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十九章 :补课衍生的大事件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免费单机游戏大全99960藏宝阁开奖资料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午休的时候,筎茜被佘渺渺叫了出去,两人躲在厕所里说话。

    “思晴姐姐,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筎茜问,“啥事?”

    佘渺渺扭捏着小手指说,“你能不能给我补课啊?”

    “补课?”筎茜拧眉,说,“你不是每次都考年级组第一么?你还需要补课?”

    “生活常识这门课,新开的,我上次考了不及格!”

    筎茜摆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她要是生活常识课也考满分,那才西边出太阳呢!

    “干嘛叫我补课?你不是住在梁大哥那边吗?你叫他帮你补啊!”筎茜婉拒佘渺渺,因为她忙得要死,除了兼顾学业,还要兼顾义父那边的事情,她现在反追踪技巧越来越成熟,就意味着她越来越忙!她根本没时间没心思,浪费在其他东西上了。

    佘渺渺委屈的说,“你不知道,梁大哥他很坏,每次给我补课都要跟我要学费!”

    “那你就给他嘛!”出点学费,有什么大不了的?

    佘渺渺眼睛红红的,说,“都被他咬肿了,我还不能跟我老妈说!他说,我是自愿的,不算犯规矩,姐姐,你说气人不气人啊?”

    学费用咬的?

    “哪儿被咬肿了?”筎茜掩嘴偷笑问。好吧!其实吧,就算佘渺渺不回答,她也能猜到一二三。

    佘渺渺大大方方指着自己后背说,“我整个后背都是他的牙印!不信我脱给你看!还有啊这里,还有这里!”佘渺渺指指自己丰满小胸部和裤裆处。

    筎茜真心很想拯救这个可怜的小白兔,但是她自顾不暇,她摊手说,“抱歉,我真的没法帮你!你找别人呗!”

    “那能不能请你两个弟弟给我补课呢?”佘渺渺那双充满希望的大眼睛,盯着筎茜猛瞧。

    筎茜本想一口拒绝她的,毕竟事不关己,她何必乱插一脚?可她一瞧见佘渺渺这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她就没法子拒绝她。

    筎茜拧拧眉头,说,“好吧,我+≈style_txt;帮你问问!但我不能保证他们会答应你!”

    佘渺渺一听有戏,立马扬开一抹亮人微笑,“谢谢姐姐!”

    佘渺渺说完,就跳蹦跳蹦的跑走了。

    筎茜走回教室,瞧见那俩兄弟趴在桌上睡大觉,昨天晚上不知道他们俩干啥去了,今天早上她要出门上学的时候才回来,看他们眼睛上浓浓的黑眼圈就知道,他们昨晚肯定熬了通宵。

    已经睡了一上午,还没睡过,吃过午饭接着补眠?

    筎茜一点都不心疼他们,她手指往他俩桌面上一敲。

    两人睁开眯眼的眼睛,疲惫的抬头,瞅向筎茜。

    筎茜把头往门口一甩,说了句,“有话说,你们,出来。”

    筎茜说完就先走一步。

    午休时间,教室里可静着呢!鸦雀无声的,刚才,筎茜敲敲桌面就已经吸引一大批同学目光了,现在她那说话的口气和动作,可把这些人看得一愣一愣。

    他们总感觉,季思晴和以前大不一样呢!

    现在的季思晴,没有一丁点沉闷的性子,反而有种落落大方,类似英雄女豪杰那种感觉,就好比当初她和她同桌动手打架的那时候,一面倒的绝对性压制,彪悍得让人心脏噗通噗通乱跳!这种性子的女性,免不得会吸引一大批男生追捧。

    再加上季思晴原本模样就长得好看。

    如果不是季思晴身后有两个恶魔弟弟,他们这些男生,早就嗷嗷狼叫起来了。如果可以,他们就想跟在她屁股后面转!

    叶晗和易冬睿瞧见筎茜一天一天把自己本性露出来的时候,俩人差点笑歪了嘴!

    这丫头的性子,越来越讨喜了!和他们老姐的性子,根本是没法比的!

    俩兄弟起身,伸伸懒腰,甩甩僵硬的脖子,慢吞吞的跟着筎茜出了教室门口。

    筎茜就等在教室门口拐角处,俩个男人一过来,就一左一右的把她围在正中央,两条胳膊,撑在她左右两侧的墙壁上。

    筎茜能明白,他们俩,是双胞胎,所以动作啊,申请啊,都差不多!

    全都那么的淫荡!淫荡得碍眼!

    筎茜抱着双臂,背靠在墙上,无视肩头两侧的两条胳膊,和她肩膀只差几公分的距离。

    “老姐,叫我们出来,有啥事类?”叶晗眯眼笑问。

    筎茜不兜圈子,开口说,“佘渺渺要你们当她家庭教师!教她生活常识课的内容!”

    易冬睿挑眉,“这活,我们可不能揽!有梁大哥在呢!”

    筎茜深吸一口气,说,“梁大哥他要学费!”

    “那就给他呗!”叶晗和易冬睿相视一眼,不需要筎茜多说的,‘学费’什么的玩意儿,他们最懂了。都是男人嘛!

    “‘学费昂贵’,小喵说她不开心!”

    “哟!有多昂贵?十万?二十万一堂?她老妈是个大明星,有钱的狠!这点小钱,她家应该不会放在眼里的吧?”易冬睿把笑意憋在肚子里,调侃着说。

    “帮个忙!大家都是同级生,还是好朋友。”筎茜帮佘渺渺向他们俩求情。

    易冬睿摇头,“我们要是答应了,你叫我们怎么跟梁大哥交代?”

    叶晗突然打断易冬睿的话,他邪笑着说,“她叫我们给她补课,那我们也得收学费的?”

    筎茜顿时眯眼,鄙视的盯着叶晗,“你也要‘学费’?”

    筎茜用眼神在骂他禽兽!叶晗看得懂,他笑着低头,薄唇就抵在她脸侧,“姐,你是小喵的朋友,这学费,理应由你来出!”

    筎茜差点给他翻白眼!

    男人天生就是下贱东西!脑子里永远不会装什么好东西!一逮到机会就会给她得寸进尺!

    她只是帮佘渺渺求情来着,她凭啥要帮佘渺渺付学费?

    呸!

    筎茜不理他们,后背一推墙壁,把自己推出墙壁,推出他们俩包围的正中心,抬着脚步就想进教室。

    那只她手腕一紧,两只手腕被人往后一扯,害得她整个后背撞在墙头,撞得她后背生疼。

    俩兄弟把她扯回原位后,那两条胳膊,原本是撑在她肩头墙壁上的,眼下,他们把手臂重重搁在她肩头,压着她,不让她动。

    筎茜又深吸一口气,忍气吞声。

    她想揍他们俩的**,一天比一天强烈,但是她不能动手!她不能像打迪森那样打他们俩。

    不过嘛,不能打他们,不代表不能教训他们!

    筎茜扭头问叶晗,“你们要我帮小喵付学费?”

    叶晗一点头,嘴角噘着一抹得逞的笑意。

    筎茜轻气一哼,回头,捏着易冬睿的下巴,当着叶晗的面,凑过脑袋亲了上去。

    这一啾,正中他小嘴儿,她还故意伸出舌头舔了他唇角一下。

    那个角度,叶晗看得一清二楚。

    叶晗搁在筎茜肩膀上的手臂,慢慢放下来了,心里一股子怒火,熊熊冒了上来。

    筎茜突如其来一个亲吻,可把易冬睿吓得傻死,她还伸出舌尖舔他唇畔?作为男性本能,他嘴巴一张,想方便她把小舌头伸进来,可是她小小舔了他唇角一下后,就急急忙忙收回去了。多可惜多惋惜!

    她太小气了吧!

    易冬睿意犹未尽的舔着嘴角,脑子里虽然清楚筎茜投怀送抱的一亲,是为了挑拨他们俩兄弟感情,可他就是笑得歪腻!

    叶晗瞧见易冬睿那笑容,心窝里越来越光火!

    他也知道筎茜在玩挑拨离间,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上当了!

    筎茜笑着回头,看向叶晗,说,“学费呢,就这么一丁点,没其他的了!要不要教,随便你们!反正我已经尽力了!我想,小喵她应该不会怪我才对!”

    筎茜说完,一把扯下肩膀上另一个胳膊,然后拔腿走人。

    这回,他们没再把她扯回来了,因为他们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当筎茜前脚刚踏进教室门口,耳根子后就听见俩兄弟打架的声音!

    两只混蛋!打吧,打死对方也行!打死了,就省的她动手毒死他们!她也不需要再内疚些什么了!

    上次迪森被她咬掉两只指头的事,义父已经知道了,迪森把筎茜的话,告诉给杰克听。

    杰克听了之后,就说,让筎茜和她老妈通一次电话,稳稳她心情。

    迪森被打得伤痕累累,这口怨气他怎么也消不掉!但他还能做啥?筎茜这样子暴动反抗,都是因为他的缘故,所以他被筎茜打成这样,活该!

    组织没有为迪森伸冤,印证了筎茜的想法!

    迪森对于组织来说,也只不过是一个棋子!随时随地都可以灭口的传话筒罢了!

    杰克答应让她和她母亲通电话,筎茜也就继续装乖装听话,她还乖乖的上报这俩兄弟的情况。

    筎茜跟杰克说,那俩兄弟根本没有怀疑过她这个姐姐,一直十分的信任她!

    筎茜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多么的自信?杰克听着听着,就深信不疑了!

    毕竟,真正的季思晴,从离开孤岛之后,至今都还没有消息呢!

    筎茜的自信是哪里来的?还不是他们俩纵容的?

    所以,她还得装傻!只要她不提自己真实身份,这俩个蠢蛋也跟着她一起装傻!

    只要他们愿意为她装傻,她就是绝对安全的!

    晚上,筎茜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电脑上有一张电子地图,耳朵里塞着窃听器。

    窃听器里就是江桐和杰克之间的对话。

    江桐问杰克,当真要让筎茜和她老妈通电话?这么做,有反规矩!

    杰克说,他们需要筎茜,所以他们得稳稳这丫头的心!

    杰克还说,明天就将江桐把手机交给她,让她和母亲通次电话。

    江桐问杰克,他人是不是在筎茜老妈身边?

    筎茜一听,心下开心死了。

    江桐手机里被她塞了一个小型的追踪卡,只要他和对方打电话时间超过五分钟,她就能追踪到对方的位置!

    如果杰克人在她老妈身边,那她就能追踪到她母亲的地图坐标了!

    杰克正要回答江桐的问题时,突然,筎茜肩膀上压下了一个沉重的脑袋。

    筎茜赶紧把电脑往下一压。

    电脑黑屏了,什么追踪功能全部当机。

    叶晗噘着笑意,问在她耳边,“姐,干嘛呢?鬼鬼祟祟的?在看簧片?”

    筎茜偷偷摸摸摘下耳朵上的窃听器,塞进书桌抽屉隙缝里,还很自然的关上书桌抽屉,仿佛她刚才扔进抽屉里的,只是一直铅笔。

    “快要期末考试了,我在查资料。”

    “哦?查啥资料呢?要不要老弟帮你查?”叶晗伸手,绕到她面前,作势要帮她把电脑打开。

    筎茜赶紧拿手,压着笔记本,不让他掀开屏幕,“不用了,谢谢!我差不多查完了!”

    电脑一掀开盖头,那么屏幕上会继续闪出追踪的电子地图,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信息。

    叶晗收手,两条胳膊自然而然的环住她的双肩,筎茜微微侧头瞥了他一眼,瞧见他嘴角处的淤青,心里偷着一乐。

    易冬睿下手不重嘛!就嘴角处带了点淤青?没掉牙齿?太不给力了!

    筎茜心里坏坏的想着。

    筎茜那道偷着乐的眼神,一个不差的被叶晗捕捉到眼里,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丫头肚子里在想些什么!

    坏死了!这小丫头被他们放纵惯了?体内那股子嚣张劲,真的越来越有味道了,是吧?

    叶晗有意无意的咬着她小耳垂说话,“姐,最近我感觉你有点不对劲哦!”

    筎茜心里一个打鼓,怎么着?想拆穿她了吗?不想再和她继续装傻下去了吗?

    “我哪里不对劲了?”

    “哪里?我也说不上来!以前呢,老姐你最疼我了,知道我的脚曾经扭过,所以每到冬天的时候,都会过来给我揉揉脚的。现在快要入冬了,我的脚也疼了,可是我左等右等,始终等不到你来给我揉脚!”

    说白了,他就是要叫她现在给他揉脚罢了。

    筎茜一敲书桌,说,“你坐上来,我给你揉!”

    叶晗笑眯眯的一屁股跳到筎茜书桌上,说,“姐,你没忘记是哪只脚吧?”

    筎茜脸一红,恨不得白他几眼。

    她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

    筎茜眼神闪烁着说,“没忘。”可是她说完,心里就在嘀咕,到底哪只脚类?

    最后,筎茜没辙,只能随便挑一只脚给他揉。

    小手摸着他的脚裸,揉啊揉,叶晗享受得要死,好半晌,他才说,“哎呀!姐,你怎么揉错了呢!不是这只脚哦!”

    她的手都揉得快酸死了,他才说揉错了?

    筎茜憋着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了句,“我想给你两只脚都揉揉,免得风湿传染!”

    风湿也能传染?叶晗憋着偷笑。

    筎茜给他换了只脚揉,揉了好半天后,叶晗说了,“姐,你又揉搓地方了!我不是脚裸疼,我是脚弯处疼!”

    叶晗指指自己的膝盖说。

    筎茜一咬下唇,懒得和他多废话,把手挪上去,捂着他的膝盖骨,揉啊揉,看见他那副享受的表情,冒出一肚子熊熊怒火!

    她知道,叶晗这小子,是在报复她今天下午给了易冬睿一吻。他来给她闹脾气呢!

    揉啊揉,搓啊搓,好半天后,筎茜问,“好了没?舒服了没?”

    “舒服了舒服了!”叶晗笑眯眯的点点头,说,“姐,我已经舒服了,现在轮到你了哦!”

    “啊?”筎茜懵了一下下。

    就在她懵懵然的那一秒钟,叶晗跳下桌面,朝筎茜扑了过去,然后把她抱在书桌上,让她坐着。

    叶晗则坐在筎茜的转椅里,一只手捏着她的小脚,替她脱了拖鞋,还脱了袜子。

    “啊——你干嘛!”

    筎茜抽脚,可怎么抽也抽不回来。

    叶晗死死拽着她的小脚,邪笑着说,“姐,你叫什么呢?你忘记了,以前你每次给我揉完脚后,我也会给你好好揉揉的,你说你很喜欢呢!”

    筎茜想开口说,她现在已经不喜欢了,可是她的嘴巴刚刚张开,又倏地闭嘴。

    她好像能看到叶晗眼神底下,那**裸的威胁!

    他在用眼神告诉她,如果她敢说一声不,他就戳破她的假面具,让她混不下去!

    筎茜一闭眼,一咬牙,就应了他一句,“我的意思是,叫你揉轻点!你知道你的手劲大!”

    “姐,你放心吧,我会轻轻的……轻轻地……给你好好揉揉!”叶晗一字一句,暧昧的说给她听。

    ------题外话------

    来得及的话,晚上十二点前再更新一章,来不及等明天早上八点

    l~1`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