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十三章 :偷窥!!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118kj历史开奖记录2018看手机开奖记录表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筎茜在浴室里洗澡,她挤了点沐浴露,擦啊擦。脑子里却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那俩兄弟,到底有没有发现她的真实身份啊?

    说没有吧!他们俩这几天的行为举止真心古怪,老是教给她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就说上回吧,易冬睿拿了一个小型的优盘给她,告诉她,这优盘,只要插在对方的电脑里十分钟,对方的电脑内的信息,就可以复制下来,而且还能实时监控在自己的电脑里!

    这优盘送给她之后,她就把优盘,趁去老师家里补课的时候,偷偷摸摸装进老师的电脑里。

    叶晗教了她几招特别的防身术,好像专门为她这种弱流女子做准备的,不过手段狠毒,一出手,招招毙命!

    难道他知道她上次和别人打架,所以教她防身术,让她防身用的?

    如果说,耽耽教她防身术,不稀奇,可是!

    他可不可以不要趁机吃她豆腐?

    给她做示范动作的时候,手脚实在是不规矩,又摸这里又摸那里,她一直想,他是不是故意的?可她就是找不着证据!

    她总不可能亲口问他吧?她可是他名义上的姐姐呢!

    这俩兄弟,应该没发现她真实身份吧!

    如果发现的话,他们俩应该第一时间先把她抓起来,然后质问她,他们真姐姐在哪?他们怎么可能放任她这颗毒瘤在他们身边?

    他们就不怕她下狠手?

    真正的季思晴,还像还没找回来,因为前几日,筎茜学到偷窃江桐电脑本事之后,她就偷偷把江桐电脑里的信息窃取了回来,她收到一份英文信件,一个人在电脑上翻译了很久,翻译下来的信息,她知道,季思晴逃走了,逃去哪,他们也不清楚!

    只要季思晴不被他们抓住,她良心就能安宁,但她也一直忐忐忑忑,希望季思晴如约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如果季思晴现身的话,那她就是死路一条!

    她现在需要的是时间!

    可23style_txt;是她的义父,明显不肯给她时间,这几天,一直叫她加重药量!她义父说了,他们等不及把季思晴抓回来,只能提前行动,把那俩兄弟先搞死!

    如果义父知道,她根本没有下药的话,她母亲会受到什么样的威胁?无法想象!

    心里压力越来越大,筎茜头越来越疼。

    筎茜扬着头,闭眼,忍受着水洒洒下来的水花,她伸手,把热水一关,直接用冷水浇灌!这一浇,冻得她整个人精神抖擞,眼睛都清明很多!

    筎茜睁开眼睛,继续接受冷水灌溉!她眨巴了两下,突然——

    她瞧见一个东西!

    一个奇怪的,黑漆漆的小玩意儿,在水洒高处一丁点的地方,闪着一个小红灯。

    那个黑漆漆的小玩意儿,很不起眼,如果不是有个小红灯,一般她都发现不了!

    那是什么东西?

    筎茜伸手去钩,可是钩不着!

    她人矮,踮起脚尖都钩不着!

    筎茜裹了条浴巾,出了浴室,从屋里端了张小椅子,挪去浴室,爬上椅子,这才把那黑漆漆的小东西给取下来!

    这东西有点像窃听器!

    可是又不太一样,窃听器她玩过了,她见识过了!她能分辨得出!

    这东西有个小孔,小孔上有玻璃镜头。

    筎茜拿在眼前仔细研究,顺便拿了条毛巾擦头发,擦啊擦,她脑子在想,这个……会不会是针孔摄像机?

    筎茜这一想,顿时,整个人打了个激灵,鸡皮疙瘩一个个往外冒!

    她赶紧把那东西放去电脑边,打开电脑在上面查。

    一查,筎茜整张脸都黑了!

    竟然真是针孔摄像机!是远红外监控设备!这种设备是最高级的,形状只有小指甲仁这么细小这么长!但分辨率十分高!

    她刚才脱光了衣服洗澡呢!她洗澡的模样,被谁偷窥了去?还需要猜吗?

    筎茜把那东西搁在一旁后,又进了浴室,继续找,然后她瞧见洗衣机后,也藏了一个,还有化妆台下面也有一个!

    找完浴室,她就在卧室里找,左右两个床头灯里,隔有一个,更衣室里放了两个!

    书桌脚上也放了两个,那个角度,如果她穿短裙的话,她坐姿稍微不温雅一点,两条小腿稍微分开那么一丁点儿,她的小裤裤就被偷窥进去了!

    畜生!

    畜生!

    绝对是畜生!

    现在,筎茜桌上,一堆的针孔摄像机,排排站!

    那些摄像机的红灯,都灭掉了,不亮了,估计对方把监控设备关掉了吧?

    好吧!她算是看明白了!这俩兄弟,果真已经发现她身份了呢!只是不知道因为啥原因,他们不拆穿她罢了!

    他们竟然放纵她在他们身边?

    还教了她那么多反追踪技巧!

    筎茜脑子一转,顿时想通了,原来他们知道她要对付义父那帮坏蛋,他们利用她,当反间谍?

    筎茜浑身上下就裹着一条浴巾,坐在书桌前,瞪着那一排排针孔摄像机。

    她现在真的很想冲进那俩个混蛋房里,好好的甩他们俩一人一巴掌!但是她没有这个资格!

    因为她算是他们放任的囚犯,他们给她自由嚣张的空间!如果她做得出格,那么他们也不需要再装傻下去,他们肯定直接抓了她,把她关起来,想怎么审问,就怎么审问!

    现在!既然他们俩装傻,她聪明的,就只能陪着他们一起装傻!

    她现在的身份,算是囚犯吧?她被他们监视,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他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恶心!非要偷看她私密的地方才肯罢休?

    这俩畜生,如果性冲动,为什么不去找女人?为什么不去看片看杂志?干嘛非要招惹她?真是太过分了!

    筎茜越想越不开心,心里生了闷气,脸色难看得要死。

    第二天早上醒来,筎茜盯着两个黑眼圈,出了卧室。

    易冬睿和叶晗笑眯眯的拎着早餐,拎着书包,等在她卧室门口。

    早餐往筎茜手里一塞,筎茜手里拖着的书包,被他们一扯。

    易冬睿笑着说,“姐!昨晚没睡好啊?瞧你脸色很难看哦!”

    筎茜板着脸,僵硬的说了句,“嗯。”睡你妈鸟头!她气了整整一晚上!他竟然还笑嘻嘻的在那边装傻?

    叶晗推了易冬睿一把,说话,“你别调侃老姐!她呀,每晚都很用功读书呢!”

    筎茜脸色更加不好看了!叶晗说叫易冬睿不要调侃她,那他自己呢?他刚才说得这句话,不就是在调侃她吗?

    筎茜不喜欢这俩只畜生,非常的不喜欢!

    筎茜甩手出门了,气呼呼的咬了一口火腿三明治,气呼呼的喝着牛奶!

    装傻!装傻!

    这就是寄人篱下的生活!

    打从筎茜发现了针孔摄像机开始,她整个人的气场都变了,变得那么强势,那么咄咄逼人。

    最先发现筎茜改变的人,自然是她的同桌。

    同桌叫朱雪玉,没任何家庭背景,没任何坏脾气,说穿了,就是很好欺负!

    朱雪玉觉得吧,原先的季思晴,和自己是一个德行,很好欺负,如果不是她那俩个弟弟帮忙照着,估计季思晴会比她还惨。

    但是现在吧,她觉得同桌彻底变了个样!

    上课的时候,竟然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瞪着课本发呆?

    瞪着!绝对是怒目瞪着的!好像这书,和她有仇似的!

    这种奇怪的动作,以前季思晴是绝对不会做的!

    朱雪玉趁老师背去黑板写字的时候,拿手肘挤了挤筎茜,说话,“你怎么了?”

    筎茜回了神,嘀咕了句,“惹到小人了!心情不爽!”

    “谁是小人啊?跟我说说呗!”

    “还能有谁?”不就是她家里两只禽兽嘛!

    朱雪玉恍然大悟的表情,说话,“你是说那件事啊!嗯嗯,这种事,瘫在谁头上,都会让人火大!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肯定自杀了!”

    筎茜眼一眯问,“你在说啥呢?”

    朱雪玉咦了一声,问,“你不是在说你自己绯闻那件事吗?”

    “绯闻?我的?我闹啥绯闻了?”筎茜奇怪的问。

    朱雪玉心里一个嘀咕,她凑过脑袋,把嘴贴在筎茜耳根子边说话,“有人说你,和数学老师有暧昧呢!上过床啊什么的!”

    “谁说的?”筎茜奇怪的问。

    “好像是隔壁班里传出来的消息!他们说啊,你为了数学竞赛的名额,就和数学老师上了床,而且,你每次去他家补习的时候,都要跟他去卧室里乱搞,搞得叫声连客厅里都听见了呢!在老师家里补课的其他同学,都给作证!他们都这样说!现在啊,整个学校都在谈论你和数学老师之间的事呢!”

    筎茜越听,眉头拧得越紧!

    这哪里道听途说来的小道消息?

    其实朱雪玉已经说得很含蓄了,外面流传的版本更加夸张,更加恶心,有的同学甚至说,季思晴跟着数学老师进卧室后,有一回没关门,俩人上床摆什么姿势,补课同学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一人传,一百个人里,可能就只有一个人会相信!

    可是十几个人一起传,一百个人里,一百个会相信!

    这些消息,都是背地里乱传,大家都不敢把话挑明了议论,所以筎茜到今天才知道!如果朱雪玉不告诉她的话,估计她过完一整个学年,都还被蒙在谷里!

    筎茜那个时候终于看明白了一件事!

    季思晴在学校里,好像没什么朋友呢!

    除了身边这个同桌还算可靠一些外,季思晴可怜的连一个知心朋友都没有!要不然,她耳边风声不会被瞒得这么密不透风!

    如果这件事,是在筎茜自己学校里的话,她肯定要给他们闹翻天,非得查个水落石出不可,但是现在吧,她可没这个闲工夫!

    更何况,这件事,还关系到数学老师!

    她不能做太大的动作!

    筎茜知道自己的绯闻后,她终于留意到了,她同学们背着她掩嘴偷笑,窃窃私语,还有拿那种暧昧的表情看着她,有时候她去老师办公室和数学老师交换消息的时候,一回教室,立马被同学们拿那种讥笑的目光,扫过她全身!

    那种感觉,真他妈不舒服!

    奇了怪了,她那俩个弟弟,怎么就不知道这件事?

    她都被学校里的同学们欺负成这样了,他们还没发现吗?

    叶晗和易冬睿坐在全班最后面,俩人坐在一起,唧唧歪歪个不停。

    “我老爸说,远东那边那块地皮,扔给我!那块地,荒废了十五年,政府近期重新招标!如果我去接标的话,手里缺一笔资金!”易冬睿嘀咕了句。

    叶晗挑眉问,“想从我这边挪?”

    “怎么?不行?”

    “可以是可以!不过上次我接了一笔货,是连号的,你懂不?”

    “怎么是连号的?”

    “那个劫匪蠢呗!拿抢来的金条换了现金,没看,交易完成后才知道是连号的,气得差点开枪自杀,这货我低价收购回来了,但是洗起来很慢!梁大哥那边忙不完!”

    易冬睿听完,笑说,“那我来帮你洗呗!给抽成!”

    “抽你鸟头!借给你钱,没跟你算利息已经好的了!你还跟我要抽成?”

    “好吧,那这样,我看洗下来百分比!洗钱红包你出,抽成我不要,利息你别加,借我个半年!”

    “三个月!”叶晗气呼呼的说,“我资金周转也紧张!”

    “瞧你那小气样儿!跟她那地方一样小!”易冬睿耍流氓的说了句。

    “你怎么知道她那儿小?她又没掰开来给你看?少在那儿装什么都知道!伪熟男!”叶晗好不吝啬的鄙视他说话!

    “去你的!别他妈给我装熊!就你这蠢货放的针孔摄像机被她发现了,连带拖累我的才会被她没收掉!”易冬睿狠狠破骂了句!

    叶晗气呼呼的说,“我都没怪你把最好的位置抢了呢!你把那些地方都抢了,我没地方占,就只能装她头顶上了呗!竟然还怪我安的位置不对?你要是有肚量一点,你把你的卸了,让我来!”

    “滚你喵的!”易冬睿又喷了他一口口水,“现在你还剩几个?”

    “一个!你呢?”

    “我也一个!”易冬睿眯着眼睛,淫荡的笑说,“她铁定找不着最后一个!”

    叶晗也笑得万分邪气,“这妞脑子聪明!装傻装成这样,活该被咱们欺负!”

    俩兄弟谈论的话题,和他们班里那些同学们的话题,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而且,他们小恶魔的名气,这么响亮,同学们根本不敢在他们俩面前造次!

    所以,季思晴名声被人诋辱的事,他们俩根本不知道!

    ------题外话------

    今天更新晚了,因为出了趟远门哈!

    明天不会很晚,估计下午一二点就能出炉!

    l~1`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