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51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彩搜网专业彩票搜索2018年香港正版四不像图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死女人,你给我放开!”

    要不是他现在的样子,根本无法反抗,他早就离开这个鬼地方,早就可以不用每天接受这个死女人的荼毒药!把他扮作女孩子,逼着他穿女装,还老是抱着他楼楼亲亲,恶心死了!该死的,他是倒了什么霉,才遇到这个克星!

    顾唯一才不怕他的挣扎,她有内力,还是一个大人,一个不点,怎么能逃离她的手心!不过,他老是这样动着,怎么亲到那张粉粉嫩嫩的小脸啊!伸手点住了小九的穴道,那拼命舞动四肢的小家伙终于安分下来,一动不动地躺在她的怀里。不过,宝石般的大眼,此刻却是恶狠狠地看着顾唯一,那眼底的愤怒,几乎可以燃烧出火花来!

    顾唯一才不管,得意地笑了笑,对准那张粉脸,眼看就要亲下去。

    “一一,你在做什么?”

    磁性好听的男音,在身后响起,顾唯一撅起的嘴,停在空中,表情尴尬。虽然不反对她养个小孩子,哥哥们却是极为厌恶她对小九亲昵,更是不准她亲他。所以,她只能在哥哥们不在的时候,偷偷地接近小九。可是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就被抓包了?

    把小九放在床上,顾唯一转身,挤出一个微笑,“没事,我在哄小九睡觉呢!这个孩子,老是不听话,连睡觉,都要我唱催眠曲呢!”

    大眼滴溜溜地乱转,顾唯一随口打着小慌,就是不敢看哥哥的表情。可是,一旁小九毒辣辣的视线,她却是完完全全接受到了。

    “是吗?小九,还真是不乖啊,要不,我们把他送人好了。以后一一,也不用这么辛苦,还要哄人唱催眠曲啊!”妩媚的眼角一挑,雪云歌好笑的看着顾唯一那不安的表情,慢慢走进。眼角的余光,却是带了一丝警告,扫视了一眼动弹不得,躺在床上的小九。

    心底一惊,小九垂下眼睑,遮住严重的惶恐。那个男人,她知道他说的话不是玩笑,他们讨厌他,不喜欢他靠近那个死女人,想要扔掉他,甚至杀了他都有可能。可是,现在的他,不能离开他们的保护。只能隐忍着,不能触碰他们的逆鳞,他看的出来,那个男人十分宠爱那个死女人,愿意给她一切。所以,在那个女人还没有厌倦他之前,他不能在发脾气,让她生厌。

    忍受,对他来说,不是早就习以为常了吗?小忍而不乱大谋,他的人生,不就是一直奉行这样的准则,可是为什么,此刻的他,却觉得那样悲哀?

    “哥,不要啦!一一一点都不辛苦的!”可怜兮兮的抱着雪云歌的手臂摇晃,天啊,哥不会真的把小九儿给扔了吧。呜呜,都是她不小心,下次偷亲小九,一定不能让哥哥给发现了。要是真的把小九儿给扔了。她会内疚的。

    顾唯一却不知道,雪云歌的话,实则是说给小九听的,警告他,别想耍什么花招,也别一直违背顾唯一的想法。顾唯一没有听出来,小九却是明明白白。其实,不用雪云歌警告,他也决定了要讨那个死女人的欢心,现在,她对他的容颜喜爱,是他唯一的保障。一直厌恶自己生的如同女子般美艳的容颜,却想不到在此刻,竟然成了为保护自己的筹码。冷冷的疾笑,小小的美丽的孩子,眼底是漫无边际的悲伤。

    “既然一一不嫌累,哥哥自认不能让一一不高兴。好笑的点了点她撅起的红唇,雪云歌拉起她的小手,朝着门外走去,留下被点了穴道的小九,僵硬的躺在床上。

    该死的女人!美丽的双瞳,放出愤恨的怒火,为什么不解了她的穴道再离开!

    暗暗诅咒着,小九的表情阴狠,却在对上雪云歌突然转过来的眼神,蓦然僵住了。他是故意的,那个男人,故意留下他,给他吃点苦头吧!为了替那个女人报仇吗?突然觉得臂膀一痛,却是雪云歌运功,将一颗石子打了过来,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床上的,眼神愤怒的美丽孩子,雪云歌心中冷笑,小小的惩罚而已。下次再看到他反抗一一,再听到他骂一一,就算不能光明正大地对他怎样,暗地里,他也有的是手段!

    美丽的双瞳眯起,小九表情阴狠,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对待!该死的臭男人,死女人,此仇不报,他誓不罢休!

    刚刚跨出门口,顾唯一便被雪云歌抱起,几个飞身起落,便到了隐藏在茂密树林中的白色巨塔之下。荷苑离巨塔的位置较远,这样也不容易让小九发现,基本上,小九能够自由出入的范围,都在荷苑之内。一旦他跨出那扇门,便会有暗卫来向他们汇报。就算不能确定小九的身份,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在自己身边留下一个未知的祸端。

    掏出怀里的玉器,打开了石室的大门,两人双双进去,大门也在瞬间合拢。在树丛的掩盖下,仿佛什么也没有。

    最底层的地道,墙壁是拳头般大小的夜明珠,把整个通道照的亮如白昼。走过来一条长长的石板道,眼前却是一道楼梯,一直直走上去,便是巨塔的顶端。

    一张宽大的书桌,一张铺着兽皮的长塌,还有几样简洁的家具左翼,除了这些便无其他。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房间,却是天上人间的真正据点。萧然一身青衣,静静地坐在书桌前整理账本,见雪云歌抱着苏唯一上来了。便急忙起身,恭敬道:“主人。”

    随意摆了下手,示意萧然坐下,而雪云歌则是抱着顾唯一坐在长塌之上。坐定没有多久,书房的暗门被打开,走出一个白衣如雪的男子,却不是雪逐月是谁!

    “怎么样?”

    “没有查到,不过,最近天上人间突然多了一些外来的入侵者,好像是在搜查某人。”

    眯起妖媚的眼睛,雪逐月问道:“会不会是找小九的?”

    眉心微拧,雪逐月走到他们身边坐下,摇头。

    “不是,他们要找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那突然出现的人有两批,却都是冲着挽歌梅苑去的。看样子,他们要找的应该是那个神秘的挽歌梅苑的租用者。”

    “至于小九,他的出现不管是不是巧合,都有问题。”覆上顾唯一的小脸,雪逐月道:“一一,你可以逗弄他,但是不可以相信他。”他们决不允许任何可能的危险出现在一一身边,任何人,都要防备。

    “小九身边有我们安插的影子,暂时没有危险性。哥,我知道的,如果小九真的是那个会给我们带来危难的人,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顾唯一沉下脸,严肃道,她有她的原则,有她所能接受的限度。小九,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主人,挽歌梅苑的租用者,好像失踪了,影子日夜监视着,却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个神秘人的真实容颜,甚至觉得梅苑似乎一直都没有人居住,主任,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障眼法?”

    萧然的一番话,让几个人都陷入了沉思。

    蓝瞳雪女:第十三章 武器障眼法,亦或是屏障。就如同蓝雪堡和冥雪,一样的,可以迷惑世人的视线。可是雪域,也会有这样的人吗?关于冥雪和屏障,他们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许是幻术一类的手法,需要一种媒介。事情好像是很复杂,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牵涉到天上人间,毕竟那些人都是暗中进行的。更何况,凭他们现在的势力,还不足以去撼动一个国家。雪域和其他两国不同,这是一个信奉雪神的国度,既然能让一个国家信奉了那么多你爱你却依旧虔诚,或许,他们真的有某种神秘的力量也不一定。

    几人眉心皆是微拧,良久,雪云歌才开口道:“此事先暂时放在一边,只要没有损害到天上人间,就不用去管。”

    “属下知道。”

    “关于小九的身世,有查到什么吗?”

    “不知道,他好像真的是从天而降,我查了整个雪域的三四岁的孩子,没有那家有关于不见了小孩的情况,而且,小九身上没有任何物件,根本无从查起。”萧然开口,表情愧疚。

    “罢了,你已经尽力了。”雪逐月开口安抚道。对于萧然,他们很是满意,他是他们得力的手下,自然也会给与他相应的理解和尊重。

    紧抿嘴角,顾唯一看着略带烦躁的哥哥们,心底知道,她的想法,要提早开始到入计划了。

    雪域森林。一辆简单的马车,停在了森林的边缘,门帘被打开,走下一个黑色衣衫,披着厚厚斗篷的高大男子。男子下来之后,便伸手拉开了车帘,随即走出一个同样装束,抱着一团雪白的男子。在最后,反而还有一只巨大的成年雪虎,从车厢里跳了出来。

    “小可爱,你自己去玩吧,我们的山洞,累了就回那里。”细细的女声从那一团雪白之中发出,露出一个带着毛茸茸的帽子的小脑袋,粉嫩的脸色也在冷空气中微微泛红,眉宇间透着丝丝疲倦三天三夜的马车劳顿,他们终于回到了这个重生之后,第一眼就看到的地方。这里,是他们崭新生命的开端,是他们集聚财富的宝藏。这个地方,迟早都会是属于他们的。他们要把这里,建成他们的天塔,不允许外人的靠近。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他们要回到这里,过完他们的一声,再也不理世事。

    未来,总会有美好的憧憬,他们,要把这个憧憬变成现实,然后相守一生,再也不分离。

    没有去向那些猎户打招呼,他们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并不会是一件好事。回到只属于他们的山洞,他们住了两年的家,冒着热气的温泉,长满不知名藤蔓的墙壁,还有那张巨大的石床,旁边冰凌的梳妆台。一切,都是那样温暖而熟悉。

    将顾唯一方在铺满兽皮的大床上,雪逐月和雪云歌皆是满脸的心疼。这么多天的行程,的确累坏她了。一到了床上,顾唯一便睡了过去,雪逐月紧挨着她,也倒在旁边,搂着她冰冷的身子。

    “月,你在这里陪着一一吧,我去安排后续的事情,明天再去地洞里去看吧。

    点了点头,雪逐月脱下沾满湿气的大衣,扔到一旁,上了床。雪云歌看了顾唯一一眼,便走出了石洞,渐渐消失在雪地里面。

    雪域,临琅摘星阁。

    一辆华丽的马车,乘着夜色朦胧,缓缓驶进了摘星阁的后门,衣着便服的雪域之皇,在贴身影卫的陪同下,来的喔啊了国师接待旁人的书房。一个秀美的女侍上前来,看到是陛下,便立刻跪了下来。

    “国师在吗?”沉下了声音,德昭帝的表情隐藏在宽大的披风斗篷里,有种急迫的意味。

    “请陛下稍等,女婢这就回去向国师通报。”

    得到了允许,德昭帝没有理会女侍的接待,直接进了那扇檀香木的大门之内。白衣如雪的银发男子,绝美的容颜上一片冷漠和平静,即使见了德昭帝,也没有起身,只是示意多方落座,才缓缓道。

    “陛下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要事?”

    “国师,还有两个月就是雪神祭典了,可是,神祭却还没有找到,朕实在是担忧不已啊!祭典那天,只有神祭才能够让雪莲绽放,您知道,左相最近的动作越来越频繁了。这次,他居然知道了神祭失踪的事情,要事在祭典当天,他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可是会民心大乱啊!”

    急切的开口,德昭帝的面容上,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陛下不是派人跟着神祭吗?怎么会找不到?”

    “这,朕派去的人,一直跟踪到了最近雪域最富威名的天上人间,神祭似乎在那里租用了一座别院。可是,影卫却在神祭住进去之后,便再也没有看到他的人影了。”

    沉吟一会,绝美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光芒。神祭,看样子为了这个还真是费心不少啊!可是,不管你在怎么逃,也始终逃避不开属于你的宿命,这个世上,又有谁,可以做到呢?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