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70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2017马报第51期管家婆马报彩图2017131期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多么惨烈的痛苦落儿居然去修炼了这样的武功吗是他的错一直都没有发现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才让他不惜一切来摆脱神祭这个身份。甚至如此残忍地对待自己。

    “落儿是我的错。”迟暮的帝王发出沉重的叹息。离繁落脸色复杂地看着他嘴唇动了动却无法开口说出什么。就算明白了他的苦衷和好意那么多年的结与恨却让他无法坦然地上前甚至唤他一声“父皇”。

    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幕左相冷冷开口“国师大人就算这个女子不是真正的神祭我们只要将她正法就好。你说这个男童是神祭我们也要看证据才是更何况现在的情况可不是只是关于神祭大人的身份而已”

    “来人把这个冒充神祭侮辱雪神的妖女拉下去”

    “住手”

    一声住手却是来自三个人口中。小九国师还有德昭帝。顾唯一仿佛不知道那个要被拉下去的妖女是她自己一样冷眼看着这一切。抓她就凭这些人也想要对她怎样就算她自己不动手四周埋下的哥哥的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过那三个叫住手的人中国师会出口帮她倒让她觉得惊讶。不知怎么的她隐隐有种感觉现在这个绝美如仙的男子不再是那天温柔地抱着她为她吹笛让她唤他雅的男子了。他只是雪域的国师一个冷漠的傲然的存在。

    “她不是神祭可是她也容不得左相这样对待。”冷漠地看着左相千雅暮开口说道随即转身走到了那个银发蓝瞳的女子面前诡异的笑了。

    “而你也不是什么雪神。”

    一字一句清晰地在大殿回响。德昭帝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意国师果然是无所不知的。那个女子不是雪神只不过是左相和吟月找来破坏这次祭典的妖女罢了。

    “国师大人我们虽然敬重您但是雪神却是容不得被您这样侮辱质疑的”

    “本国师说过的话何时有错”冷眼看了一眼左相千雅暮嘴角勾起一个奇异的笑容。修长的手指对准了前方那个人影缓缓道。

    “因为她才是真正的雪女”

    蓝瞳雪女:第二十八章修长如玉的手指,直直指向了那个一脸平静,仿佛事不关己的女子。一时间,群臣哗然,就连德昭帝,都不可思议的看向了一旁的顾唯一。

    “国师大人,你这是在作弄我们吗?”忍住了心中的气恼,左相咬牙开口。“一会是假冒的神祭,一会又是真正的雪女,国师,老臣不得不质疑你说的话是否是在骗人,因为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平民女子,假冒神祭已是大罪,却说她才是真正的神女。就算自己清楚那个蓝瞳女子是吟月皇找来的,可是,他宁愿相信那个女子才是雪神,也不会是眼前这个一脸淡漠的小女孩。雪神独有的蓝瞳银发,从这个女孩身上,根本找不到一丝痕迹。看样子,国师是打算帮助离皇拖延时间了,那么,他又岂能如他的愿。

    而顾唯一,虽然面上没有表情,心底却是气愤万分。这个国师,怎么也像那个死皇帝一样,喜欢拿她来当挡箭牌?她这是招谁惹谁了,上门来找她的都不是好事。不过,现在的她要做的就是不动声色,看这个情况,能够化解的可能性不大。雪域的归属,不止左相参了一脚,再加上吟月和迟玉,目前,不论哪方获胜,对她和哥哥们都没有好处。若是德昭帝赢了,自己一定会被逼着做什么神祭;而吟月和迟玉,迟玉还好,却已经和吟月结成了联盟,虽然难保他们不会反目,但是绝对不能让蓝圣凌得到了雪域这块肥肉。先静观其变吧,不过,顾唯一想,哥哥们肯定不会轻易让出雪域的。

    冷冷一笑,他们爱怎么吵就怎么吵吧,就算那个被讨论的主角是她,她也有把握在事情恶化之前,逃出这个风暴圈。以后的事情,交给哥哥们处理就好。

    如是想着,当下也不理他们的反应,就静静地坐在原地,当作看一场闹剧。眼神,却一直追随着隐藏在侍卫中的蓝圣凌身上。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一直以来,都是站在那个所谓雪女最近地方的蓝圣凌,在对那个女子下口令。那么,果然如她所想,那个女子只是一个被控制的傀儡罢了。

    正在众人僵持不下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女声响起,却是那个银发蓝瞳的女子。

    “离皇德昭,逆天而行,寻人假冒神祭,触怒本神,其罪不可饶恕!若国师再为其强辩,本神绝不轻饶,从此不再庇护雪域!”

    此话有引起民众的哗然,雪域若遭神弃,那么他们不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者了吗?在雪域民众保守迷信的思想中,被神遗弃便是意味着国家的灭亡。连神都不再庇护的种族,必然会遭到其他国家之人的驱逐;那时,他们将活在世界的最角落,再也没有未来。

    “国师,相信你也听到了雪神的话。为了整个雪域,为了雪域的百姓,老臣在此恳求!”朝着德昭帝跪下,左相的表情沉重而悲怆。

    “请陛下自行退位,另择新君,以保雪域长盛不衰,以保数以万计的百姓安宁!”随着左相的示意,大臣们陆续跪下,齐声叩道:“请陛下自行退位,以保雪域!”

    大殿之外,百姓们也纷纷下跪,要求德昭帝退位的呼声越来越高,几乎成了全民的恳求,与强迫。

    “你,你们!”胸口一阵气血翻滚,德昭帝扶助身边的椅子,狂笑道:“好,好,好!这就是我的好百姓,好臣子!你们要朕退位是吧,那么,你们给朕说说,新君立谁呢?”

    “陛下,十一皇子文武双全,相貌俊朗,又是皇后所出,臣下以为最为合适。”

    哈哈哈,心中悲凉地狂笑,德昭帝几乎要笑得流出泪来。十一皇子,谁都知道十一皇子今年才九岁,并且神智有些迟钝,九岁的孩子,却比不上一个五岁的小孩。文武双全?一个半大的孩子,除了死背一些古书,拿着剑舞弄一番讨他欢心,还会什么?左相啊左相,你是铁了心,要这个皇位了吗?就算你得到了,又坐得了多久?

    “左相,你这个想法,未免也太过了吧!谁说那个女人是神祭,谁说雪域会被雪神遗弃?”开口的,却是一直沉默的离繁落。

    “雪女蓝瞳银发,我雪域百姓人人皆知,还需要质疑吗?况且,刚刚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了雪女的神力了!”

    话音刚落,耳边便传来一阵倒地的声音,在众人惊讶的表情和呼喊声中,那个蓝瞳银发的女子,居然就这样直直倒在了大殿之上,毫无反应!而在她身后,却是一脸淡然表情的国师,千雅暮。

    “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自以为是的雪神,居然如此不堪一击!”讥讽的声音,带了点点不屑。

    吟月使者和左相都是脸色大变,顾唯一可以看见扮成侍卫的蓝圣凌,突然握紧了右拳,表情略带痛苦。又联想到刚刚是他一直控制着那个女子,现在女子倒地,必然是受到了反噬。想不到,蓝圣凌居然还会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现在看到他吃瘪的样子,心里真是爽快啊!不知掉是不是太过激动了,顾唯一突然觉得身体有些发热,不过,雪域天气寒冷,倒也没有带来什么不便,反而还很舒服。因此也便忽略了去,细细看着蓝圣凌的表情和动作,想着怎样才能让哥哥们抓到他,以报五年前的仇恨。

    左相脸上的表情奇异,突然大吼一声道:“大胆国师,居然以下犯上,对雪神不敬,你该当何罪!来人,把国师拿下!”

    一批盔甲侍卫猛然上前,手持大刀朝着国师所在的方向杀去。情况来的如此突然,一时间众人都惊愕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那些侍卫不止朝着国师,最主要的目标竟然是德昭帝!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蓝圣凌对着使者点头示意,一群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人,也趁乱攻上前去。

    “来人,护驾!”

    “大胆左相,你这是在做什么?想要沉寂谋反吗?”随着离繁落一声大喝,德昭帝的影卫也统统出现,护在他四周,和攻上前来的左相的侍卫打了起来。

    而在这是,大殿门外突然涌现了一批全身武装的侍卫,他们一进来,便手起刀落,对着在场的百姓大开杀戮。一时间,逃亡和惨叫的声音此起彼伏。德昭帝大骇,对着影卫大叫道:“快去叫御林军!”

    “陛下,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可是没有回应!”

    “哈哈哈哈,离皇,你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我会给你机会搬救兵吗!你的五千御林军,早就被我给制服了,现在,整个皇城都已经被我的人给包围住了,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此时此刻,左相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意图,本来以为,凭借假冒的雪女,利用百姓对雪神的崇拜,可以顺利逼他退位。谁知道突然冒出的国师,居然如此轻易地打破了他们的计划。既然如此,他也用不着继续演戏了。

    “怎么可能?就算是这样,韩子言,你不要忘了,雪域的兵权在朕的手中,只要朕一声令下,你区区左相府的侍卫,敌得过我雪域的百万雄师吗?”

    “兵权,陛下,您说的,可是这个吗?”得意一笑,左相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物事,阴冷地笑了。看清对方手中的东西,德昭帝脸上大变,骇道:“虎符!虎符怎么会在你手中?”

    不可能,虎符明明被他锁在皇宫的密室,怎么可能会在他的手中!难道,是他!

    “许公公,果然是你!朕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出卖朕!”看着那个出现在左相身后的粉脸太监,德昭帝顿觉气血上涌,愤怒异常。

    “陛下,咱家从来都不是陛下的人,何来出卖一说呢?咱家为主子办事,向来都是忠心耿耿,绝无二心的啊!”古怪的语气,对着左相谄 媚的笑脸,德昭帝心中一凉,恨恨地看着左相,咬牙切齿道:“卑鄙!”

    “与陛下作对,不有点手段怎么行呢?陛下,我早就与吟皇,玉皇达成协议,如今,你还是不要做这困兽之斗,乖乖让出帝位,自逐雪域吧!”

    “做梦!韩子言,朕就算是死,也不会让雪域葬送在你的手中!”

    “是啊,我在呢么忘了,你离君城,最在乎的便是这雪域帝位啊!为了这个皇位,你可是连心爱的女人都可以牺牲的啊!”阴冷古怪的口气,左相看着德昭帝,脸色阴沉,“不,你,从来都没有爱过她吧!真正的爱一个人,怎么可能像你这样,让她死在你的野心权斗之中!”

    似乎想起了什么甜蜜的回忆,左相的脸上蓦然出现了一丝温柔,“我的小月,她是那样美好。她的眼睛细细长长的,笑起来就好像一个弯弯的月亮般;她的两颊处还会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对我撒娇的时候,就像个孩子一般可爱。”

    “可是,你毁了她!”温柔的神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狰狞。“你知道不知道,我本来打算和她成亲的!都是因为你!你是皇帝,我只是一个小小户部尚书的儿子,我没有办法阻止!你知道不知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嫁给别的男人,却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的痛苦!小月是那样善良,她不忍自己的家族因为她受到牵连,也不忍害了我。她进宫了,我的心也死了。听到她受宠的消息,我简直生不如死!可恨的是当时我太愚蠢,还劝着自己她得到了帝王的宠爱,她幸福了我就要放手!我为了逃避这件事我躲在山上整整三年,每天都是没日没夜地练武麻痹自己!可是,当我终于可以试着接受小月已经不再属于我的事实,我听到了什么!月妃嫉妒成性,谋害皇后,自fen而死!离君城,你知不知道那一刻我有多恨你?”

    “所以,”低哑的声音响起,却是来自一脸悲恸颓废的德昭帝,“你刻意接近我,为我筹谋布局,为我招揽势力,助我扳倒国舅甚至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皇帝。再利用我对你的信任,独揽朝中大权,最后,却反而与我为敌?”

    “不错。你不是想要这雪域江山吗?我给你,这个皇位,我也不遗余力地助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