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57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星空卫视hk百彩网手机网免费大全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用不了几天他就可以悄悄离开这里这段日子甚至可以当做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是如果最终他还是逃不过呢看样子那两个男子绝对不是普通商人那么简单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还算是一种保障。就这么几天应该可以逃过的吧。

    现在的他不愿把一切往坏处想更何况他被关在这个柴房里面还是现今这副样子。他还担心什么呢

    臭男人呵呵想不到你的惩罚反而帮了我呢要是你知道了结果会变成这样会是怎样的表情呢我还真是期待啊

    小小的绝美的孩子突然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那天使般绝美的容颜却仿佛在瞬间撒上了剧毒一沾上便是万劫不复。

    雪域皇宫。

    雪莫离雪勿离双生子三个月前突然出现在临琅目前经营一个锦缎绸庄兄弟俩做生意的手腕了得是临琅商界突然崛起的一匹黑马。现居于天上人间的荷苑租期为一年。兄弟俩在荷苑还有一个妹妹闺名未知。

    “这算是什么详细的资料影卫我堂堂雪域皇朝最为强大的暗黑势力居然还查不到一个人的真正身份吗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一堆废物吗”

    掀飞的厚重书本齐刷刷地打在跪在地面的影子身上他却是连动也没有动独自承受着来自帝皇的怒气。

    “陛下他们是最近才出现在雪域的属下怀疑他们是来自别国的商人。不然我们不可能查不到他们的身份。”

    “你确定引魂香是在荷苑发出香味的吗”

    “属下敢以性命担保。”

    “继续派人去一定要把神祭找回来。至于那两个兄弟如果他们反抗的话该怎么做不用朕来教你吧”

    “属下明白。”

    华丽的房间一室甜腻的气息。雪逐月起身在累极而睡的娇小女子额角轻轻落下一吻。打开房门对着侯在门外的傅寒袂吩咐道“——醒了之后好好服侍她还有关于小九的事情先不要告诉她。”

    高挑妖媚的女子恭顺地低下了头“奴婢知道。”

    高高的巨塔之上雪逐月慵懒地倚在华丽的靠椅上修长的手指扶上形状优美的下巴看着书桌旁边的雪云歌轻启红唇道“哥是怀疑小九就是那个神祭吗”

    “不错”妖媚的双眼轻眯“从小九出现以后那两批人就开始出现的愈见频繁。更何况你不要忘了小九是在什么地方被——发现的。那里距离浴池最近的别院就是挽歌梅苑。而那个神秘人正好就是别院的租用者。”

    “可是小九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根本不符合神祭的外貌这又该作何解释” 指出这个最大的疑问雪逐月皱起了眉头。

    “这个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不过或许世界上有某种药物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身体使之发生异变也不一定。无论如何小九的身份最是可疑毕竟除了我们他也是经常接触到——的人啊”

    “哥你可是觉得是小九在——身上种下了那种奇怪的香味吗”

    “除了他我还真是找不到其他可疑之人了。我已经把他关在了柴房并且透露出我们要离开的消息还有关于雪域神祭的事情。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他还可以一直假装不会露出意思马脚吗”

    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雪云歌绝美妖娆的容颜更加显得邪魅惑人。雪逐月依旧是一脸冷漠随即问道“——那里要怎么交代她喜欢那个孩子。”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很懂事的。就算她再怎么喜欢小九也不会把他看得比我们还重要不是吗这件事情我们还是先告诉她吧或许——还会有更好的想法呢”

    门口响起脚步声不一会一身青衣的萧然便出现在两人面前。

    “主上已经查到关于神祭的事情了。不过或许并不是很完整。”

    “无碍说吧。”

    “神祭无人知道其面容据说神祭常年只待在一个禁闭的神殿里面除了国师的摘星阁便没有一丝一毫的出入自由。因此我们也无法知道神祭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不过神祭还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绝密身份那就是他是当今雪皇德昭帝的私生子。”

    私生子又是一桩皇室丑闻吗不过此事也与他们无关。他们只要知道神祭到底是谁解除——身上那奇怪的香味。

    “萧然那你觉得小九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神祭吗”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的少年雪云歌开口问道。

    “小九公子的确可疑至于是不是神祭属下不敢妄断。”

    “算了你甚少接触小九的确无法判断就连我们不是都只是怀疑吗皇宫那边的人断定了神祭就在荷苑即使那晚身上发出香味的人是。既然这样我们就暂时离开把小九一个人放在荷苑。如果下次他们再来就可以轻易地确定小九的神祭身份了。今晚就行动萧然你先把替身准备好绝对不能让皇宫的人发现了。”

    “至于小九派人看着他不许他跨出柴房一步”

    站起身来雪云歌绝美的容颜闪过看好戏的神色“如果确定是小九立刻把他抓起来不能先让皇宫的人得逞了。”

    “属下立刻就去安排。”

    看着萧然离去的身影雪逐月淡淡道“这个孩子越来越深得我心了。”

    “是啊不愧是我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心腹。不过——的功劳也很大啊”嘴角换上温柔的笑意雪云歌回应着想起他们心中心心念念的小人儿不由得满心温暖。

    临琅华丽的雪白城堡。

    灯光昏暗的密室一个四十左右的锦衣男子眼底划过阴狠的凶光。想不到天上人间居然还会有一批人而且还有一股陌生的势力截住了他的人。除了皇帝还会有谁也会这般看重神祭呢哼不管是谁阻碍了他的道路就是死路一条

    这次的神祭他绝对不会让它照常举行

    “来人”

    “相爷。”

    “修书一封马上送往吟月。”

    离皇这次我看你让雪域如何在吟月和迟玉面前抬起头来那华丽的盛况我可是很期待呢

    面色阴鹜的男子眼中划过鹰般锐利的光芒。

    蓝瞳雪女:第十七章 谋划阴暗的房间,一个小小的身影卷缩在娇弱的枯草堆上,空气里传来压抑的低声咳嗽。若是走进了,细细观察,酒会发现他全身滚烫,脸颊也通红的不正常。

    绝美小小的孩子,双手抱膝,似乎陷入沉重的梦魇。那是一条长长的通道,很长很长,看不见尽头。他拼命地跑,一直跑着,就算身体已经无力,他也不想停下来。通道是漆黑的,他很害怕他的一生,好像都在这条通道里奔跑。他想要逃出去,他不要眼前四周永远只是一片黑暗。不停地奔跑,前方渐渐地有了光,那一刻,他几乎要枯萎地心中,猛然升起了一股希望有了光,就有了出路,就有了尽头,那光地地方,会不会是广阔地天空,辽阔地自由?心中涌上对未来强烈地渴望,那一刻,就算是死亡,也不能阻止他对光明地向往。

    他终于接触到了光,温暖地,光芒四射地,让他的心激动得颤抖。欢呼一声,他大叫着在光明里跳跃,舞蹈,旋转。几乎沉浸在一种新生得喜悦里。终于,当他停歇下来,开始环顾四周时,他发现了一个让他恐惧的事实。他的四周,都是白色,漫无边际的白色,就像他在最初的时候,都是黑色一样。跳跃激动的心。在瞬间冷却,冰冷,甚至沉寂。这一刻,他突然明白,纯粹的光明就如同纯粹的黑暗,他所追逐的,都是一场幻觉。

    悲伤,铺天盖地的哀伤和绝望,他觉得自己就要心痛的死掉了。沉重儿压抑的空气,几乎让他不能呼吸。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小小的身体,开始了剧烈不要的颤抖,绝美通红的面容,浮现出深刻入骨的悲伤,挣扎,压抑着,想要解脱的不顾一切。这幅脆弱的样子,任何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这样绝美的孩子儿心疼。

    一声轻微却有沉重的叹息,募地响起。黑暗中,隐约出现一个纤细瘦长的身影,走进卷缩在地面的小人儿,抱进了怀里。温暖的纤手,覆上了小九滚烫异常的额头。那一日的他,被扔进池塘里面,也没有及时换洗衣服,定是受凉发烧了,只是想不到,会这样严重。琉璃般的大眼中华划过一丝心疼,对于这个孩子,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无法否认此刻不愿意让他如此难受的心情。只是,为了那个计划,她不得不得这样。掏出藏在怀中的药丸,打开他的口腔送入喂服下,轻轻拍了一下那滑嫩的小脸蛋。纤细的手,开始为了小小的孩子解衣,困了几天,他的衣服肮脏乱而臭,身体不干净,自然好的也不快。沾过温水的毛巾,细心地在光洁地身体上搽拭。再慢慢换上干净地衣物,最后一步,系上一个蝴蝶结地腰带。黑暗中地身影缓缓站立起来,将他放置到一旁干净地,铺上了一床被子地地面,才低低叹息一声,离开了房间。

    昏迷中地小九,隐约感觉到了温暖,却只是那样一瞬间地睁眼,最后深入印象的,却只是一个纤细的背影。

    暗夜,黑暗遮盖了所有的纷乱与繁华,空落的只剩下一片寂静。可是,又会潜伏多少肮脏与晦暗的汹涌。繁华之后的真相,往往就是残酷的,让人不能接受却无法抗拒的存在。

    居高临下的白色巨塔之上,两个修长绝美的身影迎风而立,俯视着黑暗中的一切,仿佛主宰这世间万物之神。或许,只要尝过那种身居高位,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感觉,就如同吸食了鸦片般会上瘾吧。权势,力量,这些,往往都是人们渴望握在手心的东西。可惜,他们也终究不过拭,一颗被权势抚弄的棋子。

    “主上,他们来了。”

    一身黑衣的侍卫突然出现,跪地报告着黑暗中发生的一切。绝美妖艳的男子,看着漫无边际的黑暗夜幕,魅惑而危险地眯起人的双瞳,红唇经启:“等了这么多天,终于来了吗?哼,照计划,把他们引过去吧。”

    “是!”

    两队黑衣男子,训练有素地出现在荷苑。上一次的教训,让他们不敢轻易妄动,这次出动的人,更是经过了精挑细选出来的,一等一的高手。只是为了今晚,务必完成任务。

    点燃手中的引魂香,二十几个黑衣人开始静待为首之人的命令。直到那引魂香开始冒出细长的白烟,才示意身边的人跟上他。其余的人分为两翼,细心观察着荷苑可能出现的警戒。

    毫无阻碍地进入了荷苑,黑衣人脸上浮现惊讶戒备地神色,低声道:“慢着,小心中级。”

    上次地戒备那样森严,他亲眼看到其他兄弟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此刻,他们竟然如此轻易进入别院,实在是说不通。除非,那两个男子早就准备好了一切,等着他们瓮中抓鳖。眼底计划戒备 =的精光,男子挥手示意道:“你们几个,先守在外面;其余的人,随握来。”

    远处的巨塔之上,绝美的男子笑得诡异。“倒不是蠢货,不过,他以为那样就有用吗?”

    清冷若连得男子眼底溢满了恶毒的意味,“哥,要怎么办?”

    “你说呢?“对上双生哥哥那充满玩味的笑意,两张一模一样的绝美容颜,恍如坠世而来,嗜血而生的妖精,邪恶而妖美的,让人无法呼吸。

    顺这魂香的指引,几个和黑衣人出现了荷苑的后院。逐渐浓烈的香味,让他们蒙上黑巾的脸上,浮现了惊喜的笑意。

    可是,这一切,都被后面那一双双的眼睛,看得仔仔细细。太高兴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