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十三章 :封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马2018年开奖记录手机app开发教程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宝贝学妹来电话啦——宝贝学妹来电话啦——

    一个三岁大奶娃娃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袁淘淘想要偷亲佘笙,被那声音惊得直接仰翻在地上,疼得稀里哗啦,摔倒的姿势也难看的要死,还把火红色内裤给露了出来。

    佘笙睁开眼睛,急急忙忙掏出手机,甜蜜蜜的喂了一声。

    那个三岁大奶娃的声音,原来是手机铃声。

    袁淘淘脸都被吓白了!

    那谁啊?谁打来的电话?这么不识趣?坏了她好事不说,还差点把她吓了个半死!

    真心吓死人了!

    “学妹找我啥事啊?”佘笙乐滋滋的问。

    “打错电话了!”程香香懒洋洋的说了一句后,就挂断了电话。

    佘笙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然后笑了笑。

    这妞打错电话给他,他竟然还开心成这样?

    袁淘淘听见电话那端不知名女人的声音就已经一肚子火了,哪知道她听见对方说,打错电话了?

    简简单单一句打错了,就害得她痛失良机!会不会太过分了?

    袁淘淘见佘笙挂断电话,唇儿一抿,问,“佘先生的女朋友真会开玩笑!打个电话都会打错!”

    佘笙点头说,“她可爱呗!”

    佘笙很不要脸的给程香香找了各种借口!

    袁淘淘一听,脸色就更加沉了,“佘先生好像很喜欢你那什么学妹?”

    佘笙依然点头说,“是啊!她真的很可爱嘛!”

    袁淘淘当下火了,她差点吼他一句,他既然已经有这么喜欢的女人,干嘛还要招惹她?干嘛要给她舅公过生日?还给她舅公送这么多礼物?

    袁淘淘沉了沉气,她觉得自己还没有资格发火,毕竟,他们俩关系没有明确呢!

    指不定啊,这个男人对她欲擒故纵,故意找几个莫须有的情敌过来激将她,好让她放下身段反过来追求他?

    她不能这么快就上当!她一定要矜持一≦style_txt;些!

    佘笙看着手机发呆了好久,突然回神,这才发现自己办公室里站着一个奇怪的女人。

    “你怎么会进我办公室的?”佘笙拧眉问?

    袁淘淘一愣,她急急忙忙推推桌上的咖啡说,“我给你送咖啡,可是敲了门,您没听见!”

    佘笙嘀咕了句,“哦!下次没我允挟前,记得别私自进我房间!我要是不应你,你就不能进来!听懂了么?”

    袁淘淘嘴巴一瘪说,“好的。”

    “还有!我记得你叫袁淘淘是吧,公司里算是升职最快的女人了!你的着装以后稍微注意一点,衣服领口别穿太低,裙子别开太叉!你现在走出去算是代表我们公司形象的媒介,你要是穿成这样,让别人还以为你是靠了裙带关系升上来的!”

    袁淘淘脸色一僵。

    佘笙不管她是不是在尴尬,他自顾自说,“我这人的脾气你要摸清楚一些,我本人不太喜欢任用女性!并不是说我歧视女性,认为女生工作表现不佳!我只是不想惹一堆的桃花,不过既然你有这个本事爬上来,那就证明你还是有点能力的!你不要让我失望!你好好干,日后看你表现,如果绝佳,到时候再提升你到其他主管身边当总秘书!听懂了么?”

    袁淘淘听的一愣一愣的,她怎么感觉,这个男人对她一丁点感觉都没有的?

    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应该不会啊!

    听闻这些天,程香香那妞玩疯了,四处拉姐妹出台当她舞伴儿,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是程香香的亲戚,程香香还打了个电话给袁淘淘母亲,问袁淘淘愿不愿意参加?

    袁淘淘当然一口拒绝啦,她拒绝的时候,还拉大了嗓门说,那种不入流的玩意儿,她可不想参加,她未来前程已经规划好了呢!估计要不了多久,她又要升职了,要升成总秘书!她可是他们集团主力培养的精英干部!只要她升了职,以后月薪起码也有十来二十万的!当一个舞女,一个月其实也挣不了多少个钱!

    程香香听完后耸耸肩,随便她咯!

    之后的日子,袁淘淘根本没办法接近佘笙,因为她连他人影都没见着!赵斌他被委派到外省去了,她也得跟着赵斌一块儿走!

    袁淘淘越来越心慌,她总感觉自己是在自作多情似的。袁淘淘很想从赵斌嘴里套出点什么内幕,可是聪明的她,一眼就瞧出来了,她的顶头上司不太喜欢她碎嘴!

    聪明的女人往往懂得在什么时机闭嘴!袁淘淘为了继续攀升,她可不能得罪了赵斌。

    程香香对佘笙表面上不冷不热,其实骨子里可骚得狠,只要佘笙有时间赶回家里,两人住一个屋子,哪有不干菜烈火的时候?

    佘笙本来想让她奉子成婚的,可惜,程香香算计得狠,避孕套用她买来的,愣是不信他拿出来的套子!佘笙拿她没辙,只好乖乖从了她,反正他福利也多多的,套子都是她亲嘴儿给他带上去的呢!

    程香香和佘笙恋情虽然没有公开,因为程香香正当红得发紫,哪能让一干铁杆粉丝对她失望?

    大四开学不久,因为季小婉说要给她的男人们报仇,说是要报复哪个贱女人,要她们几个好姐妹帮忙!

    程香香义不容辞的点头答应了。

    季小婉给了她一个戏份,还叫她帮忙找个男演员搭档。

    程香香虽然认识很多业内的男演员,但那些男演员和她关系只限在工作中,没有到那种知心的地步,程香香一想,立马想到了她的卢云学长。

    她和卢云学长演了出完美的戏,成功的把那个贱女人给搞死了!而且让她更为惊讶的是,季小婉那丫头竟然把某省长的宝贝儿子的睾丸都给切下来了!

    这丫头,胆子真心大啊!程香香觉得自愧不如呢!

    不过问题的关键,不是在她闯了什么祸,搞了谁谁谁的睾丸!关键是,她竟然找了卢云当她戏里的男主角?

    知不知道佘笙听见这消息的时候,肚子里有多酸吗?

    本来他对她的职业已经有一堆的意见了,要不是她答应他演吻戏不亲自上场,他想,她穿衣服稍微露点儿一些,他应该能受得了!可哪知道,那个消失了一年半的卢云,竟然又冒出头来?

    佘笙气死了,他啥话也不说,直接打电话给沈飞,说,“从明天开始,不许任何媒体杂志报道有关程香香的事!”

    沈飞一听不对劲,“咋啦?你家学妹咬断你jj了?生这么大的气?竟然连封杀这种手段都做得出来?”

    佘笙懒得废话,“她手上的通告,能转交的统统转交!专辑,电影电视,统统都不许接!”

    沈飞沉了一声说,“香香那孩子,勤奋又刻苦,出道了三年多还这么勤奋的娃,着实少见啊!还有,她现在为咱们公司带来多大的利润?几乎占了全公司的百分之五十了!小笙,你说封杀,咱们员工们就得喝西北风去了!”

    “再捧几个新人出来就行!你不是手段高吗?我给你投资资金,随便你挑谁,只要你喜欢!”

    沈飞说,“我就喜欢香香!”

    佘笙一听,直接气爆了,“怎么?连你也被她勾了魂了?四处给她说好话?你给我老实说,你是不是跟她上过床?所以千方百计帮她说话?”

    沈飞因为要抽烟,摸口袋找打火机,他把手机放成了扩音状态。

    这一扩音,佘笙的话,就被站在沈飞身后刚进化妆间休息的程香香,听了个一清二楚!

    沈飞还没来得及回话,程香香一把把沈飞挤开,拿起手机就吼,“我是跟他上床了,怎么着?你是我谁啊?你管得着嘛你?”

    说完,程香香把电话一挂,狠狠的砸烂了沈飞的手机。

    沈飞嘴角一抽,嘀咕了句,“姑奶奶,这手机里有很多重要的电话号码!”

    程香香不理他,鼻子一抽就哭了出来,“那王八蛋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我第一次被他骗了不说,我都没有要求他这样那样就原谅了他!没想到他竟然背着我说那种话,他把我当什么了?那贱男人该不会以为我没了他就活不下去了是吧?呸呸呸!我呸他妈妈的全家!”

    沈飞叹了口气,给她递了张纸巾,说,“估计是你做错了什么,得罪了他!让他发火发大了,有点语无伦次了呢!他说啊,他要封杀你!”

    程香香听了一火,拔高嗓门就吼,“封杀就封杀,老娘怕你啊!”

    程香香手机响了,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佘笙打来的,程香香直接按掉电话,就是不接。

    对方继续打,她继续按掉!

    程香香坐在化妆间里哭了一会儿,就想,估计那贱男人肯定会过来逮她!她可不想看见他那张贱脸!

    程香香打定主意,背起包包就跑去佘笙家里,准备打包逃走!这辈子都不要再见他了!

    哪知道她前脚刚进房门,佘笙后脚跟进。

    佘笙挤开她还没关上的房门后,冲进去,一把拽起她的胳膊,把她死死压在墙上。

    程香香脸蛋儿上都是泪痕,明显哭了不少。

    “你存心气我的,是不是?”佘笙板着脸,问。

    程香香也板着脸,对吼,“你管我?”

    “我和你是什么关系?还需要我用行动来证明嘛?我没资格管你吗?”佘笙问着问着,火气也上来了,不管不顾的卸了皮带,拉下拉链,气冲冲的撩起她长裙,扯开她小裤裤就冲进去,继续问,“怎么样?是不是非要我用这种方式质问你你才肯跟我说实话?”

    “你混蛋!你下贱!给我滚开!竟然给我施暴?你耍什么流氓?有钱就他妈的了不起啊?姑奶奶我不奉陪你!你给我滚!”

    “滚?让我滚?是不是叫我滚了以后,你好乐滋滋的跑去你卢云学长身边,躺他身下让他这样子折腾你?”佘笙边说,边用力折腾着她,好似要折磨死她似地。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程香香又踢又踹,可是她的腿,已经被他抱在他腰间,不管她怎么踢都踢不走他,只能由着他侵犯自己。

    不能踢他,她就只能咬他。

    咬他肩膀不过瘾,她还想咬他喉咙,咬到他断气为止!

    佘笙看出来她想咬他喉咙,他一把揪住她的头发,猛地扯到墙壁上,然后低头,反过来啃咬着她的脖子,动作又粗鲁又暴力,就是想要让她全身上下都带着属于他的印记,他要让她带着他的印记一辈子,谁也不允许再窥起他的东西!

    “混蛋混蛋!流氓!我要报警!我要告你强奸!我要告你!”

    程香香咬牙大喊,可她身上的男人,却因为她的尖叫声更加兴奋,那动作更加粗野,甚至不过瘾的想把她给撞死似地。

    头一回,她见到如此暴戾的他,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是因为生气,她把内心的恐惧给驱逐出去,只留下阵阵怒吼声,她如今能报复他的,就只剩下拿锋利的指甲,在他后背刮出一刀刀血痕!

    衬衫他没脱,但被她抓成了碎片,看上去像是被狐狸爪子给撕碎似地。

    碎片下,他后背肌肤上的抓痕,红得深紫。

    肯定很疼!

    不过他喜欢!因为这是她在他身上留下的印记!

    这一场暴力的激情战,从房门口,打到沙发上,又从沙发上,打到餐桌上,接着又从餐桌上,打进了卧室,衣橱前,化妆台前,书桌上,床沿边,床角落,直到最后她晕过去的时候,刚好睡在床的正中央。

    佘笙从她身上爬起来的时候,胸口后背,还有臀部,都是伤!爪伤,牙痕,深得见血!

    而她身上都是紫青色的吻痕,不过她没有流血,一滴血都没流,除了那小嘴儿红红肿肿的,其他的什么伤都没有!

    第二天早上起来,佘笙不见了,程香香起床,拖着酸疼不已的身子,打包收拾行李,一句话也没留的离开了他的房子。

    程香香搬去了杨萍家住,反正杨萍是她的经纪人,她的事情,杨萍统统知道。

    当杨萍收留程香香的时候,她吓了一跳,她身上这么多印子,杨萍以为程香香被好几个男人给那个了,哪知杨萍八卦一问,竟然是只有一个男人弄得印子。

    乖乖!这男人是不是太猛了一点?

    “是小笙学长吗?”杨萍依然三八的问。

    程香香也不怕丢人,说,“就是那畜生!”

    “你们怎么会闹得这么僵?他从来没对你做得这么粗鲁过啊!”

    “我哪知道他发什么疯?对我施暴不说,竟然还污蔑我跟沈飞有一腿!你知不知道我听见这话,心里有多窝火吗?”

    “那你打算怎么办?”

    “凉拌!”程香香说完两个字就窝在被窝里一动不动,好似在默默流泪似地。

    她需要发泄情绪!要不然憋在心里,怪不好受的!

    等她发泄完,她要重新振作起来!彻底和那个贱男人断得一清二楚!

    哼!

    他想要封杀就封杀吧!她无所谓!反正,就算他不封杀她,等她和他们公司合约到期,她也会跳槽出去!她不想这辈子都被这个贱男人抓在手里把玩!

    女人嘛!得**才有生存立场!以后吵架的时候,更加有底气!

    那混帐真的是说到做到?任谁出面给她求情都没用,新闻媒体报章杂志,再也没了她程香香的身影,虽然有很多歌迷在为她摇旗助威,四处追寻着她的身影,可惜,这媒体一旦被封锁,再红的明星都会随着时光流逝而荧光淡去。

    好吧!这段时间,她就静下心来,把自己落下的学业补回来,起码,也得拿到毕业文凭才行吧!总不见得让她毕业证书和事业两头空?

    为了躲那畜生,程香香自己去外面租了套房子,但她不住那儿,而是躲在沈飞给她提供的乡下小区里,没多少人认识她的穷乡僻壤,让那贱男人找不着她!

    佘笙的确叫人查了她租的地方,找了一圈后没能找着人,心里一火,想着要不要出动媒体力量把她挖出来,可是想了下后,把这个方案给否定了。他万万没想到,程香香竟然被沈飞那混小子给藏了起来!

    佘笙找不着人,脾气越来越大,常常加班加点熬夜累死一干员工,被他手下说他更年期到了。佘笙想,那死丫头肯定气不过他对她强了一回,所以心生报复!故意躲着他!行!她要躲就让她先躲一阵子!他就不信,她连自己老家都不要了?连自己爸妈都不要?

    经过半年多的沉淀和休养,在家苦读学科,程香香终于把学业给补回来了。

    毕业典礼也参加完毕,虽然毕业典礼她来去匆匆,拿了毕业证书立马消失,省的学校里的人,追她的人追她四处乱跑,嘲笑她的人老是给她白眼瞧!

    毕业证书一到手,程香香就想回家一趟,看看自己老爸老妈,看了一眼再立马消失!

    当程全打开房门的那刹那,程香香摘下墨镜,捂着鼻子扑进他怀里。

    不管她什么年纪,她对她父亲来说,永远都是小孩子,她喜欢撒娇,喜欢被他们捧在手心里的感觉,她在外面受了委屈,她再坚强,可总会想起自己的避风港。

    程香香眼睛红红的,虽然不哭,可她受了委屈,她爸妈都知道。除了她被那贱男人强了的事!

    l~1`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