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4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黄大仙曾道仁恃马王118香港买马网站王中王资料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华。

    一大片绚烂的,粉红的花朵,纤细的枝干上沾上点点白雪,却无法掩盖住那绝代的风华。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世间万物,都有其独特的一面。这是一个巨大的庭院,却充满了梅花。雪域,其实连梅花,也是十分稀少的。因为梅,是生长在冬季,而雪域,根本没有季节之分。可是,在这里,却能看到满园的梅花,却是一个奇迹。淡淡的香气,在整个庭院萦绕,冰冷的气息中,却是清冽的芬芳。庭院的中心,是一个凉亭,简洁雅致的构造,围栏旁,是一扇半人高的梅花烙屏风。几株梅花在屏风上盛开着,泼墨般的枝干,几滴红公朱砂,简单的笔墨,却勾勒出一番优雅高洁的意境。屏风右边,是一首半阙,却是“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庭院中,一袭红衣如血的男子,静静地站立在雪地。他有着一头及膝的长发,漆黑如墨,却是没有挽起,任由它垂落在身后。一张精致绝美,比女子还要美艳三分的面容上,却是夹杂着一股阴 厉之气,让人不敢靠近。英气的眉宇紧锁,美丽的大眼看着那庭院中绽放的梅花,默然不语。一袭红色长袍,却是单薄,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露出纤细的锁骨和白皙如玉的胸膛。要不是他异于女子的高挑身高,和那一身男子的衣袍,所是任何人,都有可能把他当作女子吧。

    如此寒冷的天气,男子的身体却毫无反应,似乎这严寒,对他根本毫无影响。空气中,满是寂寞,许是因为没有气息,也许是,男子眼底蔓延的,无边无尽的哀伤。

    “大人,目前他们没有派人来。”

    雪地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白衣人,此刻的他半跪在地面,看不清容颜,恭敬地对着红衣男子开口。

    漠然良久,红衣男子才低低道:“不要掉以轻心,警戒先不要撤了。”

    “是。”

    说完这话,白衣男子就消失不见了,仿佛从来没有出现一般。

    站在原地的红衣男子,伸出手,接住一朵凋零的梅花,手心却蓦地收紧。没有派人吗,这是不是你的愧疚和暂时的放纵?可是,我不是那么容易,就会妥协的呢!

    飞舞的花瓣,在地面凋零落成泥,谁又知道,落红最后的归属,是不是重生呢?

    华丽的城堡,却是另外一番风景的,精致典雅的亭台楼阁。开满荷花的池畔,铺上雪白兽皮的凉亭里,却是一场旖旎动人的春色在上演。绝美的男子,长发飞扬,倾斜而下,平日清冷若莲的面容上,却是一阵红晕。衣衫半解,露出半个精壮的腰身和白皙如玉的大片胸膛,而倚在他身下,娇声颤抖的女子,被黑发挡住了容颜,只是发出微弱的,轻轻的呻吟。不远处的大石上,一只全身雪白的老虎,琥珀色的大眼充满好奇,盯着那在凉亭里无所顾忌,享受欢愉的两人。不时伸出巨大的爪子,疑惑地敲敲自己雪白的脑门,那模样,甚是滑稽和可爱。

    抱着一堆被自家小姐乱扔遗弃的账本,傅寒袂揉了揉额角,对于这个一点也不爱整洁的小姐,真是无奈到了极点。今天还有天上人间的新账目,还没有给她过目呢,如是想着,傅寒袂加快了步子,朝前走去。

    还没到凉亭,就看见了待在大石块上的白色雪虎。对于这样一只聪明的雪虎,却被叫做小可爱这样幼稚的名字有些惋惜,可是,自家小姐的决定,也不是她能够改变的。要知道,拥有一只雪虎是多少世家公子的希望,训练好的雪虎,不仅可以御敌,还能够与主人心意相通,雪虎,就连在战场上,它都不比最好的良驹着呢!可是,这一只已经成年的雪虎,居然只是自家小姐的坐骑,实在是可惜了!

    摇了摇头,平时小可爱与小姐都是行影不离的,看样子,小姐此刻,应该在云月亭吧。

    认命的继续向前,小姐虽然懒散了一点,却是一个好主子。她傅寒袂,从不后悔做了她的侍婢,而且,她的身份,也不仅仅只是一个侍婢啊!小姐,给了她想要的一切,不是吗?

    走到一半,却停下脚步,耳边,有女子细弱的呻吟和男子压抑的低吼传来。早就不是无知少女的她,自然知道这声音代表着什么。可是,在唯居里面,会有谁这么大胆?而且,堡里的女子,除了小姐和她,根本没有别人。难道?

    为自己的想法吓一跳,傅寒袂心中一阵狂跳,却无法挡住心中所想,真真切切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惊愕和惶恐不安。

    那个衣衫凌乱,躺在凉亭里的女子,不是她的小姐是谁?而那个与她温柔缠绵的男子,不就是她那绝美的主人吗?可是,他们之间,不是兄妹吗?为什么此刻的他们,却在做着属于夫妻之间才该做的事情!

    捂住嘴角,不让自己因为惊愕而发现声音。潜意识里,她知道,自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现在要做的,就是逃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转身,傅寒袂小心翼翼地运起轻功,悄悄地离开了凉亭。

    远去的她,没有看到那陷入欢愉中的男子,眼角划过的,莫名的表情。转而继续,属于他的,最美妙的事情。

    惊慌失措的傅寒袂,跌跌撞撞地在长廊里飞奔,脑海中纷乱的思绪,让她的情绪有些失控。主人的武功,她没有见识过,可是,凡是高手,应该可以从气息听出旁人的存在吧。或许,主人太过沉醉其中,没有发现她也不一定啊?

    如是安慰着自己,却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以为是守门的韩伯,也就是那个当初领他们进入唯居的老人。傅寒袂抱歉地开口道:“对不起啊韩伯!”

    “韩伯?”

    男子磁性动听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却让傅寒袂惊吓得差点惊叫起来。抬起头,眼前的男子,一袭紫衣,修长俊朗的身材,绝美妖娆的面容,不是主人吗?可是,主人刚刚不是在和小姐?此刻,要不是现在是大白天,傅寒袂还以为自己见鬼了!

    “主、主人?”

    急忙跪下,傅寒袂结巴道:“属下不知是主人,主人不是在和小姐、、、属下、、、、、、、”

    媚眼微扬,雪云歌看着面前吓得语无伦次的美艳女子,嘴角却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这个傅寒袂,果然如一一所说般迟钝啊,到现在,居然还以为他和月是同一个人么!

    “你看到什么了?”

    “没有!属下什么也没有看到,属下根本没有见过小姐!”

    不打自招的笨蛋啊,雪云歌看着她,美丽的唇畔吐出两个冰冷的字:“愚蠢!”

    转身,朝着凉亭走去。她,一定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吧,不过,这人如此愚笨迟钝,甚至如此惊慌失措,哪里是一个合格的助手。一一到底在想什么,当初,该把萧然派给一一的啊!

    不过,雪云歌不知道的是,傅寒袂之所以会如此惊慌,却是因为她所见的,不是她承受范围啊!或许在他看来,他们二人和顾唯一在一起,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却不知,在常人眼中,却是为世俗所不容的逆伦!

    潇洒离去的背影,却让傅寒袂顿悟。愚蠢,她果然是愚蠢啊!到现在,才知道不是性格多变,而是因为那根本是两个人,两个拥有相同容颜的双生子!更愚蠢的是,自己到现在才知道,小姐和主人之间,真正的关系!是啊,一个哥哥,再怎么宠爱自己的妹妹,好不会那样暧昧的拥抱,甚至连沐浴,都是一起。而且,主人们看着小姐时,眼底散发的那种爱恋,怎么可能是看待妹妹的眼神?

    难怪,小姐总是说自己笨呢!总是把自己耍得团团转,可是,现在才明白,小姐有时候无缘无故的胡闹,只不过是想要训练自己的反应能力和应变能力吧!自己,是不是让她失望了呢?

    可是,不管怎样,她不能再像现在这个样子了!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是毫无用处!根本不配做小姐的侍婢!

    美丽的眼底,划过坚定的决心。

    云月亭,顾唯一虚软地倚在雪逐月怀里,却是忍不住开口道:“哥,你刚刚在想什么?”

    “被你发现了?”

    顾唯一的回答,却是让雪逐月高兴地微笑了起来。他的一一,无时无刻,都在仔细关注着他呢!就连和他欢愉的时候,都这样在意他的表情和想法。

    “你的那个丫鬟,来过。”

    “什么?”顾唯一却是大惊失色,让袂袂看见了,以后她在她面前,会抬不起头的!坏哥哥,刚刚却不告诉她,那么,她在哥哥身上承欢的样子,岂不是全部被人看了去?

    微恼地羞红了脸,顾唯一愤愤地伸出小拳头,捶在雪逐月的胸膛。可是,耳边却只有属于男子愉悦的坏笑声,她的力道,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痛痒!

    这个坏哥哥啊!大哥只会宠她,可是二哥,看起来似乎很清冷,脾气却很暴躁,有时候就像个胡闹的孩子,现在,居然就知道戏弄她!不过,想到哥哥会有这样的举动,就更像个正常的男人了吧!以前的他们,除了杀戮,便是仇恨,像这样真心肆意的大笑,他们从来没有过的吧!那么,就算是一直被他这样子戏耍,只要能换取这样的笑容,她也愿意啊!

    “哥。”捧起雪逐月的脸,对上他那满含笑意的眼神,“我喜欢你这样大笑的样子!”

    知道她的心意,雪逐月脸上的笑意更甚,他们之间,很多事情,已经无需挑明和言语,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句看似轻松的话语,都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心有灵犀。

    低头,在顾唯一白玉般的耳垂吐出一句话,却让顾唯一羞恼地跳了起来,离开了他的怀摸抱!

    “哥!”

    大大的红晕爬上脸颊,顾唯一捧着发烧般滚烫的下巴,气恼不已。哥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居、居然,说出那样的话来

    “什么事情这样高兴?”

    却是一身紫衣飘飘的雪云歌,顾唯一睁大眼睛,瞪了雪逐月一眼,随即运起轻功,飞奔到雪运歌怀里。大张开双臂,接住看起来似乎有些生气的小家伙,雪云歌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己的弟弟。

    顾唯一却是先开口告状了:“哥他欺负我!”

    欺负她?雪云歌笑了,眼角的泪痔愈发明显和妖媚,这个小家伙,不欺负月就好了,不过,月戏弄她,倒是有可能。顺着她的话开口,问道:“月怎么欺负你了?哥哥给你讨回来吗?”

    “哥他说,他说、、、、、、、、”

    天啊,那样的话叫她怎么开口,顾唯一气恼道:“反正哥哥就是欺负我!”

    看着小家伙暴跳如雷气恼不已的样子,雪逐月也不再逗她,讨饶道:“好啦好啦,是哥哥的错,一一不气了可好?”

    抱着雪云歌的脖子,顾唯一没有回话,倒不是生气,只是有点害羞和气恼,那样的话,虽然是属于情人之间的爱语不错啦,可是,也太让她脸红心跳啦!即使有些不好意思,无法遏制那从心底蔓延淡淡羞涩的甜蜜。不可否认,她心里是喜欢的。可是,这样子的她,真是闷骚啊!原来,自己潜意识里面,是这样的人吗?想到这里,顾唯一又是一阵气恼和自艾。

    第一次看见自家宝贝恼羞成这个样子,雪云歌反而好奇月到底对一一说了什么,让她这样害羞。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开口问不是时机,等小家伙睡觉了,他在慢慢问月,也不迟啊!

    看着雪逐月,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两张绝美的容颜,都涌上狡猾的笑意。

    亲们,明天,景大爆发,一万字,送上啦!!新人出场啦,嘿嘿

    蓝瞳雪女:第十二章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