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6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优德游戏app官网优德w88体育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下,你的忧虑我们知道,可是,我要明确地告诉你一点,神祭,并不在我们这里。”

    德昭帝变了脸色,沉声,有些微恼:“雪公子可不要再继续与朕打哑谜了,如果神祭不在尊舍,那么引魂香为何会发出作用?”

    “实不相瞒,或许神祭曾经来过陋舍,并且在小妹身上做了手脚。因为那晚的香味,其实是从舍妹身上散发出来,才把陛下的人引了过来。”

    “不可能!”摇了摇头,德昭帝厉声道:“雪凝露是国师专门赐给神祭的,这个世上除了国师,没有人会有。就连神祭,在每次沐浴的时候,都是由国师派去的侍女亲子倒在浴池才能进去洗净自己的。而且,这种香味,除了长年累月的熏染,是不可能在一个人身体上出现的。”

    听到此言,雪云歌与雪逐月也同时皱起了眉。如果真如陛下所说,那么,一一身上的香味又作何解释?小九的疑惑已经解除,那么,还会有谁有机会对一一动手脚?

    “陛下,我们没有必要骗你,实不相瞒,我们也在找神祭,希望可以解除舍妹身上的异常。”开口回道,雪云歌的声音显得异常诚恳。

    “光凭你只言片语,怎可取信于人?”

    眯起眼睛,德昭帝显然并不相信。

    天上人间,挽歌梅苑。

    暗夜中,几个黑衣人灵敏地出现在了一座华丽的别院面前,训练有素地攀上了墙壁,几个身影落在了暗处树丛的阴影里,瞬间不见了踪影。在看到他们进去了之后,又有几个黑衣人出现,对着暗黑的空气,撒下了一片透明无味的粉末,不一会便蔓延,无声无息。

    精致的房间,一个娇小的身影在华丽的大床上若隐若现。黑暗中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身影,抱起床上的女子,便跃身离开了。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香味,久久不散。

    别院之中,是死一般的寂静。

    蓝瞳雪女:第十九章 蓝瞳雪女“那么,陛下是想要怎么样?”

    “如果,真如雪公子所说,是令妹的话,那么,只要将令妹请上来,做个鉴定就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却是一直沉默不言的雪云歌,此刻,那张冰莲般的绝美容颜布满怒气,如果不是顾忌到对方的身份,此刻的他,一定会不顾一切上前,杀了眼前这个老者吧。

    “月!”喝住身边暴怒的弟弟,雪云歌厉声道:“住嘴!”看似是为了德昭帝而斥责自己的兄弟,却只有雪逐月知道,此刻哥心中的杀意和怒气,并不比他少。可是,眼前这个人,是雪域的皇帝,他们,还不能得罪。

    或许没有想到两兄弟对自家妹妹如此在乎,德昭帝脸上有些讶然。可是,他并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想法,就算神祭真的不在他们这里,但是,引魂香却不可能出错。即使最后找不到神祭,那个能够让引魂香发出指引的人,或许也能够让雪莲绽放才是。任何一个细微的可能,现在,他都不愿意放过。那个孩子,是他太过放任他,才让他在不知不觉之间有了那么强大的势力,甚至逃开了他的掌控。心中后悔吗?却是道不清说不明。

    僵持中,屋里突然响起一阵铃铛清脆的声音。雪云歌与雪逐月脸色一变,而那个车夫却下意识地护在了德昭帝身前。

    该死,他们因为皇帝的到来,把大部分的警戒都迁到了书房,却不想被人转了空子,反而对一一突袭。脸色阴沉地看着德昭帝,雪云歌咬牙道:“陛下此举是何意?”

    “只是不劳烦雪公子,我们亲自将小姐请过来了而已。”嘴角挂起狡猾的笑意,德昭帝对着空气大手一挥,十几个黑衣人从天而降。而其中一人肩上,扛着的那个白色身影,不是顾唯一是谁?

    “卑鄙!”

    不置可否地笑笑,德昭帝道:“带上来。”

    黑衣人将肩上的女子抱了过去,德昭帝示意属下之人点燃引魂香,果然,一股浓烈的香味从女子身上蔓延出来。拧起眉头,德昭帝惊道:“果然如此,此事实在是太过怪异。她不是神祭,可是为什么却会有这样的能力?”

    想了想,德昭帝却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珠子,放到了顾唯一手心,只见那颗透明的珠子,瞬间发出了刺眼的亮光。照的整个房间都微微闪动着。

    “不可能!”

    为什么会这样?神祭的测试,落儿是的的确确通过了的,并且也得到了国师的认可。那么眼前这个女子,又该怎么解释?难道,这个世上,会有两个神祭的存在吗?

    眼见心爱之人身上发生的异常,雪云歌与雪逐月皆是担忧异常。眼中阴厉之色闪过,雪逐月指尖聚起内力,想要趁着德昭帝失神之际,夺过顾唯一。却不想,手才刚刚要伸出,便被一双大掌给拦住了。

    而此时,情况确突然出现了急转。只见那十几个黑衣人统统跌倒在地,而德昭帝,也是突然失力,跌坐在了椅子上。而他怀中的女子,却突然睁开眼睛站了起来,笑嘻嘻地脱离了他的掌控。

    “这就是皇帝吗?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怎么样,双腿麻痹的滋味好受吗?”仔细打量了一番椅子上双腿无力的老者,中了她的残肢,自然是动不了的。顾唯一瘪瘪嘴,转身,走到了雪云歌和雪逐月身边。笑着将她拥入怀中,点了点她的小鼻子,雪云歌的眼底却包含宠溺。

    “小调皮。”

    雪逐月也开始恍然大悟,难怪哥刚才要阻止他,原来是看破了这个机灵鬼的动作。失笑,他们的一一,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柔弱的少女了,不是吗?

    动弹不得的德昭帝,却丝毫没有一丝惧怕或是颓败之态,苍老的面容反而露出赞赏的神色。

    “小姑娘本事不错啊,居然这样轻易地反败为胜,还将我手下的侍卫统统迷倒了。”

    顾唯一耸耸肩,她全身是毒,那些小小的秘药怎么可能难得到她。只是,现在的情况要怎么处理呢?看样子,自己身上,似乎有隐藏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呢!她知道自己身上那种突然散发出的香味,可是,她却并不是什么神祭啊!那么,这一切的异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九不是神祭,但是好像所有奇怪的一切,都是小九出现之后发生的。而自己,除了小九,也没有接触过什么陌生人。只有那一天,在雪地里看到的白色身影,可是,那时候她只是远远地看着他而已,因此,也不太可能。

    那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

    “皇帝,你确定只有神祭,才能发出那种香味吗?”

    “雪凝露乃是国师亲赐,而引魂香也是国师给朕的,这一切,绝不会有错。可是,朕想不通,为什么这一切的反应,却在你身上出现了?”

    国师,听这个皇帝三句不离此人,看样子,国师在雪域的地位,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很高啊!

    “国师说的话就是对的吗?说不定他骗你呢!”顾唯一不以为然,德昭帝却仿佛被人踩了尾巴一样,怒道:“休得对国师不敬!国师乃是我雪域不可动摇的存在!”

    “哼,那我又该怎么解释?照你说的,那个神祭,应该是我才对!”

    顾唯一没有想到,她这无意之间说出的一番话,却让德昭帝茅塞顿开。既然落儿不愿意做神祭,而眼前这个女子又有着神祭才能拥有的能力,那么,李代桃僵也未免不可。反正神祭的面容,在这世上除了少数几人,根本甚少有人知道。只要让这个女子做了神祭,那么雪神祭典之事他也不用再担心;而落儿,也可以得到他想要的自由,他,也算是成全了他吧。

    想到此,德昭帝心中便有了计较。笑着看向顾唯一,柔声道:“姑娘可知,神祭在我雪域,代表了多大的尊崇?”

    “我不知道。”

    雪云歌和雪逐月见状,却是皱起了眉,这个老皇帝,怎么突然扯到这事上了?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有雪域子民的崇敬和膜拜,甚至还会有超于帝王的权利,这就是神祭所拥有的尊崇。”缓缓开口,德昭帝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极致的诱惑。

    聪明如顾唯一和雪家兄弟,自然明白了此刻德昭帝话中的含义。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个趴在椅子上还维持着皇家风范的帝王,顾唯一道:“皇帝的意思,是在诱惑我去当神祭咯!”

    心中的想法被看穿,德昭帝也没有丝毫不好意思,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怎么样,姑娘要不要考虑一下?做我雪域的神祭,荣华富贵,这一世你都享用不尽!”

    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顾唯一咯咯地笑了起来,几乎是喘不过气的,被雪逐月在怀里。良久,才抬起头。

    “皇帝啊,你觉得我像是少了荣华富贵的人吗?我们拥有的钱财,已经都是一辈子都用不完的了。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个可笑的要求?”皇帝,也不过如此,肤浅至极!“那么,你想要什么,朕都可以答应!”

    为了雪域,他必须要得到这个女子,不计任何代价!

    知道德昭帝为什么要这样坚定地要自己去做神祭,|小説巴士論壜|可是,她没有义务去做与她无关的事情不是吗?

    “陛下,你不用多费唇舌了。敬你是雪域的皇帝,今天的事情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希望以后,陛下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冷冷地开口,雪云歌的表情很是冷漠。“哼!”见他们如此,德昭帝的语气也强硬起来,“既然你们知道朕是这雪域的皇帝,那么,你们就休想拒绝!如果你们不答应,我会让你们在雪域根本生存不下去!”

    危险地眯起双瞳,雪逐月阴冷道:“陛下还真是有王者风范呢,可是,陛下不要忘了,现在,您还在我们手上呢!您说,如果我们杀了你,这上世上,又会有多少个人知道呢?”“那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杀了朕了!”笑得傲然的德昭帝从怀中掏出一个管筒,“你以为朕会如此大意,只派了那么几个影卫来吗?只要朕拉动手上这个,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御林军到来。那时,我看你们是插翅也难飞!”

    “你!”这个阴险的皇帝!

    “哥!”拦住一旁躁动不安的雪逐月,顾唯一摇摇头。其实,就算有御林军,凭他们几人的本事,也是可以逃开的。但是,唯居,还有天上人间,以及唯居旗下的众多产业,他们可不能莽撞地失掉了几年辛苦创建的基业。虽然他们可以同归于尽,停止所有的经济运行而让雪域巨大损失,但是现在这样子却不值得他们如此。

    压抑着心中的怒气,顾唯一看着德昭帝道:“不愧是陛下,好手段。可是,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就向你臣服。做你雪域的神祭是不可能,我只能答应两个月后的雪神祭典为你雪域脱困,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的几个要求。如若不然,我们倒是不介意和陛下,一起去这阴曹地府逛逛!”

    知道自己的威胁已经起到了作用,而这也是对方最后能容忍的极限。德昭帝想了一想,还是先解决不久之后的祭典最为重要。至于以后,时间还长着不是吗?

    “说说看。”

    “我要你答应将雪域森林的归属权给我们,而且,要对我们许下一个承诺,允许我们手的任何生意在雪域走通!”

    沉吟一番,德昭帝道:“你们想要雪域森林倒是不难,可是,这后面一条,朕要考虑考虑。”德昭帝不是傻子,任何生意,那么岂不是整个雪域的经济,都会被掌控在他们手中,这小姑娘,胃口可真大啊!

    冷笑,顾唯一继续道:“若是陛下觉得这个要求过分了,那么,只要陛下答应准许我们其中一项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