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16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8庞大集团最新消息香港正版连准8期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纯洁,不被世俗污染的天真。不管活的多卑微渺小,他们的幸福,谁也不能蔑视。

    而此刻,两个锦衣华服的男子却出现在这样脏乱的平民窟,尽管他们的衣着和这里是那么格格不入,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嫌恶和不适。而那些看到他们的贫民,不但不紧张;反而异常激动地骚乱起来。

    “少主回来了,少主回来了!”

    “真的是少主!”

    “恭迎少主归来!”……

    吵闹欢愉的声音此起彼伏,慕雅纶柔柔地笑着,也不阻止,径直向前走去。后面跟着的庄生倒是挺激动,兴奋地和四周人群打着招呼。

    直到一已经到了小巷的尽头,慕雅纶才停下脚步。面前是一堵石墙,看起来平常无奇,甚至可以说是残垣断壁,让人连看一下都是不屑。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璧,却是纯蓝的色泽,美丽却也诡异得紧。只见慕雅纶将玉璧中心的圆形镂空朝着天空的太阳对去,一道白色刺目的光线瞬间穿透玉璧,再折射到墙上。光圈渐渐增大,一点一点覆满整个墙壁,渐渐地,奇异的现象出现了。

    那墙壁突然变换了色彩,从暗灰变成了一种陶瓷白,并且在空中逐渐出现了一扇类似欧洲城堡一样的大门,复古而又华丽。随着大门的打开,一个人影渐渐显露出来,却是一个白衣如雪的清秀男子,迎了上来。见到慕雅纶,他眼中露出点点喜悦,惊喜道:“少主,您回来了!”

    微微点头,慕雅纶对着男子微笑。

    “浮光,今天轮到你当值了?”

    “是啊,浮光真幸运,能够接到少主回堡!”叫浮光的男子显然十分尊敬慕雅纶,脸上都是满满的崇拜仰慕之色。

    走进墙里,那道光束瞬间消失,墙依旧还是那道墙。破败的,萧条的,引不起旁人的一点注意。似乎刚刚那道奇景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无人问津的贫民窟里,没有任何人愿意来走一趟。可是,任谁也想不到,统领武林的蓝雪堡,居然隐藏在颜州的乞丐堆里。

    世人只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却不知最好的隐藏,却在于败絮于外,暗藏金玉其中。

    水榭别院。

    蓝圣凌站在书房窗口,凝神仰望天空,蓦地有些疲惫。万里江山,十年筹谋,费尽心思,呕尽心血,他终于有了力量。这样的力量,即使是踩着别人的尸骨凝聚而成,他也绝不放手!如今的蓝圣凌,不再是当初那个只能卑躬屈膝忍辱偷生的孩子;不再是一个低贱宫俾所出,为了生存而挣扎痛苦的弃儿。不会为了一碗冷粥而被人拳打脚踢,不会为了一件冬衣而钻于阉人胯下。那些供人取乐,被低贱轻视的日子,他蓝圣凌永远也不会再去经历!不论是谁,都要匍匐在他的脚下,任他予取予求!这吟月国,不久之后,就是他的天下,而当初那些人,现在,是该自己一一回报的时候了。

    这个世界有多黑暗,那么人心就会有多黑暗。胜者为王败者寇,一将功成万骨枯。他蓝圣凌,就要做那踩在万骨之上,至尊无匹的第一人。即使双生沾满鲜血,即使万劫不复,他已经不能,也不想回头。

    暗黑的房间阴影里,矮小的黑衣人仿若隐形。只是那突然发出的声音,让人知道他的存在。

    “主上,雪家兄弟、已经在、赶来颜州的、路上了。”断断续续的沙哑嗓音,毫无一丝情绪波动。

    已经来了么,倒比他预计的要快上几天。这局,他已经筹谋了五年,从最初的谋思,在看到蓝雪堡那样强大的力量之时,他就已经想要拥有。蓝雪堡,在吟月国存在的历史,已有百年。一个屹立一百年不倒的神秘古堡,世人对它的存在却无迹可寻。即使这样,他却能够稳坐这武林至尊的位置,更让其他人都俯首帖耳,唯它马首是瞻。这样的力量,怕是一个国家都不能动摇的吧!就连寻找蓝雪堡的位置,插入一步暗棋,都让他耗尽了大半个“绝杀”的心血。更是花了整整三年,才让人混入了蓝雪堡,也深入了解到了蓝雪堡背后所拥有的神秘而强大的力量。那个安排进去的暗卫,是他训练了十年的杀手里面,最强的一人,即使已经是堡内的人,却还是无法给与自己更多关于蓝雪堡的讯息。可笑的是,自己却仍旧是像着了魔似的,心底那股蠢蠢欲动的强烈欲望,在叫嚣着,他需要这样的力量。掠夺,占有,为他所用,这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渴望。

    而修罗山庄的出现,原本只是一个意外。一个小小的黑道杀手山庄,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却在一年前无意中遇见并救下了百里风,也就是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矮小黑衣人,才改变了想法。

    可悲可笑,谁又能想到,这个身材矮小,面貌丑陋,容颜尽毁,不敢见人的萎缩男子,居然是雪域鬼谷的前任谷主!这样的丑男,谁会想到他会是那个十五年前风靡三国,俊美无双,号称天下第一美男子的鬼谷神医百里风呢!更令他惊奇的是,现在的鬼谷谷主居然会是修罗山庄的两位庄主!尽管百里风不说,他却已经能想到他们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事。百里风恨雪家兄弟,自然而然地要求和自己联手,只要能够夺回鬼谷谷主之位,他便会投靠与他,为他夺得这吟月武林。

    很不错的条件,可惜啊,他要的,可不止这些啊……

    下午六七点还会有一更,亲们,让票票和收藏来的更猛烈一些吧……(景,溜走……)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修罗之恋:第三十章  相思苦]

    长相思,在长安。络纬秋啼金井栏,微霜凄凄簟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天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日色欲尽花含烟,月明欲素愁不眠。赵瑟初停凤凰柱,蜀琴欲奏鸳鸯弦。此曲有意无人传,愿随春风寄燕然。忆君迢迢隔青天,昔时横波目,今作流泪泉。不信妾肠断,归来看取明镜前。

    人来人往的街道,喧嚣声,叫卖声,此起彼伏。来来往往的锦衣男女,脸上喜悦的,担忧的,焦急的,高傲的表情各异。在沿着城墙房屋小巷的角落,稀稀拉拉地或蹲,或躺着三五六个乞丐。他们衣衫褴褛,和过往的路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长长的头发散乱地披散开来,半遮住脏乱的脸。漆黑的身体,发出阵阵恶臭,那脏乱不堪的双手,拿着一个破碎的瓷碗,里面零零星星地装了几个铜板。卑微地倚在属于自己的渺小角落,他们脸上的表情,是单纯而又没有多大期望的。

    一个纤细弱小的小乞丐,孤零零地行走在街道上。他身上的衣服虽然看起来比较整齐,但是却是脏兮兮的,还溢出了浓烈的恶臭。柔顺的长发也是变成了蓬乱不堪的鸡窝头,乱七八糟地掩盖在脸上。只露出一双黝黑的大眼,闪着纯洁而又狡黠的光芒。可是细看他的脸就会发现,一大块红斑从额头横生到嘴角,显得异常丑陋狰狞。这样的人,除了乞丐还会有谁呢?

    人们脸上出现或同情或厌恶的表情,靠近他的人都立刻掩鼻迅速逃开,还嫌恶地瞪了他一眼。可是小乞丐仿佛没有看见似的,一边走,一边双目四举寻找着什么。直到他看见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铺,才停下了脚步,灵动的大眼贪婪地望着那些刚出笼发出诱人香味的包子。

    笑容可掬的小贩,似乎没有闻到小乞丐身上的味道似的,热情地开口:“想要吃包子吗?”

    使劲点了点头,眼底的馋色更浓,却冒出那么一丝希望和感激的味道。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这个老板,这样的好人,他一定会永远记住他的!

    “想吃,那就拿钱来买吧;没钱,那就有多远你滚多远吧!”看着瞬间变脸的小贩,小乞丐呆呆地站立原地,脸上的表情,是惊吓而又,不可置疑的那种,难以反映过来的尴尬。

    好一会,小乞丐才憋着嘴离开,还留恋地瞄了那些包子一眼。世界上的好人,其实真的是已经所剩无几了啊!

    离开人群,小乞丐走到城外的一棵茂密的大树下躺着,无神地望着天际,蓦地,眼角流出了晶莹的泪滴。若是,若是自己还身处原位,那么肆无忌惮地享受他们给的宠溺;自己一定不会再存了那么点点邪恶的心思。她甚至不敢想象自己的离开,却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痛。尤其是二哥,他对于自己,一直都是那么小心翼翼,患得患失。只是因为他不敢确定,不敢相信近在眼前的就是幸福。他怀疑,他担忧,时时刻刻如履薄冰。而可恶的自己,看清了他的不安,却故意的忽视,只为了让他更加小心的真爱自己。没有付出就妄想要得到所有,顾唯一,你真的太贪心,太恶劣了!自以为是的喜欢,自以为是的在意,你所付出的感情,怎么及得上他们的千分之一!

    当你离开了他们,饱尝了人世间的世情冷暖,顾唯一,已经什么都不是了。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没有过人的才貌,也没有出色的技艺。这样的自己,凭什么能够肆无忌惮的享受他们给的爱还自私地无所付出?只是因为不在意甚至喜欢他们的眼睛,他们便如此真心相待,小心翼翼地守护着她的一切。如果世界上还有一个穿越过来的人,她也会觉得他们的眼睛美丽无比啊!她的喜欢和不在意,只是因为这个盲目狭隘的世界可笑的鬼神观,对于异类的驱逐和排除。如果在自己的世界,他们将是站在世界舞台耀眼生辉,难以接近的人物,自己有什么可能去接近他们?还像现在这样,拥有他们独一无二的爱?

    顾唯一,你真是很恶劣啊!

    眼底的泪水愈见汹涌,从未有过的忐忑不安,愧疚,以及自己本以为不存在的爱情,痛入骨髓的思念,统统在这一刻爆发。无论是以前冷清的顾唯一,自私的顾唯一,不再相信爱情的顾唯一;还是现在伪装单纯善良,没心没肺的顾唯一;都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她的爱情,已经萌芽,生根在他们那里。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可是即使再苦,那能够在一起相拥的甜蜜与缠绵,就算只有那么一瞬间,也能抵过所有的苦难。顾唯一想,人鱼之所以宁愿化为泡沫,也要不顾一切地追逐王子在一瞬间给与她的悸动;是不是因为那甜蜜是毒,深入骨髓,已经无药可解。

    那么,当她发现自己也已经中毒,是不是,要去寻找她的解药呢?因为她自己,本身也是他们的解药啊。

    哥,如果我能够再次回到你们身边,我会尽我全力,给你们幸福。不会再让你们有任何不安,不会有任何不确定,我要让你们,清清楚楚看清,幸福的模样。

    *

    “主人,暗卫有事、要传。”

    “让他进来吧。”放下手中的文案,蓝圣凌抬起头。一个面貌平凡的黑衣男子进得屋里,单膝跪下。

    “主人,属下跟丢了雪小姐,请主上责罚!”

    “跟丢了?”平淡的一个问句,听不出喜怒。地上的暗卫却是全身忍不住颤抖,却还是挺直了身体,接受上面的任何处置。

    “请主上责罚。雪小姐跑进了西门的贫民区,属下一直尾随在后,不过她似乎发现属下了。”说到这里,男子不禁面露愧色,“贫民区人太多,属下不敢贸然跟进,本想雪小姐衣着华丽,属下晚上去找一定很容易找到。却不想……”

    “不想,她早就换了衣服,戏弄了你这个笨蛋?”依旧是没有情绪的,打断了暗卫的话,蓝圣凌的眼神,凌厉地盯着他。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