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港台言情小说 » 宠妻之一女二夫 »  第三十五:喷血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香港互动新闻台频率pk10自动投注挂机软件

小说:宠妻之一女二夫作者:不道心
返回目录

    季思晴回家的时候,宇文俊还没到家,这两天感觉他也很忙似地,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楼下管理员说他们家有邮包,季思晴过去拿的时候,管理员跟她说,轻拿轻放。

    好吧,轻拿轻放……

    季思晴把包裹带回家后,精心拆了包裹,打开一瞧,一窝蜂都是鸭蛋。

    嗯……

    买鸭蛋需要用包裹邮寄?

    还有啊,这么多的蛋,要吃到何年何月啊?而且好奇怪,这些鸭蛋的壳,感觉和平时不太一样啊!

    虽说已经过了九月份,可这天气没有要冷下来的意思,天气这么热,这些蛋随便放,肯定会坏,得把它们放进冰箱里才行。

    季思晴就把所有鸭蛋,统统搬进了冰箱里。

    鸭蛋塞完冰箱后,忙着处理包裹盒子。

    宇文俊急急忙忙跑回家,一开门就问,“宝贝,包裹拆了没?”

    “哦!拆了!好多鸭蛋哦!今天晚上你想吃什么?我煮给你吃?荷包蛋要不要吃?我刚学会煎哦!”

    宇文俊摸摸耳根子,“那些蛋,不能吃!”

    “不能吃?为什么?”鸭蛋不用来吃,难道是用来砸的?

    宇文俊有点为难了,本来他想偷偷摸摸的来的,哪知道老婆今天会比他早回家!

    “宝贝,那些是蛇蛋,快要孵化了……”

    季思晴一顿,问,“啥?”

    “这是最后一批要孵化的蛇蛋……”

    季思晴傻了三秒后,诺诺的问,“我把它们放冰箱里!要紧吗?”

    宇文俊一愣,然后噗嗤一声偷笑起来。

    傻丫头竟然把宝贝蛇蛋塞冰箱里。

    宇文俊去了冰箱,把宝贝蛇蛋一个一个拿出来。

    季思晴像是做了坏事一样,低垂着头,沮丧的问,“我这么做,会不会把它们冻坏啊?”

    宇文俊一回头就瞧见季思晴眼眶红红的。

    “傻瓜,就一会会⌒♂style_txt;的功夫,冻不死它们的!温度低,它们孵化时间稍微延长一点而已!没啥了不起的!”

    宇文俊安慰了她一句,可是季思晴就是开心不起来,她想起白天上班在公司里受了委屈,下班回家又差点把老公宝贝蛇蛋给弄坏!

    季思晴坐在沙发里窝着,连下厨的动力都没有了。

    宇文俊把蛇蛋收进了他的工作室后,把工作室房门锁了起来,他回到季思晴身边,坐下,搂着她,哄她说话,“对不起啊,我没有事先告诉你!我本来打算训练完这一批就收手的!老婆你放心吧,这些蛋,我明天就把它们运出去,我在外面租了间工作室!你不会看见它们孵化过程的!”

    季思晴闷闷的不说话。

    宇文俊就抓着脑皮子说,“我以为这些只是蛋,就算被你瞧见了,你也不会害怕,我不知道又给你造成心理阴影了……”

    “我没有害怕!”季思晴终于说话了。

    “真没害怕?”宇文俊小心翼翼的问。

    季思晴一点头,说,“那些只是蛋,没有变成蛇,我当然不会害怕!”

    “那你干嘛闷闷不乐的?”宇文俊拧眉问。

    季思晴头儿一低,那表情,不开心到了极点似地。可她为什么就是不肯告诉他原因呢?

    “宝贝!我问你,我现在,是你什么人?”

    宇文俊一问,季思晴乖乖回答,“还没登记好的未来老公!”

    “对!我是你老公,你有什么心事,不跟你老公说,你打算跟谁说?”

    季思晴低头想了下后,说,“我先讲个故事给你听,听完故事,我再跟你说心事,成不?”

    “啥故事?”

    季思晴悠悠的开口,说,“小时候我上小学的时候,曾经被一个女同学给欺负了!其实那件事,不是什么大事,顶多就是被她抢了属于我的东西,回家后,我把委屈告诉给我爸妈听,我只是想从他们嘴里得到一些安慰!”

    季思晴说到这儿一顿,宇文俊听出来了,重点在这后面,“然后呢?”

    “然后,我爸妈安慰了我,还鼓励了我,给我买了好多东西!第二天我上学的时候,那女生的爸妈来了趟学校,然后到中午的时候,那女生就哭哭啼啼的拿着书包,跟她爸妈离开了,我听老师们在背后交谈,说那女生一家,被人赶出了这个城市!”

    宇文俊懂了,那女生被季思晴老爸们给报复了,季思晴对那女生很愧疚。

    季思晴沉了两秒后,又说,“上初中的时候,我和我弟弟们同班,我又被一个男生给欺负了!不过我没有告诉给我爸爸们听,我偷偷告诉给我两个弟弟们听!然后……”

    “然后?”

    “然后那男生第二天就进了医院,男生的父母来学校闹事,当天下午,他父母回家的时候,出了车祸,也进了医院,那父亲死了,母亲没死!男生和他母亲出院后,他母亲就带着他离开了学校!”

    “……”

    搞了半天,季思晴这憋屈的性子,都是因为她老爸和老弟们逼出来的!

    季思晴回头,一本正经地问宇文俊,“你说,我该不该把我的委屈告诉给你听呢?”

    宇文俊咧嘴一笑,说,“宝贝,如果你在别人那边受了委屈,我心里也会疼,这很正常!不过呢,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在不触犯我的底线下,你的事,你自己处理,我决不插手!”

    “那你的底线是什么?”

    “我需要确保你的人身安全!我不喜欢看见你受伤!哪怕掉一根头发也不行!”

    宇文俊宣誓誓言时那严肃的模样,害得她心头小鹿一阵乱跳,她脸蛋红扑扑的,之前心中郁结的气息,全部一扫而光。

    季思晴乐滋滋的,终于把她在公司里遭到不公平待遇,一股脑的,全部倒出来。

    宇文俊其实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如果不是他刚才信誓旦旦跟她保证过,不会肆意报复,不然,他明天,肯定要放一千条毒蛇进那家公司!吓死他们!

    季思晴有心情进厨房了,宇文俊就靠在门边看她忙乎,她边忙乎,边还唠叨着说话,“我估计啊,那边是肯定待不下去了!我要不要事先再物色几家公司看看?我现在不怕别的,就怕找到的公司,离我们家远,到时候来来去去,好不方便哦!”

    宇文俊听完,问,“你还想留在那家公司?”

    “嗯!是啊!毕竟那家公司,不管哪个条件,都很合我胃口!除了我那娇滴滴的同学之外!其他的,我一点也不嫌弃!”

    宇文俊摸摸后颈,眼珠子转溜来转溜去,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第二天,季思晴上班的时候,发现公司里的人,好少好少。留在办公桌前的,就只有几批新人,其余的,全都不见踪影。

    李雯语手里端着一杯咖啡,靠在永宝的办公桌前嬉笑聊天,李雯语瞧见季思晴来上班的时候,那暧昧调笑的眼神,看着真心窝火,李雯语不知道跟永宝说了什么话,两个女人笑得有点淫荡。

    她们俩其实在打赌,赌季思晴能在公司留几天!看她能不能留满一个月!

    李雯语和永宝聊天聊得正欢的时候,突然,会议室大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大群的人!

    原来公司里的老同事,一大清早的挤在会议室里开会!新人没有开会资格!所以她们没有接到通知!

    公司老总今天竟然也出现在公司里,还有各部门经理也集齐在他们策划部会议室内。

    有一个穿着一身黑的墨镜大帅哥,被他们公司老总缠着说话。

    “于先生,我们的策划团队实力庞大,如果您愿意把这单子交给我们来做的话,我们会免费给你加上一门广告策划。”

    那墨镜大帅哥冷冷的盯着老总,好半晌他才支一声,“你们公司策划部做策划的,一共有几个人?”

    “五个……”老总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感觉挺害羞的,五个策划,应该很好了吧?他为啥说得这么没底气呢?

    老总身边的秘书,在老总耳边一声嘀咕,那老总赶紧说,“加上这次新进的策划,一共是八个人!”

    那墨镜大帅哥的视线,顺着老总手指随便一指,视线往季思晴她们身上挪去。

    “新人?”墨镜大帅哥的语气,听上去很瞧不起人似的。

    老总赶紧讨好着说,“我们这批新人,实力都很强悍哦,其中有一位,学校毕业成品,还拿过省内名次!”

    那墨镜大帅哥,皮笑肉不笑了一下,三步两步走到季思晴她们三人跟前,随手一指她们三,说话,“这次策划案,让她们三个做!”

    老总一听,顿时傻了!

    这么大一项策划,竟然让三个新人做?会不会有点儿戏啊?

    老总赶紧开口问,“要不要,再多叫几个人一起策划比较好?毕竟这么大一家家具城!”

    “我就要她们三个做!”

    大老板开口要求了,老总也就不说什么了,老总回头,对季思晴她们三个交代了句,“你们听见了!‘北欧时代’的董事长,要求你们三个一起帮他完成他在我们x区的北欧家具城装潢设计!”

    老总话还没说完,墨镜大帅哥说,“我没说要让她们三个一起完成!”

    “啊?”老总再次傻眼了,“那老董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让她们三个,每人给我交一份策划案出来!我在她们三人中间选!选到谁,就是谁!选不到谁,我就走人!”

    老总这下子脸色绿了,“老董,她们还是新人…。”

    墨镜大帅哥,又是一阵皮笑肉不笑,“你不是说她们实力都很强悍吗?”

    听听,他这话说得,真够刁难!

    墨镜大帅哥话一说完,懒得多吭一句,直接甩头走人,走得时候,那大摇大摆的姿势,加上身后跟着数十名黑衣保镖的模样,特嚣张!

    李雯语和永宝瞧见那大帅哥的背影,被迷得神魂颠倒。

    永宝像只麻雀一样乱叫乱跳,“北欧时代的董事长亲自来我们公司!有点开国际玩笑!你说他是不是假冒的啊?”

    “应该不会吧,北欧时代董事长的身份,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假冒!除非是犯罪集团!”

    永宝老妈走了过来,对着永宝哼了句,“笑什么笑?人家这次过来,给你们三个机会,让你们做策划,你们一定要严肃对待!这可是关系到我们公司和他们之间的订单问题!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三个中间,没有一个策划被他录用!你们仨个,全部都滚出公司!”

    黎经理当着老总的面,这样子哼季思晴她们仨,而老总就在边上听着,老总默不吭声的意思,就是十分赞成黎经理的话。

    永宝瘪瘪的低下头,兴奋的心情被她老妈,当头熄灭。

    老总回头,又叫了公司内部成员进会议室开会,新人依然除外!

    这回,老总开会,跟大家说了,这次让新人做策划,给北欧时代挑选,这事实在是不靠谱!

    所以,老总要求让公司所有策划员,一起策划出一份完美的蓝图,然后让永宝冒名,给北欧时代当挑选材料!

    黎经理听见老总这么说,心里特别的开心!

    这证明,裙带关系,还是很重要的!

    会议开完后,黎经理就让永宝进了她的办公室,和她密谈,黎经理跟她说,到时候,她只要乖乖照着他们给她的解说图纸,进行详细说明就ok了!

    永宝听见这个消息,开心极了,不过她挺乖巧的,她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李雯语听!她一门心思的,只想在北欧老董面前,好好张扬表现一番。

    至于季思晴,她回家的时候,一路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按常理说,天上掉馅饼的几率,是百分之零!

    她一门心思的想要让老天给她一次表现的机会,没想到,她昨天晚上跟老公一声唠叨,第二天,这机会就白白的送上门来了!

    那个北欧时代的老董,和他老公,有关系不?

    季思晴一回家,宇文俊正好出了他的工作室,手上还带着皮质手套没有摘下来。

    “老公!”季思晴甜甜叫了一声。

    宇文俊一边清理身子,一边应了句,“你下班啦?”

    “老公,我问你哦,你认不认识北欧时代的老总啊?”

    宇文俊说,“我知道他!在电视上,看见过好几回呢!”

    “只是在电视上看见过他吗?”

    “是啊!”宇文俊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那话。

    季思晴歪头一想,说,“好吧……”

    宇文俊把季思晴送进卧室后,就掏出电话打了通电话出去,“你动作效率真够迅速!”

    “今天刚好路过,帮你把事情给办妥了!不过阿俊,我说你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你把你救我这条命的报酬,用来消费在你老婆身上!”

    对方话还没说完,宇文俊立马打断他的话,“个人价值观不同!我老婆对我来说,是无价的!你的命,都抵不过她的!”

    对方一听这话,好像有点气呼呼的样子,“行行行!滚回你的蛋窝里,抱你老婆去吧!”

    宇文俊闷笑一声后,说,“鹰淍,我再拜托你一件事!回头我结婚典礼的时候,你礼物到就行了,你人不要给我到场!你忙你生意就好!”

    于鹰淍听了,脸一黑,说,“你他妈的还真够朋友!有你这样子说话的吗?”

    宇文俊耸耸肩,挺无奈的样子,“没办法,我老婆有点敏感,她刚才回家就在质问我!我给她撒了个小谎,说不认识你!所以你……”

    于鹰淍哼了他一句,说,“你以为我爱来你结婚典礼?切!”于鹰淍不屑的说,“我祝你和你老婆提前离婚!她总有一天会忍受不了你的老二的!”

    宇文俊黑着脸说,“滚!”

    电话,挂了。那滚字,没有送出去!

    宇文俊领着外卖盒子,进了卧室,塞到季思晴书桌前说,“宝贝,吃完晚饭再工作呗!”

    季思晴看见外卖盒子,惊叫了句,“啊,我忘记煮饭了!”

    “你呀,一工作,什么都忘记了!别说忘记煮饭,连吃饭都忘记了!你再勤奋一点,我看你连你老公是谁,你都记不住了吧?”

    季思晴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次机会难得,我一定要全力以赴才行!”

    “别的我不说!你得注意身体!”宇文俊哄了她一句后,自顾自端了张椅子,坐她身边,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吃,让她空出双手来,继续工作。

    这待遇,季思晴享受得不得了!

    她感觉自己找了一个特完美的老公!她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比她老妈还要幸福!

    季思晴一边想,一边工作,灵感当真源源不断。

    晚上洗完澡,她竟然还把图纸,堆在床上,宇文俊站在床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有点为难,他没地方睡了。

    季思晴趴在床上,一手撑在下巴上,上身就穿着一件吊带衫,因为那吊带衫当睡衣穿的,领子特别低。

    她这样趴着的姿势,把胸前两团鼓鼓的玩意儿,挤得更加浑圆了,那深深的凹槽,哪个男人看不会喷火?

    宇文俊拧着眉,盯着那深深凹槽看了很久很久,他感觉自己快要流鼻血了,心里头痒痒的滋味,实在受不了!可他低头瞧瞧裤裆处,还是反应全无!

    宇文俊觉得好像有人拿了条绳子,拴住了他的两颗蛋蛋,导致他不举!他心里头火大死了!他现在就想,要是哪天他毛病好了,他一定要狠狠揉死那两团棉花!

    还有,她穿得薄薄小热裤,把那翘挺的小臀,包得这么漂亮!那小热裤真是太碍眼了!最好给它在中间开个洞!

    季思晴把小后脚,一翘,一翘,每翘一下,后脚跟,刚好打到自己的小臀上,两团肥溜溜的小肉肉,弹力十足。

    宇文俊站在床边,像罚站一样,咬牙切齿得看着她。

    这是折磨!绝对是折磨!

    他明明身心都很健康,可为什么独独那儿硬不起来呢?

    季思晴打了哈欠的时候,终于瞧见了宇文俊的存在,然后她撑着脑袋,对宇文俊说了一句非常无心的话,“老公,要上来吗?”

    宇文俊脸一黑!

    她这是要让他上哪呢?混蛋!

    宇文俊感觉鼻子热乎热乎,他一摸鼻尖!

    靠!真流血了!丢人!

    ------题外话------

    男主是不可能不举滴!他迟早会再次振作雄风!咔咔,到时候咱们思晴小宝贝就惨了

    l~1`x*>+``+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