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58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云顶游戏官方网站云顶集团400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的他们,没有发现那原本跟在他们身后的同伴,已经不见了踪影。不远处的墙壁旁,布满了残肢断体,以及满地的血腥。十几个黑衣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早就已经失去了呼吸。

    “主上,他们朝着后院去了。”

    眼底划过很毒的精光,去了后院,那么,小就是神祭的可能,他们就已经可以确定了一半!即使,他们已经刻意,在靠近后院的方圆之地,早就撒上了一种味道,一种刻意浑淆和故意八那群人,引进后院的味道。可是,如果小九不是神祭,他们一到后院,九会立刻明白过来自己中计,到时候再杀了他们也不迟。而如果,小九就是神祭的话,那味道,才会真的越来越浓烈。

    小九啊小九,今晚上的你,是在也逃不过了。怪就怪在,你动了不该动的人,子找死路!

    不安的从梦魇中惊醒过来,小九搽了搽额角的细汗,心情异常沉重。深呼吸一口气,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居然被换掉了。粉色的女装,腰际那一朵大大的蝴蝶结,额角细小的青筋跳了几下,小九分不清此刻是喜是怒的心情。

    那个死女人……

    他该感谢她吗?可是,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死女人,那两个男人不是很在乎她吗,居然都不敢反抗!只要她为他说一句话,那两个男人,定然会放了他。可是,惨淡一笑,自己凭什么,要那个女人如此呢?

    感冒已经好了,惊喜地发现自己胸口居然有一股暖流在涌动,此刻的他,欣喜若狂,就要到那一刻了吗?从今以后,他就只是他了吗?可以不用在承担那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吗?

    小小的孩子,突然在此刻,喜极而泣。良久,才平息下来。

    渐渐的,却觉得不太对劲。空气里有着奇怪的味道,可是,却异常熟悉。即使没有武功,小九的警觉度却是一流的,只是,那个味道,为什么那样熟悉,熟悉得让他,想要呕吐!

    脸色慕地一变,该死的,他怎么忘记了还有那个东西!继而讽刺一笑,现在他还怕什么,就算有了那个东西,也没有用处了。呵呵,覆上自己跳动沉稳的心脉,绝美的孩子,脸上露出一个恶意的微笑。

    高高的巨塔之上一个带着急促的脚步声缓缓响起侍卫出现在两个绝美的男子面前紧张道“主上他们到了后院观察了一会就撤退了”

    “什么”一掌拍在旁边的书桌上结实的玉桌就这么猛然粉碎。雪云歌有些挫败难道他猜错了

    “哥难道小九不是神祭”雪逐月也是满脸疑惑。他们竟然离开了那么就表示房间里没有他们要找的人。怎么会这样除了小九还有谁会有这样的嫌疑满以为他们这次可以抓到神祭解除——身上的异常想不到到头来居然会是一场空

    “主主上他们要怎么解决”有些胆怯开口侍卫脸上有着敬畏和不安。狠狠地扫视了他一眼雪云歌怒道“这种事情还要我告诉你怎么做吗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是是属下这就去”

    “慢着”叫住那个侍卫却是一旁的雪逐月。

    “哥你今天的反应过激了。”

    压抑自己的怒气雪云歌知道自己是在迁怒可是那又怎样他想要杀人就杀人又有谁能阻挡事关——他怎能轻易接受现在这个没有结果的事实。 ,< g%}P/

    CzG[S\{+

    “哥好了。别急虽然小九不是神祭让我们出乎意外但是那批人却是不能杀掉的。没有找到神祭他们必然不会罢休。只要派人跟着他们最好能够混进皇宫。这样子才能对我们有所帮助啊”

    温言分析着最有利的一面雪逐月示意侍卫下去照做。哥难得这样失控一次呢居然比易怒的自己还要冲动。即使心中焦急他仔细检查过——的身体可以确定没有什么大碍的。或许那个神秘的神祭要做的只是混淆皇宫那群人的视听而已到没有想过要伤害。只是这几日他们的麻烦恐怕要接踵而至了。

    “哥我们不能急躁未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呢你一向比我冷静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我知道。”疲惫地揉了揉眉心雪云歌凶狠道“小九没有了怀疑——会更喜欢他的。上次那个小子咬了——那双脏手居然放到了——胸口上。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把他那双手砍下来”

    “什么那个家伙居然摸了——的胸口”

    雪逐月脸色也变得阴沉难怪哥这么生气。这次神祭不是小九哥就没有了借口让——远离那个小子甚至不能以此赶走他以后他们还要继续忍受——对他的亲昵吗光是想到这里两人就觉得胸口一阵闷气上涌恨不得杀人来发泄

    他们的爱来的那样霸道和占有不管是谁都不允许靠近他们心中唯一的牵属哪管对方是老是少是男是女只要她的心中除了他们再也没有别的存在。

    “那个小子多关几天再放出来”

    谋划了几天居然却是一场空反而洗清了小九的怀疑。这与他们原本所想的完全背道而驰不甘的神色浮上绝美的容颜。即使这样也要多给那小子一点苦头吃否则他们怎么咽的下这口气

    华丽的房间顾唯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哥哥们这几天为了那个计划好像每晚有急事要出去处理所以她偷偷地跑到关小九的地方在袂袂的掩护下现在才回来。幸好哥哥还没有回来。

    不会发现她出去做了什么只是此刻的她却是睡不着觉。其实怜惜小九却也怀疑他。不管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她都没有关系。就像同意哥哥们这次的计划她最在意的人是他们啊看他们因为小九而大大吃醋的样子她的心理就像抹了蜜一般的甜蜜。其实小九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他们却这样在乎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哥哥们对她强烈的占有欲她不是从小就那么清楚吗就连青姨他们都不允许自己的太过接近。而袂袂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忠心和她需要有个丫鬟怕是也早就被他们赶到不知道哪个地方去了吧。

    这样子霸道的哥哥啊她就是那么喜欢啊

    蓝瞳雪女:第十八章 帝临自那群人走后,雪云歌和雪逐月便决定了不再继续住在荷苑。不过,他们却出其不意地搬到了挽歌梅苑。而小九,在柴房关了整整五天,多亏了顾唯一每天甜言蜜语地给两个哥哥灌米汤,不停献吻献身的,才放了出来。顾唯一一直以为,雪云歌和雪逐月是为了小九咬她的事情而惩罚她,却不知道,他们却是因为不能赶走他,而在故意整他,以发泄心中的怒气。

    顾唯一越是为小九求情,他们就越是生气,而这怒气,自然要全部奉还到小九身上。因此,柴房里的小九,一天或许只有一顿饭,或者没有水喝,或者被子不见了,或者半夜突然下起了雨,抬头发现房子破了一个大洞。即使莫名其妙,可怜的小九,却只能忍气吞声,过了几天乞丐般的日子。

    小九出来的时候,是被傅寒袂抱着到挽歌梅苑的。只顾着进入别院的傅寒袂,没有去观察小九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发现那一刻,怀中小小的孩子,蓦然突变的脸色。随即,便隐去了。

    顾唯一没有在小九出来的时候去看他,因为她根本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熟了,那个晚上,哥哥不知怎么的,两个人一起要了她很久。要知道除了第一次,他们后来几乎从来没有同时占有过她。哥哥估计她的身体,从来都是温柔的,昨天晚上,却那样与她肆意纠缠。殊不知,他们就是故意的,不要让她有力气去看那个可恶的小子。

    雪域,皇宫。

    “又失败了?”上位的帝王,面无表情,此刻的他,有些暴风雨来前的宁静。

    “是。”

    “影你知道朕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强烈的杀气在蔓延,影平凡的面容浮现出坚毅,Txt⑧4.с0m开口道:“陛下,荷苑已经没有人了,他们早就发现了,昨晚上只是对我们布了一个局。而且,属下并没有发现神祭大人。”

    苍老而不失威严的帝王,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影,你这是在为自己开脱吗?”

    “属下不敢,陛下,属下以为,我们就这样强行想要抓回神祭大人,是不可能的。”

    “那你要朕怎么办?朕已经向国师承诺,一定会把神祭带回来!”

    “陛下,那两个男子,处处与我们作对。或许,他们是神祭大人手下之人也说不定。属下斗胆,陛下可以亲自去见神祭大人,这样,神祭大人回来的可能性才会比较大些。”

    “你是说,要我去天上人间,请他回来吗?”眯起双眼,德昭帝脸上的表情不明。

    影看了他一眼,鼓起勇气道:“毕竟,神祭大人是陛下的亲子,只要陛下晓以大义,神祭大人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亲子吗?可是,朕却知道,那个孩子,恨我入骨啊!可是,为了就要到来的祭奠,为了雪域,又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呢?

    委顿地坐在了龙椅之上,德昭帝语气有些疲倦,“这次就饶了你,准备一下吧,择日,朕微服出宫。”

    左相府。

    依旧是那个沉静的书房,锦衣绸缎的中年男子,不疾不徐地放飞了手中的信鸽。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相爷,皇宫传出消息,皇会在今晚出宫。”

    突然出现在黑暗中的男子声音响起,锦衣男子鹰眉微皱,问道:“出宫,他出宫做什么?”

    “据许公公说,陛下好像决定出去一个叫天上人间的地方。应该是找人,属下想一定是神祭大人,相爷,要属下派出杀手吗?”

    “那是自然,派人跟着,如果看到神祭,杀无赦!至于他,现在还不到要他死的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属下明白,定不让相爷失望。”

    已是黄昏,喧嚣的街道,一辆奢贵豪华的马车,缓缓驶进了临琅最为繁华的富人街区。驾车的马夫,是一个三十左右的英武男子,只是他的面容平凡,还带有一股冷漠之气,倒是让四周好奇的人不敢靠近。马车到了临琅最为威名的雪风楼,停了下来。雪风楼,是一座酒楼,也是一个客栈。它里面的装扮大气奢贵,虽然比不上天上人间的精致华美,但是,两个地方却不是一个性质,也根本无法比较。

    马车停下之后,车门打开,露出一张有些女气,淡淡妆白的瘦小男子。瘦小男子走下马车,在一旁掀开了车帘,而随后,走出一个五十左右的半鬓斑白的老者,赶车的青年男子上前,小心翼翼地将老者扶下马车。那粉脸的男子便上前,对着雪风楼大殿的掌柜细声高傲道:“给咱,给我来一个雅间,还有,备好酒菜,候着。”

    “好咧,服务员,带这几位客人上二楼雅间,客人慢走。”掌柜的笑容可掬,那粉脸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一个打扮简洁的少年上前来,领着他们上了二楼。

    关上房门,青年男子和粉脸男子便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陛下,影卫这一路都在暗中跟着我们。属下已经打听到消息,那两个男子居然搬到了挽歌梅苑,属下猜想他们一定和神祭大人脱不了关系。”

    “朕知道了,你去送上拜帖吧,今晚,我要亲自去一趟挽歌梅苑。”

    粉脸的太监公公确实不满地皱起了眉:“陛下身体金贵,怎么屈尊去那种小地方,要咱家说,该要那些庶民前来拜见陛下才是!”

    “许公公,朕做的决定还要你来质疑吗?”威严的声音,让许公公立刻变了脸,跪在地面求饶道:“卑职不敢,还望陛下恕罪啊!”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