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站首页 » 浪漫言情小说 » 宠溺无边 »  宠溺无边全+番外_分节阅读_82
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

新版二代台胞证管家婆赢钱一句话图片

小说:宠溺无边作者:景兰
返回目录

    十分震怒的。不过,对于祁归的挑战,迟玉并没有放在眼里。不论是经济还是军事上,迟玉的实力都算得上是略胜一筹。祁归虽然收编了雪域的军队,不过,篡朝夺位的帝王,这军心是世世代代雪域王朝树立起来的,两个年轻人,又怎么可能在短短一年之内收服得了。在迟玉看来,祁归这一次,无疑是自找死路,他们,自然要成全了它。至于找吟月合作,那是为了以防万一,谁知道吟月会不会趁他们两败俱伤,坐收渔翁之利。

    婺城的城门之上,巡视的队伍之中,一个高大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一身盔甲,壮硕结实的身材,坚毅深刻的五官,无一不显示出军人的威武气魄。雷家世代在朝为官,且都是武将。而雷越,则是雷家的佼佼者,可谓是百战百胜,是迟玉的不败将军。照理说迟玉似乎有些小题大做,根本用不着把雷越从京都调到婺城。不过,玉皇这样做,也自有他的考量。祁归首战告捷,对于迟玉的军心动摇极大,派出雷越,也有稳定军心和民心的效果。而且,如果雷越在婺城这一战中打败祁归,那么,就可以直捣黄龙,深入祁归国都了。根据情报,此战,祁归投入了他们所有的兵力。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这样不留后路的做法,祁归,必亡无疑。

    “报告将军,据探子回报,祁归的军队一直驻扎在城外一百公里外的树林之中,到现在为止,没有丝毫动静!这其中,是不是有诈?”宽大的议事厅里,十几个衣着盔甲的中年男子围成一桌,那位于正中心的主将,正式迟玉的战神——雷越!

    蓝瞳雪女:第三十九章开口的是军中的一个谋士,他身着便服,看起来一派斯文。两军交战,必然会事先叫战,但是,祈归的大军驻扎在树林中迟迟不动,实在是有些奇怪,让他们不得不心生警惕。

    英武的国字脸上,一片平和。雷越唤人取来婺城四周的地图,认真研究起来。婺城依山而建,地势陡峭,从城门口可以居高临下,将方圆五百里以外的景色看得清清楚楚。因此,敌军的一切都很容易掌握在他们手中,这才有易守难攻的说法。城外一百里处的树林,是唯一一处可以掩盖敌军动向的地方,难怪他们会选择在那里扎营。不过,一百里之内却只有一些灌丛,和稀稀拉拉的几棵树木,再靠近,便是高大的城墙了。城墙本身就是一座山,经过好几百年的修建,才有了如今这番模样。他倒要看看,祈归有什么办法,可以攻上来。

    “吩咐下去再探,先不要轻举妄动。”

    夜幕低垂,虫鸣的声音已经响起,却更显出了夜的静谧。等待了一天的婺城守军,却并没有等到该有的战争,顿时军队都有些疲倦。议事厅里,一个粗犷的参将愤怒的咆哮。

    “他奶奶的,祈归到底是在搞什么东西?将军,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空等,直接主动出击不就好了?我迟玉的铁蹄,还怕了那一堆杂碎不成!”

    “查弩,闭嘴!”

    威严的大喝,粗犷的参将不满地撇过头,雷越看了他一眼,冷声道:“既然你知道我们空等了一天,心中如此急躁不堪。那么,手下的将士们高涨了一整天的斗志必定也消退了不少。一个没有了斗志,只想着要出闷气的军队,此刻冒然出击,会有什么下场你想过了吗?说不定敌军就是故意如此,引我们上当而已,查弩,用用你的脑子!”

    羞愧地低下头,查弩为自己的鲁莽红了大半个胡子脸。

    “将军,是查弩太过冲动了。”

    “好了,已经午夜了,说不定敌军今天并不想攻城。不过,还是不能疏忽,所有队伍分成两批,一对休息一队巡逻,一个时辰内对调一次。现在立刻安排下去,解散!”

    暗夜的树丛里,面容俊秀却身穿一身银甲战衣的男子,听着手下的汇报,嘴角勾起诡异的笑意。不败战胜吗?我倒是期待着,你落荒而逃的样子呢!

    “将军,已经埋好了。”

    “嗯。”

    出手的都是影卫中顶尖的轻功高手,才能在黑夜中神不知鬼不觉。兵者,诡道也。不是凭借军队的人数,而是凭借战术还有武器。所谓五十万大军,哼,不过是一个招摇威慑的幌子。对付这些蠢货,就连动用他手下的三千铁骑,都已经是绰绰有余。更何况,今晚所要出世的武器,甚至可以让他们,不费一兵一卒,取下整个婺城。还有,破了那个所谓的不败神话!

    “子时三分,出动!将者不留活口,反抗者,杀无赦!”

    这一声令下,掀起的,却是一场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

    银甲战衣的高大男子,突然为这杀戮而有些雀跃。想起那两个淡笑着取人性命的绝色美男子,他一生都要匍匐奉献的主上,忽然有些明白。或许,只有无边的杀戮,才能解除心中的疼痛。因为那些痛,都是血与泪铸就的,自然,也要用血与泪,来偿还。小姐,我们都要为你而疯了,疯狂的,已经越来越不像自己。

    可是,这样的疯狂,却只需要你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解救。请你,快点出现,来解救我们,好不好?

    修长的双手覆上疼痛的胸口,男子的眼神,却幽暗的像海一般,温柔而深邃。

    子时,剧烈的声响如同火山爆发,婺城的城墙门口,泛起了滔天火光。而那雷鸣般轰隆的声音,却丝毫没有停下,围着整个婺城,响成半个圈。依山而建的城墙轰然倒塌,蔓延的火势也渐渐深入到城中的建筑。顿时,一片狼藉的叫喊声,求救声,响成一片。本该宁静的午夜婺城,热闹的就像赶集的场子。

    “将军,将军,不好了,不好了!”

    “报告将军,西门城墙倒塌了!”

    “将军,北门也爆炸了,墙头已经跨了!”

    “将军,火势汹涌,已经烧到民居了!”

    “、、、、、、、、、、、、、、”

    待到雷越一身战袍出现的时候,其余份额副参将,都衣衫不整地轮流出现在议事厅。他们大多都是被那堪比雷鸣的巨响给震醒的,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

    阴沉着脸看口,雷越心中的怒气几乎要把他自己给烧死,不过,终究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精神依旧是沉着的。战场之上,最忌乱了方寸,手脚大乱而影响军心。

    “报告将军,大事不好了!”

    一个巡逻兵冲进来,扑通医生跪在地上,嘴里几乎不能成语。

    “将,将军,外面,祈,祈归的大军,攻进来了!”

    2010-1-29 16:41 话音刚落,一道带着杀气的劲风突然从后门袭来,哀叫一声,巡逻兵倒在地上。而在他的后脑勺上,插着一只带血的木棍。雷越上前,面色有些发白,伸出手,想要取下那支木混,却发现,那跟棍子,居然将小兵的整个脑门刺穿!议事厅的众人都大惊失色,那么远的距离,这样强劲的力道,而武器,居然只是一根小小的木棍!

    心中一阵罚寒,平日里闹着喊打喊杀的一干军人,此时此刻居然都往后瑟缩了几步,不敢走出这议事厅。仿佛外面,有着修罗一般恐怖的存在。

    门外战火连天,士兵的惨叫声此起彼伏,而宽阔的议事厅里,却静悄悄的,只有急促的呼吸声响起。让人窒息的氛围逐步拉大,却没有人敢上前,拉开门指挥战争。生怕,一打开门,便是对死亡的迎接。

    深吸了一口气,雷越的眼神墓地变得沉静。他是主帅,是迟玉不败的将军,为了他的荣耀,不能够这样退缩。死而已,为国捐躯,他雷越,就算是死了,也是一个英雄!脸上带着决绝的表情,雷越起身,缓缓步了出去。其他几个参将,竟然无一人上前跟随。心中悲凉地叹了口气,他不怪他们。只怪自己太过轻敌,从来没有过这样沉重心情的他知道,这一走,便是有去无回。

    祈归二年三月初四,婺城一战,祈归不费一兵一卒攻下婺城,震惊了整个兲和大陆。新式武器火药和飞雷的出现,改变了天和大陆冷兵器时代的格局,祈归的军队和武器成为威慑其他两国的存在。为了对抗祈归的火药飞雷,迟玉和吟月结成联盟,也开始研发新式武器。一时间,整个大陆笼罩在战火之下,各国皆是人心惶惶。

    曲折蜿蜒的长廊,雕栏玉砌的亭台楼阁,无一处不是精致的古典婉约之美。一群人,出现在长长的走廊之上,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平凡的面容,但是双眸露出的精光显示出此人的不凡。随后跟着的,竟是十几个背着药箱,身着太医院官府的长者。来到一扇华丽的门前,男子敲了敲门,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

    “进来吧。”

    太医们纷纷进了房间,再看到床榻边上坐着的英俊男子时,齐齐地跪下,却被男子一挥手阻止了。

    “不必多礼,你们过来只是看病而已,不许声张。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聪明的就不要给我多嘴!”警告的一番话,想起王总管刚刚的吩咐,十几个太医顿时全部都闭嘴哑言。

    一个一个上前,为床上沉睡着的女子把脉,然后摇摇头皱眉出去。而在一旁仔细观察的男子,随着那些太医摇头叹息的动作,脸色逐渐变得狰狞,眼神中也是一片冰寒。大厅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安和绝望的神情。床上的女子的病情,他们全都束手无策,无能为力。而这样的无力,也代表了他们的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精致华美的房间,英俊男子的双手握紧,脸上阴寒一片。这些庸医,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太医院养着他们,都是吃屎的吗?既然如此,他们也不用活在世上浪费皇家的财产了。

    “王碑!”

    “属下在。”

    口中的命令还没有下达,便被一双小手给拉住了衣襟。软软动听的女子声音响起,奇异地扑灭了男子的怒火。

    “怀之,我饿了。”

    柔软的语调,带着长长的尾音,有些撒娇的味道。怀之心中一荡,回身握住她的手,“拾儿,怎么醒了?”

    温柔的眼神似乎要滴出水来,仿佛刚刚那个凶狠狰狞的男子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站在一旁的王碑,看着这一幕,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知道那几个太医的小命,或许是保住了。不动声色地退出房间,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他该存在的位置了。

    “被你给吵醒的啊”

    那么强烈的杀气,她怎么可能不清醒过来。看样子,他又出去找大夫了,而结果,肯定是让他失望的。不是她自傲,连她自己都没有办法,其他的人,自己也不会抱什么期望。只是,他迫切想要给与她光明的心思,是让她感动的。也不想因为她,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治不好她,并不是别人的错啊。只是怀之,除了这样去发泄,似乎找不到别的方式。

    淡淡一笑,怀之拉起她微凉的小手,“拾儿想要吃什么?”

    偏头想了一下,拾儿开口:“什锦粥吧,要怀之亲手做的哦。”这个恢复记忆后便残暴无比的男子,虽然颠覆了捡儿那善良单纯的性格,但是那一手好厨艺,却是没有变过的,除了这样去转移他的注意力,或许会让他忘记想要杀人的念头,她也只能用这种拙劣的方法。聪明如他,定是知道的。她只是尽自己的力量,如果怀之还是没有放过那些人的话,那么一定会有杀他们的原因,她也管不着了。

    自怀之带她到了这个地方,她几乎可以说是与世隔绝了。虽然她现在的样子,也与世隔绝差不多。每天呆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身边除了怀之,便只有一个叫王碑的总管。只是,怀之也有他要做人寂寞。更何况,现在,还有怀之陪着。

    “那好,你等一会,我马上就弄好了。”

返回目录
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

小说,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 关于我们| 联系方式| 投稿说明| 服务条款| 浙ICP备12009190号-1| |