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4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查看49期开马开奖结果红绿特在第三期打一肖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她明明在小动物身上已经做了实验了啊?

    雪云歌看着小宝贝那一脸疑惑不解的可爱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那醉人的紫眸荡漾着温暖的笑意,宛如大片的薰衣草在一齐开放。顾唯一傻傻地看着他,一脸痴迷。雪云歌眼底的笑意加深,只有她,才会对着这世人都惊惧不已的紫眸露出如此羡慕的表情吧。

    俯身吻向她红红的小脸蛋,愉悦地调笑,“小傻瓜,哥哥们可都是百毒不侵的,你那点小把戏,月可是早就看穿了!”

    雪逐月一贯冰冷的绝美容颜此刻也满是笑意,一想到刚刚小家伙自以为得逞的高兴样子,和之后不解疑惑的可爱表情,就忍不住想要继续的捉弄她。这个活宝啊,他们怎么舍得放弃。

    “哦……”

    挫败地嘟嘟红唇,眼里却闪着不甘的微芒。漆黑的眼珠子灵动地转转,藏在宽广衣袖的手动了起来,“二哥,你的脸上好像有脏东西哎!”凑近那张绝美若莲的面孔,顾唯一煞有介事地靠进。

    “给我看看。”捧起那光洁柔滑的脸,顾唯一心里不禁一阵感慨,二哥的脸好滑哦,皮肤真好。不过,还是不能心软,左捏捏,右摸摸,直到面前那完美的面貌沾上条条红印,变得滑稽可笑的时候,她才满意地停下来。

    雪云歌好笑地看着“复仇中”的唯一,与雪逐月相视莞尔。明知道她在自己的脸上恶作剧,雪逐月却依旧让她继续胡闹,让她发泄心中小小的不满。喜欢宠着她,看见她活力四射的样子。

    “好了,瞧你吧月弄的!”爱恋地拉下她辅佐非为的小手,抱进自己的怀里,雪云歌看着她脏兮兮的手掌,和月脸上的条纹,轻轻地拧了下她的小脸蛋,“真脏!”

    讨好地对着大哥笑笑,“二哥都没有怪我,大哥也不会生气吧?”

    “去沐浴吧!”无奈地点点她的小鼻尖,雪云歌抱起她,向浴室走去。

    浴室很大,好像一个小型的游泳池,热气萦绕,玫瑰的花瓣洒满四周,空气中的味道异常甜蜜。窸窸窣窣脱衣的声音响起,顾唯一的小身子很快就光溜溜的了。扑进浴池里,玩着水珠,欣赏美男子的脱衣“秀”。大哥和二哥真是上帝的杰作,全身上下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如是在前世,她那里能够遇见这样的美男子,还是一对如此美丽的双胞胎。更别说得到他们如此的宠爱,所以,顾唯一,真的很感恩,很满足。

    雪逐月先迈进浴池里,将唯一小小的身子搂在怀里,对着一旁的雪云歌说道“哥,把茉莉精油和薄荷露拿过来。”

    于是,大哥理着她那短短的秀发,涂抹上薄荷露,轻轻地拍打着她柔软的头部。而二哥则是将香腻的茉莉精油沾在她的小身体上,揉出细细的泡沫。顾唯一无聊地晃动着水里的四肢,哼着不成调的《洗澡歌》。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哦哦哦哦,

    小心跳蚤,好多泡泡,哦哦哦哦哦哦哦,

    美人鱼,想逃跑……”

    捏捏她的小鼻子,雪云歌笑道:“唱什么呢?好奇怪的调子!”

    不满地拍拍他的大手,顾唯一皱起细眉。讨厌哥哥,老是捏她的鼻子,以后一定会塌的……

    “哥哥,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出去。”

    两人手中的动作皆是一停,好一会,雪云歌才开口,“为什么?你还太小,再说,外面世界太危险,你不许出去。”

    雪逐月没有说话,手中的力道却加大了,惹来唯一小小的抽痛。

    “我又没有说现在嘛!等我的毒术学好了,我们一起出去。我也想帮哥哥啊!”

    “哥哥们做的事情,不需要你的帮忙。”

    “那为什么这几个月你们总是忙的彻夜不眠?别骗我了,而且,一天到晚都待在庄里,哥哥,一一很闷啊!”

    撒娇般地在大哥身上蹭蹭磨磨,可怜兮兮地央求着,见大哥不理她,又转向二哥,亲亲他雪白的美人脸,“哥哥,答应一一吧,一一保证会很听话很听话的!”

    不管不管,使劲地撒娇献吻,一定要磨到他们答应才行。

    “好了好了,”终于耐不住她的纠缠,大哥开口了,“我答应,不过要等到你十二岁。还有,毒术如果不过关,也不行!”

    “谢谢大哥,一一最爱大哥了!”兴奋地献上一个大大的亲吻,转身也给了二哥一个,“一一也爱二哥,不会厚此薄彼的!”

    一本正经地说着,惹来二人的宠溺微笑。而今天顾唯一的目标,也算是达到了。

    沐浴完后,三人便上床休息,顾唯一很快就在二人的怀抱中进入了梦想。

    而雪逐月,在确定她已经熟睡以后,轻轻开口,“哥,为什么要答应她?你难道不怕……”

    雪云歌打断他,“月,一一迟早要出去的,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把一一当作一个普通的孩子。她其实,懂得很多。我相信,我们担心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就算真的发生了,我们也要面对,而不是逃避。”

    “可是,我们绝不能失去她!”

    “我知道,月,她那么喜欢我们的眼睛,这是毋庸置疑的,我相信,一一永远都会属于我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修罗之恋:第八章   残忍]

    清晨的阳光温暖柔和,调皮地洒下大地。修理得精致蜿蜒的停水长廊,在湖泊上伸展,中间是一个小巧的凉亭,一个白玉桌和散落周围的小小玉凳,看起来雅致之极。清澈见底的湖水里种满了亭亭净植的荷,金色的鱼儿在其中嬉戏玩耍。一个白色的身影倚在凉亭的护栏上,静静地望着湖面。

    湖水里倒影出的容颜,眉目如画,却揉粹了男子的都是英气和女子的娇柔,琉璃般的眼睛大而幽深,长睫闪动,荡出一股妩媚动人的气息。挺翘的鼻,薄而红润的樱唇,怎么看,都是一张雌雄莫辩的精致容颜,虽然因为年龄太小显出一丝稚嫩,但也隐约可见以后的绝代风华。

    顾唯一怎么也想不明白,七年前明明是一个可爱无敌的小萝莉,现在居然长成了这般模样。不过,她其实也挺满意的,宜男宜女的相貌,不论着男装还是女装,都是美人啊!而且出去玩的时候,也不用担心被识破身份,反正现在她小小的身子才刚发育,什么女性特征也不明显。便宜老爹心黑了点,遗传基因倒是不错的,生下她和雪云歌、雪逐月这三个大绝色,也算是他上辈子积的福了。

    这七年来,为了能够帮到哥哥,她十分努力去专研医毒之术,并在两年前接管了万里山的一切事务,还有雪域国的鬼谷,这两个都是两国内势力最为强大的医谷,虽然知道哥哥们的势力居然延伸到了其他两国令她甚为叹服,不过哥哥不想对她说她也不勉强。总有一天,她会等到哥哥们对她坦白一切的时候。以前的伤痛,她没有权利再让他们去回想和痛苦。

    鬼谷和万里山用现代的话来在说,就是一个大型的医疗连锁机构,这两年在她利用现代化管理模式的经营下,它的医馆可以说是遍布三国,拥有极强的民间信誉和巨大的财力,成功地掌管三国的医疗事业。管理鬼谷和万里山时,她偶尔会出去外巡,并以男装面世,渐渐地也有人知道了她,江湖人还给她一个名称“九公子”。因为她太过神秘和狡猾,无人可知她的真容,如同九尾狐狸般来无影去无踪,才得了这个怪称。对于哥哥的事业,她知道除了这些,在迟玉国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冥雪宫。而它的势力有多强大,并不是她想要关注的问题。只知道那是一个极为隐蔽的存在,哥哥们不想她她沾染太多。

    待了一会,她想起现在哥哥们应该在炼狱堂处理事情,便起身,走出去。

    远远地,一座巨大的殿堂出现在眼前,这是一个整体为黑色的诡异建筑,她那两个性格扭曲的哥哥,就是喜欢这样恐怖阴森的东西。就像大哥,除了紫衣,便是一身漆黑。二哥则相反,除了青衣,便是白衣。果然符合他们独特的气质,他们在世人眼中,应该是恶魔般的存在吧,从一开始的见面她就已经很清楚了。男子强壮高傲,却被送去小倌馆,让他们遭受胯下之辱;女子柔弱低微,便要承受没日没夜的试毒之痛。

    这样残忍的报复和折磨,她觉得恐惧,也心痛。哥哥们,想必也遭受过同样,甚至更为惨烈的痛楚吧,否则,他们不会如此憎恶这个世界,采取如此恶毒的报复手段。

    她在他们手下活了下来,甚至成为他们心中的宝,无边宠溺。可是她知道,她的独特,她对他们异色双眸的喜爱,成为了他们唯一的救赎,如果背叛,这个世界,一定会成为他们手中的修罗场,只有血与泪的祭奠。他们对她有求必应,却严禁和其他男子相处,是害怕和自卑吧,他们不相信她,担心她随时离开,要将她禁锢在他们编织的牢笼中。她怎么会看不出来,随着她年龄见长,他们对她越来越亲密,即使现在她已经十二岁,依然和他们同寝共浴。小小的亲吻已经不能满足,他们最爱的,是纠缠她的红唇,直到红肿不堪。她从来不拒绝,可是那两个傻瓜却看不出来她的接受,一味地担惊受怕。

    心底存了小小邪恶心思的她,也不坦白,她喜欢看他们为自己担心的样子。喜欢作弄他们,看见他们无奈的微笑。

    走进炼狱堂,一股刺鼻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嫌恶地皱起眉头,看见一室的狼藉。十个黑衣铁卫分立大殿两旁,上殿的纯金巨大的宝座上,是她的二哥慵懒地以手撑头,随意地靠在那里。七年过去了,如今的他是二十岁的成年男人,修长俊朗的身材,一袭白衣衬托出他的冷漠傲然。他的肌肤,依旧是冰雪般的无暇,散发着冻人的寒气,精致绝美的容颜上,幽深的绿眸如同平静的湖水般无情。他的长发及腰,没有如别的成年男子一般束冠,而是披泻于肩,若同在背上展开一泉黑色的瀑布。而大哥,紫衣紫瞳的他,长发以黑色玉冠高高束起,邪魅霸气逼人。柔媚的精致脸庞带着丝丝邪恶的笑意,此刻正在大殿正中,双手掐住一个男人的脖子,地上,鲜血横流。旁边还有几个受伤喘息的男子,正绝望恐惧地看着在大哥手上咽气的男人。

    优雅起身,雪云歌掏出一块白色手帕,擦干净手上沾上的鲜血,斜睨着其中年纪最大的中年男子,冷冷开口:“说吧,《云舞诀》在哪里?”

    不屈地抬头,归云庄庄主袁力艰难开口:“休想!”

    讥诮地轻哼一声,“看来,对于最得力的属下,袁庄主并不是那么在乎啊。就是不知,对自己的骨肉,你是不是一样无情呢?”

    雪云歌用脚抬起地上一个少年的下巴,露出一张清俊稚气的容颜,慑于雪云歌的残忍,少年的神色骇然,全身颤抖不已。袁力心中大恸,杰儿可是他唯一的儿子,可是《云舞绝》是祖先流传下来的不传之秘。此刻的他,真是难以割舍。

    雪云歌似乎很爱看他这样挣扎的样子,也不逼他,只是开口诱惑。

    “这样吧,要儿子还是秘籍,你自己选。如果选你儿子,就把秘籍交出来,我会在屠庄后留下你儿子的命;但如果你用你儿子的命换去祖传秘籍的话,我就放过你,甚至让归云庄成为武林上的霸主。怎么样?”

    恶魔般蛊惑的话语在耳边回响,袁力的眼神已经迷惘。

    上位的雪逐月突然开口,清澈的嗓音冰冷,“你好好想想,死了一个儿子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