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十八章 :调教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管家婆彩图2017年88期2017年正版四不像中一肖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孙青飞的学校,就在庆市老家这边,钱童儿决定了,一定要趁这几天还没开学,好好的给他来一次,人生大调教!免得他太过嚣张!

    钱童儿打了通电话给氓仔,叫他去跟踪孙青飞那混蛋。

    孙青飞约了一帮同学在ktv里k歌,男女都有,那些女生,各个穿着打扮性感火辣,亮眼死人了。

    钱童儿对着氓仔吩咐了句说,“小哥去帮我教训教训那帮少年仔,让他们亲眼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黑社会!”

    氓仔挺听话的,领着一批弟兄们去寻事挑衅了。

    孙青飞和一个妹妹正在打波,突然间,他肩膀上挂上了一条胳膊。

    孙青飞朝那条胳膊上看去,他顿时眼一凸。

    这纹身也太骇人了吧?

    惨了,碰上大流氓了!

    氓仔乐呼呼的在孙青飞耳边吹风说,“哟!妞长得不错嘛!兄弟,介不介意和小哥我分享一下啊?”

    孙青飞的女朋友,脸一绿,赶紧退开身子,可惜,她身后已经堵上了两个大流氓,一人一只手,把她拽在手心里。

    氓仔乐呼死了,“哎呀,这妞身材真够正点的,看的小哥我心发痒。”

    孙青飞口水一咽,说,“大哥,别这样!小弟们只是出来小玩玩的,经不起大哥您老人家折腾,要不这样吧,大哥在这里消费,钱算我的!”

    这招,他用过两次,无往而不利!所以他在同伴们心中,挺伟大的呢!跟着他玩的妞,一个比一个漂亮!

    孙青飞仗着自己家里有钱,打算拿钱来摆平事情。

    可惜,氓仔不吃他这一套,“哥们几个不要钱!只想要你的小妞!来,把他拖过来给爷爽爽!”

    孙青飞这下子急了,边上好几个兄弟,已经很不够义气跑走了,就只剩下他和他的女朋友。

    那女人大声尖叫,“放开我!放开我!臭流氓!”她虽然打扮的妖艳,很爱玩,但却不喜欢被那些流氓平白无故的玷污啊!

    ★style_txt;孙青飞急了,他直接扑过去,想抢人,氓仔一把拉回来,叫了几个弟兄猛揍上去,又是打又是踢的。

    这个时候,警车的呜鸣声传来,氓仔吐了孙青飞一个口水后,就带着弟兄们离开了。

    那天过后,孙青飞和他玩伴们吓坏了不少,再也没有去那酒吧喝过酒。

    孙敏忠挺满意的,打电话给钱童儿,问她用了什么法子,钱童儿老老实实告诉他说,她雇佣了一批流氓吓唬吓唬他,让他知道黑社会不是那么好混的,就这么简单!

    孙敏忠觉得钱童儿的法子挺不错的,于是就乐滋滋的和她成为了生意上的伙伴。

    开学后一个多月,孙敏忠突然打了通电话给钱童儿,问她,“童儿,我儿子他……我儿子他被人绑架了!”

    钱童儿挑眉,问,“绑架?”

    “不!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绑架了,绑匪没有跟我勒索钱啊什么的!是他的同学打电话过来跟我说的,他惹上了一批流氓,那些流氓把他绑走了,还绑走了他女朋友!我想问问,那批流氓,是不是你上回雇得那批?”

    孙敏忠口气十分焦急,钱童儿安抚他一顿说,“姨父,你别担心,我打电话帮你问一下!”

    钱童儿挂断孙敏忠电话后,就立马打了个电话给氓仔询问情况,氓仔回了句说,“妹子,那人是你亲戚,我怎么可能绑架他呢!”

    “那你能不能帮我查查,是谁对他下的手?”

    “嗯!你别急,我这就帮你去问问!”

    然后过了半个小时,氓仔打电话过来,说,“事情解决了,人救出来了!”

    “他有没有受伤?”

    “脑袋流了血,左手有点骨折!身上都是拳脚印子,人昏迷不醒,不过好在,我给他检查过,没有致命伤!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女的有点惨。”氓仔说完这句就不往下说了。

    钱童儿有脑子,知道氓仔那话是啥意思!估计那女的,逃不过被残轮的命运。

    “你帮我把他送去医院,改天请弟兄们喝顿好酒当是感谢!”

    “妹子,跟小哥我客气啥呢!”氓仔呵呵一笑后,就挂断了电话。

    周末,钱童儿回家后就去了医院探病,进了医院后,看见姨妈陪在孙青飞身边,替他照料伤势。

    钱童儿对着姨妈说,“姨妈,我能和青飞哥谈谈么?”

    姨妈嗯了一声后,擦擦手心出去了。

    孙青飞躺在病床上,那表情十分纠结,好像一直在心心念念那天被绑架的事。

    钱童儿瞧见他躺在床上,捏紧了拳头的模样,就嗤笑了他一句,“是不是又出去哈皮,碰上流氓了?”

    孙青飞听了之后,猛地一下坐起身子,说,“那帮弟兄真他妈不是东西,给我临阵脱逃?如果他们不走的话,我们几个一起上,估计还有胜算!那些人,有钱的时候跟你称兄道弟,没钱的时候,跑得比谁都快!”

    “你现在才知道?”钱童儿彻底的鄙视他说,“你以为他们跟着你玩,跟着你混,是因为你长得帅?有领导风范?狗屁!他们不就是涂你那点钱!你是真没脑子?还是被那些美女围得冲昏头脑?”

    孙青飞低着头,脸上满是落寞的表情,“小美她…。她前天差点自杀…。”

    “那是她活该!”钱童儿嗤笑了一句。

    孙青飞听了暴怒,“你他妈的有没有人性?她都已经这么可怜了,你还这样子耻笑她?”

    “如果她肯洁身自爱一点,别跟着你们这批小青年出去乱搞,她会遇到这种事情么?她把自己打扮得跟个妓女一样,在舞厅里乱跳乱舞!被人盯上,是迟早的事!”钱童儿冷血的说了句。

    孙青飞暴怒起来,他吐了钱童儿一句说,“滚你妈的!你这个冷血的女魔头,别出现在老子面前!”

    钱童儿脸色一沉,当下坐到他的床榻上,一只胳膊紧紧的捏住了孙青飞的脖子,那力道,让孙青飞楞傻了!

    孙青飞赶紧抓着脖子上的爪子,想把它掰开,可是他左手断了,没法使力,右手根本抵不过钱童儿的蛮力。

    钱童儿一边掐着孙青飞脖子,一边阴测测的说,“就你这小样儿的!要不是因为你是姨父的儿子,恐怕现在已经被我打得连你那只右手都没法动弹了!”

    “呃——呃——你!”孙青飞没法子说话,甚至都没法呼吸,脸色憋得通红通红,痛苦得要死。

    房门口处,因为听见屋内孙青飞的怒吼声匆匆赶来的姨母李萍,看见钱童儿掐着孙青飞的脖子,吓得大叫了,“童儿?你怎么了啊?快点放开你二哥啊!你这是要掐死他吗?”

    钱童儿听了李萍的话,一把扔掉手上的脖子,孙青飞当下剧烈咳嗽起来。

    钱童儿对着李萍,笑得挺和蔼可亲的,“姨母,您放心,我只是在调教他这叛逆性子罢了!是姨父授权给我的!”

    “啊?啥?”李萍惊呆了。

    钱童儿笑得如此和蔼可亲,“放心吧,姨母,我有分寸的,肯定不会弄死小二哥!顶多就是稍微教训一下而已!”

    李萍眉儿一拧,沉了口气后,又出门去了,出门的时候,钱童儿看见她拿出手机,估计是要打电话给孙敏忠了解情况。

    钱童儿回头,拿手拍拍孙青飞的巴掌,说话,“小样的!就你这劲道,连我一只手都挣脱不开来,还想在道上混?你别搞笑了,好吗?”

    “泼妇!”孙青飞骂了她一句。

    钱童儿一点都不生气,“别给自己软弱找理由!平白给了我取笑你的借口。骂我泼妇?你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现在是啥德行!”

    “你到底想干嘛?为啥老是跟我过不去?你看见我现在躺在病床上,你就跑过来给我落井下石!”

    “我只是想过来问问你,这次的教训,够深刻了没有?下次,还敢不敢出去混?出去野?”

    孙青飞一顿,抬头非常叛逆的说了句,“小美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行啊!你想报仇就报吧!不过我怕你仇还没有报成功,自己先挂了!你要是挂了,我的钱,找谁要?”

    “钱?什么钱?”

    “为了救你,我花了不少的小钱,请了道上的弟兄过来帮忙。你难道不应该把钱还给我吗?”

    孙青飞哼笑了一句说,“你去找我爸爸要!”

    “你爸的钱,是你爸的!我干嘛要找他要钱?”

    孙青飞脸一红,说,“我没钱!”说完,他一顿,不开心的说,“是你自己要找人救我的,我又没求你!”

    这丫的,开始玩死皮赖脸了?好啊!

    钱童儿痞痞的笑着,说,“那我问你,如果我不救你的话,你说你的结局会是怎样的?”

    “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呗!”

    “哟!不怕死啊!”钱童儿夸张的叫了句。

    “老子就是不怕死!怎么着?”孙青飞抬头一叫。

    钱童儿当下拍手说,“那行!老娘今天就见识见识你不怕死精神,究竟有多么伟大!”

    说完,钱童儿先去了房门口,把房门给落了锁,还把门上的窗口拿东西给遮住了,回头,她上了床榻,非常粗鲁的把人从病床上拽了下来。

    孙青飞当下喊了,“啊——你干嘛?”

    “还能干嘛?老娘要从你身上拿走我的报酬呗!”钱童儿边说,边把他扔在椅子上,然后拿床单,把他给绑死,接着,她从裤管里拿出医用手术刀,在他面前一抛一抛。

    孙青飞脸都绿了,他大叫,“你想干嘛?你想杀了我吗?”

    孙青飞大叫的声音传到了门外,门口,孙青飞母亲李萍拍门板大叫,“童儿?童儿?怎么了?没事吧?”

    孙青飞大喊,“妈!救我!”

    钱童儿却对着李萍说,“姨母,没事!我跟小二哥在开玩笑呢!你别担心!”

    “什么叫别担心?妈!童儿她想杀我!”

    钱童儿拿着薄薄的手术刀,笑着说,“我说小青哥,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我管你要钱,你说你没钱,那你只能拿你小命来偿还咯!”

    “有钱!有钱!我给你钱!”

    “钱呢?”

    “我妈——”

    “你妈的钱,是你妈的!不是你的!我要的是你赚的钱!懂了没?”钱童儿说,“你就不要跟我纠结了,这次,我肯定是要你肉偿的。”

    说完,钱童儿咻地一下,一把手术刀,就这么飞射了出去。

    孙青飞眼睛爆凸,那飞刀,就从他太阳穴处,滑飞过去啊!他还能感觉太阳穴上,凉飕飕的冰冷触感。

    “哎呀哎呀!射偏了?”

    孙青飞牙关开始哆嗦了。

    钱童儿拿着另一枚飞刀,说,“我飞刀学了没多久,也就小半年吧!看我这成果就知道了,一定得多加练练才行!”

    “你是疯子吗?哪有人像你这样,拿大活人出来练飞刀的?”孙青飞大吼大叫。

    门外,李萍也在大吼大叫,“童儿?你再这样,我就要打电话给你爸妈咯!”

    钱童儿回头,腻了那大门一眼,知道这节骨眼,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钱童儿一个狠心,对着孙青飞说,“怎样?再来一飞刀不?”

    “别别别!好妹子,你要钱,我爸妈肯定是会给你的嘛,你何必跟我纠结,钱是我的,还是我爸妈的!”

    “傻蛋?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清楚,我想要的是啥东西吗?”

    “你到底想要啥啊?”孙青飞真心搞不懂!

    钱童儿笑着说,“我要你给我乖乖上学,别惹是生非,好好学习,好好毕业,好好当你的乖儿子!”

    孙青飞肚子里挺火的,他爸妈都不教育她,她凭啥代替他老爸老妈给他施教?

    钱童儿瞧见他心里还有犹豫,于是左右两手拿着飞刀说,“这次就来个左右开工!”

    说完,咻咻两下,飞刀就这么射了出去。

    “啊啊——”孙青飞惨叫连连,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他真的受不住,那飞刀从他脸蛋上贴着划过的冰冷触感,让人毛骨悚然。

    钱童儿笑着说,“你叫个毛毛啊?你不是说你不怕死么?你不是说不想让我救你么?我现在如你所愿,要把你小命拿走,你还叫个什么劲?”

    钱童儿边说,边掏出四把飞刀,左右两手各两把,夹在指缝间,摆出一个万分酷酷的造型。

    孙青飞额头上都是汗水,裤子也给尿湿了,他大叫,“行了行了!我听你的还不行么?我以后不出去鬼混了!我乖乖上学!我乖乖念书!”

    钱童儿咧嘴一笑,“乖!真乖!这才是我的好二哥嘛!为了奖励你,再给你来四把!”

    咻咻咻咻!

    “啊啊啊啊——”

    四把飞刀,又贴着孙青飞耳皮子射飞了出去。

    被吓尿之后,那丫头还想把他给吓晕么?他都已经答应她了,她竟然还射他?太过分了吧?

    孙青飞已经惨叫得没力气了!

    钱童儿欢快的帮他松绑,然后把飞刀回收处理光。

    房门打开后,李萍红着眼眶,站在房门口,房门口还站在孙敏忠。

    难怪房门外没了李萍的声音,原来是孙敏忠拉住了李萍,不让她拍门的。她爸妈好像没有被惊动,估计也是因为孙敏忠及时出现,制止了李萍告状。

    房门打开的瞬间,李萍一把推开钱童儿,跑过去,抱住孙青飞大叫,“儿子?儿子你没事吧?”

    孙敏忠看见孙青飞已经被吓得呆呆傻傻的,他拧着眉说,“童儿,你是不是做得过分了点?”

    钱童儿耸耸肩说,“没事的!姨父,我有分寸!我有把握把他吓死,也有把握,把他吓活!”

    “这礼拜,你们好生照顾他,下周末我再来看他!”钱童儿拍拍姨父胳膊,悄声说,“如果他还是不乖不听话,记得通知我一声!我帮您处理!”

    打从那天过后,孙青飞就真的没有再闹过一次情绪,只是钱童儿知道,孙青飞铁定还记着那个叫小美女孩子的仇!因为她去见他的时候,他那眼神中,还带着浓浓的憎恨情绪。

    孙青飞很怕钱童儿,不过事过以后,他觉得,钱童儿的飞刀本领真的太厉害了!他想学!他想拜师学艺,但是被钱童儿一口回绝了!

    理由是不想让他拿这个本事,当杀人武器!她是绝对不会教给他的!

    孙青飞被绑架的事,钱童儿托了氓仔去打听了一下,知道那次,是因为那个小美的姐姐,在歌厅坐台的时候得罪了骷髅家族的弟兄,那些流氓就拿小美来出气,报复小美的姐姐。

    孙青飞只不过是被拖累的,如果当初他也乖乖的逃跑,指不定不会被打断手臂,但是他没逃,而是义无反顾想解救小美,最后搞得被毒打得这么凄惨。

    氓仔这帮弟兄们,为了解救小美和孙青飞,和骷髅家族里的人,闹了不小的矛盾!算是结下了梁子。

    孙敏忠自从有了钱童儿资金不断注入后,公司业绩强行顶了上去,难关一过,孙敏忠就知道,如果不在官场上安插几个帮手,他未来的路子,还要艰辛。

    孙敏忠的大儿子,孙青云比他父亲有远见,孙青云率先一步动了手。而且还做了非常卑鄙的事,那就是勾引了钱童儿大堂哥,钱勋的老婆。

    孙青云和钱勋老婆上了床,还有密切来往,时隔两个月之久。

    孙敏忠的公司,也因为孙青云的卑鄙手段,渐渐好转。

    也就五月中旬,钱勋终于发现了他老婆出轨的事情。

    钱勋和钱乡一家人,都亲眼瞧见钱勋老婆,搂搂抱抱和孙青云进出宾馆模样。

    这新婚才几个月?那女人就劈腿找男人?太嚣张了吧?

    钱童儿大伯一家人,和孙家的人,彻底吵了起来。

    作为中间人,钱贵和斐翠夫妇,真的是有苦难言。

    钱乡见孙家卯足了劲的和他对抗,他想和他谈判。但是孙家的人,避着钱乡,不肯接见他们。钱乡找不到孙敏忠出气,钱乡夫妇一个心狠,就跑到钱童儿家里闹事,又是打又是骂,斐翠被钱乡老婆白梅狠狠打了两个耳刮子。

    这件事,钱童儿不知道,因为她还在学校。

    但是世上没有不漏风的墙,这件事,传到了孙敏忠的耳朵里。

    孙敏忠和他老婆李萍,带着两个儿子跑到钱贵家里,跟他赔罪,说是他们孙家和钱乡之间的恩怨,才连累斐翠被白梅打了两巴掌的。

    斐翠哭哭啼啼的说没事,还劝孙敏忠他们,不要把事情宣扬出去,孙敏忠本来想打电话给钱童儿的,但是听见斐翠这么一说,他就应了下来,没有打电话给钱童儿。

    钱童儿大哥钱勋和他老婆闹得十分不愉快,但是却没有传来他们要离婚的消息。

    这件事,是孙家人理亏在先,钱乡就拿着这个把柄,四处诋毁他们孙家,想搞商业打击。

    钱童儿不想知道都难。

    快要放暑假了,钱童儿头大得要死,前些日子,季小婉那小丫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她在学校里像个小霸王一样,嚣张得不像话了,看什么人不顺眼就过去找茬。把一杯咖啡硬生生的倒在女生头顶上,理由就是因为那女生不小心撞了她一下!

    季小婉在学校里原本就不合群,她再这样搞下去,不就更加找人排斥了么?

    钱童儿问她发疯理由,她一个字也不肯说,就只顾着使性子!一点都不像原来的她!有时候她真的气得想狠狠把季小婉脑袋瓜子撬开来,给她好好洗洗。

    钱童儿一直陪在她身边,精神处于极度疲惫状态,因为季小婉得罪的人实在太多,她就生怕有心人会对她心生报复。她现在一直在叨念着,快点放暑假,放了暑假,季小婉就不归她管了。

    季小婉的事,钱童儿已经搞得身心俱疲了,现在她又听见大伯放话出来,发誓要搞死孙敏忠的事!

    她如今的利益,和孙敏忠是直接挂钩的,大伯放话要搞死孙敏忠,就是想搞死她是一样的!她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周末的时候,钱童儿回了庆市,不过她没回自己家,而是去了孙姨父家里聊天

    l~1`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