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69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足球胜负预测分析2016年全年开奖记录表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然的气质,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一些崇拜雪神的百姓,都忍不住纷纷跪了下来。就来一些朝中的官员,也都在她的威慑下,脚下发软地踉跄跪下了。而一旁的左相,看见这一幕之后,竟然也慢慢跪下,其余的官员看了,也纷纷效仿,一时间,整个大殿都是下跪的人群。除了一直坐在椅上的顾唯一,吟月和迟玉的使者,以及气的愤然起身的德昭帝。

    他不相信,就算这个女子银发蓝瞳,他也绝对不会相信。如果她真的是雪女,怎么可能出现在别国的手上,要知道,雪神是雪域的守护,她怎么能够和别国的人一起,与雪域为敌。

    “你是谁,你说你是雪神,有何凭证?”怀疑的眼光,紧锁在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身上。

    “陛下,还需要什么凭证吗?雪女站在这里,就已经是一个铁铮铮的事实了。”吟月使者一脸的得意,“难道,世界上还会有人,如同雪神一般特殊吗?陛下如此质疑雪神,难道陛下对雪神的信仰,只不过是对世人虚假的承诺吗?还是,想要凭借这个,博取雪域这众多单纯百姓的信任,巩固你雪皇的地位!”

    此话一出,众多怀疑的视线,纷纷看向了德昭帝。不止殿外的百姓,还有众多的大臣,那种质疑的视线,让德昭帝一阵心寒。就连之前他准备好的人,居然都以那种异样的眼光看着他。

    “你们,大胆!居然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迷了心智了吗?”大喝一声,德昭帝面色铁青。“就凭那一头银发和蓝瞳,就可以如此轻易断定对方是雪女了吗?发色和眸色,都是可以用药物改变的,这有何难!”

    此话一出,一些百姓和官员倒是也开始有些怀疑,雪女乃是神明,岂是那么轻易现世的,他们这等凡人,哪有这样轻易就能窥见真容。但是,他们也不敢太过放肆,若真的是雪女,他们岂不是太过莽撞。这诸多顾虑之下,倒是显得大殿突然一片安静。

    “雪域之皇,逆天而行,非是尔等明君,当逐之!如若不然,雪域将三年断粮,寸草不生!”

    见众人动摇,那女子突然开口,语出惊人。

    蓝瞳雪女:第二十七章断粮三年,寸草不生!

    不管对方究竟是不是雪神,这一刻,他们害怕了。对于雪域这样一个靠天吃饭的国度,那将是比死还难受的惩罚。许多单纯的百姓,都纷纷不安而虔诚地祈求道:“雪神息怒,千万不要生气啊!”

    “请雪神息怒,不要处罚我雪域子民!若雪域真有什么过错,我愿意一力承担,有什么惩罚,就冲我来就好!只求雪神,千万不要牵连了这些无辜百姓!”

    人群中响起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这声音,却是如此让雪域的百姓感激和心安。在这样危机的时刻,居然愿意独自承担雪神的怒火,只为了不伤害到他们。这样的胸怀,是何等的广阔!随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那人,却是一直以来,深受百姓好评,忠君爱民的左相大人!左相的善名,在民间是广为流传的,他不仅爱民如子,还时常救济贫民,主持了许多赈灾大举。很多民众都受过他的恩惠,对他感恩戴德。对于百姓来说,帝王就算再亲切,也是高不可攀,拥有遥远距离的存在。而那些大臣官员,尤其是亲自和民众接触,深得民心的官,才会是民众利益的代表。他们心中的信任,很明显地偏向了一旁一副忧国忧民表现的左相。而此刻的德昭帝,显然成了牺牲百姓,不得人心的孤家寡人。

    “是左相大人!左相大人为我们雪域向雪神求情呢!”对于这些单纯的民众,有一个为了他们利益着想的领导者,便等于看到了光明。

    “左相大人一定有办法,让雪神息怒的!”

    “我们雪域有救了!”……

    这个时候,民众基本忘却了德昭帝的存在,再加上雪神刚刚说的话,他们没有胆子触怒龙威,但是更没有胆子违抗雪神。雪神的话,已经在他们心中种下怀疑。逆天而行的帝王,是会受到雪神惩罚的,而德昭帝,便是那个罪魁祸首。他们没有立刻声讨,要求他退位,已经是比较轻松的反应了。

    几欲杀人的眼光,投射到那一旁跪在地上,要为雪域舍身的男子身上,德昭帝算是明白了他们今天的目的。想要借助雪神的力量,在所有的雪域百姓面前,逼他退位是吗?果真是好计谋啊,现在的他,已经是进退维谷,毫无办法了。

    戏剧式的一幕,顾唯一几乎是立刻,就想明白了这一场闹剧的最终目的。一旁观察了许久,那个所谓的神女,根本就是一个看起来面部表情僵硬的木偶,一举一动,好像是被操控的机器人一样,生硬而艰涩。她的眼睛虽然是蓝瞳,却是睁得大大,毫无神采。这样的表情,远远看去,给人一种冷漠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气质。难怪那些愚昧的,并对雪神万分崇敬的民众,如此轻易被干扰了心智。现在的百姓,都被女子口中的惩罚所威慑,哪里还有精力去细想会不会是什么陷阱。更何况还有一个“深得民心”的左相在一旁推波助澜,德昭帝,根本没有什么大的胜算。

    “众位爱卿和民众听朕说,千万不要被这个妖女迷惑了心神!若她真是雪女,为何神祭大人都没有任何预兆和反应?对了,国师!”冲着身边的一个小太监大吼道:“快去把国师请来!”

    “大家都知道神祭大人是雪神的忠实奴仆,可是大家看看,神祭大人对于这个所谓的雪神,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因此,这个妖女,是在骗人的!”

    臭老头,居然又把皮球踢到了她身上!他把她当成什么,一个挡箭牌吗?还没等到她开口,那个所谓的雪女的声音便响了起来。

    “她不是神祭,神祭是男子,她是冒牌的。”

    “你凭什么这样说!刚刚神祭让冰晶雪莲绽放,那是所有人都亲眼看见,你有何证据来说神祭是假?”

    对啊,刚刚神祭,却是让雪莲绽放了,那幕神迹,他们永生难忘,怎么可能有假呢?小声的交谈着,百姓们显然已经迷惘了。

    冷冷一笑,那女子冷然道:“小小把戏,那有何难,本神女立刻就可以让大家再看一次雪莲绽放!”

    什么?再开放一次?面对众人惊愕的视线,那女子面不改色,对着天空突然结出了一个复杂的手势,顿时,一缕银光从她手上出现,朝着祭台的方向飞去。不一会,那高高的祭台之上,八瓣雪莲争先突兀的开放,在空中发出强烈的光线,刺激着人们的眼球。如此神迹,一些百姓又纷纷跪下,并且对于女子是雪神的事情,深信不疑。反而真正对德昭帝,有了排斥和质疑起来。

    这一幕情况,让德昭帝蓦然失神,不敢置信地跌坐在龙椅之上。而顾唯一,从头至尾,都不曾开口说过一句话。

    暗处,离大殿不远的一处宫殿。

    “主上,大殿有变!”一袭青衣的萧然,脚下的步伐加快,直直冲到了雪云歌和雪逐月的房间。

    “何事如此急躁?”不满地皱起了眉头,雪云歌开口。

    “主上,大殿出现了一个银发蓝瞳的女子,据说她就是真正的雪神!那女子是吟月使者带来的,现在,多数百姓和朝中大臣都相信了那女子,德昭帝此刻境地艰难。”

    “小姐呢”

    “暂时无事只是那女子揭穿了小姐不是神祭的身份。属下担心一旦民众暴动起来小姐会受到牵连。”

    “哼这个倒不必担心一一轻功了得就凭那些人还奈何不了她更何况一一聪明机智有什么状况她是知道如何逃开的。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哥我们还是多派些人手一起过去吧。”

    “不错有蓝圣凌在那里一一始终不会安全。光从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个奇异的女子就这样轻易地掌握了半个雪域比起当年他的手段不知又提高了多少倍。”危险地眯起双瞳蓝圣凌这个男人是他们一生的对手和敌人。

    “主上国师此刻也在向大殿赶去。”

    “他”顿了一下雪云歌缓缓开口“派出手下的人包围整个皇宫。如果他们动起手来只需要渔翁得利就好。”

    “属下明白。”

    “走吧。”

    雪域最后会是谁的那还是未知数呢蓝圣凌你不要得意的太早

    大殿此刻充满了一种剑拔弩张的紧迫压抑感。德昭帝即使被女子的神力所震撼却始终不相信眼前的女子会是雪域的神女。只是现在的他的却有些无力了。百姓的心已经完全相信了那个女子就算真的动起手来他也没有胜算更何况如果那样死的就是自己的百姓他怎么忍心。

    “她说的话没有错。”

    随着一声磁性动听的男音响起一个白衣银发的男子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而在男子身后跟随着一个面容精致的红衣男童。本来灰心至极地德昭帝在看到那一个身影的时候眼神蓦地明亮了起来仿佛看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国师”激动的情绪根本无法掩饰。有了国师今天的这一切一定会很好的解决如是想着的德昭帝却在听到来自银发男子口中的下一句话时心瞬间冰凉下来。

    “这个女子确实不是雪域的神祭她说的没有错。”

    “国国师您您这是什么意思”不敢置信地后退两步德昭帝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难道国师也认为那个女子是真正的雪神吗

    淡淡的看了一眼德昭帝国师却是将自己身后的红衣男童推上前来沉声道“他才是真正的神祭。”

    怎么可能他们的神祭居然会是一个孩子吗四周的百姓和官员都怀疑的看着大殿之上那个精致美丽的男童。

    “国师以往的祭典神祭大人都有出席并且都是成人的身高怎么可能是现在这个孩子”开口的却是左相。

    千雅暮微微一笑“左相武功高强不知有没有听说过措骨呢”

    脸色一变左相沉声道“国师可是指替换掉全身骨血异体重生的措骨吗” 5A Bhj*7

    imL_lw^?

    “看样子左相对武学的修为和探索还是一如当初啊”没哟给与正面的回答国师却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而顾唯一在看到那个孩童的面容时忍不住惊呼出声“小九”

    怎么会是小九他们不是没有怀疑过小九就是神祭可是经过他们的考验不是已经排除了他的可能吗可是如果小九才是真正的神祭那么她顾唯一可真是蠢居然这么久都没有发现。

    还一直将这个定时炸弹当作宝贝一样喜欢。

    大大的黑眸里划过不可掩饰的失望小九不离繁落复杂地看了她一眼却是什么也没有说。现在他不能对她解释什么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一直以来他都没有欺骗过她只是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而已。更何况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落儿”德昭帝也看清了男孩的面容即使这个孩子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可是他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最爱的儿子。他的落儿他不是已经放他自由了吗为什么他会出现在皇宫还变成了孩童的样子

    “国师大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疑惑的目光看向了一边飘然若仙的银发男子。千雅暮看了众人一眼缓缓道。

    “这个世上有一种武功叫做措骨。练成此功者可脱胎换骨以另外一种形态和身体生存并且可以获得一种强大的力量可谓是天下少有的高手。不过措骨的修炼也是痛苦的必须要忍受常人难以承受的剧烈痛楚。所谓剔骨换血便是如此了。”

    剔骨换血吗那会是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