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十六章 上大学了变富婆了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手机卡号多少钱五粮液股票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不过几日,走亲戚,钱家一家老老小小都要去亲戚家做客.千千

    往年难能一见的大伯一家人,也在现场。

    钱乡的老婆,白梅,手上戴着一颗有拇指那么大的祖母绿钻戒,炫耀来,炫耀去,亲戚一问,那白梅就老实巴交的回答,“也就三十来万,不贵!”

    听听她那得瑟的口气,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家老公做生意赚了很多钱似地。

    钱乡的儿子,钱勋,穿着一身富气的公子哥衣服,亮眼的不像话,头发上抹的油水,怕能挤到地上去了。

    他时不时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看看里面表芯,都是钻石,虽然是碎钻,但已经够闪瞎别人的眼睛了。

    恐怕在场,最最惹人瞩目的,就属钱乡一家人了。

    钱行看见自己大哥的时候,那讨好的神色,看了真叫人恶心。大哥人走到哪里,钱行就帮他把椅子端到哪里!看他坐下来的时候,还给他用袖子擦擦凳面儿!

    钱行一家人,怎么一点都不觉得丢人?

    再比比,钱行对着他三弟钱贵的表情,那简直就是天壤地别。

    要不要这么势利啊?不就有几个钱么?

    钱贵看见自己大哥钱乡的时候,深深的叹了口气,他这一声叹气中,不知道带了多少思虑。

    钱乡给自己老婆买个戒指都要三十来万,而身为亲弟弟,只是跟他借一笔小钱,他都不乐意。

    钱贵现在还有十万多的外债没还掉!幸好,借给他们钱的那个亲戚,人挺好的,从来都不催!

    不过钱贵心里真的太不舒坦了!因为那买房子的钱,是从自己妻子那边借的,而他呢?身为一家之主,竟然连他最亲的哥哥都不乐意拉他一把!

    钱贵心里能不憋屈么?

    斐翠像是能理解丈夫的心情,她伸手拍拍丈夫的手背,对他露出一抹欣然微笑。

    钱童儿看见这一幕,心里就是一窝子的火!

    奶奶的!以后肯定要赚大钱,然后转过头来鄙视那帮子势利家伙们!

    钱童儿坐在餐桌上,对面,坐着钱乐乐和钱妞妞两个碍眼的贱人。

    钱童儿随性这么一瞥,就瞥见钱妞妞捂着脸蛋,浑身散发着消沉的气息,钱乐乐坐在边上,不停的在和钱妞妞说悄悄话。

    嘿嘿!

    钱妞妞这丫头竟然敢叫人强暴她?自食其果了吧!

    她钱童儿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懂她,但她自己十分清楚!

    她的心,就是黑的!

    别人给她一份恩,她可以回报十分!别人欠她一分债,她就要还给对方百倍!她可不是一个任人欺凌的主!

    虽然这次事件,可以说是教唆犯罪!已经算得上违法!但她怕啥?是钱妞妞那贱种先做了个坏榜样给她,她才有样学样!

    钱乐乐在一旁劝着钱妞妞说话,“对不起大姐!是我连累了你!是我不好!你不要伤心了!”

    “我不是伤心!”钱妞妞说,“我只是担心,我的照片被他拍了去,他跟我说,后天一定要交代给他一千块钱呢!如果不给,他就把照片给我乱发!他发照片还不作数,他跟我说,我教唆他强暴童儿这事,他也要告诉我全家!这些事情要是传到爸妈,爷爷奶奶耳朵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姐姐你别急,不就一千块钱嘛!咱们去跟同学们借点呗!”

    “你不懂!那混蛋前天就已经跟我要了五百块钱了!给了他之后,又跟我要一千!我猜,等我把钱筹出来给了他,他肯定还会敲诈我的!”

    “那不如这样,咱们报警!”

    “你疯了?咱们报警的话,他坐牢,他铁定会拉着我一起的!我教唆别人犯罪,我也是要坐牢的呀!”

    钱乐乐听了,这下子没主意了!

    “我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明年就能参加工作实习!我不能在这种当头,出这档丑事啊!”钱妞妞实在没辙透了,早知如此,她就不应该去找那种贱男人帮忙!

    没有加害到钱童儿不说,反而她被坑害了一回!

    钱妞妞忍不住,拿埋怨的视线,朝钱童儿看了那么一眼。

    刚好,钱妞妞瞧见钱童儿朝她投来一抹嘲弄的眼神。

    两姐妹这一对视,已经传递了不少的信息。

    晚饭过后,钱妞妞找了钱童儿,去厕所聊天。

    钱童儿答应了。

    钱妞妞把厕所门关上的瞬间,她就问,“钱童儿,我问你,是不是你教唆陆俊过来拍我裸照威胁我的?”

    钱童儿一口回绝,“当然不是咯!”

    钱妞妞脸色一沉,说,“你不要否认了!我猜八成就是你搞得鬼!”

    “我说钱妞妞,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老老实实回答我的话!”

    “什么?”

    “你有没有教唆陆俊,让他出钱找了一批流氓,在街上堵我放学回家,想让那批流氓把我伦奸后拍我裸照?为了羞辱我?”

    钱童儿这一问,钱妞妞静默了三秒后,说,“对!是我做的!”

    钱童儿听见答案后就笑了,“行行!你承认了就好!”

    “我已经承认我做的傻事,那么你呢?你还敢说不是你唆使他这么做的么?”

    钱童儿摊手,说了句,“我真没教唆他对你做啥!”

    钱妞妞一听,心里气结得要死,“你撒谎!”

    钱童儿看她堂姐快要暴走了,她赶紧开口安慰堂姐一句,“别生气!堂姐,我刚听乐乐说,你这几天一直被一个流氓敲诈生活费,是吧?”

    “听乐乐说?哼!乐乐会跟你说这种事?”钱妞妞不是傻瓜。

    钱童儿不想跟她在这事上面纠结,她接着往下说,“堂姐,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亲戚!都是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如果你坑害我的这件事,传到爷爷耳朵里,不知道爷爷会多伤心!所以啊,这件事,我不会帮你宣传出去的!甚至,作为你的堂妹,我还想帮你把你的麻烦给摆平!”

    “说得真好听!”钱妞妞哼了她一句,“我是不是还要对你感恩戴德来着?”

    钱童儿摆摆手说,“我的要求不高!只要堂姐帮我个小忙,那么妹子肯定也乐意帮你这个大忙!”

    “什么条件?你说吧!”

    “我不喜欢你们俩姐妹,老是跑我那边找我麻烦,又是拍我照片,又是跟踪我,我已经受够你们了!你们俩,从小开始就喜欢抢我玩具!现在,我们几个都已经长大了!我需要和你们划分界限!”

    “就这样?”钱妞妞听了很是狐疑!她的把柄落在她手里,钱童儿竟然只要求和她们划清界限,别让她们俩姐妹跟踪拍她照片寻事挑衅?

    会不会,有点大材小用了?

    钱童儿哼笑了一句说,“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像你们俩姐妹,一抓到别人把柄就喜欢把对方往死里搞?别搞笑了!我和你们俩个不同!”

    钱妞妞脸色一窘,静静的瞪了钱童儿几眼,那眼神中,充满了厌恶感。

    钱童儿不理她,自顾自问,“怎样?答应不?”

    能不答应么?钱妞妞哼了一句,说,“知道了!我保证,以后我和我妹妹,铁定不会找你麻烦!”

    “行!”钱童儿拍案决定了说,“既然堂姐这么爽快,那么妹子回头,肯定会帮你把麻烦问题给解决咯!以后,咱们俩清!懂了么?”

    钱妞妞心里实在憋屈得可以了,但是她还能说什么呢?“嗯!咱们两清!以后咱们几个,各不相干!”

    得到钱妞妞的保证以后,钱童儿就一声不吭的走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那晚过后,钱童儿叫人把钱妞妞的把柄,亲手送她手里。

    那次事件之后,钱妞妞和钱乐乐果真再也没找她一次麻烦。

    很快,高考结束了。

    钱童儿在家里等录取通知书,可是等了很久都没等到!

    她等得望眼欲穿了!听说,季小婉和程香香她们的录取通知书都已经寄到了,是青城一大。

    她的第一志愿也是青城一大,但是为啥到现在都没来通知书?难道?她落榜了?

    如果第一志愿落榜的话,那么就只能进第二志愿了!

    第二志愿,就是二本!

    钱童儿高考那一年代的高考制度还不够完善,各个大学之间不知道是咋搞的,嫉妒来嫉妒去,第一志愿填了一本,第二志愿还是一本的话,第二志愿基本上也是不会要你的,所以没辙,第二志愿只能填二本,以免出现错漏,最后搞得只能上大专。

    钱童儿心里急得要死了!

    都怪那个死光头!要不是她被死光头囚禁了半个多月,她的成绩不会下滑这么多!她肯定会考上青城一大的!

    这些天她脾气太暴躁了,塔苛拿她没辙,只好给她打枪,让她消消火气!

    这一打,她就打上瘾了!

    一整天抱着长家伙连狙击,一个上午就射了一百多发子弹,还不给他喊累喊疼!比那些子男人还猛!

    除了练枪之外,那丫头疯了似地,四处给他打拳击。

    塔苛教了她散打的本事,那丫头学了之后竟然还说要练快拳。

    快拳这玩意儿,女人学了,只是样子好看的花拳绣腿,没啥功用。可钱童儿说了,打快拳帅气,她就是途个帅气,不行么?

    行!怎么不行!只要她打拳打得爽了,他也就爽了!他那子弹,咻咻咻地,保准让她惨叫连连。

    塔苛为啥要给她密闭式训练,不让她和一堆子男人们一起训练的原因,就是为了能够随时随地把她压制在地上,撩起衣摆,脱下裤子直接办事!他连她趴在地上练狙击的时候,都不乐意放过她,非要钻进她身体里,才肯罢休!

    不过挺奇怪的,他欺负她欺负得越惨,那丫头射击精准度就越高!

    估计,那丫头是把枪把子,当成是他的头像一样在练习的吧?

    不过几日功夫,钱童儿的录取通知书,终于到手了!

    是青城一大的通知书!

    她左盼右盼终于盼来的通知书啊!

    她终于不用每晚失眠,搞得小心脏纠结着噗通噗通乱跳。

    钱乐乐考到了二本,是她姐姐的那所学校,钱童儿听二伯说,让乐乐去考她姐姐那个学校,有照应,所以才故意让她考二本的,连一本志愿都没填呢!

    填没填,谁知道?

    填了,分数不在一本,谁知道?

    反正二伯他在钱贵面前要面子,就随便他怎么说呗!

    大学开学后,有件非常让人气愤的事,发生了!

    她的志愿,竟然被人给改掉了?改掉她志愿的人,钱童儿不用脑子猜的,肯定是叶海唯那流氓!

    叶海唯为了要照顾季小婉,想给她找一个贴身保镖,所以把她的志愿给改掉了,叶海唯那混蛋,是看中了她会点防身术是吧?

    太不要脸了!

    知不知道大学志愿,就等于是一个人未来前程的一部分?

    她的未来,哪能因为第三者而随便改道?

    知不知道她想考律师这个专业,是从小到大的梦想?是她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伟大理想?

    过分!真心过分!

    钱童儿那个时候就在想,要不直接给这畜生撕破脸皮,她要把这畜生干的坏事,统统告诉季小婉!让季小婉彻彻底底恨死他!反正,季小婉这丫头,原本就不喜欢叶海唯!估计她要是把塔苛强暴她的事,告诉给季小婉听之后,叶海唯下一秒,直接被季小婉宣判死刑!

    当然,一旦她撕破脸皮,那么她的后果,肯定也会十分的凄惨!

    最后,叶海唯把她拉到角落里,说是私谈!

    行!私谈就私谈!如果他不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她铁定要和他杠到底!

    私谈的结果是……

    三十万?一个月三十万的薪水,请她当保镖?而且还不只是薪水呢!

    叶海唯说了,要她当季小婉的保镖,律师的课业,她自学,只要她考出资格证,拜师学艺什么的,他统统帮她搞定!

    这未来的路子,铺得这么平坦,她要是不走,是不是太傻了点?而且还有一个月三十万的工资呢?

    面子什么的,统统可以丢掉了!里子什么的,也可以不要了!她就乖乖的,当季小婉的私人保镖吧!虽说,培训忒他妈辛苦了!

    不过她喜欢!又能学到手艺,又能拿到工资,又能保护自己喜欢的朋友,未来前程还一片光明!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那个死光头!他凭啥一直压制她?凭啥非得虐她身体?知不知道那混蛋体力有多好?每次下来,她都累得一塌糊涂了。

    难道,她以后,得一辈子被他这样子压制么?

    难道?她就没有自由交男朋友的权利吗?她和学校里的男同学,混得稍微熟一点,那死光头就找了乱七八糟的借口来扭她小蛮腰?太过分了!

    九月份,她的保镖工作是没有工资的,听说,她得经过各项体能考试才行!当然,考官就是那个死光头!

    十月份发到第一份工资的时候,那白花花的银子啊!看得钱童儿差点乐癫了!

    她觉得,自己现在是个小富婆了,估计这学校里,没有一个学生像她这么有钱的吧?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除外!

    发到工资以后,钱童儿给爸爸买了条真皮皮带,要三千多块钱,她还给她妈妈买了条翡翠耳环,好几万块!

    可惜,她爸妈不懂这些东西,以为是假货,不值钱!

    不过这样也好,她懒得再跟他们解释,自己这么多钱,是怎么来的!她怕解释不清楚,被他们误会她去援交就不好了呢!记得,她可是有前科的,被钱乐乐那贱女人,差点把援交妹的头衔就栽赃到她头上去了,幸好她嘴皮子灵光,也幸好,她爸妈是相信她的!

    所以,她不能在这种敏感的关节眼上,让她爸妈狐疑自己!

    她现在,可是大学生呢!大学生,就应该有大学生的样子,穷苦一点呗!

    十一月份中某个双休日,钱童儿回了老家,斐翠对钱童儿说,“下个礼拜六是你大堂哥结婚,记得下礼拜回家哦!”

    钱童儿眨巴了下眼睛,说,“哦。”

    钱童儿一开始没放在心上,等她去了卧室后,出门想去冰箱拿冷饮喝的时候,突然瞧见她妈坐在客厅沙发里抹眼泪的模样。

    父亲的手,半搭在母亲手背上,看上去像是在安慰母亲似地。

    出啥子状况了?

    钱童儿想过去问问看的,但是她觉得,她爸妈肯定不会把烦恼事告诉给她听。

    最后钱童儿决定不去问了。

    然后下礼拜回家后,他们一家三口,去大伯家参加堂哥的婚礼。

    当钱童儿坐在酒店餐席上,看见父亲的位置一直落空,四处搜寻了下,依然不见他影子,钱童儿急着问,“一?我爸人呢?”

    斐翠神色有点不好看,她嗫嗫的说,“你爸可能在厕所吧!”

    “去那么久还不回来?”钱童儿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父亲,但是她的手,被斐翠压下了。

    斐翠急着说了句,“别打!你爸很快就回来的!”

    钱童儿心里有点犯嘀咕!

    她爸妈这是怎么了?

    不一会儿,斐翠起身说,“我去看看你爸,你别乱走哦!”

    斐翠还当钱童儿是三岁小娃?怕她这么大一个人,会走丢?

    挺好笑的!

    钱童儿看斐翠前脚走,后脚就偷偷摸摸跟上。

    她爸要是去了厕所,她妈能进男厕所里找他么?别开玩笑了!她爸到底在干嘛?她妈铁定知道!

    钱童儿跟着母亲走去拐角,过了一两个长廊,就到了某个休息室门口。

    这休息室,好像是新娘子换衣服的地方!

    说起她大哥的新娘子!可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呢!

    那新娘子的父亲,可是他们庆市税务局里副科长,最近听说,有可能要升职到科长的位置呢!

    大伯钱乡,给他儿子众里寻他千百度,终于找到了一个这么称心的新娘,钱乡这些天,整个人都容光焕发的。

    钱勋对他老婆,基本上都是言听必从的那种!

    一个做生意的,要绑一个当官,知道有多难么?

    这么困难的事,他钱乡都办到了呢!他能不得瑟么?

    如今休息室里,钱乡和他的老婆白梅,正经危坐着,而他的父亲竟然站在钱乡面前说话,椅子就在他屁股后,他也不坐,就这么站着?

    斐翠走进房间后,跟着钱贵,站在他旁边,两夫妻,双手交握着,紧紧的。

    他们背对着钱童儿,钱童儿放放心心的凑过耳朵偷听他们谈话。

    钱乡的表情,钱童儿是全部看在眼里的。

    钱乡睨视着钱贵说,“你们俩是怎么搞的?今天我儿子结婚,你们给我闹得是哪出啊?”

    “大哥,这不是平日里没办法见到你么!我要是不趁今天找你,我就真没辙了啊!”

    白梅的脾气,可没钱乡好,她白眼直接扔给钱贵俩夫妻说话,“你们俩今天也看见了,我儿子结婚,知道这要多大一笔开销吗?而且前阵子还去了很多聘礼,要二十万,我们还买了套房子,买了辆车子,我们现在手头也很紧,都不知道找谁借钱去呢!”

    “那个……”钱贵为难了,他说,“大哥,其实我也不需要多少,只想跟你借二十万!”

    “哈哈,才二十万,你说得真轻巧!二十万不是很多哦?那什么才叫多?”白梅的声音,尖锐的可以了,她回头,一挑眉,笑着说,“我说三弟啊,你老婆不是有一个很有钱的亲戚么?”

    斐翠脸色一红,低着头,修窘的说,“我们已经去过了,我那个亲戚这些天资金周转不灵,他自己都急得焦头烂额了,他没有跟我们要那十几万的债,已经对我们很宽容了!”

    白梅还想开口说话,钱乡咳嗽了一声,示意他老婆,叫她温和点,回头,钱乡说,“三弟啊!你别怪哥哥不帮你!你大嫂她说得没错,我儿子结婚的事,我们花了不小的钱,这一时间呐,也有点资金周转不灵,所以我不能借给你钱!”

    钱贵其实早就知道有这结果了,他刚刚在一边,犹豫了很久才鼓起勇气把大哥拉到房里谈话的,没想到当他听见大哥说这些话的时候,他心里依然受了不小的伤!

    他大哥和他,到底是不是一个父母亲生的?应该不是吧?

    钱乡老婆手背上那三十几万的斐翠戒指,还晃悠晃悠个不停,刺眼的让人扎人心。

    钱贵觉得,自己在老婆面前,实在是抬不起头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钱童儿碰的一下,把房门用力打开来。

    钱童儿笑着走了进来。

    钱贵和斐翠一惊。

    钱乡和白梅也是一惊。

    四个人,愣愣的看着钱童儿。

    钱童儿走到父母身边,挤开他们俩人的站位,她站在他们俩人中间,对着钱乡说,“大伯!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句话?”

    “什……什么?”钱乡愣愣的。

    钱童儿昂着头,睨视着钱乡和白梅,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爸妈今天站在你们面前,而你们俩个坐在位置上,和我爸妈说话!总有一天,我有能耐让我爸妈坐在你们面前,而你们,连把屁股放在椅子上的胆子都没有!”

    钱乡一听,气得脸都绿了,他一屁股站起来,指着她吼话,“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对一个长辈说话的吗?”

    “长辈?”钱童儿笑了,说,“你没有把我父亲当成是你亲弟弟,是你自己断绝了你和我父亲血脉关系,你现在还有这个脸来跟我称长辈?”

    钱童儿说完,钱贵就吼了,“童儿!别乱说话!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大伯!”

    钱童儿回头对着父亲说,“爸!我是不会认同这样男人当我大伯的!”

    斐翠听了直摇头,她拉着钱童儿说,“女儿啊,你别这样!你大伯他不是不想帮我们……”

    钱童儿一口打断她母亲的话,“妈!我有眼睛,我有耳朵!大伯大妈他们说话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口气?我能听不出来吗?他们没钱借给我们,我不怨,但是他说没钱的时候,那眼神,那口气,你们听了心理舒坦吗?”钱童儿回头对着钱乡说了句,“大伯,我没有一定要你把钱拿出来借给我们,我只是希望你别用这种态度对待我父母,今天,如果你好言好语着对我爸妈说话,说不定我不会出面挑衅你,但是我躲在边上,听见你和大妈说话的口气,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我爸妈心里究竟有多难受,是不用说的!我爸一直顾念着爷爷面子,没和你闹僵!今天,我就代替我爸爸,慎重跟你说,我爸没你这个大哥!”

    “啪——”

    钱童儿捂着半边脸,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钱贵竟然打了他女儿一巴掌?

    钱贵打完这一巴掌之后,他比钱童儿还要震惊,他的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

    钱童儿捂着脸,眼睛红红的,问,“爸,你干嘛打我?”

    钱贵觉得,打都已经打完了,他没有后悔的理由,他一咬牙,狠下心肠对着钱童儿说,“快点向你大伯道歉!”

    “我不!”钱童儿倔强了!

    “你你,你不听话?”钱贵急红了眼。

    钱童儿倔强的撇过头,对着钱贵吼,“我死也不道歉!”吼完,钱童儿甩手离去。

    钱童儿这一走,斐翠就急哭了,“你傻了啊!你怎么又打她了啊!”斐翠回头就朝女儿冲去,“女儿!别走!别走!爸爸不是故意要打你的!”

    钱童儿被斐翠拽在门口。

    钱贵突然间醒了过来,他也赶紧走过去,对着钱童儿说,“女儿啊!你……你别意气用事好不好?你都已经长大了!”

    钱童儿拧过头,正眼面对钱贵说话,“爸,我是长大了!我已经不小了,所以,家里有很多事情,你们应该跟我商量!如果你们跟我商量了,今天晚上就不会跑到大伯面前,听他刻薄奚落的话!你们就没有想过,说不定,我这个做女儿的,可以帮你们解决麻烦呢?”

    钱贵和斐翠听了相视一眼,他们挺惊讶的!

    钱童儿问,“你们要向大伯借二十万的用途是什么?说给我听吧!”

    钱童儿一问,钱贵和斐翠就低头了,好像不想说。

    钱童儿哼了句,“不说是吧?不说就不说吧!今晚你们别来找我了!”

    “不行!”斐翠一把拽住钱童儿手臂说,“你又想玩离家出走吗?妈妈绝对不允许你这么做!”

    钱童儿小时候离家出走,得了破伤风,差点死在医院里的事,到现在,斐翠和钱贵都还心有余悸的。

    所以钱贵这一巴掌打下去,可把斐翠吓坏了。

    钱童儿看见母亲这么着急,就说,“如果不想我离家出走,你们就老实给我交代,你们要二十万干嘛?”

    “那个……那个……你爸爸他,借了公司车子开车,不小心撞伤了一个人,把他的腿给撞瘸了!本来是想跟保险公司赔保的,但是刚巧,那辆车,是公司不用很久的,没注意到,验车期限过了一个礼拜了,保险没加上去!所以那人的医疗费,得由我们来!”

    “这笔钱,是打算私了的?”钱童儿问。

    “不是!是法院判的!对方是美籍华侨,原本过几天就要回国的,可我这么一撞,逼得他只能留在国内!浪费了一张回程机票!光一张回程机票,就要好几千呢!而且,那人说他工资很高,是个什么总经理!所以耽耽那误工费厉害得狠!法院判我们二十万,已经算是轻判了!”

    “行了!我知道了,既然是法院判的,那就赔吧!爸,这件事,我来解决,你们放心吧!”

    斐翠和钱贵听了,嘴巴大张,表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这二十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女儿,你打算怎么解决?”钱贵担心的问。

    钱童儿回头就对自己父亲说,“才二十万而已,我的同学,有钱的狠,我跟他关系挺好的,跟他借个两百万都没问题!”她不能说自己兜里有钱,她只能说自己同学有钱。

    钱童儿一说完,白梅突然笑了,“哟!还真有钱啊!哪个傻瓜随随便便借给人家两百来万?当是过家家吗?不过也不是不行的,女孩子嘛,跟一个男生借钱,男生铁定会答应的咯!只是这私底下会做些什么交易,外人就不知道了嘛!”

    白梅的话,可把钱贵和斐翠吓傻了。

    斐翠拉着钱童儿的手说,“女儿啊,妈妈是绝对不允许你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

    钱童儿说,“妈!你不要以为全世界人都像大伯大妈那么势利,只知道交易交易啊什么的!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掉进钱缸子里的,扣得跟葛朗台一样,真叫人恶心!”

    白梅听见这话,脸一绿,差点气到掐断指甲。

    钱童儿回头对着钱乡,露出一抹讥讽的淡笑,说,“我那同学,他家里珍藏的红酒,一瓶就要四五十万!我跟他借个二十万小钱,他就当是送给我一瓶红酒!有什么好稀奇的!而且啊,那家伙,官路恒通,听说,他跟市长是忘年之交呢!以前有个人,想捐个官当当,都是托了他的路子,走进官场的!”

    钱童儿这话一说出口,钱乡和白梅就给愣住了。想想,他们俩榜上一个当官的女儿,就花了不少心思。怎么,从钱童儿嘴巴里说出来,想当官比吃饭还容易啊?

    白梅楞了三秒之后,尴尬的笑着,说,“吹吧!小丫头你就继续吹吧!”

    钱童儿屁颠屁颠的继续说,“以前呢,也有一个当官的,得罪了我那同学,后来,我那同学一个窝火,就把那个官员给罢免了!”

    这下子,白梅和钱乡的脸色,就难堪了。

    钱童儿笑得邪气,“爸,妈,你知道,那个被罢免的官员,是啥身份么?”钱童儿问的是自己父母,但是她其实是说给大伯大妈听的。

    斐翠十分配合自己宝贝女儿,赶紧问她,“是啥身份啊?”

    “是前任副市长!罗堂!”

    钱乡和白梅猛地一抽气。

    他们是不是耳背了?副市长罗堂竟然得罪了钱童儿的同学,给罢免了官位?那么他们媳妇老爸,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科长,就算他升级到了科长的位置,在钱童儿眼里,算个啥东西?

    钱乡和白梅的嘴唇,开始有点哆嗦了。

    钱童儿十分满意他们的表情,回头,她挽起了老爸老妈的手,说,“爸,妈。咱们走吧!大哥这顿婚宴,咱们这些穷苦人家是吃不起的!”

    钱贵和斐翠傻傻的,被自己宝贝女儿给挽着走了。

    那一瞬间,他们恍然才发觉,他们女儿长大了!她说话的份儿,足得狠!

    钱乡和白梅看他们一家三口离开,并没有说过任何一句挽留的话,他们心底里在害怕,害怕钱童儿说得是真的,但是他们也下意识的在催眠自己,想钱童儿其实只是在吓唬吓唬他们罢了。

    小孩子毕竟只是个小孩子,哪有这么大能耐啊?

    另一边,钱贵一家三口,正在回家的路上。

    钱贵忍不住,问了钱童儿一句,“女儿,你刚刚说的那个,是真的吗?”

    钱童儿一点头,说,“是真的咯!不过呢,我和他的关系,其实不是很好!”

    “啊?你们关系不是很好,那他会不会答应借你钱啊?”

    钱童儿笑了,她说,“我和他关系不是很好,我和他的女朋友,关系还不错哦!我去跟他女朋友借钱,也就等于是跟他借钱!你们俩啊,就放放心心的睡觉吧,钱的事,我明天就帮你们解决!只要一通电话的事!”

    斐翠其实还是有点担心的,她忙着问了句,“那他女朋友是谁啊?”

    “季小婉咯!”钱童儿笑眯眯的搬出季小婉三个字。

    斐翠一听是季小婉,她整个人都轻松了,“是那可爱的小丫头啊!如果是她的话,那我就放心多了!”

    钱童儿之所以把季小婉的名字搬出来,其实是不希望她爸妈把她往歪处想。如果她不提及季小婉的话,她就她爸妈以为她真出卖自己**还债来着!

    现在,瞧瞧她爸妈那心安的表情,钱童儿心里也就安慰多了!

    那一晚,斐翠夫妇,终于安安心心睡了个好觉,然后第二天,钱贵就跟着钱童儿去银行取钱去了。

    这二十万,其实就是钱童儿的工资,并没有像谁谁谁借得钱,但是明面上,她不能这么说!

    只是可怜了她老爸老妈,他们总以为这笔钱,是借来的,要还的,他们俩现在,除了工作之外,还去市场淘东西回来倒卖,辛辛苦苦赚钱还债!钱童儿一直劝他们,叫他们别心急,慢慢还,但是他们不听!

    因为他们说,那个曾经借给他们十万多钱的亲戚,公司出了点状况,资金周转不灵,他们怕,他们那亲戚有一天会回来跟他们要钱,他们必须得做好这个准备!

    钱童儿没辙,她只能在电话里尽量劝他们,叫他们不要累坏自己的身体!——27893+d7n7t+9339925——>

    l~1`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