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65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0100kjcom第一开奖天线宝宝六资料彩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大殿,是一片严肃的寂静。随着内侍的一声传唤,不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面色激动而又崇敬地朝着声音那个方向看去。

    “国师到!”

    空旷的大殿,出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没有侍婢的陪同,那是一个淡然而又高贵的存在。男子身材修长,华丽精致的雪白长袍,将他的身形衬托的更加出色。三千银丝,晶亮如雪,没有束起而是直直的披泻在肩,却更显得飘逸绝尘,不似凡人。微扬起的头,露出一张绝美的让天地为之失色的容颜。他的美,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极致,所有的人,在看到他的一霎那,都会不由自主地凝神屏息,被惊艳,却是仰慕和尊崇,不带一丝亵渎。如果,有谁会对国师质疑,但是,只要在看到他的第一眼,没有人,不会为他折服。就算并没有见识过国师的过人之处,只要见过那双宛如深潭般幽深和淡然的难以琢磨的双瞳,都会不由自主地害怕,然后懂得,国师在雪域的地位,根本无法由得旁人质疑。

    众人的视线,随着那个白影而动。国师的风采,除了祭典这一天,普通人根本无法见到。而神祭,更是雪域最为神秘的存在,他们只能看到神祭的身影,却永远无法看到神祭的面容,因为,那是完全奉献给雪神的。

    “陛下。”对着龙椅之上的德昭帝微微点头,国师便上前,坐在了旁边的金饰大椅之上,左边的银饰大椅,自然是留给神祭的。看了一眼那个空落的座位,绝美淡然的面容,却突然涌上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只是,那低垂的绝美头颅,没有人会注意那高傲神圣的不可侵犯的男子,脸上究竟会有怎样的表情。

    等候了一会,内侍的声音又开始响起:“神祭大人到。”

    同样的一身白衣,若说国师是绝美如仙,神祭就是那雪山之巅的雪莲,就如同雪域的圣物一般,是一个干净的,极致的白。即使被那长长的帽檐遮住了面容,却让人无法克制在见到那个纤细身影时,莫名一动的感觉。

    缓缓靠近,顾唯一一步一步慢慢前进,心底确实无法遏制的心跳如鼓。还好别人看不见她的表情,想到这里,又有些安心。抬起头,按照学习了一个月的步伐和速度,朝着大殿中心走去。

    只是,那坐在皇帝身边的男子,银发如雪,不就是那日见面的千雅暮吗?能够做到那个位置的人,那么,他便是雪域的国师了吗?心中莫名有些失落,他果然,不是自己想象般简单啊。国师,好像这个神祭,都是由国师选出来的,那么,真正的神祭逃跑了,他会不知道吗?疑惑的眼神,看向那个一动不动的身影,绝美淡然的双瞳,遥望着远方,好像什么东西,都不能存在于他的眼底。

    只是,看着他,心中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蔓延。说不清为什么,顾唯一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何况,他的事情,也与自己无关。他是国师,不是那个已经消失了的雅。

    垂下双眸,敛住眼中莫名的神色,却在抬眼的一霎那,看见了一张她永生也无法忘掉的脸孔,那熟悉到让她憎恨的容颜,那个给予她一生最痛的男人——蓝圣凌!

    就算此刻的他只是一身侍卫的衣衫,就算此刻的他看起来似乎平凡无奇,那张脸,那种眼神,是她痛恨的噩梦般的存在!那是吟月的使者坐席,他乔装打扮,到雪域来干什么?不过,现在这不是顾唯一想要去思考的问题了,双拳紧握,心中升起的强烈愤怒和杀意。知道皇帝的声音响起,她才明白过来此刻的场合,她还不能做出什么。不过,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哥哥,一定也知道了吧,蓝圣凌,这一次,我要把你以前对我们所做的,统统如数还给你!

    “神祭请坐吧。”德昭帝看着面前的女子,满意地微笑了起来。这个女子,他相信,今天绝对不会让他失望,至于能不能留下她,他终会有办法的。

    依言坐下,淡淡看了一眼那个隐藏在侍卫之中,眼神却锐利无比,四处打量的男人,顾唯一眯起了眼睛。蓝圣凌,现在的雪域,你也想要染指嘛?可惜,雪域,现在是我们的,由不得你的放肆。既然你自己上门来了,也省去了我们诸多的顾虑和隐患,在雪域将你暗杀,可比在吟月,容易得多。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这一次,我们要让你有来无回!

    此刻的顾唯一,没有想到,为了这一个想法,反而让自己付出了那样惨重的代价。甚至于当她再次面对蓝圣凌时,都无法明白,命运为什么会有这样可笑的安排。让她恨之入骨,却又杀之不得。

    蓝瞳雪女:第二十三章坐定,便是仪式开始的时候了。随着司仪的高声唱诺,大殿中心突然升起一个圆柱形的高台,高台四周是四根雕刻着繁杂花纹的长形柱,中间放置着一个祭祀的神台,一些常用的祭祀用品都完好地摆放在上面。看样子,这个就是国师举行神祈要用的道具了。

    不过,眼前这一切,并没有吸引住顾唯一的视线。她的双眸,一直都锁在人群之中,那个恨不得立即上前将他碎尸万段的男人身上。甚至专注的,有些露骨。还好四周的人,都被突然出现的高台给吸引过去了,没有人注意到她这个神祭的异常。可是,心存侥幸的顾唯一,没有看到她身旁,那个银发男子的视线,也一直紧锁在她的身上。

    许是她的怨念太过强大,那人群中假扮成侍卫的蓝圣凌好像感应到了什么,居然将一直在四周巡视的眼光转向了顾唯一。险险交错的一霎那,顾唯一赶紧别过头,心中却忍不住的一阵狂跳。紧紧握住有些发白的手心,顾唯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蓝圣凌的目光在这边流转了一下,很快便转移了视线。这个时候,他身后的一个侍卫突然上前,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只见蓝圣凌眼神微微一变,瞬间便沉默下来。接着伸出手从怀中掏出了什么物事偷偷塞给了那个侍卫,而那个侍卫也在拿到手之后离开了,蓝圣凌依旧站在那里,面色平静无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皱起眉心,顾唯一有些不安,蓝圣凌是一个对权势极为执着的人,能够让他以一国至尊的身份,像现在这样子假扮成一个低贱的普通侍卫,那么,他所要筹谋的,绝对不简单。不知道哥他们有没有去进行调查,他的突然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现在自己如何心焦也没有办法,一切,都只能等今晚之后,她才能和哥哥们商量对策。

    鼓声雷动,却是神祈即将开始,国师缓缓起身,临走之时,却对着顾唯一思考的身影,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专注于自己心神的顾唯一,却几乎一直没有去注意过他。如果,那时的顾唯一,能够及时发现某些不对,是不是,后面的事情便不会发生的那样惨烈?

    皇宫,隐秘的一处小树林,一个红衣的身影,蹲在旁边的大树旁,颜色犹豫不定。手中的尖刀,很小,却很锋利,但是绝不会置人于死地。拿起,朝着自己的心口比划,却总是在半途放下,犹豫不决。他要不要那样做呢,心口的,一滴血啊!

    左相府,一辆华丽的轿子,突然从左相府的后门驶出,那方向,确实朝着皇宫,没有一丝停顿地向前奔走着。风吹起马车的门帘,路出一个全身被裹在黑袍之中的身影,若隐若现,却是模糊不清。

    大殿,高台之上。

    舞着木剑的白衣银发男子,一举一动,完美而无可挑剔。他的一招一式,都很缓慢,明明是一段平凡无奇的剑舞,却让人心中升起一股异样的神圣之感。祈祷,是的,他给人的感觉,像是在祈祷。每一个转身,每一次身体的摆动,都有一种祈求的气息在向四周传递。沉迷在这剑舞之中的众人,没有发现那舞剑的绝美男子,眼底划过的点点讥诮。愚昧的世人啊,如果不是为了我的神明,你们这些凡人,怎么会有如此荣幸,见识这真正跳给神,献给神的神祈之势。

    我的主,请相信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您。就算是要违背您的意愿,就算会得到您的惩罚,我也绝不放弃。

    绝美的男子,眼底划过坚定的神色,却也隐隐,透出一股嗜血的杀戮。

    舞毕,那神台之上的火炉,突然燃起了熊熊烈焰,而那四条柱子,却在瞬间就是融化的冰块,那些繁复的花纹,却像是有生命般在空中升起旋转。那一刻,就像是神迹出现一般,奇异华美异常,四周的百姓开始欢呼,开始激动地对着那些闪耀着五颜六色的光圈跪拜。

    也是在这一刻,顾唯一见识到了雪域民众对于神的崇拜,难怪,德昭帝费尽心思也要让她进宫,假扮神祭。只是,他真的就凭那股香气和那颗珠子,就这样确定自己有能力,让所谓的冰晶雪莲绽放嘛?还是他在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不过,看着那空中飞舞的奇异的花纹,就好像以前在电视里面看到的奇幻古装剧里面出现的场景一般,让她也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着迷地观看者。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传说中的神嘛?可是如果没有,她是怎么到了这个异世,还有,眼前的这一切,要怎么解释?还是,这也是一个变戏法呢?顾唯一在心中迷惑,挣扎的怀疑。

    随着神祈的结束,便是该由她这个假冒的神祭,攀上天阶,让冰晶雪莲绽放,让这些人见识所谓的神迹了。整理了自己的思绪,回想着自己将要做的事情和要说的话,顾唯一起身。在众人期待注视的目光下,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某些知情之人怀疑的眼神。最为不屑和怀疑的人,便是身居高官席上最上层的左相了。

    不动声色的和使者席上的蓝圣凌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再顾唯一即将要上台的一刻,左相却突然起身,恭敬地对着位于最上端龙椅之上的德昭帝沉声开口道。

    “陛下,每年的雪神祭奠,老臣有幸见识神祭大人的风姿。因为一直仰慕神祭大人,老臣对于神祭大人还是观察的极为仔细的。只是,为何一年不见,神祭大人似乎矮小了不少,而且,身子也这样纤细瘦弱了。莫非,神祭大人是有什么不适之处嘛?老臣家中正好有位神医,不知陛下可否允许老臣献上这一份诚心呢?”

    开始向前的脚步,却在听见左相这一番话时骤然停下,该死的左老头,上次如果不是因为他,自己怎么会堕落悬崖。现在的他居然怀疑自己的身份,不愧是要和德昭帝相争相斗的一只老狐狸。

    居然这么快就得到自己假冒的消息了,“身材矮小,纤细瘦弱”,摆明了就是说这个神祭不对劲。再加上一个神医,只要一把脉,便会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他的目的,怕就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穿自己的身份吧。这样子,德昭帝不仅失信于他的子民,更是在其余两国使者面前丢尽了颜面,这一招,果然狠毒啊!就算德昭帝还可以继续坐这个皇帝的位置,却再也没有了在民间的威信。这个位子,也是坐不稳固的吧。而其他两国,则会有借口故意对雪城找茬,甚至还会故意安排某种事端,蓄意挑起战争。

    讥讽地勾起嘴角,顾唯一转身,倒要看看德昭帝怎么解决这个麻烦。雪城的兴衰,与她没有关系,答应做神祭只不过是来自于德昭帝的威胁和一个交易。就算是她被揭穿了身份又怎么样,哥哥就在不远处,甚至马上就可以带着她一走了之。她不想做个失信之人,但是,这一切也要看德昭帝自己的能力了。帮他吗,老实说,顾唯一没有想过。

    位于龙椅之上的德昭帝,即使心中明白左相已经看穿了什么,想要做的是什么,却依旧面不改色道:“左相言重了,神祭主要是为了准备今日的祭典,才会有些操劳憔悴。休息几日就好了,更何况,神祭的一切,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是献给了雪神的,怎么能够允许一些庸俗的凡人来亵渎呢!”软中带硬的一番话,甚至暗讽左相的手下不过是一个俗人,或许,这庸俗之人,指的其实是左相吧。德昭帝不愧是一国之帝,岂是那么容易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

    被反将了一记,左相心中气得不轻,却还是强笑道:“既如此,那就算了。只是,希望神祭大人一会在祭典的时候,不要出现什么问题才好。”

    “那是自然,神祭是天赐之子,是呼唤雪神的桥梁,自然会让雪神赐予我们雪域繁荣与昌盛。听左相这语气,似乎是希望神祭在祭典出事情一样,如果真是这样,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