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1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娱乐在线登录网址亚洲必赢网站网址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场莫名的刺杀,他一定要搞清楚,隐隐觉得不安,却又说不上是为什么。

    而在水榭别院,顾唯一已经开始,为了自己的逃亡做准备。

    偌大的书房密室,蓝圣凌将一卷裹在圆形竹筒的迷信绑在一只信鸽脚上,走到窗前缓缓放飞。屋子里停留的例外一个人,却是那个矮小的奇异男子,他依旧是一身黑衣黑纱遮面,却有着一种极为难辨的诡异之气。

    “暗卫、来报,近日她、特别安静,每天只是、在别院里游玩,采花、扑蝶,没有什么异常、的动静。”干燥沙哑的声音响起,就像卡了磁的收音机,断断续续没有感情。

    冷冷一笑,没有动静吗?私下里,怕是已经暗潮汹涌了吧。她会有什么动作呢?这让他很是期待啊。

    “代替的人已经找好了吗?”

    “好了,已经潜进、蓝雪堡,和我们的、人接应。”

    “呵呵呵呵”愉悦的笑声响起,蓝圣凌第一次对着矮小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好的脸色,“慕雅纶已经到了颜州,这一次,什么都具备了,就欠修罗山庄那两个人的登场了。”

    “殿下、一箭双雕,属下、万分佩服。”矮小男人沙哑地恭维。

    “少来这一套,我不管你以前是什么谷主之类的,现在你的命是我的,只需对我惟命是从。安排暗卫紧紧盯住雪无双,我想她就要开始逃亡了。无论她做什么都不要管她,就算是出了别院,你们也只要在背后跟着她就是了。”

    “是,殿下。”……

    借口要制作精油,要了一大堆的花花草草。顾唯一开始炼毒,“散魂”的好处就是,即使它有色有味,却只会被别人当作普通的香水也不设防。况且,它的香味浓郁,在空气中流动极快;只要不小心吸入的人,会马上进入一天的幻想状态,对四周发生的事情无知无觉。因此,雅儿说要几瓶,怕是一辈子也别想醒过来了。辛苦了一天,总算是把成品做好了,紧紧握住手中的小瓷瓶,顾唯一露出了一个笑颜。除了“散魂”,她还炼制了“绝”和“掩容”。

    “绝”是一种让人不能近身的毒药,对于她这样没有武功的弱女子,要想少惹麻烦,只有让别人唯恐避之不及。这种药会让人身上散发出一股腐败的恶臭,让人作呕而不敢靠近。而“掩容”,吃下去则是将人的容颜变得丑陋不堪,堪比无颜。这两种药的药性都只有一天,吃多了会在身体残留毒性,还好她自小炼药已是百毒不侵,倒不用担心这个。

    安心地睡了几天来最安稳的一个好觉,明天,会是全新的一天!

    天大亮了,顾唯一躺在被窝里,起不来。反正她要做的事情要晚上才能行动,今天一定要补足精神,养精蓄锐。可是,老天却并不让她如愿。平日里不怎么管她的雅儿,早早地就在门外敲门,还准备了洗脸水。有求于人,连平时忘记的丫鬟必做之事也开始想起来了。倒不是怠慢了自己,本来雅儿才是蓝圣凌派给她的丫鬟,雅儿私下不服,就去找了例外一个小丫鬟照顾自己。不管蓝圣凌知不知道这件事,从他没有表现出什么来看,这个雅儿,还是深得他信任的。想来也是对他极为忠心,才能容忍她这么放肆吧。

    “我说雅儿,你今天是怎么了啊,我还在睡觉呢!”睁开迷蒙睡眼,顾唯一抱着被子,赖在床上抱怨。

    “你,不要睡了,天都已经大亮了,起来洗漱吧。”强行将她从被子里拉出来,硬是亲自动手帮她洗脸梳头,这一幕,让顾唯一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就连那一点睡意都消失无踪。即使已经知道雅儿是为了那几瓶精油,可是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殷勤。

    “好了好了,你不要这样,我还真是不习惯呢!”

    直白的话,惹来雅儿尴尬的愤愤而视,这女人,还真是难伺候,讨好别人还这么嚣张别扭。

    今天景逃课了,码好字就上传了,亲们,景勤快吧!景要票票……(嘿嘿,贼笑中中……)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修罗之恋:第二十八章  逃 追]

    取出一个陶瓷瓶,顾唯一递给她,小心叮嘱:“这个,每晚晚膳后沐浴一次,一个月后,保管你迷倒所有的男人!”

    小心翼翼地将瓷瓶收进荷包,雅儿的表情却难得的不好意思起来,微嗔道:“你说什么呢,什么男人?”

    你心里的那个男人,还用的着说吗?”暗暗白了她一眼,顾唯一又爬回了床上,“好了,你的目的也达到了,不要打扰我休息了。”

    不再理雅儿的反应,顾唯一拉起被子,睡觉!

    夜色低迷,天空已经暗了下来,用过晚膳,顾唯一紧张地守在窗前,关注着外面的一切。四周静悄悄的,有蛐蛐的声音从夜空传来,唰唰的风声吹过,刮的外面的树枝沙沙作响。明明是很平常的环境,顾唯一心里还是忍不住打颤,要逃出去,真的有那么容易吗?成败,就在今晚一举了。攥紧了手掌的“散魂”,她长舒了一口浊气,静下心来。

    悄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身上只带了一些首饰,蓝圣凌不可能给她钱。逃出去要怎样找到哥哥,还是个难题,没有钱,她肯定会很惨的。蹑手蹑脚地小跑到园中的一课大树下,还向四周望了望。才慢慢打开瓷瓶的塞子,让“散魂”浓郁的香气在庭院散开。

    久久,黑暗中传来闷哼和跌倒的声音。顾唯一心中一喜,但还是谨慎地不敢乱动。大概半个小时过去了,直到确定四周再也没有别的声响,她才小心地迈出步子,踏着白天费了好大力气搬到墙头的石头,上了墙旁的一棵树,再从树上,跳下去。

    下面是一堆石板做的小路,尽管被摔得很疼,顾唯一却咬紧了牙关不发出声音来。站稳了身子,没有一丝留念,迅速地朝着夜色中的光芒跑去。小小的身影,渐渐淹没早黑夜里。

    水榭别院,书房。

    “殿下,她离开了。”

    “呵呵呵。”低沉的笑声响起,蓝圣凌冷峻的嘴角勾起一抹轻笑。“真是天真的女子,却也聪明的紧。凭她那点小伎俩,也敢在本殿下面前卖弄!若不是我存心放她,她还真以为自己走得了吗?”

    “殿下英明,已经派了、暗卫跟着她。”沙哑难听的嗓音,继续响着:“但是,埋伏在、园中的暗卫,全部、中毒不醒。”

    似是存心打击蓝圣凌般,矮小男人徐徐开口。果然,蓝圣凌脸色一变,冷冷道:“什么毒?”

    “属下不知,看那些人,似是入了、幻境。”

    大手一挥,墙角的一把凳子瞬间四分五裂。握紧双手,蓝圣凌怒道:“连你也看不出来?”

    “那女子,不可、小瞧。她,是个、制毒、高手。”

    沉吟半晌,蓝圣凌凌厉的眼睛眯起:“吩咐暗卫,不要让她发现了。小心监视她的一举一动,不要偏离了我的计划!”不会让自己的计划出现任何一个疏漏的可能,他的每一步棋,都必须完美无缺。

    “殿下,你的侍女,晕倒在浴池。面露微笑,和其他几个、暗卫一般、中了那位小姐的毒。”

    “什么?”

    这一次,蓝圣凌是真的恼怒了。雅儿是他亲手培养起来的,不论是武功还是心计,都是一等一的好!却如此容易被一个小丫头给骗了,还中毒不醒,这叫他怎么能不恼!

    随即,却又失声笑了,这个雪无双,倒真是让他很意外呢!如果当她知道她不过是自己放出去的一个饵而已,当她亲眼目睹到未来他精心筹备的那场戏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他,很是期待啊!

    树木整齐林立的管道,马蹄飞扬卷出阵阵尘嚣。雪云歌和雪逐月屈身向前飞奔,身后跟着二十个雪衣暗影。骏马飞驰,他们已经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程没有停歇,而这一路上,已经死了三匹绝世良驹。

    “主人,前面有个客栈,主人们今晚就停下来休息一下吧!”说话的暗影之首——阙,他可以说是雪家兄弟唯一可以稍微信任的人,也是除了顾唯一以外,敢在他们面前说出自己心里真实想法的人!如此赶路,他们已经不眠不休地奔跑了三天三夜。尤其是月主子的伤刚好,这样颠簸,该如何是好?

    雪逐月用冰冷的目光扫了阙一眼,让阙心底打了个冷颤,眼神不禁看向了雪云歌。即使雪云歌才是那个最不好相处的人,但是他自己的弟弟却从来不吝啬于关怀。果然,雪云歌在一旁开口。

    “罢了,月,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这般劳累,你的身体我怕吃不消。何况我们不能以这样的状态去见一一啊,若是让她看见我们这样的狼狈的样子,怕是又要生气怪我们不爱惜自己了!”

    “好。”点了点头,雪逐月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得不偿失。

    “哥,我总觉得这次的事情好象没有那么简单。”客栈的大床上,雪云歌与雪逐月并列而睡,而在他们中间抱着的,却是一个人工的布偶娃娃。这个世界,是不会出现这样的物事,很显然,这肯定是顾唯一做的。那是一个有十岁小人般高的一个娃娃,乌金的发丝,美丽纯洁的面容,黑如点漆的墨瞳,像是用最美的白玉雕琢而成的小人儿,不是顾唯一的样子是谁?

    “不错,若是蓝雪堡抓走了一一,为何没有放出一点风声,来威胁我们修罗山庄?但是从一一失踪那晚的种种线索又表明,抓走一一的除了蓝雪堡外,不可能是其他人或组织。这里面,一定有玄机。”轻轻抚摸着娃娃柔顺的头发,雪云歌眼神沉静而悠远。

    “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担忧地望着外面的夜空,雪逐月淡淡开口,语气里,却有掩饰不住的焦虑。没有原因,只是来自内心深处不安的预感,好像会发生什么事,让他难以承受。这样强烈的惶恐的担忧,就好像多年没有出现的那些梦魇,将要苏醒般让他窒息。

    那一日的失态爆发,他第一次展示了自己的脆弱,却也是最后一次这样放任自己。他只允许自己这样懦弱一次,从此,再也没有以后。他是雪逐月,是可以给与一一宠爱与保护,强势而温柔的男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修罗之恋:第二十九章  乞丐-堡]

    颜州,蓝雪堡。

    蓝雪堡虽是天下第一大堡,也是武林至尊统领,它的具体位置在那里,却无人知晓。世人皆知蓝雪堡在颜州,却不知蓝雪堡究竟是什么样子,有多大,甚至有多少人。然而这并不能动摇其在江湖的霸主地位,他们在全国各地的据点多不胜数,对于整个江湖甚至朝堂动向了如指掌。

    颜州西门,是专属于穷人和乞丐的地区。这里,有着吟月国最多的乞丐,也是最大的乞丐军团。衰败却又整洁的街道,破烂矮小的房屋,衣衫褴褛的人群,脏乱不堪的面容,微微散发在空气中的恶臭。一切的一切,是身处于锦楼华服中的富贵人间,所不能忍受的悲惨。然而,谁又不能说,这里也是人间的天堂呢?那些肮脏却带着满足与幸福的笑脸,却是那样诚朴挚然;他们的眼神,是一种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