玻璃吃点豆腐,算不了啥!”

    “弯弯的小玻璃?”塔苛终于睁开眼睛了,不明所以的问,“啥是弯弯的小玻璃?”

    “切!你就别装了!明明就是弯弯的小玻璃,还装啥都不懂的纯情少年?”钱童儿耻笑了他一把。

    “解释清楚点!”塔苛又没接触过同性恋人群,哪知道弯弯小玻璃是啥代名词。

    “不解释!”钱童儿一摊手,笑了笑。她把书包一整理,然后甩手往自己肩上一扔,万分帅气的说,“我走咯!别太想念我!”

    塔苛脸一落,问,“去哪啊?去学校上课吗?”

    “我这张脸能上课去么?当然是去医院见季小婉!”钱童儿老实巴交的说了句。

    塔苛一听,赶紧起床,三步两步这么一抓,就把钱童儿拎了起来,然后扔进了卧室,继续关了起来。

    钱童儿这下子叫了,“你干嘛啊?都第二天了,你还关着我?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人权?你信不信我可以告你绑架?禁锢他人人身自由?”

    塔苛就站在门口看着钱童儿,他笑了。

    这傻丫头,该不会真的长大了想当律师吧?

    那个时候,他给她灌输了一些不好的观念,引导她往那条律师的行道走,幸好他当时没有给她灌输那种爱国正义感,要不然,怕这丫头长大了就去考警校,到时候毕业,就是当警察!那他和她之间的鸿沟,就更加深了一条!

    “我不管,今天我必须得出这个门!要不然……”

    塔苛听了,笑着问,“要不然你还想怎么着?”

    钱童儿眯着眼,小拳头噶兹噶兹作响了。

    这打又打不过他,跟他谈法律又跟放屁一样,她心情又不爽了。

    塔苛看她没话说了,笑着打开房门,吩咐了句,“不想上学不能回家,就安分点在这儿待着,别乱走!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塔苛走了。

    死光头一走,钱童儿就过去开门,可这门把落了锁,钱童儿回头,跑去窗口,打开窗户低头往下一看,是四楼,感觉不是很高!顺着水管爬下去,应该没问题吧!

    为了以防万一,还得做点防护措施!

    钱童儿走去床榻,撕了床单,一条一条的接起来,接得长长的,然后把一端系在床头,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上,绑得紧紧的。如果爬水管的时候不小心滑下去,这床单就会起到缓冲的作用,就算真的掉下楼,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钱童儿先把下一扔,然后把小脚踩上窗户口,小心翼翼的伸手去钩水管。然后顺着水管,一点一点往下爬,爬到将近二楼的时候,床单绷直了,没关系,反正离地面很近,钱童儿就把腰上的床单一松,然后接着往下爬。

    没一会儿,她终于顺顺利利落到了地面。

    钱童儿拍拍手掌心,对于自己自救能力十分的骄傲!

    像她这种胆大的丫头,走到哪里,都能存活下来的吧?

    钱童儿自豪的笑笑,然后拿起书包,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一回头,都没跨出去第一步,她的额头撞到了肉墙上,撞得她往后后退了三大步。

    “谁啊?不长眼的挡人家道?”

    钱童儿定睛一看,她吓着了。

    死光头真是阴魂不散啊?还有死光头身后的那胡渣男,竟然也在?

    塔苛无奈的笑笑,说,“你这丫头,胆子真肥!连四楼都敢爬?”

    要不是安岚打电话给他,他还不信呢!

    安岚也挺不可置信的!

    这房子挺高的,比起那种公寓房四楼,可高出不少,相当于那些普通公寓房的六层楼这么高!他今早刚准备来基地小歇一会儿,抬头就撞见钱童儿越窗,而且已经爬到了半空中了。他赶紧打了个电话给塔苛,把这事告诉他。

    塔苛接到电话后,怒气冲冲的赶下来,赶过来的时候,钱童儿的脚,也刚好着地,然后拿起书包拍了拍,还摆着一脸得志的微笑。

    这丫头!惹毛他了!

    钱童儿抱着自己的书包说话,“怎么了?你们可以禁锢我,就不允许我自力更生逃跑么?什么逻辑!”

    钱童儿说这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然后下一秒,她把自己书包往死光头身上一扔,回头就狂奔起来。

    她现在,人已经在外面了,四通八达,只要她脚程快,他们肯定抓不着她。

    可惜,她才没跑几步路,安岚刷得一下,窜到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钱童儿赶紧调个头,往第三个方向逃跑,可是不料,死光头也绕道她前面,挡住了她去路,还上前,一把把她抗起来,让她倒挂在他肩头。

    “啊!死光头!臭光头!放我下来!要不然我踹爆你蛋蛋!”

    塔苛气急了,噼里啪啦两巴掌,甩得她小屁股上的肉肉,弹跳好几十下。

    他打得越用力,这小丫头就喊得越用力,“杀人啦!绑架啦!有黑社会土匪欺负纯情女生啊!”

    现在在大街上呢,她这一喊,肯定会有人听见的吧?虽说这一大清早的,也没几个人!

    “闭嘴!臭丫头!”塔苛又是一个巴掌,抡在她屁股上。

    钱童儿喊得更加起劲了,“你他奶奶的,真以为姑奶奶我不敢报警是不是?你别以为你和季小婉有啥亲戚关系,我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你还骂上瘾了?”塔苛奸笑一把,然后扛着她,回了四楼。

    塔苛把钱童儿继续关在屋子里,还把门窗给锁死,为了以防万一,他亲自监督,不让她再有逃跑的机会。

    安岚拿着早点过来,随手放在卧室矮茶几上,然后面无表情的出去了。

    钱童儿气疯了,“你们当我是小狗么?养在家里还不让人离开?养只小狗还有给它出去遛狗的时间!你们这些流氓真的太过分了!谁给你们权利关押我的?”

    钱童儿碎碎念,碎碎念。

    塔苛听着也不嫌烦,就任由她叽叽喳喳吵。

    钱童儿一边碎碎念,一边吃早饭,她可不会为了某只臭光头而让自己委屈饿肚子的。

    吃完早饭,她随手把盘子一扔,接着碎碎念,“这世上怎么会有你们这种蛮不讲理的人?难怪你们只能当流氓,你们这些人渣,败类,活在这个世上都是累赘!还不如早点自杀得了!”

    钱童儿这一啰嗦,说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塔苛安安静静听她唠叨一个半小时,耐心超好!他看着她说话的时候,嘴角还带着微笑。

    这微笑中包含着什么意思?钱童儿不明白,她就觉得这死光头在嘲笑她!

    电话突然响了,是钱童儿的手机。

    钱童儿终于打住了碎碎念,拿起手机听。

    是季小婉打来的。

    这电话一通,钱童儿实在忍不住,直接给季小婉告状,“小婉!那个叫你嫂子的死光头太过分了!我说要过来看看你,可他偏偏不让!把我压在这里一个晚上,甚至都不让我出房间半步的!这算软禁么?”

    电话那端传来季小婉奇怪的声音,“你不是说你身上有伤,不能让你爸妈知道,所以这两天都不回家住了吗?”

    钱童儿一肚子的牢骚,“不回家归不回家,但我可以过来看你的呀!我可以睡在你旁边的嘛!那死光头就是不让我来医院!什么意思嘛!”

    钱童儿把哀怨的目光,不停的往塔苛身上放。

    她就是告状了!怎么着?

    季小婉听出来她满是哀怨,于是就劝了她一句,“好啦,你安分点。我听说你身上也有伤的,你有没有包扎好啊?”

    “包了包了,都包成粽子了快!”

    “那你今天还来不来学校?”

    “不能去啊我!要是去了,被同学们看见,还不要笑死我啊?”

    “那你好好休息一天,等放学之后,我过来接你!以后你就住我家里,等你伤好了以后再回家住!”

    钱童儿听了直点头,“香香那家伙还在医院里,我就只好靠你了哦!你可别嫌弃我啰嗦!”

    “不会嫌弃你的!不过我告诉你,我家里很小很小,你要和我挤一张小床的,可能会委屈你!”

    “姐妹之间说什么委屈啊!你今天放学过后就来接我吧!那个死光头的,不知道为什么叫你嫂子!小婉啊,既然他叫你嫂子,你就帮我骂骂他呗!我都快被他气死了!”

    钱童儿又在电话里,唠叨了塔苛好几百句坏话,最后,她还让季小婉帮忙给她去打个医疗证明,好方便去学校请假。

    好半晌,俩人终于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后,钱童儿昂着头,对塔苛非常王霸的说了句,“听见了没?你家嫂子说了,今天晚上,她放学后就接我回她家里!到时候,看你还怎么拦我!”

    塔苛摊手,说,“那在这段时间,给我安安分分的留在这里养伤!”

    “行!”钱童儿拍案应道,省的他再罗里吧嗦的。

    塔苛得到钱童儿的保证后,就打算出门去了,临走的时候,对着钱童儿说,“别再妄想从窗口爬下去,我已经让小弟在楼下把守,要是让我发现你不听我警告,我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脾气!”

    钱童儿切了他一声!

    他的脾气很坏么?打从见到他开始,他就一直摆着那副温吞吞的笑,一点都不凶的!

    像他这只纸老虎,也能当老大?得了吧他!

    钱童儿摆明就是很看不起这臭光头!

    塔苛走了,钱童儿待在卧室里实在太无聊。

    又没电脑又没电视机,除了玻璃橱窗里摆着那些好看的xo酒瓶,就没其他东西好玩了!

    闲来无聊,钱童儿打开手机,拨了通电话给程香香。

    俩姐妹开始聊天起来。

    程香香这妞也挺可怜的,听听她的咳嗽声,还是那么急,不知道她这病,啥时候好透?

    “香香哦,我告诉你一件事,要不要听?”

    “要听!”程香香觉得自己快死了,但是就算她快死了,她也要听八卦,死都要带着八卦内幕闭眼而去。

    “香香你不知道吧,昨天晚上我和小婉过来瞧你的时候,碰上一个贱女人!那个贱女人真的太贱了,她竟然……”

    钱童儿已经无聊到泡起电话粥,她把自己发生的悲惨遭遇,一古脑的全部说给程香香听。

    塔苛出去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然后回来了,瘸子老三打从塔苛出去前就已经醒来了,醒来之后就一直待在客厅里,窝在他独属的电脑桌前,鼓捣着电脑,时不时食指钩钩,让酒保送点酒过来祭祭嘴。

    塔苛回来的时候,问瘸子老三,“这丫头有没有偷溜过?”

    瘸子老三如实汇报,“没!门都没开过!”

    塔苛终于满意的笑了,他走去门口,打算开门,突然想起什么来,回头,他问老三,“老三,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弯弯的小玻璃?”

    老三的眼睛都没离开过电脑,他就随意的回答了句,“是同性恋的代名词!”

    塔苛听了一拧眉,问,“啥?”

    老三终于顿下了打电脑的手,他回头对上塔苛的视线,非常一本正经的说,“弯弯的,字面上意思是指你jj是弯的!内层含义,就是说你是同性恋的意思。玻璃呢,也是指同性恋!两个加起来,都是同性恋的意思!”

    塔苛一听,火气冒了上来!

    他啥时候变同性恋了?钱童儿早上蹲在他沙发边,说他是弯弯小玻璃时候那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她哪知眼睛看见他喜欢男人了?

    她哪知眼睛瞧见他jj是弯的了?难道就是因为她不小心看见他嘘嘘时候那软软的小jj,就他娘的理所当然以为他硬起来的jj也是弯的了?

    这丫头,真的很能让他光火啊!

    踹他jj不算,打断他嘘嘘不算,还敢大胆的爬窗户?现在还敢挑衅他身为男人的尊严?

    塔苛忍着一肚子的火气,打开房门。

    房门隙开一条缝,塔苛就听见钱童儿和程香香打电话的声音。

    塔苛不小心听见钱童儿对着手机说了这么一句话,“香香啊,我告诉你,我已经决定不去跟他告白了!我已经彻底放弃他了!”

    程香香听了奇怪,“为啥啊?咳咳——咳咳——你之前不是说不想让自己遗憾么?好歹也要跟他说明你的心意才行啊!”

    钱童儿憋了口气说,“我觉得我和他不适合!而且那家伙,从来都没正眼看过我一下!我再努力,都是白搭!我虽然觉得有点惋惜,有时候肚子里还觉得挺难受的呢!想着那混蛋为啥不喜欢我呢?我这么好的一个小女孩,人又长得这么漂亮,性格还这么开朗,哪像……”

    “碰动——”

    门口传来巨大的关门声。

    钱童儿的声音,顿时打住了,她回头朝门口看过去,对着塔苛眨巴了几下眼睛。

    电话那端传来程香香的声音,问,“咋啦?怎么突然没声音了?咳咳——咳咳——”

    钱童儿看见塔苛那张脸,表情有点不对劲。她捂着手机听筒急急忙忙说了句,“有人来找我,说是有事谈,我回头再打你电话哦!”

    程香香“哦”了一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钱童儿把手机往枕头底下塞,像是生怕这野男人一时心情不爽,再把她手机给捏烂!要知道她的手机,才刚买没多久,哪能让他一手一个捏爆?她家又没多少钱让这死光头挥霍!

    塔苛走前,往床榻上一坐。

    钱童儿下意识的把身子往床头挪,她眨眨眼,问,“你干嘛?”

    塔苛不说话,只是板着长脸盯着她。

    钱童儿拧着眉,想这光头是不是吃错药了,那眼睛怎么绿幽幽的?他又不肯和她说话,她都不知道他现在在想啥,只是耽耽用眼神向她传达某种信息。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副表情!

    这光头想干嘛?

    ------题外话------

    他想干嘛?他想干嘛?你们猜…——27893+d7n7t+9339916——>

    l~1`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